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kl火熱言情小說 趙氏虎子 線上看-第428章:戰後整頓鑒賞-mx3b7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两日后,也就是十月二十五日,赵虞与杨定所率领的四县联军,终于回到了出发地,即沙河南岸营寨。
当初翟尚、田绪在黎明前撤退时,为了避免惊动叶县追兵,因此没敢放火烧掉这座空寨,以至于现如今落到了叶县军队的手中。
据赵虞与杨定的交谈,杨定准备将它当做‘前哨站’之类的存在。
在虚与委蛇地简单商议了一番来年的某些协作后,赵虞带着昆阳、襄城、汝南三县的联军回到昆阳。
此时昆阳已得知赵虞率领主力军返回县城,由西部督邮荀异、县令刘毗、县丞李煦带头,全城百姓夹道欢迎胜军。
看到这震撼的一幕,襄城县尉邹布颇有些难以置信地对汝南县尉黄贲说道:“这周虎,他在昆阳几时有了如此高的威望?”
黄贲亦不明究竟地摇了摇头,看得出来,他亦感觉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一年多之前,这周虎跟他手下的黑虎贼,还面临着‘五县联军’的围剿,谁曾想短短不到两年,这周虎就成为了昆阳县的领袖,在当地的声望与地位凌驾于县令刘毗与县丞李煦之上,这着实不可思议。
他私下对邹布说道:“管他呢?我已履行了县令的吩咐,可不想再跟他有什么来往……”
说完这番话,黄贲就向赵虞提出了辞别,准备带着麾下的汝南县军返回县城。
赵虞当然看得出来黄贲对他、对黑虎众仍有几分芥蒂,但他并不在意,因为汝南县令刘仪已经对他频频示好,黄贲作为汝南县的县尉,又岂能违背县令的意愿呢?——更别说,刘仪、黄贲二人的矛盾至今也还未消除。
不夸张地说,赵虞甚至有办法让汝南县换一个县尉,但没必要,毕竟黄贲还是很有能力的,论才能并不逊色马盖。
为了日后考虑,赵虞决定拉拢黄贲。
基于这一点,他笑着对黄贲说道:“黄县尉此番助我昆阳重创叛军,我昆阳岂能毫无表示就让县尉与贵县的县卒返回县城?不如这样,我派人通知刘县令一声,我等在昆阳好好庆贺一番。”
虽然黄贲不想再跟这周虎打什么交道,但也不好当面驳回后者的邀请,毕竟他若敢这么做,别说昆阳的军民会仇视他,就连他汝南县令刘仪都饶不了他——他汝南县为何白白协助昆阳追击叛军?不就是刘仪想要讨要这周虎么?
因此,黄贲即便再不情愿,也得接受下来。
而另外一边,赵虞也对襄城县尉邹布说了同样的话,相比较黄贲,邹布对周虎与其手下的黑虎众反感不大,甚至于,就连邹布本人也希望通过与周虎等人拉近关系,来弥补与县令王雍之间的矛盾。
没错,当初由于受到了叶县县令杨定的‘蛊惑’,黄贲、邹布在刘仪、王雍两位县令仍在黑虎寨当人质的情况下,协助叶县军队偷袭黑虎寨,一度使刘仪、王雍两位县令陷入危险,刘、王两位县令在深恨杨定的同时,也恨上了己县的县尉。
襄城县令王雍的态度暂时不知,但汝南县尉黄贲却知道,这次若不是叛军入境,他汝南县的县令刘仪,恐怕早就把他给撤职了。
当日,赵虞以昆阳县尉的身份,下令犒赏三军,同时又在县衙内搭起棚子,设宴庆贺,但凡是有功的官员,皆受到邀请,包括黄贲与邹布。
为了支持县衙的‘犒军’,城内的商贾献出了一批酒水,赵虞留下了十坛,其余均给予了黑虎众、昆阳县军、兄弟会民兵,以及襄城、汝南两县的县卒。
虽然因为人数众多,每个人都分不到多少,但昆阳城内庆贺的气氛还是很浓。
当日晚上,雪下得愈发大,但这丝毫不影响昆阳城内的战后庆贺。
城内各处,到处是篝火,到处都是在作乐的昆阳卒。
硬要说有什么与城内的喜庆格格不入,那就是数以万计的俘虏,手中捧着啃着昆阳人发放的盐饭团,对自己即将遭受的命运心存恐惧,好在有已被昆阳‘策反’的前长沙义师曲将曹戊宽慰他们。
在县衙内那庆功的宴席上,赵虞主动向黄贲、邹布示好,他隐晦地说道:“……据我所知,两位与刘、王两位县令或有不和,待来日周某前往贵县时,亲自向刘、王两位县令说项,劝说两位县令放下对你二人的成见。”
在赵虞的这番保证下,别说襄城县尉邹布大为欣喜,当即识趣地向赵虞表达亲近之意,就连对黑虎众抱有成见的汝南县尉黄贲,对赵虞也心生了几分好感——虽然他也明白这位黑虎贼首领是想要拉拢他。
次日天明,由于降雪的关系,黄贲与邹布分别向赵虞提出辞别。
没办法,毕竟再拖下去,天气更恶劣,哪怕是汝南、襄城两县的县卒,也希望尽快回到各自的县城。
得知此事后,赵虞以昆阳县尉的身份,带着马盖与伍挚,亲自出城相送,在黄贲、邹布二人心中足足刷了一拨好感。
叛军被击退了,替昆阳打了一场白工的襄城、汝南两县县军也离开了,似乎接下来就没什么事了?
