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超棒的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三百零八章 詔令截靈機鑒賞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没去多看那张人脸,现在场中还有事情没有解决,那些大灵还存在于那里,巍桉一个人也撑不了多久。
他手腕一抬,便有一只琉璃瓶落到了掌心之中。他去了瓶塞,拿着瓶口对着上方,只是对着上方晃了晃,便有一股奇异的震动自里传出。
这震动如水纹扩散,须臾间就传递到了上方大灵的身躯之上,它们似是对这股力量毫无抵抗之力,很快随之一起震动了起来,并形成了一种共鸣。
到了这个时候,便是想停也停不下来了,因为推动这股力量的不仅有琉璃瓶中被拘禁的四头大灵,还有它们自身的力量,这所有的力量合在了一起,绝非是什么单独个体能挣脱开的。
这正是巧妙利用大灵所有灵性来源于一的共性,因为所有的力量源头都是源自至高,所以至高之力可以很简单的运用。
要是纯灵之所在这里,这一手自然是争夺不过的,可是现在所有灵性共有的意志是归返本体,而张御此举,恰好是顺应其意,如同顺水推舟,故是大灵哪怕自身不想,身躯却也反抗不得。。
张御见这些大灵俱已受制,手中拿着琉璃瓶再是晃了一晃,本来与瓶中牵扯的灵光也是旋转了起来,一时间,像是凭空卷其起一阵灵性旋涡,上面那些大灵身不由主都俱被牵引着往瓶中卷入了进来。
只是一会儿,便悉数落入了那盏琉璃瓶中。
待隐没之后,一手抬起,将瓶口合了,动作舒缓的收入了袖中,而后自天中缓缓飘落而下。
地面上诸人看得一阵恍惚,方才那气势汹汹的大灵就这么被收了?
巍桉手持牌符,面对空空落落的上空不由怔怔,要不是方才实打实传来的压力,他几乎以为那些大灵都是一些虚影。
可大灵虚实无着的,哪怕虚影也可以视作真实的。他看了看张御手中的琉璃瓶,默默将自己手中的牌符收了起来,随后朝前迎了上去。
丹都见事情已是解决,便拿起手铳,带着几个靠上来的亲信手下朝着丹伯户所在的位置围了过来。
只是看着那一张依旧还算完好的脸,他脸上神情依旧严肃。
他能感觉到,尽管丹伯户的身躯已然碎裂了,大灵也是毁去了,可是这个人灵性力量似乎依然存在着,好像此刻融入了大气之中。
而且他还看到,除了丹氏宅邸这里,城市各个角落中的灵光仍在那里闪烁着,说明仪式并没有停下来。
趙子銘 小說
巍桉这边,等着张御落下身形,对着他一礼,道:“张道师,这灵化仪式还在继续之中,看来要破坏这里及其余地界的灵仪才是。”
他这话一说出,丹都见那张人脸之上面露出讥嘲之色,他皱眉道:“这个办法恐怕不行啊。”他不知道原因何在,但是凭着直觉就知晓,这里情况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张御道:“毁去这些法仪,并不解决根由。”
黑暗主宰 小說
现在巍桉和丹都等人看到的东西,都是现世世界的表象,但灵性这东西,表象只是露在水面上的一部分,水底下还有更深的埋藏。
这灵仪一开始,周围地域内所有的灵性都被搅动了起来,并且藉此影响到了更深层次的灵性,除非有足够的力量干涉,否则就不可能停下了,单纯凭借此世域自己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阻止的了的。
巍桉带着期盼道:“那又该如何做?张道师法力高深,想必一定是有办法的吧?”
这时地面上丹伯户那张脸孔又开口道:“我说了,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你们是阻止不了的。”
丹都忽然说道:“虞南市的事情根本不是什么大灵侵袭,也不是什么灵化仪式,是你们做的吧?”
那张脸孔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丹都道:“很简单,虞南市传出的消息看,他们对灵化是抗拒的,不可能这么快就转变了态度,而虞南市距离我们临惠市又是这么近,如果你们要举行仪式,肯定不愿意身边留着这么一个不确定的势力。”他看着那张脸孔,道:“你们有动机,也有实力这么做。”
丹伯户的脸孔满是不屑道:“虞南市的人居然不愿意融灵性,我许诺了诸多好处,可是没人领情,这些从上下到下都是异常固执,既然不愿意配合,那么只好让他们都消失了,他们也享受不到灵化带来的好处,只能永远在那里徘徊受难。”
丹都叹道:“那可是数百万人啊。”
丹伯户道:“比起我等的伟业,这一点人又算得了什么?如果我是你,今晚根本不会顾忌那些人,全部杀光了不是更容易阻止仪式么?”
