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人氣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新的助力!推薦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源血大陆另一端。
一道绵延如紫金山脉的狰狞龙躯,在嗅到了梦寐以求的生命精能后,骤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
她身处的那片汪洋血海,有一具具血魔族的浮尸,有几十头异兽和大妖的骸骨。
浮尸和异兽、大妖的骸骨,原本正在流失着血能,缓缓注入她凝成的血海,她本打算再过一阵子张口吞掉。
如此,才能满足她贪婪的食欲,才能让她感到饱腹。
突然,在她紫金色的硕大龙眸深处,蓦地现出更深更强的贪婪和饥渴!
她心脏中,还不算纯熟的空间血脉链条,因她兴奋的颤抖而悄然明耀。
哧啦!
一道并不稳定的空间裂缝撕开,这具还是幼年形态的泰坦棘龙,千万里长的狰狞龙躯,挤入那条不稳定的裂缝,龙鳞和龙角扎的裂缝爆碎的时候,她已硬生生地穿过了。
她消失的星空,留下一片狼藉的虚空甬道,有狂乱爆裂的能量炸开。
不少活着的大妖,还有诸天星河的异兽,遭受了这场无妄之灾,瞬间化成血雾。
嗷!
她兴奋地咆哮着,如能吞没星空世界的森然巨口张开,一根根锋利的龙牙,流着黏糊的酸毒粘液,要将那一轮深红圆月,要将边沿一根根暗藏生命真谛的赤红棱晶咬碎。
然后,吞下融入她的龙心,让她能向她的老祖宗去迈进。
“一边玩去。”
身居神座的至高妖凤,其中一只如神秘血色世界的羽翼,朝她的方位拍打下去。
巨型的妖能潮汐风暴顿时形成,将她蜿蜒千万里的狰狞龙躯裹着,将其瞬间带往九霄云外。
妖凤的这一拍,使得这头幼年形态的小泰坦棘龙,被拍的直接不知所踪了。
“我还没打算给你的东西,不要有太多的想法。”
至高妖凤轻哼的时候,不知被她给拍到何处的那头小棘龙,呜呼地惨叫,似乎依然被她的妖能捶打着。
死寂星辰上的蔺竹筠,清冷美丽的脸上,写满了狂热的崇拜。
幼小的泰坦棘龙破空而来时,她的鲜血都在颤栗,本能地感受到了恐惧。
她没有想到,这头被至高妖凤圈养着的幼兽,竟对那一轮深红圆月,对那些从中透出的赤红棱晶,有如此强烈的渴望。
一直被妖凤纵容着,任由其在深黯星域大快朵颐的小棘龙,还没有吃瘪过。
这是第一回。
“一半了。”
如拍打了一只苍蝇的至高妖凤,笼罩在璀璨神辉中的面容,看向那些还在离去的血色晶块,以一只手托腮地,淡定地说道:“再没有新的,令我为之惊奇的力量展现,她的回归路就不会继续下去了。”
没见她做出任何动作,安梓晴碎裂以后,不断落入那一轮深红圆月的血色晶块,剩下的全部静止。
不论阳脉的力量如何牵引,不论安梓晴在另一边如何呼唤,残存的血色晶块如脚下生根般,再也移动不了分毫。
这说明,在第一片血色晶块飞离时,她就有能力阻止此事。
没这么做,只是因为她想看到阳脉究竟找了谁帮忙,想看到阳脉和对方联手以后,能形成什么规模的战力。
那一道道绯红剑光长河,并没有让她提起兴致,挥手即灭。
后续的,一束束被阳脉血能灌注以后,增幅为赤红棱晶的攻势,稍稍让她来了点精神,让她变得欣然起来。
可她很快发现,那些赤红棱晶包含的力量,刻印的生命奥义,是她早已领悟的。
她的欣然变作了浓浓的失望,她有点不高兴了,因为她想要更多更新颖的力量。
“我给你们两个点时间。”
紫色神座飘荡在众多血色晶块间,她托腮如出神地,凝望着那一轮深红圆月,“你挑的时机很不错,正好卡在神魂宗那什么摄魂,和林道可战斗的时候。怎么,你还害怕林道可会过来?”
她声音中充满了嘲讽,“你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守不住,还有余暇操心别处?可笑的东西,空有独立的灵智和意志,却完全没有真正血肉生灵该有的情感,你其实什么也不是。”
巨大的紫色神座背后,她那铺展开来的两只羽翼,轻轻震动了一下。
咔嚓!
