妤宣資訊

熱門言情小說 玉京山上的樹 愛下-第一百八十九章 時間老人與人道【感謝本書第一個盟主(鐵蓮p)】看書

玉京山上的樹
小說推薦玉京山上的樹玉京山上的树
隐形人的模糊身形逐渐清晰,虽然依旧处于诡异的隐形状态,但在杨眉与白泽各自的“大道滤镜”之下,分明能看清对方的身形:
这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面容混沌不清,衣着呈淡褐色,带发冠。
发冠是仙道文明的象征之一,拥有完备的品类划分,一般情况下,从发冠形制就可以认出此人师承哪脉道统。
例如鸿钧与杨眉,二人皆扎以“混沌冠”,这形制没什么特点,却又不是乱扎的,其象征道祖之道的无物不包!
而鸿钧各门人又有不同,如太清扎“鱼尾冠”,玉清扎“莲花冠”,上清扎“芙蓉冠”……
基本上每一个能开宗立派的弟子,都有其道脉的专属道冠。
要是实在不行,就和鸿钧杨眉一样扎最基础的“混沌冠”,代表你至少是个道门弟子,例如白泽等人。
而眼前这隐形人既然戴发冠,那就表明他也是仙道文明之人,但其发冠形制又模糊不清,实在认不出是哪个道脉的……
唯一比较有特点的东西,就是这隐形人的身材,他的身材相当魁梧,比白泽和杨眉都要高上半个头,宛如巨人。
以杨眉后世的标准,此人少说也有一米九!
这是一个彪形大汉,虽然老了点儿,但也是个老当益壮的猛汉……
“这体型……莫非真是他?!”
杨眉惊了,先前自己问他姓不姓孔,就是在验证对方究竟是不是后世的孔老夫子。
而对方不仅点头了,还专门翻到了史书上“有朋自远方来”这一段文字,这摆明了他就是孔老夫子!
“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杨眉喃喃了两句。
而对面的隐形人却又点了点头!
两个谜语人的古怪交流,看得白泽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老师在打什么哑谜……
可杨眉自己明白,自己当初一时兴起的猜想,现在成真了:
史上第一个把时间具象化地比作长河,也即是悟得了时光之妙的人,正是那位站在泗水边上感慨万千的老夫子!
孔丘,孔仲尼。
后世总有人把他与魔改版本的“儒教”绑定在一起,大骂他的儒学是“投降主义”、“软骨头学问”,也有人为他鸣不平,要推翻腐朽的儒学,以救出冤枉的孔夫子。
但真的没有几个人认识到,孔丘还与时间有关系,“时光长河”就源自于他在泗水边上的一次比喻,叫他一声“时光老人”,完全没问题!
而放在神话角度中,孔子才应该算是第一个拥有时间之力的人,至于传说中“烛龙”之类的时间神圣,讲道理,烛龙的时间概念没法和孔丘比。
烛龙的“时间”力量,更像是太阳力量的显化,如“昼”、“夜”,还停留在太阳运转的概念上,严格来说不是“时间”,而是太阳周期。
世子很兇 關關公子
而孔丘的“时间长河”,才是真正把“时间”这个抽象概念给单独具象化了!
如果说,谁最可能有能力穿越时空,除了孔丘,很难有别人……
“你是孔丘!”
思虑良久以后,杨眉笃定道。
而对方也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就是孔丘。
但出乎杨眉预料的是,对方在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
花百景
“什么意思?”
杨眉愣了愣,是就点头,否就摇头,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难道是【是,但没有完全是】……
隐形人想了想,先是写了【人】字,又指了指自己。
人……是他?
杨眉突然生出一个想法,道:
“你的意思是,你既是孔丘,又是【人道】?”
这次,对方终于点了点头。
杨眉明白了:
这个孔丘并不是单纯的孔丘,他还是【人道】的化身!
而人道……
白泽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两个谜语人了,直接开口问杨眉:
“老师,您就别打哑谜了……”
杨眉扭过头来,缓缓道:
“你不懂,他确实是我的那一位故人,而且他拥有着时间的力量!”
时间的力量?
白泽茫然不解:
“时间也可以被人所掌握吗?这不应该的……”
凡人总是会幻想自己能穿越时空,从而改变过去,并自己为难自己,设想出“祖母悖论”等时间理论。
但修仙者不会这么幻想,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不为别的,只因为时间在天地自然中是不存在的,世上也没有时间法则……
是的,时间是生灵意识的产物,是生灵对于世界变动的相对概念,时间本身就是生灵认知世界的一种方式。
法醫 小說
时间是相对存在的,但在绝对概念中,时间又是不存在的!
(以上参考了一丢丢现代时空理论,大家不要批我……)
在鸿钧仙文之中,没有【时】字,因为仙文是法则的具象化,没有时间法则,自然也就没有【时】字,所以在涉及时间这个概念之时,连杨眉写书也要用前世汉字来补充……
而妖文也是一样,妖文是对仙文的简化,一切涉及人思想感情的字,仙文没有,妖文也没有,但妖言中却有表达思想感情的语句。
所以说,无论仙文还是妖文,相对于各族语言,相有着“有言无字”的诡异情况……
正因为时间是人意识的产物,所以穿越时间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任是谁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干涉时间,时间不属于【天道】!
时间在杨眉的概念中,它应当属于【人道】,而且是【人道】的标志性力量……
不理会白泽的怀疑人生,杨眉叹道:
“时间暂不提,至于人道……”
“三才天地人,天与地皆为自然万物,天地法则聚合起来便成为了【天道】,而那些不归属天道的东西,如生灵的种种情感与认知,则归于【人道】……包括时间。”
白泽彻底惊了,先是一个毁三观的穿越时间,后是一个不在天道之内的【人道】……
“老师,既然存在【人道】,那为什么道祖讲道之时,却从来没有提及过它呢?”
白泽忍不住问道。
“因为【人道】刚刚才诞生没多久,鸿钧道友讲道之时,它还并不存在,又怎么会为鸿钧所知呢!”
杨眉皱着眉:
“【人道】源于天地人三才,过往时并不成形,而现在它却借着后世孔丘的时光之力,显化于洪荒……看来,是有什么变化促成了人道的诞生。”
这个变化是谁弄出来的?
杨眉一思索,人道化身的隐形人便莫名力量涌动!
【人道】诞生了,它的力量便也开始显化出来,与【天道】同时存在,并作用于全体洪荒生灵:
远在昆仑山的女娲,与地仙界留学的望获,不禁齐齐打了个喷嚏……
……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