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宣資訊

都市异能小說 首輔嬌妻有空間 魚小桐-第970章 請求

首輔嬌妻有空間
小說推薦首輔嬌妻有空間首辅娇妻有空间
王梦瑶立刻心虚,她越想那杜雁越不放心,今日举行宫宴,自然是想给她找个婆家的。
王梦瑶抬头望着萧文瑜道:“谢大人和周国夫人回京,臣妾高兴,所以特地宣了外命妇入宫庆贺这事,陛下认为不妥吗?”
萧文瑜冷笑了,望着王梦瑶冷寒的说道:“王梦瑶,别把别人当傻子,还有以后手别太长了。”
他话落转身往外走,后面王梦瑶呆了,她知道陛下是知道她打的目的,可很快她就不觉得自己有错。
“是,臣妾是想给杜雁相看一个人家,你看看今日臣妾宣进宫的都是权贵夫人和宗室夫人,杜雁虽然长得好看,但到底没什么出身,臣妾给她指一个高门还配不上她吗?”
萧文瑜冷笑,不想再理会这女人,转身就往外走,后面王梦瑶哭着叫起来:“陛下,是不是看上她了?所以一听说臣妾给她相看人家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打脸臣妾。”
萧文瑜只觉得这女人不可理喻,这一回他没有和以往一样忍着,而是直接承认:“是,朕看上她了,还有身为皇后的你德不配位,以后别再掌管宫务了,宫务就交给?”
追天
萧文瑜想了一下,想着这宫务该交给谁,最后想到了武国公府出来的聂嫔,虽然聂嫔位置不高,但人家是正经的世家出身,处理宫务是手到擒来的。
“以后宫中事务就交给聂嫔吧。”
皇后瘫软了,萧文瑜头也不回的走了。
晚上,太子得到消息赶过来安抚皇后。
“母后别难过了,父皇只是暂时收了母后的宫权,回头肯定还会还给母后的。”
王梦瑶听了太子的话,并没有觉得高兴,相反的整个人尖锐的叫起来:“凭什么,他凭什么这样对我,他这样分明是打脸我,宫内宫外的人知道这件事,背地里都会笑话我,以后我就算接了宫权,别人也会瞧不起我的。”
她说到最后,失声大哭。
太子安抚她道:“母后,你别哭了,没人会笑话你的,你除了是皇后,还是孤的母后,日后孤上位你还是太后,那些人不敢笑话你的。”
太子觉得头疼,父皇和母后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他有些想不明白。
皇后拉着他的手哭道:“不行,你去找他,让他收回成命,让他跟我道歉。”
太子没动,他知道自己去说了也没用,他父皇既下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
皇后看太子不动,生气的大叫:“你还是我生的吗?你父皇很喜欢你,你去帮我说话,他肯定会听的。”
太子无奈,皱着小眉头开口道:“孤去找父皇,他不会更改的,这样,孤去找祖父和祖母,让他们出面和父皇说说,让父皇收回成命。”
皇后听到太子的话,一下子愤怒了,尖叫道:“别提他们,都是他们,都是他们害我成这样的/”
皇后说完,想到什么似的望着太子:“景儿,你是母后生的,记着你最亲的是母后,日后你执掌了大周的江山,一定要孝顺母后,还有不要亲近谢家人,那一家子满腹心计,不是等闲之人,你万不可过于亲近他们。”
太子听皇后越说越不像话,赶紧阻止:“母后,你胡说什么呢。”
皇后却固执的望着太子:“你看,你已经被他们拢住了心,这才是谢家可怕的地方,景儿啊,你要心中有数,什么人该信,什么人不该信。”
太子无奈的接口:“孤知道了,母后别说了。”
皇后眼神闪了闪,心中暗自决定,以后坚决不让太子和谢家人多接触,若不然自己的儿子就白养了,等同于替谢家养大的,看萧文瑜这个皇帝就知道了。
王梦瑶一边想一边催促太子去找萧文瑜,让萧文瑜收回成命。
太子嘴上应声,心里却拿定主意去谢家找祖父和祖母,只要他们两个人出面,父皇一定不会为难母后的。
谢家,此时正用晚膳,宽敞的饭厅里,开了三桌,大人一桌,媳妇们一桌,然后小孩子们也一桌。
秦默和杜雁陪着陆娇坐主桌吃饭。
众人正说皇后今日所为,谢云谨现在听到皇后就下意识的冷了脸。
“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脑子整天不知道想什么,可怜陛下摊上了这么个人。”
谢云谨的话,饭厅里的众人都是认同的,个个觉得老四最倒霉,摊上了皇后这么个妻子。
谢文尧忽地想到太子来,缓缓的出声道:“太子会不会受她影响,对我谢家有意见?”
