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txt-第三百七十四章 切磋相伴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关羽和张飞的到来让吕布有些意外,他自然看得出这两人那是跟刘备绑一块儿,唯刘备马首是瞻的,不过吕布没想太多,只要能做事,人家兄弟怎么做那是人家的事,没想到隔了几个月,刘备竟然主动将此二人送来了?
看完刘备的举荐信,吕布想了想对两人道:“如今朝廷科举以兵法、策论取才,你二人皆乃勇略之士,也有过战绩,不能以科举来取,这样,先留在禁军之中负责操演兵马,朝廷这边有相应的战略模拟,你二人先入禁军为将,今岁秋收之后,会对鲜卑发起一场战事,到时候会让你二人各领一支人马,也算是对你二人的考教,待战后再做任命,你二人觉着如何?”
“听凭太尉吩咐。”关羽躬身一礼。
“一样。”张飞一礼后,不自觉看了看一旁的典韦,典韦回瞪了他一眼。
“对了,随我来。”吕布想起一事,对着两人道了一声,径直带着典韦和二人来到自己收藏兵器的地方。
这里是吕布的武器库,有的是他自己打造的兵器,也有的是他击败敌人后缴获的兵器,还有一些兵器是这个时代没有的,比如凤翅鎏金镗,就是他根据宇文成都的兵器打造出来,看着颇为华丽,却无人用得了,最终便被放在这里了。
“我记得,这是你的兵器。”吕布在一处兵器架旁停下来,将丈八蛇矛摘下来递给张飞。
张飞怔怔的接过,有些爱不释手的摸着,虽然十几年了,但这里的兵器会有人定期养护,看起来并无陈旧之感。
“太尉,当年为何要夺我兵器?”半晌之后,张飞看着吕布,很是不解当年吕布明明已经突围了,为什么有转回来把自己兵器给抢了?
这事儿被张飞记挂了十多年了,一直不得其解,吕布也没见他用过自己的兵器啊。
“哦,当初王方想要一杆好矛,我从他那里借了些兵甲,自然留心,看这长矛不错,便拿来给他,谁知他力气不足,用不了,后来也没几个能用得了此矛之人,便将它存在此处,不想你我竟然还有这般再见之日。”吕布随口道。
王方?
张飞没听过,应该是个无名之辈。
摸索着自己的蛇矛,张飞突然看向吕布,有些期待道:“太尉,不知可有兴趣再打一场?”
“三弟,不得无礼!”关羽面色一变,连忙喝道。
倒不是怕,而是他后来跟吕布交过手,一合便被吕布打出老远,那还是吕布把他当刘备,手下留情的缘故,自家兄弟跟自己水平差不多,真跟吕布打,那不是自取其辱?
张飞倒觉得没什么,吕布如今是位高权重,但那也是武人呐,他这些年除了二哥,便没遇到过什么像样的对手,看到吕布时,其实就有些手痒,今日有了机会,自然想要斗一场。
“呵~”吕布还没说话,典韦忍不住笑出声来。
“胖子,我忍你很久了,有何可笑!?”张飞终于忍不住怒视典韦,从一开始,这死胖子就一直盯着自己露出不友善的目光,虽然自己是新来的,但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我笑你不自量力,就你这般的,怕是来十个都非我主公一合之敌,何必自讨苦吃?”典韦摇了摇头,他是真觉得好笑。
“嘿,虽说有些不敬,但当年虎牢关前,我可是与太尉力战数十合不败,如今十多年过去,我自问武艺颇有精进,怕甚?就你这般的,怕是不会明白何为高手。”张飞不屑的看着典韦道。
“十年前啊。”典韦闻言,也有些怀念,那时候他的武艺跟吕布还没那般大的差距,哪像现在,上下打量了张飞几眼道:“那你还算有些本事,不过也不劳主公出手了,看看能接我几合吧!”
想想吕布现在飞石破门的威势,典韦就觉得张飞的挑战有些可笑,怎么敢说出口的?
“你?”张飞不屑道:“不过一护卫,有何本事?”
“典韦虽是护卫,不过若论武艺,放眼天下能胜他者不多。”吕布随口道。
“哦?”张飞看向典韦:“不如今日你我便斗一场如何?”
“好啊!”典韦闻言有些兴奋,吕布麾下大将不少,但论武艺,可能只有马超能与自己过上几合了,最近马超新婚,都不怎么出门,他都快闲出病来了,来个张飞,正好陪自己解解闷。
“别扰民!”吕布懒得管这些事,目光看向关羽道:“稍后领了令牌便可去禁军大营。”
“领命!”关羽点点头,相比于张飞而言,他显然更沉稳些。
今夜、命偷歡奉。
“主公。”典韦看向吕布,有些期待道:“我去给这新人涨涨见识如何?”
