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寓意深刻小說 《不死武皇》-第2995章、魔軍壓境

不死武皇
小說推薦不死武皇不死武皇
眼下,魔族大军乱成一团,死伤大片,人心惶惶。
同伴莫名自爆,这到底还埋了多少雷?整得他们相互猜疑,军心涣散。
“保持距离!都保持距离!”
“敌手再是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布局,定是混入了大量的奸细!”
“若是各宗各门都还在明争暗斗,我们这次联盟出征还有何意义?”
……
魔族大军一片嘈杂,感觉危机四伏,相互猜忌。
浩浩荡荡的魔族大军,竟然中了一大埋伏,导致伤亡惨重。
出师不利,可不是个好兆头。
血通天也是恼火万分,敌手不仅敢在他法眼下暗中作祟,更是斩杀了本宗长老与众多魔族子弟,为此大乱军心。
更令他恼怒的是,敌手偷袭完毕,竟然就这么在他眼皮底下溜了。
就是天擎众长老亦是满脸质疑,明明敌手修为不高,以血通天的修为完全足以蹂蹑,怎么就这么轻易让敌手逃脱了?
见魔军嘈杂非议,血通天怒喝道:“都给我闭嘴!”
声势如雷,颇具震慑力。
众魔心惧,立马沉寂下来。
“血宗主,这魔贼竟是有备而来,绝不会轻易罢休,不如我等全面盘查,必然能够揪出此贼!”天擎沉声道。
“查什么查!人都跑了,怎么查?”血通天恼火道。
“这恶贼明显是我魔道中人,却身怀异术,又熟知我们的行动,难道真是万魔宗所为?”黑无涯皱眉道。
“此次出征是利于万魔宗,也是利于整个魔道势力,万魔宗还没愚蠢到这地步算计我们!”血通天沉冷道:“而这恶贼故意埋伏算计我们,必然是为了牵制我们的行动,本座估测这敌手怕是来自于龙盟,只有龙盟行事才会如此卑鄙!”
“的确,龙盟与天行盟本就是一个德性,都是见不得光的暗势力!”天擎说道:“而且龙盟与剑宗本就是沆瀣一气,必然是为了从中阻止我们对付剑宗!”
“明白就好,龙盟与剑宗本就相互依存,只若我们一举覆灭剑宗,龙盟那边的问题自可迎刃而解!”血通天沉声道:“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定军心,尽快攻破剑宗!若是剑宗一倒,龙盟那些小贼自然也会乖乖自投罗网!”
“血宗主英明,我等一切听从您的指令!”众长老拱手道。
“恩…”
牛奶 糖 民宿
血通天微微点头,沉朗道:“诸位,此番遭伏,出师不利,但一切都是龙盟的缓兵之计!我等务必坚守一心,争取尽快攻占剑宗!”
“杀!”
“杀!”
“杀!”
……
众魔杀声震天,怒火滚滚。
咻!
血通天拔起魔刀,朝天怒道:“全速!杀向剑宗!”
杀!
众魔重振士气,魔云再起,浩浩荡荡奔往剑宗。
【剑宗】
各门各派,早已严阵以待。
望着滚滚而来的魔云,整片天地都变成了黑暗色。
所至之处,大地震裂,草木枯萎。
随着魔云的接近,也似乎看到了无数的魔影。
浩浩荡荡,欺天压地,不计其数。
即便林辰灭杀魔众万千,但对于数十万众的魔族大军,依旧是车水杯薪。
剑宗各门派见状,也被眼前的魔族大军阵势给惊住了。
“我认得,是血煞宗!”
“不!还有天魔宗,黑魔宗!”
江山权色 小说
“天!这是三大魔宗联盟?单凭我们天剑域的力量,真能对抗三大魔宗势力吗?”
……
众人神情惶恐,胆战心惊。
可到了生死存亡之境,除了战斗,别无选择。
剑鹤也被魔族大军阵势给惊住了,苍容显得极其凝重,苦叹道:“宗主,你们若是再不回来的话,我们整个剑宗,乃至是整个天剑域都得完了。”
虽然诛魔阵威力极强,但面对的可是数十万魔族大军,只怕也未必能支撑得了多时。
若是诛魔阵一破,魔族大军便可直接踏平剑宗。
你特別可愛哦
不说别的,就是敌军随便一位神境强者,都足以蹂蹑剑宗。
剑如诗亦是花容失色,但不是恐惧,而是不甘,咬牙暗道:“我尚有心愿未了,我绝不能死!父亲,您到底在哪里?”