这话一出,满厅安静,一时谁也说不出话来。
说实在的眼下太子对谢家挺亲近的,但他只有十岁,而且因为他是王梦瑶带大的,对王梦瑶这个母后很是亲近,虽然后来跟着谢云谨和陆娇去了宁州,但他心里还是很亲近这个母后的。
若是王梦瑶整天给太子洗脑,难保有一天太子疏远了谢家,到那时谢家恐怕就不能全身而退了。
谢云谨挑眉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你们想得太远了,太子眼下年幼,陛下还年轻着呢,未来究竟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
话虽如此说,但心情到底是沉重的,四宝挺疼太子的,这事谢家人人知道。
陆娇看满厅的肃穆,笑着开口道:“行了,我认为你们真的想太多了,陛下眼下才二十七岁,年轻身体又好,而且我相信他心中自有衡量,不会真的让太子和谢家分裂的。”
陆娇说完笑着开口道:“吃饭。”
话落外面有人急急的跑进来禀报道:“大人,夫人,太子殿下带人过来了。”
谢云谨和陆娇飞快的相视一眼,太子这时候好好的过来做什么?
不过不管做什么,还是飞快的带着一家子起身,别说太子年纪小,他到底是大周的太子,他们做为臣子的皆能不迎着。
一行人刚走出去,太子带着一众人走了过来,一看到谢云谨和陆娇便亲热的唤了一声:“祖父,祖母。”
谢云谨望向太子,眼下太子对谢家还是挺亲近的,就不知道会不会受他母后影响,而对谢家生出微词。
谢云谨一边想一边温和的接口:“你怎么出宫来了?晚膳吃完没有?要不要用点。”
太子摇头:“不用了,孤来找祖父祖母有事。”
谢云谨和陆娇一听,心发沉,两个人同时想到今儿个他们离宫之时的事,不出意外,陛下肯定惩罚了皇后,太子过来只怕是想让他们出头劝和的。
他们若是不同意,太子心里不可能没有裂缝。
谢云谨和陆娇心里想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
两个人飞快的开口道:“殿下请随我们来。”
几个人往正厅走去,谢文尧和谢文昱二人相视一眼,眼里同时闪过隐虑,不出意外,太子找谢云谨和陆娇肯定是为了皇后的事。
爹娘若是不答应,只怕太子心里要不悦。
正厅里,谢云谨和陆娇二人刚坐下,太子开了口:“祖父,祖母,孤来谢家是想请你们劝劝父皇,别收了母后的宫权,还有能不能请你们两位老人家,劝劝父皇,让他和母后和好。”
谢云谨望向太子,淡然的开口道:“太子为何非要让我们去劝你父皇。”
太子含笑道:“因为父皇听祖父和祖母的话啊。”
谢云谨笑着说道:“是吗?因为他听我们的话,所以我们就要他委曲求全吗?他不喜欢你母后,我们还得让他忍着和你母后和好?太子想过一个问题吗?为何你非要让你父皇委曲求全,而不是让你母后委曲求全,他们两个走到今天的地步,都是你母后一手造成的,你为何不让你母后收敛,去哄你父皇。”
谢云谨一连串的话下来,太子懵了,他只有十岁,想问题没有那么仔细,只想着让父皇去和母后和好,根本没有想那么多的原因。
此时听到谢云谨的话,一时说不了话。
陆娇温声说道:“殿下,不是我们不帮你,而是我们不能让陛下不高兴,他是我们养大的,我们希望他高兴开心,他既然夺了你母后的宫务之权,说明你母后让他不高兴了,若是我们劝他和你母后和好,就是让他不高兴。”
“人都有亲疏远近之别,就好像你心里更亲近你母后一般,我们是更亲近陛下的,所以我们不想让陛下不高兴。”
太子听了陆娇的话,觉得这话不妥,飞快的开口道:“祖母,不是的,我也想父皇高兴,就是他们,他们这样不好。”
如何不好,太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Categories
言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