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6ed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真不是魔神 瞎眼的韭菜-第兩百零五章 你太醜了!推薦-d5n1c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走出星舰时,冉冰的神色,已经变得无比严肃。
那货仓中的所见,让她心悸,同时也充满了疑问。
“以现有的证据来看……”
“旧世界的崩塌与末日,恐怕就是那保护伞公司搞出来的……”
“即使不是,也脱不了干系!”
冉冰想着这些事情,眉头就紧紧的皱起来。
因为……
冉冰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那厚厚由沙尘组成的云雾。
“保护伞去哪了?”她发出了这个疑问。
旧世界崩塌后,大批幸存者,登上了浮空城。
像冉冰所在A1号浮空城,就已经在二十年间,将人口慢慢的恢复到了十五万!
所以……
既然旧世界的难民,都可以幸存下来。
那保护伞呢?
那些和猩红兽离不开干系的人呢?
他们在哪?
冉冰知道,他们一定还在。
而且,说不定,就在某个地方,观察并监控着这个世界。
只是想到这里,冉冰就忍不住的颤栗了起来。
因为那意味着,人类不仅仅要面对旧世界的怪物。
甚至还可能要面对,那些旧世界灾难源头的制造者!
她看着那个金属盒子上的图案。
耳畔呢喃声所称的‘卡巴拉生命树’。
直觉告诉冉冰,麻烦远不止猩红兽!
…………………………………………………………、
毒害之谷。
滚滚浓烟,弥漫在整个世界。
到处都是开裂的大地与喷发的火山。
烟尘冲天而起,将天空遮蔽。
曾经似乎永远笼罩在毒害之谷上空的那由多种剧毒气体组成的大气层已经消失了。
它们都在燃烧着,被焚烧殆尽!
同样被烧尽的,还有这个深渊层面的无数恶魔。
大地上,随处可以看到被烧成黑炭的恶魔残骸。
毒害之谷的地底,那成千上万,不可计数的深渊蠕虫群,也都被可怕的温度所烘干。
一个又一个传送阵,相继的在毒害之谷中打开。
巨大的恶魔领主们,茫然的出现在这里。
然后,祂们便知道了,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是冥河的力量!
每一位领主,都真切的感知到了冥河的狂怒!
因为,毒害之谷中,数以十万计的恶魔,连血肉带灵魂,都已经无影无踪!
袭击者吸干了祂们!
甚至连祂们的冥河印记也一并吞噬!
这就是冥河狂怒的缘故。
所有恶魔领主,包括那些外来的混乱邪神们,都得到了冥河意志的许诺:抓住祂!找到祂!
谁能做到,谁就是恶魔之王!
统领所有塔纳厘恶魔的恶魔之王!
于是,所有的恶魔领主们都激动了起来。
恶魔王子狄摩高根,更是立刻腾空而起。
祂迅速的消失在这个世界,并通过一道传送门,前往第八十九层深渊,这里一位古老极为的从奥比里斯恶魔时代,就已经占据在这里的可怕恶魔!
同时,祂也是狄摩高根的盟友。
上次真菌林地遇袭后,狄摩高根就发现了自己的这位古老的盟友不同寻常的神色。
如今,毒害之谷遇袭,而那位古老的奥比里斯恶魔领主,却干脆的缩在了自己老巢中,不肯来看热闹。
狄摩高根当然知道,那位老朋友肯定隐藏着什么!?
“大衮!”狄摩高根在这个深渊层面,显露自己的真身。
祂直立起来,两个好似狒狒一样的的畸形而恐怖的丑陋头颅,齐声大吼着:“你给我出来!”
祂的巨吼,震动这片深渊。
将海水震的剧烈的晃动起来。
“你肯定瞒着些什么?!”恶魔王子的狂怒声,响彻这片海洋。
但是,居住在这片深渊海洋最里层的古老恶魔,却并没有出现。
出现在恶魔王子面前的,只有两位魅魔。
“尊敬的殿下!”这两位魅魔恭身下拜:“伟大的深海之王在沉睡……不便见客……”
“沉睡?”狄摩高根的两个头都疯狂的笑了起来:“祂在沉睡?”