实质化的那一轮深红圆月,还有圆月边沿一截截的赤红棱晶,突然碎裂了大半。
密集的血纹,在圆月表层清晰地浮现,它和灰域的紧密连接,也因此变得有些断断续续。
“我耐心是有限的。”至高妖凤冷漠地催促,“你也好,灰域的虞渊也好,想要那丫头剩余的部分,就让我看些不一样的东西。”
……
灰域,暗红如血的浮石上方。
虞渊剧烈地咳嗽着,嘴角有殷红的血迹,刚一出现就凝固为血块,在炸开以后化作道道血能,被他送给焦急等候的安梓晴。
随着一部分血色晶块的回归,安梓晴的气血小天地,多出了三个血池。
血池内的血水也在缓缓充盈着。
可连续两波攻势,都被另一方世界的妖凤,轻描淡写化解的虞渊,则是遭受到妖凤浩荡妖能的冲抵。
隔层层空间,依循血之连线而来的妖能,震的他五脏六腑移位,脆弱骨骼碎裂。
他在湮灭星域的阴神,早已在慌乱之下回归。
阳神,也在气血小天地深处,化作倒垂的钟乳石状,浓烈且精纯的血芒如闪电,交织为诸多他参悟的生命奥术。
他是全盛时的状态,只因妖凤在另外一方空间,只因他难以用魂魄锁定,他不能祭出“启天剑阵”。
浮石中,那一轮代表着阳脉的深红圆月,边沿已被紫色妖能侵染。
虞渊脚踏斩龙台,尽可能地聚目凝望,也仅仅能看到在圆月中,有一张巨大的紫色神座,至高妖凤的身影仅有轮廓而已。
“剑力的传导,被削弱了太多力量,起不到什么作用。你的剑力,你参悟的那一式恐怖剑决,在这种隔空战斗中不好用。”
一身霸烈气息的小棘龙,从泰亚主星赶来,就站在他旁边。
同样觉察出不妙的纪凝霜,乘坐着“星霜之剑”,到了半空中焦急的安梓晴身旁。
哧!
一点她的星芒,落入到深红圆月内,如石沉大海。
星芒,似在层层空间中兜兜转转,她赋予的力量被一层层地削弱,到了另一方世界也惊不起什么浪花。
“要不,就算了吧?”
安梓晴忽然主动开口,她对着虞渊,还有那一轮浮石中的圆月,说道:“一半的阳神回归,已经让我心满意足了。”
圆月蓦地一亮。
此界和深黯星域的特殊纽带,又变得瞬间紧密,虞渊也突然听见了,来自于至高妖凤的嘲弄声。
唰!
他那具通体晶莹,犹如赤红神晶般的独特阳神,从本体真身内飞离,试图落向暗红如血的浮石。
试图,和浮石内那一轮深红圆月更好地结合。
“父亲大人!”
就在这时,急匆匆赶来的那头小棘龙,惊恐不安地嘶吼:“不要!阳脉想要的,就是你以这种方式助战!它想剥夺你的这具阳神,想将那些烙印进去的生命真谛据为己有!你现在落入其中,正好让它得逞所愿!”
纪凝霜也喝道:“停下!安梓晴的一半阳神之躯,不值得你那么做!她又没死!”
讲话间,这位剑宗的大剑仙,面色森寒地,瞪着焦虑中的安梓晴,沉喝道:“从她宣誓效忠阳脉,被留下诸多血色印记时,她就是阳脉的奴仆。在很多时候,她的自我意识都会被侵占,变得不再是她。”
“你现在看到的她,她的所作所为,她的所思所想,都可能有阳脉在暗中蛊惑!”
咻!
纪凝霜仗剑落在那块暗红如血的浮石上方,她脚踏着石头下的深红圆月,以手中的星霜之剑拄地。
白茫茫的寒雾,如云海般铺在那块浮石,将这块巨大的暗含石头,和里头的深红圆月都给淹没。
她醒悟的极寒力量,化作冰莹的火苗,还有炽烈的幽电。
“咦!”
本愿是阻挡虞渊的纪凝霜,以她参悟的极寒神力,要将深红圆月也给冰冻,却突然猛地轻呼。
她敏锐地感觉出,她的冰寒神力,也被那一轮深红圆月忌惮,于是将其送往了深黯星域。
奇怪的是,冰寒神力如不受层层叠叠空间的消弱和阻碍,毫无障碍地到了那边。
而且,在到了那边的瞬间,立即化作了笔直且锋锐的冰川!
不仅没被消减,她的力量还在透出深红圆月的霎那,得到了一轮超强的增幅!
“你等等!”
一手以剑尖插地的她,以空着的那只手阻止了虞渊的垂落,道:“换我来试试!”
“不,应该是你我一起!”
虞渊以阳神落下,和她一起站在那块暗红如血的浮石,踩着脚下的深红圆月。
虞渊如红色宝晶的手,和她举起的那只手握住,然后咧嘴一笑。
下一霎,便有全新的赤红血芒,外层仿佛裹着寒晶,再次向下面的深红圆月射去,冲向阳脉精心布置的深黯星域。
纪凝霜美眸中,突然耀出了神奇的光芒,她顿时感觉出了不一样。
“这也行吗?”
慕蓉一 小說
她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仿佛有某种她理解不了的事,在另外一个世界发生了。2
……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