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9m1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一劍傾國》-34、月下拔劍,前浪死在沙灘上分享-rfm7r

一劍傾國
小說推薦一劍傾國
长州府大军选择了离天上京二十多里外的一处老林作为驻扎的营地。在砍伐一空的林中空地,稀薄的月光间隙里,隐藏着静谧的杀机。
“陛下,大军已经出发,您何时动身?”帅帐之外,康麒躬着身问,完全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这位旧的王回来短短时日,军中风向变化极大,军心更是前所未有的聚拢。一方面是姬纸鸢旧有的人望,许多将领都是从起始镇就开始追随她;一方面是她超然的手段,充分展现了一个王的气魄,让人不得不暗暗折服。有些人天生就是王者。
“这就走。”姬纸鸢掀帘出来,领着康麒穿梭过营帐群,将要走出老林时,她忽然停了下来,转头静静地看着一个方向,“兆瑞,你先走,我随后赶上。”
“陛下?”康麒也觉出有异常,但无论肉眼还是神识,都感应不到那处方向有什么特别之处。“末将还是留下来吧……”他警惕地按剑而立。
“这是命令。”姬纸鸢道。
康麒怔了怔,也不敢违抗,抱一抱拳,快速走了。
“可以出来了。”姬纸鸢对着一棵参天大树的阴影淡淡道。
阴影逐渐拉长,形成一个纤细人影,覆着惨白色的修罗面具,腰间佩剑青光盈盈,身份已是昭然若揭。在她之后,又多一个影子,很幼小,看着也就六七岁的模样。
姬纸鸢认出了二人,分别是燕离的侍女芙儿以及燕子坞的无双杀手秦素芳。“你两个是迷路还是专程来寻我的?”她轻轻说。
“自然是来寻你的,妖女!”芙儿努力地让自己变得凶狠,但是睁得大大的眼睛,却又像一只向猛虎挑衅的小兔子。
“哦?”姬纸鸢不禁感到好笑,她这辈子名衔着实不少,什么女帝啊,姬天圣啊,长州王啊,阎浮第一美人啊,却没有哪一个跟“妖”字沾边。
“我第一眼看你就知道,你是个邪恶的妖女。只要有芙儿在,你休想害主人!”芙儿气势汹汹地说罢,拉了拉身边秦素芳的手道,“无双姐姐,快杀了她,不然主人一定会被她害死的!”
秦素芳按在剑上的手动了动,但是没有拔剑。
“无双剑意?”姬纸鸢微讶,然后笑着说,“你要对我拔剑吗?我劝你住手。”
秦素芳最终都没能拔剑。
姬纸鸢最后看了一眼小女孩,转身说道:“她对燕离很重要,好好保护她。”
直到姬纸鸢的身影消失在林中,秦素芳僵硬的身子才如同垮了一样松懈下来。
“无双姐姐,你没事吧,是不是芙儿做错了……”芙儿有些低落地说。
秦素芳摸了摸芙儿的小脑袋,“我杀不了她。芙儿姑娘,我们回去吧。”
“嗯,幸好这妖女没有歹意,对不起。”
二女牵着手走出老林,稀薄的月光彻底消失了,已是下夜,再过不久就要天亮,这是在万物复苏之前最为黑暗的一段时光。
在最黑暗的时刻,倘若有几只蝙蝠向你飞来,你可能会注意不到,但蝙蝠的大小如果超出了常理,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无法被忽视。
秦素芳迅速地将芙儿拦在身后,按剑而立,打算等蝙蝠靠近就拔剑。但是蝙蝠没有靠近,实际上他们只是像蝙蝠的黑影,落到地上就显出了人形。
“真是撞了好运,竟能不期而遇,可见贼老天也看不下去那燕十方的行径了,非要我来报仇不可!”
统共来了六人,秦素芳只认得一个,就是说话的人。看到此人,她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因为另五个的身份已经明朗,传闻中前代江湖第一杀手——隐山五剑。
“说起来,这一位可是当下江湖第一杀手呢,要价最高,而且从未失手,您五位怎么看?”姬无虞笑吟吟地说。在他看来,有隐山五剑做后盾,人质已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他拿捏,他已经能想象到燕离哭着跪地求饶的模样了。
“这不好说,她能办到的我们也能,不过她是一个,我们是五个。”隐山五剑活了很久,不会自欺欺人。
姬无虞道:“来吧,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抓了人去找姓燕的,我要他在我面前跪地求饶!”
