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o3g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v71eh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竺桢嶙,元神级的存在!
但凡知晓莫砚真实身份者,看到那只手,凭空在一条空间甬道显出,立即就猜出了手主人的身份。
不知手主人来头者,通过那只手,和此方天地大道规则的激烈碰撞,也大概知道那只手主人,处于什么境界层次。
再愚钝一些,眼看众多力量不够的鬼物,被逼缩入大地深处,也能洞察一二。
何况,那座始终悬浮高空的,由一枚天宫印变幻而成的宫殿,都从天上坠落,狠狠地砸了下来。
笼罩着三大鬼王,由黑杖形成的浓稠黑云,也因此而沉于大地。
更有甚者,仰头看天,竟骇然地看到终年阴沉昏暗的天空,都有将要晴朗,将有日月星城显露的趋势。
一众鬼物,叽叽喳喳地绝望厉啸。
恐绝之地的天,永恒的阴暗昏沉,本就是对魂灵鬼物的天然保护。
身份尊荣的大人物,皆知恐绝之地的意志——阴脉源头,以此方式庇护着鬼物。
若是天穹撕裂,炽烈的太阳光洒落,怕是会对恐绝之地的鬼物,造成难以预料的伤害,将会有太多不适应的,低微的鬼物,一息间湮灭。
好比人族修行者,没抵达魂游境,阴神不能离开躯壳那般。
低等阶的鬼物,也不敢挣脱恐绝之地,去外面的世界游荡。
昏暗天空,一旦绽裂开来,太阳暴晒,不属于这方世界的异能光流,肆虐到恐绝之地,对较弱的鬼物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谁都没料到,仅仅只是一只手,在那空间甬道显现一霎,这片世界就差点天穹捅破一个窟窿口。
好在,转瞬之间,一切又恢复了原状。
天穹依然阴沉昏暗。
那条,因化魂池的影像浮露,因阴脉源头的协助,神奇形成的空间甬道,在莫砚和魔刀无影无踪后,也迅速消失。
半空中,唯一还能漂浮着的,只剩下煞魔鼎。
“是,是……”
赤魔宗的辕莲瑶,默默看着发生的一切,一开口,就发现不自禁地结巴了。
虞渊脸色深沉,轻轻点头,“是他。”
辕莲瑶的眸光,陡然惊乱,虚幻的阴神形体,犹如虚脱般。
那可是竺桢嶙啊!
魔宫第二号人物,凝炼出元神的巅峰强者,浩漭天地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
他为了莫砚,竟施展改天换地的大神通,闯入一条敞开的,并不稳定的空间甬道,将莫砚和那柄魔刀直接带走。
“不必过于担忧,这里是恐绝之地。即便是他,也不能逆转这儿的大道。”深吸一口气,虞渊又镇定下来,沉声道:“放心吧,如果一位元神境大修,就能掌控一切,恐绝之地早被拿下了。”
千万年以来,恐绝之地始终保持独立自主,现今的五大至高宗派,包括以前的神魂宗,都无法掌控。
这是因为,地底深处的阴脉源头,守护着此方天地,不允许任何势力染指。
虞渊心念流转。
通过地底深处,那条因白骨晋级为鬼王,而再次充盈河水,潺潺流淌的阴间冥河,他和阴脉源头暗自交流。
阴脉源头告知他,竺桢嶙没有能力,影响恐绝之地的大局。
在这方奇阴绝地,真正能呼风唤雨,能为所欲为的,只有因它而生的冥都鬼王!
暗中,他又和阴脉源头沟通了一番。
“乾锵幽鬼。”
突然间,他的目光,落向那位如金甲巨人般的古老鬼物。
因那座化魂池浮现,因一条空间甬道铸就,暂时没有被罗睺鬼王攻击的乾锵幽鬼,魂影一个激灵。
一片片金甲,下意识地收拢。
这位金甲巨人,居然在极短时间内,矮小精炼了一大截。
不知为何,只是被此刻的虞渊看着,乾锵幽鬼的灵魂本源,都觉的阴寒。
“不可能!我担忧什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小阴神,难道还能诛杀我?就连罗睺,也不过是伤到我而已!”
