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無敵神婿 小生水藍色-第七百零五章 先打一架相伴

無敵神婿
小說推薦無敵神婿无敌神婿
会议室中,双方落座。
梁旭笑呵呵的说道:“我这次前来呢,是想要和陆老大合作的。但是看着这杀气腾腾的,要不我们先打一架如何?”
陆萧然愣了一下,没有回应。
他有些搞不懂梁旭要干什么。不是谈合作吗?怎么先动手呢?
“老大,这样不好吧?”柳燕红劝说着。
她虽然也很不爽这些人用仇恨盯着她,可是合作才是更重要的。
他们这一次是带着任务的,若是做不到,回去后会面临惩罚。
“无妨。既然陆老大的手下看着我们不爽,倒不如发泄一番,我们那个时候再谈判也不晚。”梁旭信心满满的说道。
他感应得到无论是陆萧然,还是其他人,实力都强大了几分。
可是那又能够如何呢?他带来的人,可都是他这些年培养的精锐。没有一个不是开脉的。
先打一架,打赢了对接下来的谈判才更加有利。
拳头,往往是决定一切的根本。
“陆老大,你觉得如何?”梁旭再次询问。
“好,那就先比试一下。只是梁先生不会想要以大欺小吧?”陆萧然答应了下来。
他越发搞不懂梁旭想要做什么了。
可不管如何,梁旭既然挑衅了,他没有理由不答应下来。
如果是之前,他或许还会犹豫,可现在杨墨就在一旁看着,他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虽然只是想出了不到一天的时间,陆萧然对杨墨已经到了崇拜的地步。
“自然不会,你们后辈的战斗,我怎么能够参与进去呢?我的那些弟子,也都想要和陆老大切磋一番。”
梁旭笑着回应,他按动手机上的一个按钮,下一秒,大厦外面便涌现出几十号年轻人来。
即便是路灯都熄灭了很多,让天色变得更加黑暗。
只是须臾之间,这些人便冲入到大厦之中,顺着楼梯向上而来。
“兄弟们,抄家伙,迎战!”
晚安,女皇陛下 牧野薔薇
陆萧然大吼一声,拿着武器冲了出去。
其他紧跟着陆萧然的脚步,强大的杀意和怨念爆发出来。
之前,他们一直都在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和仇恨,现在他们终于可以不用压抑了。
他们要用自己的武器,为他们死去的父母报仇。
“这群小家伙的杀意可真大,若不是他们还有价值,真应该将他们全部都杀了,斩草除根。”柳燕红冷哼。
“这些人没必要,有仇恨是不够的,还得有实力。”梁旭不以为然。
这两年,夜火阁一直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
神偷嫡女 小说
他若是想要杀,早就杀了,何必留到现在?
夜火阁是有几个超脱者,可在他的眼中,和废物没什么区别。
最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拿到夜火阁的信物。
离火阁的叛乱,其实就是为了信物,在老首领身上没有找到信物,所以他们才会对杨墨展开疯狂追杀。
而现在,他们已经没有能够从杨墨的身上抢夺信物了。
若是再连夜火阁的信物都拿不到,那么两年前的叛乱,便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可是夜火阁的信物究竟在哪?在陆萧然的身上吗?
梁旭有些不确定了。
“首领,要不要老夫出去招待这些人?”胡老询问。
陆萧然等人都走了,让客人单独坐着等待,有失礼数。
“走吧,我去招待这些人。”
杨墨起身走了出去。
胡老大喜过望,急忙跟了上去。
農門書香 小說
他一直以为杨墨还对夜火阁有芥蒂,毕竟信物丢了,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可杨墨现在露面,便是已夜火阁首领的身份,这便意味着杨墨已经完全接纳了夜火阁。
当杨墨出现在会议室的那一刻,房间中的气息瞬间凝固了很多。
西凉虎等人同时警惕起来。
梁旭也眉头紧锁,盯着杨墨。
他也没有料到,杨墨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难道杨墨就真的一点都没有芥蒂吗?难道说杨墨已经拿到了信物?
“梁先生,好久不见啊。”杨墨笑呵呵的打招呼,好像是见到了多年的老朋友。
“杨先生,我们好像并没有见过面吧?”梁旭皮笑肉不笑。
“怎么会呢?难道两年前我们没有见过吗?不,是三年前了。”杨墨回应。
梁旭心里面咯噔一声,当年他的确是亲自带人追杀了,只是他隐瞒了身份和容貌。
现在看来,杨墨已经知道了。
不过很快,梁旭便恢复了平静。
杨墨知道了又能够怎么样?他敢来就不怕杨墨。
他这边两个天人九段,就算不是杨墨的对手,可自保还是可以做到的。
“杨先生,您是准备代表夜火阁,来和我谈判了?”
“不一定。如果陆萧然还在,我不会越俎代庖的。如果陆萧然无法活着回来,我便只能够勉为其难了。”杨墨回应。
他并不知道梁旭当年追杀自己了,可想来梁旭就算没参与,也一定在看着。
梁旭不再言语,心中有了判断,看来杨墨对陆萧然也没有信心啊。
也是,如今的夜火阁,实在是上不得台面,或许杨墨都没有放在心上。
与此同时,楼下传来了震动,应该是双方交锋到了一处。
胡老等人紧张起来。
西凉虎也竖起了耳朵聆听着,面有担忧。
即便是梁旭也都情绪波动,这些人可都是他一首培养的。
虽然是练兵,可他也不想折损太多。
只有杨墨风轻云淡,毫不在意。
血獄魔帝
湘諾 小說
他没什么好在意的。
夜火阁的人都是带着仇恨的。
同等实力之下,心有仇恨的一方必然会胜利,因为他们不允许自己失败。
至于会死亡一些人,不说他对这些人没什么感情,最主要的是,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战斗,必然会有牺牲流血。
这三年来,死了太多人,他的心都已经被血液冰封了。
梁旭也一直在观察着杨墨的反应,心中越发确定,杨墨不在乎夜火阁的生死。
或许,也就身后那几个超脱者,能够放在眼中吧。
“这普洱的味道不错,至少封存十年了。梁先生,诸位,可不可辜负啊。”杨墨抿了一口茶水,享受着。
“多谢杨先生,大家一同品尝一下,不要浪费了。”
梁旭也笑呵呵的,端起茶杯。

Categories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