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z7f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115章 還過得去【爲風家學子蜉蝣之於天地,考入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賀】看書-jacaq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终于到底了!
接触到了左小多最下面的那一层……
可是文行天整个人都傻了,直接呆住了!
这是……直接压到了二十分之一?还是多少?
居然……就只剩下最底下的薄薄一层?
怎么可以压到这里?
而且这小子居然还没有爆炸?
居然还在抱怨压制失败了……
文行天一时间,心头居然感觉自己没情绪……
对的,就是不知道有什么情绪了,完全的茫然。
还有……
我擦,你丫这还是浓雾么?
但是看起来,却又没有达到化为云气,仍旧雾气,但怎么可能压制到这等地步?
文行天保持着元气在左小多丹田中不动,出声问道:“你跟我说得压到这里,压不动了,是这个意思?”
一边说,一边用自己的元气压了压,是的,是真的压不动了,连他都撼动不得!
因为左小多并没半点感觉,完全不疼,当然是没有任何压缩波动。
“是啊,就是压到这里,再也压缩不下去了……哈哈……文老师,你要不就再用点力,这样好痒,让我想放屁……”左小多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文行天仍自一脸懵逼的将元气收了回来,看着左小多,腮帮子在轻微的抖动。
想放屁?!
放你妈的屁!
文行天盘膝打坐,运功。
用力将自己几乎弹出去的眼珠,用眼皮闭上控制在眼眶里。
努力的让自己心中的惊涛骇浪平复下来,探查一个学生经脉,居然差点让老子心态失衡,走火入魔……
你他么的这是不能压制?无法压制?
嗯,还真是不能压制,无法压制了!
“你沮丧的……就这个?”
文行天瞪着眼睛,看着左小多:“就是……压到这里压不下去了?”
“是啊。”左小多垂头丧气。
“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压的呗?”文行天还是感觉不可思议,你特么的都压成了饼,而且是放了几天硬的梆梆的那种实心的,还怎么压下去?
这压一次,就等于别人压八次?
文行天言语间竟然隐隐带了那么一分半分的请教口吻!
实在是这种事,根本无法想象。
“压抑真元还能怎么压啊……就是那么使劲压啊,只不过到了最后阶段,疼是一方面……可是实在压不下去,我就想出一个主意,自己在丹田里用灵气做了一个锤子,然后从边上开始,一锤一锤的砸下去,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嗯,千锤百炼,浑然成钢……”
左小多将自己的方法说出来,然后忐忑的问道:“文老师,这接下来的压制……应该再怎么再压才好呢?”
“……”
文行天摸了摸自己下巴,低下头似乎是在沉思,心中想的却是万万不能让左小多看到自己眼中的表情。
然后从自己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水杯,拧开喝了一口水,顿时……
“咳咳咳咳……”
文行天剧烈咳嗽起来。
心中升起一股几乎想要杀人的冲动,没见过这么能装逼的!
!!!
我真想打死他!
可又想要亲死他!
文行天是清楚地知道,左小多是真的认为压不下去了,是自己还没有达到标准了……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左小多还真的不是在跟自己装逼。
但……
到底是谁将这家伙的标准定得这么高?
是谁?!
敢不敢站出来?!
老子一定不打死你!
再抬头,文行天的眼神已经恢复了平静,深邃,看着左小多问道:“谁告诉你这么压的?”
左小多一脸迷惘:“是秦方阳老师和我这么说的,当年武师压制境界的时候……秦老师就是这么说的,我进境较速,又不知道个中关窍,原本都快要突破了,所幸秦老师及时将我打断了,让我压制,尽可能的多压制几次……告诉我,尽全力,用尽一切办法压……”
文行天心中暗道一声:这个秦老师倒不亏是传说中的厉害角色!牛逼!
只听左小多说道:“我姐姐也是这么说,当时我在压制武师突破先天的境界,而她正处于压制胎息的境界……她也是这么说的……”
当是左小念说的是:用尽全力压!压的越低越好!次数越多越好!
“呃……”
文行天皱眉道:“就这么压?但是……用锤砸?你怎么想的?”
文行天想了想都是出了一身冷汗,这种极端的做法,如果不是左小多底蕴深厚,经脉韧性够,宽敞也是超人……不对!
就算这样也应该早就爆炸好几次才对!
自古至今,谁敢在自己的丹田中动锤?