乾锵幽鬼摇了摇头,想要通过这个动作,清理掉心中惧意。
他从没有觉得,在此勒破雷劫,晋升阴神境的虞渊,当真有多厉害。
冥都鬼王对虞渊的种种顾忌,只是因那小子持有的剑鞘,属于当年天外星河,威震八方的斩月大修。
因为那剑鞘,因为那剑魂剑决,会引发日夜侵蚀冥都鬼王的剑力。
仅此而已。
乾锵幽鬼自己,并没有遭受斩月大修的剑力荼毒,不怕虞渊以剑鞘内的力量,重创轰击他的魂魄。
“虞小子,我撕碎那丫头的阴神,你明明瞧见了,又能拿我如何?”
为了对抗心中莫名的惊惧,他还色厉内荏地,隔空对虞渊挑衅,张牙舞爪地样子,望着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能如何?”
虞渊低垂着头,自言自语了一句。
“活得够久,不见得就聪明,不见得就能避祸。”
坠落在地的曹嘉泽,手握一枚荧光灿灿的天宫印,以血肉躯体站在大地。
他身后,一众随之沉落的阴神,惊奇地发现宫殿已经不在。
那座,庇护他们多日的宫殿,被曹嘉泽握着掌心。他自己,本体真身暴露在酷厉寒风之下,无惧刮骨割肉的罡风锋锐,一双神光内敛的眼瞳,紧盯着化魂池。
那条,试图将魔刀和莫砚带走的空间甬道已然消失,可化魂池还在虞渊背后!
不论是真还是假,那座化魂池的池底,墨色魂能随着池子转动时,在场的所有鬼物和魂灵,都生出强烈不安。
“虞渊。”
煞魔鼎底下,一根硕大的黑色权杖,如黑山耸立。
一簇簇的黑雾,从权杖内无穷无尽地向外释放,一尊恐怖的魂影,似从趴伏在地的姿态,慢慢地挺直身子。
他在站起的过程中,汹涌的黑雾缭绕着他,醇厚的黑色魔能掀起海一般的浪潮!
“黑杖!”
“黑杖鬼王!”
附近尚存的鬼物,刚刚被竺桢嶙的一只手,压的匍匐在地。
此刻,几乎都是天鬼和幽鬼级别的鬼物,只剩下数百个。
他们再次离地漂浮,凝望着汹涌翻搅的黑云深处,那一点点拔高的恐怖魂影。
“你如此对待莫砚少爷,我很难交代啊。”
几个呼吸时间,就变得和那巨大黑色权杖一样高的魂影,似终于站直了,面朝着虞渊说道:“他,将我性命相修的权杖送来,我护他儿子周全。一个公平的交易,因你而搞砸了,太让我难做人了。”
“你早就不是人了。黑杖,你敢主动现身,倒是出乎我意料。”
虞渊的目光,从那位乾锵幽鬼的身上,挪移到站直后,和他煞魔鼎几乎齐平的黑杖鬼王,“鬼王,兴许是恐绝之地现今的至强力量。但我要你知道,在浩漭天地的别处,制衡鬼王的力量,其实一直存在!”
“只是,你们一直被保护的很好,你们只要待在恐绝之地,只要不离开,就不会被那些力量制裁。”
“可如果,保护你们的神灵,为那些力量大开方便之门,一切都会改变!”
漂浮身后头顶的化魂池,给了他强大信心。
没有人知道,此刻浮现而出的化魂池,透出的那股吸扯力,给虞渊的感觉,可不仅仅只是吞没小小一个“叉娑国度”。
也不只是,眼前这些的魂灵鬼物。
化魂池透出的那股子疯狂劲头,在虞渊的感知中,似乎要吞噬掉整个恐绝之地!
所有诞生于此,或者从外域而来的阴神,都被那座化魂池视为目标!
若是,化魂池当真抵达,悬浮的不是陨月禁地,而是现在的恐绝之地,他觉得这方世界,将会产生翻天覆地的裂变!
……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