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優秀都市异能 大明第一臣 愛下-第一百四十二章 巢湖水師讀書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也先帖木儿想过自杀,而且不止一次。他觉得自己太废物了,沙河之败,丢了三十万人马,如今又兵败被俘,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超级鉴定师
身为大元忠臣,就该以身殉国,慷慨赴死!
有首很长的诗叫什么来的?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对!
咱就要做大元朝的一口正气!
也先帖木儿在被俘之后,采取了包括但不限于,上吊,撞头,割手腕……种种作死手段,最后他毅然决定不吃饭,活活饿死算了,这也是效仿伯夷叔齐。
也先不断用古圣先贤,激励自己,跟红贼斗智斗勇。
逐仙鉴
只是他万万想不到,让他破防的不是红贼的威逼利诱,最致命的一击,竟然来自一心效忠的朝廷!
这是什么混账的事情啊?
兄长忠心耿耿,谁谋反,他都不会谋反的!
“龚参议,当年我兄长为相三年多,就借口称病,交出了相权……这你是知道的,我哥他不想当权臣啊!”
龚伯遂深深叹息,无可奈何。
“谁说不是,朝廷,朝廷太昏庸了!”
“岂止昏庸,简直该死!过去我想不通,宋朝皇帝为什么会自断梁柱?还嘲笑汉人愚蠢,却没有料到,蒙古人比人家还蠢!不光蠢,还坏!哈麻这个畜生,要不是我们兄弟提拔他,哪有今天?”
也先帖木儿打开了话匣子,从上到下,骂了个狗血淋头,谁也没放过。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你跟他讲一万遍道理,也不如一次社会的毒打,来得管用!
只不过这一次对也先帖木儿打得有点太狠了。
他从小就崇拜他哥,入朝为官,又是靠着脱脱的庇护,哪怕犯了错,脱脱也会罩着他。
这个哥哥,比起爹都要亲。
偏偏这样堪称完美的兄长,竟然被自己人给暗算了,皇帝也不分青红皂白,居然就听信了谗言。
几乎一瞬间,也先帖木儿对元廷的好感荡然无存,甚至转向了另一个极端,他厌恶元廷,厌恶一切!
他甚至想要帮着朱家军,覆灭元廷!
反正只要能毁灭大元,让他干什么都行。
如果不是伤心到了极点,断然不会如此。
再也不给元廷绝食了,干饭,报仇般干饭!
也先帖木儿也快速恢复体力,脱脱四十出头,他才三十多岁,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干嘛要死要活的,别的干不了,当个民夫总行吧?
“龚参议,你知道不,那个色目人老张,现在成了朱家军的民夫,干活相当卖力气,打算要重做新人呢!”
龚伯遂虽然听张希孟说了,可是现在听来,还是觉得荒唐。
“这个朱家军到底打算干什么啊?他们为什么不,不杀我们?”
也先帖木儿突然放下了筷子,沉吟良久。
“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但我觉得,他们是要把所有人都当成人看。”
“啊!”龚伯遂更疑惑了,“这,这叫什么话?又有谁不把人当人看了?”
也先竖起了眼珠子,“还有谁?大元朝呗!”
龚伯遂无奈苦笑,这位是真的恨上了元朝,话里都带着霹雳。不过那个认真识字的普通士兵,让他大为震撼。
古往今来,治军严谨的名将所在多有,但是能教导士兵认字,让他们懂道理,会写公文,却没有听说哪支军队做过……人人识字,到也真是把人当成人看。
只不过要真是做到了这一点,大元朝前面的一千年,只怕也要认输了。
士农工商,高低贵贱……毕竟是一直就有的东西。
如此看来,这个朱家军,还真是好气魄啊!
龚伯遂思前想后,心绪起伏不定,手里的馒头也不知道是什么味了……就在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他还扛着行礼,不是别人,正是雪雪!
他由于逃跑仓促,受了寒气,夜尿频多,很是难堪。经过上报,给他特别弄了一件皮褥子。
雪雪兴匆匆背着赶来,听说要见几个老朋友,等他一进来,正好跟也先帖木儿和龚伯遂撞在了一起。
好巧啊,上次见面,还是在脱脱的军帐哩!
咱们到这开会了!
“雪雪!”
也先帖木儿一跃而起,太阳穴上的青筋都绷了起来,他几步扑过来,抓着雪雪的衣襟,就要玩命!
“畜生,你就是哈麻的同党,你们陷害我兄长,我跟你拼了!”
雪雪被打得很惨,仓促之间,跌倒地上,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也先,你疯了吗?你哥哥身为宰相,我想暗算他,那也要皇帝答应啊!你迁怒我身上,算什么英雄好汉?这可不是你哥的军营,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你放屁,我打你,你还敢还手?”也先帖木儿也是骄纵惯了,忘了时代不同了,他还想打人出气。雪雪猛地一推,两个人分来,随即雪雪就骑在了也先的身上。
“你哥给元廷效力,死有余辜!”
也先气炸了肺,奈何他好些日子没吃饭了,气力不足,竟然斗不过肾虚的雪雪,毕竟两只菜鸡打架,也还是有个更菜的。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嘿嘿笑了起来。
“好啊,一个是御史大夫,一个是知枢密院事,打得真好看,回头给我你们赏钱!”