手握寸关尺 小说
其实,众人都很清楚。
作为被孤立的天剑域,就是剑长峰他们得以回归,也未必能够对抗三大魔宗势力,这本来就是悬殊巨大的一场碾压之战。
剑鹤心情沉重,他也知道剑宗今日必然在劫难逃,可他作为正道主心骨,更不能失去信心。
“诸位,眼下魔敌将至,危及存亡。”剑鹤沉声道:“我们唯有拼死一战,别无选择!”
战!战!战!
众人起声高呼,热血沸腾。
事关存亡,众人也是激起了强烈的斗志与杀意。
感受到众人的战意,剑鹤又朗道:“自古邪不胜正,只若我们坚守信念,奋战到底,必能迎来希望的曙光!”
正豪言壮志,一道犹如威雷般的声音震彻而来:“本座血煞宗宗主血通天,我等仰慕剑宗主已久,特地远道而来,拜访贵宗!”
拜访?
这是拜访吗?
这阵势,摆明是要对剑宗赶尽杀绝。
虽然来者不善,但明面上的开场白还是要的。
剑鹤御空而起,孤身对峙魔族大军,沉朗道:“若是血宗主与各位长老是诚心拜访,本宗自然盛情以待!还望各位遵守玄界规则,莫要无故挑起战端!”
“你是谁?有资格和本座开口吗?”血通天毫不客气的回道:“我等诚心拜访,剑宗主就是这么怠慢贵客吗?”
“自古正魔不两立,我们剑宗从不欢迎魔道中人作客!”剑如诗怒声道:“若有越界者,必死无疑!”
“呵呵,想必这位姑娘就是剑宗主的爱女剑如诗吧?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巾帼不须眉!”血通天不屑一笑:“不过以你的辈分,还轮不到你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词!”
“血宗主,玄界九域,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尔等无故犯我剑宗,就不怕挑起全面正魔之战?就不怕受到圣殿的惩治?”剑鹤沉声道。
“圣殿有圣殿的秩序,玄界有玄界的规则!”血通天奸笑道:“而我等也是诚心拜访,反倒你们剑宗却以阵相迎,兵戎以见,不觉得有失礼道吗?竟然剑宗主那么不给面子,那我们也只能亲自请剑宗主出山了!”
“血宗主,一步错,便是万劫不复,你可要考虑清楚?”剑鹤沉冷道:“别以为你们三大魔宗联手便可欺我剑宗,我们剑宗传承万年,历经重重大劫,从未倒下!我们剑宗经受得住所有的考验,绝不是尔等所能轻易侵犯的!”
“哈哈!真是好大的口气,本座倒要好好见识,号称玄界最强剑阵的诛魔阵到底有多大的威力!”血通天放声大笑。
猛地!
血通天翻手一掌,遮天魔印,威能浩擎,黑压压的轰压向诛魔阵。
嘭!
漫天剑气,霸道无匹,竟是瞬间击碎魔印。
剑鹤沉着脸,霸气十足的警告道:“诛魔阵下,万魔无存,这是老夫给各位的忠告!若是尔等胆敢逾界,必当形神俱灭!”
“好一个形神俱灭,那本座倒是要看看,这诛魔阵如何让我们百万雄师形神俱灭!”血通天面色骤冷,沉哼道:“只若攻破诛魔阵,便可踏平剑宗!都给我卵足劲,势必攻破剑阵!”
话毕!
以血通天等众长老主阵出手,各施魔印,联手攻向诛魔阵。
同时,漫天魔芒残虹,魔器凶印,犹如万箭齐发,浩浩荡荡,如同灭世洪流,狂暴猛烈的轰向诛魔阵。
轰隆~轰隆~
延绵震爆,大有天崩地裂之势,周遭百里大地,瞬间崩溃沉沦。
诛魔阵虽然威力强劲,但面对众多神境强者与数十万魔族大军的联手猛攻,直接强行压制了诛魔阵的攻击效果。
轰轰!~
阵界震荡,重重剑气溃散。
剑宗之内,亦是山摇地动,猛烈震晃。
恐怖!
众人心神瑟瑟,气血翻涌。
即便有诛魔阵守护,也依旧能够感受到强烈的冲击感。
剑鹤作为主阵者,更是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众剑宗弟子,也是苦苦相撑。
以诛魔阵的威力,单凭任何一大魔宗势力都无法撼动。
可现在所面对的可是三大魔宗精兵强将,诛魔阵也不再是固若金汤。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