错!
赵虞有一大堆的事要处理。
当日,在送走黄贲与邹布后,赵虞立刻回到县衙召开会议,除了过去的老面孔以外,鞠昇与新投降的曹戊亦在被邀请的范围内。
‘初来乍到’的曹戊毫无经验,就在他苦恼之际,鞠昇私下对他说道:“你刚来,闭上嘴听着就是,除非周首领有什么吩咐否则你莫要吱声,免得让他人有什么想法……对了,你知道昆阳城内的兵卒,分‘黑巾’、‘青巾’、‘黄巾’三支,其中青巾即县军,由县尉马盖执掌,虽周首领如今亦被颍川郡封为昆阳县尉,但我猜他并不会实际兼管县军,剩下的‘黑巾’与‘黄巾’,皆属周首领的势力,黄巾乃城内民兵,黑巾乃黑虎众,相比较前者,后者更受重用。……若日后周首领询问你想要去何处任职,你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曹戊又不傻,在鞠昇一番提点后哪里还会不明白?
他点点头,神色有些复杂地问道:“你为何主动向我透露这些?”
鞠昇亦不隐瞒,如实说道:“周首领对你我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昆阳的态度,但这未必适用于所有人,你我应当团结,才能有所出路……另外嘛,我旅贲营二营,还缺一个副职。”
对于鞠昇前半段话,曹戊亦深以为然,认为他二人确实应该团结,但至于给鞠昇当下手……拜托,二人原本都是曲将,你鞠昇凭什么要我给你当副职?
于是曹戊干脆就没有接茬。
片刻后,曹戊与鞠昇一起来到了县衙。
在鞠昇的提醒下,本来曹戊想要低调做人,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赵虞在开始会议的第一段话是这么说的:“诸位,在开始今日的会议前,让我等先欢迎新加入的曹戊、曹曲将。”
随后,赵虞带头鼓掌,底下的人一瞧,亦纷纷鼓掌作何。
这一番表态,固然是让曹戊感到受宠若惊,但同时他也感觉地出来,屋内众人其实并不是个个都欢迎他,这些人之所以鼓掌,只是不想冒犯那位周首领而已。
因此,曹戊亦表现的格外低调,抱拳对众人说道:“多谢诸位。……先前是敌非友,在下或许做了一些冒犯诸位的事,请诸位原谅。”
见曹戊如此低调,屋内有个别人的态度稍稍好了些,比如说从一开始就斜睨曹戊的王庆,再比如说县军那边的石原、陈贵等等。
赵虞自然能感觉到底下的气氛仍有些生硬,但他并不在意,笑着说道:“好了,联络感情的事,就放到日后吧,当前我昆阳有几件事必须尽快落实……首先,俘虏问题。”
『……』
曹戊屏气凝神,下意识看向赵虞。
他当然知道,这次昆阳与叶县的追击战,抓捕了义师许许多多的士卒,他也迫切想要知道,那位周首领会如何处理那些俘虏。
在曹戊的关注下,在众人的关注下,赵虞环视屋内众人,沉声说道:“此次追击叛军,虽途中遇到一些麻烦,亦牺牲了一些士卒,但总得来说,收获远远大于牺牲。此番,我昆阳抓捕到叛军兵卒近九千人,以及三千余名伪贼……”
“……”
当屋内众人惊叹咋舌之际,曹戊面色微变。
他知道,那位周首领说的是‘追击后’的战果,并不包括他投降时降顺昆阳的两三千名义师士卒。
而就意味着,在昆阳、叶县追击义师的途中,他们最起码击破了义师两个军……
不得不说,曹戊猜的很准,此番赵虞与杨定追击叛军,确实击溃了关朔麾下的翟尚、田绪两个军,除此之外还包括关朔出于‘短尾求生’目的而抛下的几千名叛军,可谓是损失惨重。
而昆阳所抓到的‘九千名叛军俘虏’,也正是来自关朔、翟尚、田绪三个军。
就在曹戊暗暗震惊之际,赵虞继续说道:“……对于那过万名俘虏,县衙会立刻组织接管,介时会从黑虎众、县军、兄弟会民兵三者抽调精锐、选拔骨干,以指挥那些俘虏担任修缮城池以及来年春耕等诸多事宜,为了防止俘虏生怨作乱,有三个原则不得违背:一,给予他们自尊。他们是俘虏,并非牲畜,除必要的惩戒外,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侮辱他们,违者重惩!二,给他们口粮,除必要的惩戒外,禁止人以任何形式克扣俘虏劳动所得的口粮,违者重惩!三,遵照俘虏与功勋的兑换准则,抓获的俘虏已成为县衙的财产,任何不得作出损害损害行为,违者重惩!……”
『……』
听到这一番话,曹戊暗自松了口气。
这位周首领,比他想象的要仁慈。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