丹都攥紧了拳头,忍着将这张面孔毁去的冲动,转过身来,对着众人道:“我们总要做些什么。”
张御平静道:“没有关系,诸位再等上一等便好。”
他看向上方,此前不动手,就是为了等待仪式的推动,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更多大灵跑出来,也会将余下的灵性力量暴露出来,如此他好一并收拾。
腹黑姐夫晚上见
现在他就是在等待灵性的汇聚。
巍桉见他似有把握,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丹都此刻做不了什么,这些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只能选择相信张御,不再理会那一张脸孔,只是去一边检查方才受损的亲信,这些人曾与私人丹氏宅邸的私人武装产生了短暂的交火,所幸准备做的充分,受伤的人并不多。
但安静的等待之中,这一夜渐渐过去,天边泛起一缕昏暗的晨曦,还有一缕缕的冷风飘过,诸人没来由多出了一丝寒意。而上方的灵性力量几乎凝成了实质。
丹都和巍桉都是神情凝重,眼底还带着不少焦虑,但是见到张御依旧淡然站在那里,他们也不好去说什么。
那张脸孔冷冷看着,只是带着明显的讥嘲,显然是想看着他们明明很想努力,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至于张御说那里有办法,它不信,也不愿意去相信的。
张御再是等了一会儿,见那些灵性此刻已然要凝聚到一起了,周围的灵光越是来越浓郁,他知道差不多了。
他微微抬头,对天言道:“诸位道友何在?”
随着他这一声唤,
巍桉和丹都都是不自觉向天中看去,却是见到天中本来云霾竟渐渐分开,本来浓重的夜色也是骤然化变成了白昼,同时有祥光分洒,灿虹飞绕。
包括厉道人在内的五名元神真人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对张御打一个稽首,道:“廷执,我等在此。”
在地上众人眼中看来,五道身影在诸人眼中皆是若擎天之影,背后倒映久以不曾望见的星空,而那些本来团集在一起的灵性竟是都被向外排挤,一时不得挨。,
张御道:“稍候我当做法,收拾此域灵性,并彻底了断此界之事,劳烦五位道友为我把守住灵性关口。”
厉道人等五人都是神情一肃,再是打一个稽首,道:“我等谨遵谕令。”
言毕,五人身化灿光,很快各自散去。
而地面之上,丹都和巍桉等一众人等都是震撼无比的看着这副场景,巍桉更是激动难言,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了,其中有一位,正是他们道庐所供奉的传法祖师。而其余几位,很可能也是其他道庐的传法之祖。
他不由用异常敬畏目光的看向张御,原来以为这位是那位祖师的弟子,被派遣到世间来解决人世之难,可如今看来,连几位祖师都是对这位恭礼相待,显然这位的身份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张御待五人离开后,只是一会儿,便感觉上层灵性开始减弱,显然五人已然开始了动作,全力施为,掐断了上层灵性往此域之中的渗透。
那么接下来,他也是可以开始动手。
面前这个灵化仪式将丹氏和其他家族的灵性牵连到了一起,而诸氏之人位居上端,先是占据上位的位置,然后让后来之人也就是城中市民在下面燃烧,成为助长他们自身的力量的柴薪,从而升华他们灵性。
灵性本身是没有上下阶之分的,但总有人居于上位,总有人居于下位,位置从来不是一上来就固定的,只是这些人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权势,率先占据了高位,余下之人自然而然只能被他们所利用。
可这一切都不是那些市民自愿的,而是被强行拖入的。
针对这一点,他牵动至高之力,将上下顺序给颠倒了一下。
星期四想與你一起哭泣
这并不破坏本来的仪式,所以遇到的抵抗为微乎其微,但是不同的是,原来各个家族的上层成了柴薪,而诸多平民成了得享好处的那一方。
而且由于各个家族所占据的灵性远远超过平民,这么一颠倒,所能提供的灵性甚至大大富裕了。
不过区别便是,由于平民对灵化没有那么集中而迫切的意愿,甚至没有这个意识,所以灵性分散到每一个人身上,便会自然而然的分散,并从根本上散失开来。
可是因为上层灵性的存在,这些浅弱意识恐怕散开之后又很快会被聚拢,但在此之前,会露出一个空隙,这对于他而言,那就是一个极大的破绽,这也是他最合适出手的那一刻!
……
……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