“坏人,主人才不会向你求饶!”芙儿大声叫道。
“芙儿姑娘……”秦素芳蹲下来,在芙儿耳边轻轻地说,“等会我一说跑,你就一直跑,不要停下来,也不要回头看……”
“无双姐姐一起跑……”芙儿虽然心智逐渐退化,到底还懂得辨别危险,知道秦素芳这样说,就代表她没有把握取胜。
“姐姐不跑,姐姐不会再逃跑了。”秦素芳摘下修罗面具,轻轻地戴在芙儿脸上。“跑……”
芙儿看到她的真容,眼泪就滑落下来。“对不起无双姐姐,都怪芙儿任性,非要来找这个妖女……对不起无双姐姐,为了主人不被威胁,芙儿必须要跑……”她哭着冲入黑夜之中。
“想跑!”姬无虞身子一动,刚要上去抓人,就觉出一种死亡的威胁笼罩心头,心里咯噔一跳,冷冷地看向秦素芳,“哼,还有点姿色!我现在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再敢拦我,等会落到我手里,必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无双……”秦素芳将握剑的手反转,右足往前滑动,整个上半身前倾,将剑完全隐藏。
“传闻无双从来不会主动出手。”隐山五剑其中一个叹了口气道,“我们也用出全力吧,不然会死的。”他说罢,轻轻击出一掌,用柔和的力量将还处于迷糊中的姬无虞推送到数十丈外,也就是在这一个瞬间,双方刹那间消失。
姬无虞落地睁大了眼睛,却什么也没看到,因为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双方已经分出了胜负。
秦素芳出现在了另一边,荒草轻轻地摇曳着,她缓缓将剑归鞘,然后“哇”的喷出一大口血,身上同时裂开数个血口,一同往外激射鲜血。
另一边,隐山五剑缓缓倒下去,其中一个还有余息,颤巍巍地向姬无虞的方向伸出手,“江山……代有才人出……殿下,我们五个老……家伙……只能帮你……到这……了……”说罢眼皮一翻,从喉咙里发出不甘的“嗬嗬”声,像用粘稠的鲜血在漱口,终究还是没了声息。
“啊,你们辛苦了。”姬无虞淡淡地说着,看也不看五个的尸体,向秦素芳走了过去。此刻他知道自己毫无退路,倘若秦素芳还有还手之力,那么就一切都完了。他是不缺赌一把的勇气,但他的薄情,却可能会让这片土地新添的五个亡魂难以安息。
秦素芳艰难地回头,只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无法承受,意识一昏,倒了下去。迷糊之中似乎听到一个可怕而又熟悉的冷笑声,她再醒来时,只听到“噼里啪啦”的篝火声,这让她回想起了那个复仇的夜晚。
“你的伤我帮你做了简单的处理。”
耳边传来平淡却悦耳的嗓音,像天籁一样,如果投入点感情,一定具有相当的感染力。声音的主人似乎天生淡泊,对什么都不投入,但又总能做到最好,又或许淡泊的表象下,是一颗充满热情的心灵。
“是你……”秦素芳虚弱地睁开眼睛,周围是一个碎石滩,河水流的缓慢。不远处,芙儿被包裹在一件外衣里呼呼大睡。这个年纪的孩子每天都要睡上不少的时辰。
“我不太放心,就回来看看。”姬纸鸢折断一根树枝,投入篝火里。
“人呢?”秦素芳道。
姬纸鸢把架在篝火上的一锅汤药倒入碗中,端着走过去,在秦素芳身旁的石头坐下,吹了吹,递给过去道:“我一到他就跑了。喝了这药,对你的伤有好处。”
“多谢……”秦素芳接过来喝了一口,正要咽下去,姬纸鸢忽然道,“你不怕我下毒?”她险些呛到,“你下了毒?”姬纸鸢笑道:“没有。”她不禁无言以对,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喝。
“放心喝吧,我要害你,用不着下毒。”姬纸鸢伸手从地上拿起修罗面具,露出缅怀之色,“天下无双的无双,倘若他还活着,在阎浮世界必有一席之地。”她又转头看秦素芳,“你也不差。没想到你竟能把‘无双剑意’领悟到这个程度,燕离的眼光一直比我好。”
“你……过奖了……”秦素芳看着姬纸鸢,与她的平淡但是真诚的目光交接,只觉对方美得不似凡间所有,有些自惭形秽地低头喝了口药,然后低声说,“长州王不用去前线?”
“不用了,让我的手下去打吧,他们的作用只是牵制龙皇的一部分兵力,攻不攻下来无所谓。”姬纸鸢看着夜空淡淡说,“倒是你两个比较紧要,姬无虞此人不够聪明,又以为自己足够聪明,所以他定会带人卷土重来,我留下来保护你们,这样,燕离就不会有后顾之忧。”
秦素芳顿时连拒绝的话都无从说起了,只得闷声喝药。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