这位这么一嚷嚷,两个人终于不打了,扭头看去,来人正是知院老张。
他拉过一把椅子,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俩人,啧啧道:“难怪大元朝亡国,就你们这样的高官,和两条癞皮狗有什么区别,不亡国才怪!”
“你!”
也先帖木儿和雪雪气急败坏,你算什么东西,也敢骂我们?
这俩人打算爬起来,跟老张斗。
而老张不慌不忙,亮出了沙包大的拳头。
这些日子他跟着干活劳作,力气可是大了不少,就算打两个壮汉,也是有把握的,更何况是俩弱鸡。
终于,这一场元廷内战没有扩大,雪雪和也先帖木儿都勉强爬起来,气哼哼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老张,这气氛不能算是亲密无间,也可以说是不共戴天了。
这么四个人凑在一起,他们能干什么呢?
“我可跟你们说清楚了,咱们过去都有罪,官越大,罪孽越深重。从今往后,都好好干活,老老实实做人。当下就有一件事情,江南的元军进犯和州,毁坏了不少烽火台,杀了不少老百姓,这帮畜生……”
“闭嘴!”也先帖木儿一声断喝,怒吼道:“你骂谁畜生?”
老张愣了一下,立刻以更响亮的声音质问,“杀戮百姓,放火烧麦子,算不算畜生?让人饿死,伤天害理,是不是畜生之举?”老张越发义愤填膺,“去年上位分了田,几十万和州人,就指着今年夏收,填饱肚子,结果元军就杀来了,还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该骂吗?”
也先帖木儿也懵了,这话怎么说?
江南元军进攻红贼,那是天经地义,毁坏庄稼,甚至是屠戮一些百姓,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让老张这么一说,就成了十恶不赦了。
“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这也是世上的常理,你如何苛责官军?”
老张呵呵一笑,“不是我苛责,是和州的老百姓,是整个淮西大地,我告诉你们吧,现在从濠州,到定远,再到滁州,各地都在调集仓库的粮食,还有不计其数的百姓,主动捐赠军粮,从上到下,全都动起来了,这十万元军,我看他们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什么!”
龚伯遂来得最晚,对外面的情况也最清楚,他和脱脱都曾经寄希望江南元军,以为他们一旦发动起来,朱家军腹背受敌,必败无疑。
怎么听老张这么说,反而是江南元军要出事啊?
“朱家军真的这么厉害?”龚伯遂惊讶问道。
老张哂笑道:“我不知道朱家军有多大本事,我只知道百姓恨坏了元军。各地的粮长挑头,捐赠军粮铁器,出人出力,一定要灭了这伙元军。我也领了一份活儿,要烙大饼八十斤,充作军粮,你们三位也别打架了,都跟我干活吧!”
什么?
让我们几个大元的高官,帮着红贼烙大饼,你怎么不杀了我们?
龚伯遂自然是不干的,但是出人预料,也先帖木儿竟然点头了。
“不管是谁,只要跟元廷过不去,我一定帮帮场子,走,咱们烙饼去!”
这事情就离谱儿!
大元朝前丞相的弟弟,前御史大夫,老蒙古正黄金旗的贵胄,居然帮着红贼对付自己人……龚伯遂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当初参与修史,看了那么多书,全都白费力气了,他对这个世上的荒唐,根本没有多少了解。
那还能更离谱吗?
还真能!
就在忙活了一下午,超额完成八十斤大饼任务之后,也先帖木儿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龚伯遂道:“那个龚参议,你知道江南兵马的状况吧?”
“知道,你想问他们的胜算?”
也先帖木儿笑道:“有这个心思,不过我琢磨着,你能不能把江南兵马的情况写下来?”
“写?我写这个干什么?”
“自然是交给朱元璋,让他打个打胜仗了。”
“你疯了!”龚伯遂气急败坏,“我可告诉你,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背叛大元朝,更不会帮着贼人!”
也先帖木儿不屑嘲笑:“装什么大忠臣?你还能胜过我兄长吗?告诉你,大元朝该亡了!”
龚伯遂根本听不下去,用力摇头,“你别胡说八道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帮红贼的。”
这时候老张突然道:“我说龚参议,你就别死撑了,大局如此,你也是汉人,帮帮忙,还能减轻你的罪孽!”
“我,我有什么罪孽?”
“你给元廷效力,剿杀义军,不是罪孽?你给脱脱出主意,让他南北夹击,这不是罪孽?我可告诉你,那个卢安民已经立下了石碑,成了百世丑类,你不怕你家的祖坟上,也来这么一块?”
“你,你威胁我?”龚伯遂简直气炸了,这俩人都疯了吗?他下意识看了眼雪雪,心说你说句话啊!
“那个龚参议,你要是知道,就说出来,让上位打个打胜仗,快点结束战乱。上位是个宽宏的人,那些俘虏的士兵都安顿得不错,对于江南的弟兄来说,这也是个弃暗投明的好机会。”
龚伯遂当真是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不是他学问不够,实在是世界太疯狂了。
他眉头紧皱,半晌气哼哼道:“我没有办法,只要长江水师还在,江南的官军就进退自如,没有什么好怕的!”
“水师!”
几个人似乎发现了关键的地方,雪雪就说道:“我记得在巢湖有一支水师,似乎是徐寿辉的部下。”
也先帖木儿立刻抚掌大喜,“太好了,咱们给朱元璋写封信,让他收编了巢湖水师,有了他们帮忙,不愁十万元军不灭!”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