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熱門都市言情 劍仙在此 txt-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大哥快走分享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我叫赵痕。
是一名暗影道的杀手。
很多暗影道武者在成帝之后,总觉得杀手这个词,配不上自己的境界身份和地位,给自己起了很多花里胡哨的尊号,似乎是想要彰显自己的脱胎换骨。
真他妈的愚蠢。
暗影道的人,从来都是杀手。
一日为杀手,终生是杀手。
做杀手有什么不好?
刀下生,刀下死。
掌控自己,掌握敌人。
这才是真正暗影道的武者,该做的事情。
半年之前,我收钱买 命,刺杀了一个人,他的名叫叫做花无缺,是荒古族顶级门阀花家的一位星尊。
杀他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人价。
他的人头很值钱。
杀手杀人,后果自担。
我果然被花家疯狂追杀报复。
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让我意外的是,后来,又有一个花家的大人物找到我,付了一笔酬金,要我帮助他再杀一个花家人,如果得手,便会撤销花家对我的追杀。
我答应了。
不是因为我怕了花家。
而是因为他出价很高。
我不缺钱。
但作为一个杀手,不能拒绝任务。
總裁太可怕 小說
我的目标修为普通,还未成帝,杀他对于我来说,简单的像是呼吸一样。
不过雇主却有他自己的计划。
我很讨厌这种有自己想法的雇主。
但他出了双倍的价钱。
我说过,我不缺钱。
但我得尊重钱。
所以,这十天里,按照计划,我一直都没有动手。
但是没想到,任务对象在最后一刻,竟然主动出现在了我面前,而他身边跟着的一条狗,竟然还不依不饶地找我麻烦……
真是命中注定,今日他合该死在我的手中。
所以我出手了。
我的剑,刺中了任务对象。
但他身边的那条狗,竟然是忠诚的让人意外,在任务对象被瞬杀之前,拼死撞开了我……
嗯?
这条狗……
骨头有点硬。
……
……
“大哥,快走。”
林北辰用肩头撞开店小二,拉着花舞剑就走。
房间里的歌姬舞女们,发出惊慌失措的尖叫。
公孙龙泉也是一副花容失色的样子。
“不,我要杀了他。”
花舞剑怒吼一声。
积累十多日的怒火,如海啸般爆发。
抓不住【刺蝶】,还有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刺客暗算,如何能忍?
反杀。
花舞剑要反杀。
他反手从虚空之中抓出一柄华丽巨大的双手战锤,身形猛然模糊,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店小二的身前,战锤之上的金色纹络闪烁,引动周遭空气,使得空间扭曲,形成罗网一般,将店小二笼罩在其中。
战技·金锤错。
是的。
他的名字叫做花舞剑。
但他的本命武器,是战锤。
店小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他手中的银色利刃微微一颤,微光一闪,空气中一道细细的白色丝线般痕迹,切割空间,花舞剑的战锤连同右手,在这丝痕掠过间,直接被斩落……
那一瞬间的银色刃光,宛如一只翩翩起舞的银蝶,美轮美奂。
“刺蝶!”
这一瞬间,花舞剑猛然反应过来。
不是小刺客。
是帝境刺客【刺蝶】。
巨大的恐惧汹涌而来,瞬间让他的怒火和醉意烟消云散。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殚精竭虑高手尽出追缉通缉了整整十天的帝境刺客,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没有丝毫的高兴。
这不是他期望的打开方式。
自己决然不是【刺蝶】的对手。
刚才不应该逞强试图反杀。
勇气消失,战意随之崩溃。
“大哥,快走,我来拖住他。”
林北辰冲了上来,手中一柄长剑,洒下漫天剑光,奋不顾身地直冲‘刺蝶’。
这一瞬间,花舞剑有被感动到。
好兄弟。
“你自己小心。”
他转身就跑。
轰。
身后传来剧烈的真气能量爆炸声。
然后浑身是血的林北辰,就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花舞剑的面前。
鲜血 流淌。
说中的剑已经在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剑柄。
从左胸到右胯,一道深可及骨的切痕,皮肉外翻,鲜血涌出。
才一个照面?
花舞剑大骇。
没想到李少非这样的圣体道,竟然也挡不住【刺蝶】的蝶刃。
哒哒。
身后,手持肉眼不可见之蝶刃的帝境刺客,踏血而来。
他的步伐不疾不徐。
犹如无息而来的死神,在享受收割生命时残忍的唯美。
“大哥,不要管我,快走。”
林北辰从地上爬起来。
他推了一把花舞剑,再度朝着【刺蝶】冲去,以血肉之躯,阻拦帝境刺客的追杀。
对面。
【刺蝶】的眼中,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刚才那一招【蝶堕刃击】,应该可以瞬秒花舞剑身边这条狗才对,怎么才只是剖开一点皮肉伤?
这条狗,隐藏了实力?
有意思。
蝶刃无声无息地划出。
这是可以切割道则的刃光。
溺寵農家小賢妻 蘇家太太
噗噗噗。
林北辰的身上,冒出一道道血线,然后再度倒飞了出去。
无形的刃力让整个包厢破碎。
花舞剑疯狂逃窜。
轰。
他直接撞入旁边的包厢中。
鸿鹄酒楼造价昂贵,一草一木都有阵法和禁制加持,华丽且美观,坚固且隔音,花舞剑装入隔壁包厢,让正在与客户有说有笑的薛凝儿大吃一惊……
“什么人?”
薛凝儿一挥手:“拦住他。”
两名护卫立刻冲上前去。
嗤。
蝶翼飞舞般的刃光一闪。
两人脚步一顿,旋即仿佛是垮塌的积木一样,化作两堆不规则的碎肉,躯壳和精神皆斩,瞬间死亡。
【刺蝶】踏血而来,手中的蝶刃,再度斩向花舞剑。
“小心。”
薛凝儿拉着中年贵妇,努力朝着一边闪去。
她意识到凶手的可怕,也意识到自己等人并非是目标,做出了最佳反应。
而【刺蝶】果然是并未对她们出手。
但下一瞬间,薛凝儿眸光一凝。
她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身影,跌跌撞撞地从后方追来,不顾一切地冲向【刺蝶】。
这身影已经血肉模糊。
但薛凝儿还是第一瞬间就辨认出来,是自己的恩人李少非。
“大哥小心啊。”
林北辰大吼着,保证声音清晰地传到花舞剑的耳中,然后继续表演,不要命一样撞向【刺蝶】。
嘭。
【刺蝶】的身形被撞歪,手中的蝶刃未能命中,直接落空。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刺蝶】的脑海里冒出来。
不对劲。
为何这个家伙,非但未死,还能冲来?
而且这一撞的力量,竟然身为帝境的他,半身酸麻,骨头好像是要被撞散架了一样?
———-
还有更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