第八十九层深渊之主,深海之王大衮,是最为古老的恶魔领主。
很多人都以为,祂是奥比里斯恶魔。
但狄摩高根知道祂不是!
“大衮!”狄摩高根伸出自己那如蛇一样的疯狂手臂,插进阴影海的深处,疯狂搅动:“你难道要我来请你出来吗?”
终于,可能是迫于狄摩高根的威胁,也可能是担心这位狂怒的恶魔王子召唤祂那可怕的大军进攻阴影海。
总之,一直盘踞在这片深渊海洋的海底深处的恶魔领主,渐渐的浮出水面。
祂那章鱼一样的可怕头颅上,一根根触手伸出来。
“狄摩高根……”大衮的声音,从海洋中滚滚响起:“你想问的事情,我永远不可能给你答案!”
“我只能给你一句善意的提示……”
祂的触手轻轻晃动着海洋。
“若深渊就是我眼前的海洋……”
“那么,你我皆是这海洋中的凶猛大鱼……”
“而袭击者来自……”
“海面之上!”
说完这句话,可怕的古老恶魔,重新沉入海底。
狄摩高根注视着大衮的身体,沉入海底。
祂明白了,这已经是这位古老的恶魔,所能给予祂的最大提示!
大衮是曾躲过了奥比里斯大毁灭的古老存在。
也是整个深渊最擅长趋吉避凶和窥伺命运的恶魔。
所以,祂的生命之长,无人知晓!
谁也不知道,祂是何时出现在这深渊之中的。
或许,那曾率领奥比里斯恶魔,对秩序诸神宣战的混沌之后知道。
但混沌之后,早已经陨落了无数年。
灵魂早已破碎!
而狄摩高根作为混沌之后亲手孕育的第一头塔纳厘恶魔。
祂很清楚,当年,混沌之后,威压整个深渊所有层面,几乎统一了深渊!
在其威压之下,所有奥比里斯深渊领主都追随祂出战秩序!
只有大衮,拒绝了混沌之后的要求。
而且,混沌之后,还对祂无可奈何!
“海面之上?”狄摩高根的两个狒狒头都想了起来:“指的是袭击者来自于比深渊更高维的世界?”
对狄摩高根这样的可怕恶魔领主来说,祂对更高纬度的世界,已经有了一定了解。
旁的不说,创造了秩序世界的神上神,就极有可能是一位高维存在!
“不对!”狄摩高根昂起头来:“若袭击者已经强大到了超出深渊位格……”
“那么,祂就不会只袭击那些无主之地!”
“但大衮从不撒谎……”
“换而言之……”
“祂还处于幼年期……”
一个类似神上神那样的幼年高维存在。
想到这里,狄摩高根的心脏忍不住剧烈的跳动起来。
祂那两颗已经争夺无数年的头,第一次达成了共识!“
“我要抓到祂!”狄摩高根激动的握紧拳头。
祂感觉,这就是自己的机遇!
在主世界的传说里,就常常有冒险者,在意外的情况下,遇到一头幼年巨龙,然后或驯服或捕捉或干脆杀死吃肉的传说!
“我若得到祂!”
狄摩高根激动起来:“我必将超越混沌之后!”
“成为深渊真正的主人!”
“说不定连冥河都要屈服于我!”
想到这里,恶魔王子只觉浑身的血液都已经燃烧起来。
于是,祂双脚一蹬,离开了这个世界!
……………………………………
阴影海的深处,不知道多少万米的海沟之中。
大衮的宫殿,矗立于此。
此刻,这位古老的恶魔领主,正在慢慢褪去祂体表的伪装。
于是,祂慢慢的变成了一头扭曲而畸形的怪物。
数不清的触手,在海底疯狂的舞动着。
“伟大的父啊……”
“永恒的父神啊……”祂念诵着可怕而邪异的咒语,试图隔着无数世界与宇宙,联系祂所信奉和侍奉的主人。
最终,祂感觉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男人,走到了祂身前。
“你是第几代大衮来着?”年轻人疑惑了一会后,发出了疑问。
信奉祂的深潜者一族,世世代代,都会推选两位首领。
雄性是大衮,雌性则为海德拉。
这是祂们的头衔!