“正好,你带他们去禁军大营,去了那里,爱如何折腾便如何折腾。”吕布随口道,他现在已经不是太喜欢这样打打杀杀的事情了,朝中还有不少事情等着他去做,哪有心思去看两人比武?
“喏!”典韦答应一声,对着张飞道:“可敢前来一战?”
“有何不敢?”张飞大喝一声,当即便跟着典韦往禁军大营走去,关羽皱了皱眉,也只能跟上。
吕布自去衙署与众人商谈政事不提,典韦带着关张二人来到衙署,先来步战,张飞一杆蛇矛长达丈八,步战有些施展不开,典韦那两条铁戟抡开,招招抢攻,不过三十合便杀的张飞险象环生,到得五十合,瞅准机会发力缴下对方兵器,得意笑道:“你这本事确实不赖,不过与我相比,终归还是差了一些。”
张飞拿回了蛇矛,不服道:“我这兵器一看便是马上兵器,你若真有胆量,可敢跟我上马一战?”
“有何不敢!”典韦冷笑一声,让人牵来两匹战马,他翻身而上,脚踏双镫。
张飞也跟着上马,双脚下意识的一夹马腹,却正踩在了双镫之上,加上马鞍固定,身子在马背上无需分心去夹马腹,施展兵器也更容易聚力。
“有趣。”策马来回几步,张飞可不是典韦,他虽然鲁莽,但也是懂些兵法的,再加上生于北地,自然知道这东西有多大用处!看向典韦道:“这双边镫倒是个宝贝,若能全军用上,威力定然不凡。”
“无知,我军中骑兵都有双镫!”典韦闻言不屑道。
张飞闻言一怔,随即恍然,都说吕布的弩骑兵强,若是有这马镫,配合无需学骑射就能使用的连弩,那能不强吗?
诸侯败于吕布,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有了此物,马背上我本事可以再强三分,你可小心了。”张飞看向典韦。
嘿~
典韦不屑一笑,地上打不过,上马就行了?
二人也不多话,各自催马疾进,斗在一处。
张飞还真不是说大话,到了马背上,丈八蛇矛的长处便能完全发挥出来,加上张飞本身力气便大,蛇矛舞动起来,卷起一阵怪风,纵横捭阖间,颇有几分无敌姿态。
典韦双戟抡开,不断抢进,二人你来我往,一时间难分胜负,看的观战的关羽眉头微皱,典韦显然是不经常打马战的,这应该是他的弱项,但即便如此,犹能与张飞打个不分胜负,着实叫人惊骇。
典韦已经如此,至于吕布……
想想当初被吕布一戟打的滚落出去的场面,关羽决定不想了,光是那力气已经无人能敌了,更何况吕布的武艺也是精湛无比,真去与他动手,关羽觉得他们三人联手都未必是吕布的对手。
眼看着张飞和典韦越打越激烈,关羽恐二人有失,策马上前,一刀将二人从中分开:“莫要再打了!”
再打下去,那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无冤无仇的,干嘛要拼个两败俱伤?
“有意思!”典韦收手下马,看着张飞道:“你这本事放眼军中,也就马儿可一较高下,不过主公便别想了,你连一合都难撑住。”
“虽是太尉,但你这般吹捧也过了些吧?”张飞有些不满,吕布又不是没打过,虽然厉害,但也没觉得比典韦厉害多少。
“吹捧?”典韦闻言哈哈一笑:“若有机会真见识到主公的本事你便不会如此说了,希望还有机会吧。”
就如今吕布麾下这些将领,除非吕布主动,否则让吕布出手都是他们这帮手下的无能。
张飞只当他在拍吕布马屁,虽然对典韦勇武表现认可,但这种事情多少还是有些不屑的,吹呢?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儿?
当下也不想跟典韦多说:“以后若有机会再战。”
“行吧,你们在这边熟悉军务吧,今秋要拿鲜卑来练新军,你们若能赶上,自然有功勋拿。”典韦也不管他态度,是个角力的对手,不过也仅此而已,他大多数时间都是跟在吕布或者贾诩身边的。
“他说的没错,以后莫要再有那心思了。”待典韦离开后,关羽才看向张飞道。
侯门医女,庶手驭夫 沧海明珠
“二哥,怎连你也……”张飞皱眉看向关羽道。
关羽摇了摇头:“可还记得当初我去助那袁绍?文丑本事与你我相若,与我联手,我被太尉错认成了兄长才逃得一命,文丑便是被太尉一合击杀,你若真与太尉交手,多半也是这两个下场。”
一合死或是一合败,没有第三个可能。
张飞:“……”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