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第0611章 猛料迭出推薦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就算大白天见了鬼,万副总管只怕也不至于像眼下这么恐惧。
霄山先生给了他不少好东西防身,一般的鬼物邪祟还真未必近得了身。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面那人在一阵虚空波动后,竟然变成了他万某人的样子,整个模样神态,竟是一点都没有区别。
连他本人甚至都找不出任何破绽瑕疵,就恍如照镜子一般。
如果不是对方似笑非笑的样子跟他眼下的心情截然不同,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照镜子。
眼花了?
万副总管闭着眼睛晃了晃脑袋,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可惜,等他艰难再次睁开双眼时,视线所及看到的情形,还是跟先前如出一辙。
万副总管彻底慌乱了。
“你……你到底是谁?是人还是怪物?”
如果之前他只是担心眼下的处境,担心霄山先生,担心儿子万一鸣,那么此刻,那些担心都变成次要的了。
他发现,自己最需要担心的,是自己个的安危!
脑海里忽然想起一种奇怪的邪祟名称,霄山先生还特意跟他提到过。
复制者!
万副总管此前对这些邪祟怪物的奇谈怪论,一向不是特别感兴趣,甚至有些抵触。
架不住身边有个霄山先生,他本身最擅长的就是操控诡异力量,对各种邪祟怪物津津乐道。
万副总管耳濡目染,总能听到一些的。
尤其是这个复制者,还有一个食岁者,这是连万副总管都感到特别好奇的存在。
尤其是听说,组织正致力于提取这些邪祟怪物的基因,与人类基因结合,或许能让人类拥有这些邪祟的技能。
这让万副总管怦然心动,曾不止一次幻想过,如果自己拥有这些神奇的技能,那该多么美妙?
食岁者的食岁技能,简直意味着长生不老啊。
这简直是古代帝王梦寐以求都无法实现的美梦!
而复制者的技能,同样优秀,尤其适合去干一些不为人知的龌龊事。
产生这些联想的时候,万副总管难免会跟一些优秀但又得不到的女性产生相关联想。
堂堂中南大区副总管,也曾像屌丝一样产生过各种yy,并且乐在其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この感情に名前をつけるなら
为此,他曾多次询问霄山先生,这方面的研究进度如何了?进展到哪一步了?
由此可见,万副总管对这些技能的期待。
因此,他脑子稍微冷静下来,便联想到了复制者。
想到站在自己对面的,竟极有可能不是人类。
当然,万副总管也知道,组织那边复制者基因的提取,其实已经实现,只不过这项技术还不是很成熟,目前只用于实验,实战当中运用不多。而且对人体目前而言还有极大的副作用。
那么,眼下这个人,他到底是邪祟复制者,还是组织那边的基因战士?
之前可没听说,沧海大佬那边已经用上基因战士。目前只有霄山先生这边,才偶尔会用到啊。
头大了。
万副总管此刻真有一种脑袋炸开的感觉。
江跃此刻却轻松得很,基本上,他此行的目的已经大致实现了。
行动局那边给的偷拍装备,他一直是开启的,该录的,该取证的,已经全部取证完成。
这种视频,有头有脸没有马赛克,再加上万副总管说到的那些内容,足以让他万劫不复,完全不可能翻身。
根据主政那边的需求,他需要控制万副总管,切断他跟官方的同党的联系。
短时间内,这肯定无需担心。
我被總裁黑上了!
不过,一旦主政那边开启行动,调兵遣将,终究会露出一些痕迹,多少会惊动一些人。
万副总管目前对星城官方的控制,还是比较有力的,再加上有谢辅政这些得力干将的辅佐,真要唱反调,确实有极大的破坏力。
对此,江跃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玩把大的,摇身一变,来个鸠占鹊巢。
“朋友,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怎么能变成我的样子?这是复制者的技能吗?你是霄山大佬的部下?”万副总管是真的慌了。
他从对方嘴角溢出的诡异笑容便能判断出,对方变成他的样子,绝对是有重大阴谋的。
事情可能比他想象中还更复杂,更危险。
江跃悠闲一笑:“万副总管,我看你做这么大的官,挺威风的,我也想威风几天,尝尝当大官的滋味啊。”
“朋友,这可使不得,这玩笑开大了。我这个位置,可不仅仅是一张脸就能摆平的。”
“摆平什么?”江跃好奇,“有什么好摆平的?你摆平过什么?我家沧海大佬的事你摆不平,霄山大佬失踪,你也摆不平。我看你什么都摆平不了。还不如我替你摆平一下。”
万副总管简直要哭了,还有这么不讲理的么?
“朋友,这些事不是我摆不平,我需要时间。你要是这么一搅和,事情一旦不可收拾,那就全完蛋了。你要真是沧海大佬派来的,是组织的人,就更不应该这个时候捣乱啊。”
“你没有时间了,接下来的时间,交给我。你没干成的事,我替你办了。你没睡的女人,我也帮你睡了。总而言之,我一定不会比你干得差。”
“不,不!”
万副总管简直不敢想,一旦这个家伙代替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不管是官面上,还是家里,看这个家伙的架势,绝对是个混世魔王,一定会捅下天大的篓子。
“朋友,你千万别被我的表面光鲜欺骗了。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每天其实都提心吊胆。我担心我的政敌,担心我的仇家。你要是代替我,你首先就会成为他们的攻击靶子。”
“呵呵,那正好,我帮你除掉,到时候你不得感激我?”
“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想除就除得掉?要是有这么容易,局势也不至于这么艰难了。你可不能想当然啊。朋友,你要真想做官,我可以保你一个位置。除了我这个位置,其他你随便挑。星城辅政的位置怎么样?”
“星城辅政?据我所知,那个位置不是有人么?”