每一代大衮/海德拉,在突破了自身的限制后,就会卸任。
然后来到永恒的拉莱耶,成为侍奉沉睡于其中的伟大存在的侍从。
祂们的生命形态,从此改变。
从凡物变成了下级旧日支配者!
虽然是旧日支配者中的低级存在,依然是蝼蚁。
但至少,是强壮一点的蝼蚁!
“父神……”大衮匍匐着,亲吻着自己主子身旁的土地:“我是第九代大衮……”
“哦……”年轻人挠挠头:“你呼唤我所为何事?”
大衮楞了,祂趴着说道:“伟大的父神啊,不是您命令我潜伏在这个世界,观察这个世界的吗?”
年轻人眉头微微一皱:“是吗?”
然后他点点头,他终于想起来了。
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他发现了伟大的银之钥的分身,来到了这个世界。
于是,他尾随而来,在不惊动银之钥的情况下,他好像随手召唤了一位大衮,命令祂潜伏在这个世界。
所以……
“你还没死啊……”年轻人眉头轻轻一扬:“我以为你早死了呢!”
“在没完成父神交代的任务前,卑微的大衮不敢死!”大衮匍匐着,毫无怨言的说道。
“嗯……”
“那你现在呼唤我……”
“是因为完成任务了?”年轻人问道。
“没有……”大衮摇摇头:“伟大的银之钥,早已经离开了这里……”
“无论是深渊还是另外一个物质宇宙,都已经没有了银之钥阁下的气息……”
“但是……”祂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主子:“伟大的父神啊……”
“我感受到了,有新的旧日支配者降临在这个世界……”
年轻人听着,笑了起来。
“让我看看……”他微微伸手,两只小巧的触手,从他袖子里伸出来。
触手中,两只可怕的邪瞳睁开。
这两只邪瞳望向天上地下,看向过去未来。
于是,在邪瞳之中,倒映出了一团幽蓝色的火焰。
那是活火焰的高级祭祀的特征!
“我知道了!”年轻人轻轻笑了起来。
然后他转过身,看向自己的仆从,似乎是大量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你长的太丑了……”
大衮楞了。
丑?
父神为什么会用这种凡物的形容词?
但祂不敢反驳,只能趴在地上。
“所以,你错过了一个天大的机缘!”年轻人叹息着:“我早该想到了……”
“我早该想到了……”
“可恶!可恶!”
“克图格亚居然能卑鄙到这个地步!”
他骂骂咧咧着:“我得回去,举行一次选美大会……”
他的眷族之中,虽然基本都是歪瓜裂枣。
但仔细选选,应该还是可以选出一个顺眼的来,找个机会,送过去何愁大事不成?
骂完以后,年轻人就看向自己面前的仆人。
“你……”他说道:“长的这么丑,就继续留在这里监视吧!”
“是!”大衮趴在地上领命。
“这个东西,我赏给你了!”年轻人的衣袍之中,伸出无数触手,这些触手,将一根权杖,塞到了大衮的触手中。
“父神隆恩!”大衮无比激动的接过权杖,祂无比感激。
看着这个可怜的仆人,年轻人摇摇头:“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究竟失去了什么!”
祂要是长的顺眼一点,或许,年轻人就不会要做其他选择了。
但祂太丑了!
万一送过去连一天都没撑下来,那不是要被人笑话死吗?
特别是哈斯卡那个混蛋,肯定会为此嘲讽他的!
大衮听着,不明白自己的主子所指。
但祂依然恭敬的磕头,然后请示:“父神……这个世界的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了那个袭击的旧日支配者……”
“万一……”
“我要不要帮祂?”
年轻人嘿嘿的笑了一声:“不必了!”
“你就在这里替我继续监视好了!”
“那个小火苗,要是被逮住了……就逮住了吧!”
他嘴角轻笑起来。
克图格亚的高级祭祀被逮住了,管他什么事情?
他巴不得克图格亚送去的钉子,被逮住,最好被关个几十万年!
等主宰苏醒……一切休矣!
“是!”大衮匍匐着再顿首。
忽地,年轻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他笑了起来:“有意思,居然有人敢打着顺藤摸瓜的主意!”
他那两根触手长出的邪瞳,倒映出了两个身影。
一个蜘蛛般的怪物。
还有一个是黑皮肤的巨大恶魔!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