狗屁的千锤百炼,浑然成钢,那根本就是嫌自己死的太慢!
这就好有一比:在自己脑浆子里面练刀!
但这家伙就这么抡着大锤在自己丹田中狂砸乱轰,却生生砸出来了这么一个奇迹!
这件事,文行天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通。
因为人的经脉丹田,绝对是经受不住的!
无论如何都承受不住!
但偏偏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活生生的经受得住的例子!
这让见多识广的文行天有些迷惘,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缓缓的崩塌……
“用锤砸的构想,是我自己想的……这不是到最后压制不下去了么……”
左小多很是有些委屈,道:“压到大概十分之一的时候,就死活压不动了,但其本质还是雾态,怎么会压不动呢?”
“之前我机缘巧合之下,曾经看过一位匠道前辈,是精湛至极的锻造之法,锻打百炼钢,千炼金,我实在没有办法之余,就自己造了锤,依样画葫芦的乱砸一通,但砸了这么久,效果也就只有这样了,哎……雾仍是雾,没化云,也没化液……”
左小多相当的对自己当前的进度不满意。
你怎么就不能攀到最高呢?
如果现在就能砸成固态……该多好?
“效果只有这样了……”
文行天喃喃的说道:“这个‘只有’二字,用得真好。”
只是看到这里,文行天就已经确定,就这小子现在压制的这个程度,整个大陆……嗯,或者自从开天辟地以来,也是从来没有过!
前无古人,天下第一!
或者,之后也未必能够后有来者!
“第一次踏足荆棘路,就压制到这种地步……”
文行天喃喃自语,已是神思不属,实际上,现在文行天的思绪,还在半空中飘荡,不断的炸裂。
“第一次?”左小多愣住。
文行天皱眉:“怎么?”
“这不是第一次了……”
左小多道:“文老师,我之前和你说过,压不下去,裹足不前……今天,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咳咳咳……”
文行天神魂直接被震归窍,一下子眼睛就鼓了起来:“第……第三次?!”
文行天感觉自己今天真是心境最不稳的一天,接二连三的遭到破坏!
“是啊,这是第三次啊。”
左小多惴惴不安,道:“按照这样的压制的话,我恐怕最多也就只能压制二十几次……这是不是有点少啊?”
“是不是有点少?”文行天喃喃的念着这句话,几乎要将一口血喷了出来。
只能压制二十几次!?
只能!?
这俩字,用的真好啊!
是不是有点少……这句话,说的也真是特么的妙极了。
你可知道你这一次就能比得上别人七八次啊亲?
你这二十几次,能顶别人两百次啊亲!
“其实……已经可以算得上过得去了……吧。”
憋了许久,文行天终于憋出来这么一句话,他感觉自己过得去这三个字,也是说得妙极了。
不得不说,师徒二人语文都学得不错。
“过得去?真的吗?”
左小多虚心道:“文老师,您给我仔细讲讲呗?”
看着这小子脸色一下子缓和了下来,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文行天只感觉无力吐槽,低眉顺目,淡淡道:“嗯,以你当前压缩真元的级数,还是可以跻身天才之列。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基本这样也还是可以的,以后就这样干就行。”
“我就不插手了,毕竟我的助力是外力,用外力揠苗助长,对你未来不好,这道理……你明白吧?”
文行天咳嗽一声说道。
“明白明白,我懂得的。”左小多松了口气。
之前压不动了,真的将他吓得不轻。
看来我潜力也就这样了!
此刻听到文行天这么说,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你在武师境界突破先天的时候,压制了多少次来着?”文行天突然很好奇这个问题。
“肯定比这个次数多啊!”
左小多叹口气:“当时记得不是很清楚……应该是三十来次,但那时候只是有一种控制不住的状态,虽然也有疼痛感,但没有现在的这么疼,是真疼啊……”
“三十来次……”
文行天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只感觉脑子里好似一汪水般的晃晃荡荡,哗啦哗啦,脑子里是潮水的声音。
“若是可能的话,继续这个压制状态吧。”
文行天负手而立,脸上努力的维持淡淡的脸色,用云淡风轻的口气说道:“听你说压制不住,我还以为怎么……现在看来,是你对自己要求有些太高了,基本这也算是可以了,须知人力有时穷,到了极限就是到了极限,无谓强求更多。”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