“有人不怕,他是我一手提拔的,他就得听我的。如果你感兴趣,我现在就把他叫过来,你照着他的样子变,到时候你就是谢辅政。等星城的局势控制下来,你就是星城主政!到那时候,你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没有?想睡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对了,现任星城主政的老婆和女儿,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到时候一大一小,都伺候你一个,你看行不行?还有,谢辅政的夫人虽然一本正经,骨子里也是个骚货,床上尤其放得开。他还包养了几个女人,个个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
这……
江跃都听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这老混蛋,简直太污了。
谁能想到这看着一本正经的老东西,竟这么不是东西。
看他这如数家珍的样子,恐怕惦记韩晶晶的母亲不是一天两天,更可恶的是,竟连十八岁的小姑娘都yy,禽兽!
这些仅仅是yy,那也就罢了。
听他描述谢辅政的夫人那口气,只怕多半是亲身体验过才能有此肺腑之言。
都特么狠人啊!
科學世紀的日曜日
一个敢献,一个敢睡。
睡了人家老婆也就罢了,这节骨眼上,说牺牲就把那谢辅政牺牲了,一点都不带皱眉脸红的。
果然,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必须得是狠人。
“我的副总管大人,你该不会是逗我玩吧?据我所知,这个谢辅政,可是你的铁杆死忠啊。你舍得?”
“为了大局,总要做一些必要的牺牲嘛!我相信谢辅政顾全大局,一定肯牺牲的。”
这么厚颜无耻的话,说在万副总管口中,却是这么清新自然,仿佛理所当然就应该是这样。
塞西亞女王的短褲
江跃见过那谢辅政,记忆中那厮特别尖刻,盛气凌人。
江跃对那厮本来也完全没好感,可此刻也不禁为他感到悲哀。
忠犬做到谢辅政这种地步,永远冲在第一线撕咬,到头来还只是忠犬,要牺牲的时候,万副总管依旧是毫不犹豫牺牲他。
江跃似笑非笑地望着万副总管:“副总管大人,说句题外话,你是不是睡过谢辅政的夫人?”
“啊?这个……”万副总管顿感尴尬,大家都是体面人,平时讲话都极为含蓄,哪怕是这种下三路的事,那也是表达得很隐晦,很冠冕堂皇的。
哪有问得这么直接的?
“没睡过,怎么知道人家床上特别放得开?”江跃戏谑问。
“这个……姑且算是交流过几次吧。”万副总管矜持地给出了答案。
“那么谢辅政,有没有跟你的妇人交流过?”
万副总管勃然变色,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怒道:“乱弹琴,乱弹琴,这怎么可能?”
哪怕是做到万副总管这样的位置,男人还是男人。
男人那点心思,不管贵人还是草根,差别也不大。
睡别人的夫人,他眉开眼笑。
别人睡他的夫人,等同触他逆鳞。
暴力夢想
江跃完全无视他的愤怒,呵呵笑道:“万一鸣是你的儿子吧?做过亲子鉴定没有?绿人者人恒绿之。副总管这辈子绿了那么多人,可别关键一枪被别人绿了啊?”
“这……这……你简直是大逆不道,你……你该死!”万副总管就像被毒蛇咬了一样,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几乎扭曲起来,眼神一下子变得怨恨无比,明显是被这番话深深刺痛。
江跃万万想不到,这个话题对万副总管的伤害值竟然这么高。
看来,这位万副总管终究跟普通男人一样,都有差不多的软肋嘛。
“谁该死可不一定哟,万副总管,要说该死,肯定你比我该死。你这辈子绿了那么多人,多少男人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你要不是有这么一身官皮,你上大街分分钟能被人砍死,信不?”
这话真不是危言耸听,想到自己平生那些荒唐事,巧取豪夺,欺男霸女,说是坏事做尽,一点都不夸张。
万副总管打了个激灵,努力掩饰着自己的不安:“朋友,你到底是什么来头,沧海大佬不会那么无聊,派你来干涉我的私生活吧?”
“没有,没有,沧海大佬跟你有共同爱好,他对你这方面的成就,特别有共鸣感。”
连这个都知道?万副总管忍不住又想,难道这厮还真是沧海大佬派来的?
不然怎么知道沧海大佬也好色?甚至还知道他跟沧海大佬这方面有共鸣?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说说这些操蛋话?”
“没什么,就是纯粹想气气你,看到一方大员,跟个贩夫走卒一样气得跳脚板,挺有乐子。”
万副总管一时无语,敢情说这么多,一直是在逗闷子呢?
这么一来,他就更慌了。
搞这么久,对方插科打诨,他完全看不出对方的意图,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对方隐藏得太好了。
他正想再次出言试探,江跃忽然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万副总管,感谢你帮我解闷,猛料还挺多的。你放心,你的位置我接替了,不管你还有多少猛料,我一定会继续发扬光大。你呢,好好歇着吧。”
万副总管心头大惊,还没来得及求饶,脖子一抽,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江跃迅速将他身上一切携带的物品搜刮出来,然后将他绑成一只粽子,丢到门口的车后备箱内。
然后返回屋子,将门锁上。
随即江跃将车子开到某个指定位置,通过特殊联系方式,让罗处派人来将车子开走,并将他下一步计划简单说了一遍。
确保没有被人盯上,江跃这才下了车,再次返回那个秘密联络点。
他此刻已经是万副总管的身份,随手在那几个人身上弄了几下,那几人缓缓苏醒过来。
“总管,这是……怎么啦?”
“您没事吧?”
康主任等人见到总管大人铁青着脸,瞪着他们,一个个既心虚,又自责。
关键时刻,没能保护好总管大人,自己还昏迷了,简直是糟糕透了。也难怪总管大人脸色不好看。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