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33x優秀小說 頭狼-3796 你敢嗎!展示-1tv8z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见到李响进门,姚军旗马上使了个眼神,声音压的很低:“话题到底为止。”
说罢,他站起来,表情友好的跟李响握手:“怎么还把你给惊动了呢响哥,我刚刚就告诉他安安生生养伤就得了,他非给这个打电话,给那个发短信,搞得满城风雨有个屁用,又抓不到真正的元凶。”
“诶,话不能那么说,受了伤肯定有委屈,再者说了,咱们几个从小就认识,又不是外人。”李响摆摆手,亲密的坐到朱禄的病床旁边,叹了口气道:“这事儿主要还是发生在我的辖区范围内,如果被家里大人知道,搞得好像我特别无能似的。”
“放心吧响哥,丢人败兴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跟家里说的。”朱禄眨巴眼睛接茬。
从我进屋开始,就一直不言不语的叶小九突然冲我开腔:“小朗,人家都是发小哥们啥的,咱们在这儿呆着不合适,要不出去聊几句吧。”
我顿了一顿,点点脑袋。
“对了,小朗你先留步。”李响仿佛刚刚看到我一般,摆摆手招呼:“我听说弟妹和几个朋友在去机场的路上被人绑架了,绑匪声称是马科的授意,这事儿你知道吗?”
“知道。”我如实回应:“刚听说这消息时候,我真是肺都要气炸了,这她妈不是典型的挑拨离间、栽赃陷害嘛,我和马科虽然不太熟,但大家好歹见过几次面,还曾一起吃过饭,在我看来,他绝对是个君子,再者说了,他一直在追求王影,更不可能干出这么损人不利已的篮子事儿,所以我的意思是交给巡捕去查证。”
李响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的眼睛又问:“你真是这么想的?”
“我咋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我回以一笑,用同样模棱两可的语气回应。
李响转动脖颈再次道:“如果真是马科干的呢?”
他这话直接把我干的有点不知所措,按照我脑子里的预演,李响在得知这事儿以后第一想法肯定是替马科周旋,最不济也得帮着说几句好话,可现在他明显没依照剧本该有的线路走,难不成是江珊起了什么作用?
“如果真是马科干的,你打算怎么办?”见我不吱声,李响又继续问了一遍。
“呼..”我吐了口浊气,收起脸上的笑容道:“我会先遵循法律的评判,结果我满意的话,该怎么进行怎么进行,结果我不满意的话,我会按照我的方式,让结果变成我满意。”
“呵呵。”李响莫名其妙的笑了:“弟妹她们被绑架的那段时间,我恰巧和马科呆在一起,实话实说,他并没有作案时间,另外马科曾经告诉我,他在跟我碰面之前,曾经去过罗湖区红桂路那边一家叫威尼斯的西餐厅,知道他去西餐厅干什么吗?”
说话的过程中,李响分别扫视一眼姚军旗和朱禄。
“他干什么好像跟我没太大关系。”我心口陡然一紧,自己都能感觉到心跳开始加速。
“确实,他做什么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咱们就是闲扯哈,不牵扯任何事情。”李响乐呵呵道:“他去餐厅是因为曾经收到王影的邀请,王影约他共进晚餐,可中途发生了变故,王影来不了,他自然也离开了。”
病床上的朱禄“腾”的一下坐了起来:“马科去过威尼斯餐厅?”
“对啊。”李响点点脑袋,随即像是后知后觉一般将目光投在朱禄的脸上:“我差点都忘了,阿禄你也是在威尼斯被人袭击的吧?对了,你去那边是干什么!”
朱禄脱口而出:“我也是..”
“他过去是吃饭,原本还约我来着,我当时在忙别的事情。”姚军旗打断道:“得亏我去,要不然我现在可能跟他在做病友,运气好,呵呵..”
“那倒不一定,人的命天注定,该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李响话里带话的皱了皱鼻子:“不管怎么说,人都平平安安就是幸运,对了阿禄,政商培训下周就要开始了吧,你这身体到时候..”
看他们聊起了别的,我给叶小九递了个眼神,我俩不动声色的离开病房。
出门以后,我们径直来到走廊顶头的消防通道,将门反锁上以后,叶小九表情复杂的注视我,声音压的很低:“朗朗,你到底在玩什么,他们都不知道老凳子究竟是谁的人,我特么还不清楚吗?朱禄虽说之前侮辱过你,但也不至于要搞死他吧?”
“你觉得是我做的?”我点燃一支烟苦笑。
“不是你,就是张星宇。”叶小九笃定道:“我不是在指责你任何,从我的角度出发,我跟你的关系肯定比朱禄、姚军旗都要近一百倍,但特么你们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玩火,倘若老凳子的身份被某个人揭穿,你想没想过..”
“你说的我都想过。”我轻声打断:“实话实说,我也是在帮人擦屁股,也是事后才知道真相,可特么我能咋办,把张星宇交出去,还是把事情背下来,不管胖子的做法如何,他的出发角度肯定不是为了坑我,坑头狼,而且那个马科的身份确实不简单。”
“唉..”叶小九叹了口气,也点燃一支烟道:“作为兄弟,我劝你一句,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姚军旗、朱禄、李响没有一个是善茬,他们打小就生活在权利的最中心,嗅觉要比平常人敏感的多。”
“嗯。”我木讷的点点脑袋,背靠着墙壁,像个老烟鬼似的“吧嗒吧嗒”嘬着烟嘴。
“老凳子的背景已经公布于众,万幸的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你们公司,这一点甭管谁捕风捉影都很难给你定案。”叶小九抽两口烟道:“接下来,你打算何去何从?”
我踩灭眼底,眼神冷冽道:“想办法坐实马科!”
“行吧,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言语,我肯定竭尽全力。”叶小九拍了拍我胸脯道:“其实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最难受的就是你,老凳子替头狼做事,最后到咽气都不能被承认,也许你手下其他的兄弟都会对你产生意见,你明明疼得要命,还得强打精神去把尾巴剪的干干净净。”
“我难受是真的,我替老凳子难受也是真的。”我又给自己续上一枝烟,昂头望着屋顶苦笑:“他前半辈子过的怎么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自从我认识他以后,他一天好日子都没活过,每分每秒都是为了别人而活,舍不得抽好烟,舍不得喝好酒,衣服更是特么没两件,最好的一身,就是他死前的那身燕尾服..”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候,我脑海中又出现老凳子的模样,鼻子酸楚到不行,泪水直接在眼眶里打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轨迹,人的这一生,会遇上各种不一样的同类,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他走他的路,我们荡自己的桨,彼此可能会发生交集,但是很难互相缠绕,也许到老了,我会想起来生命中曾经出现过这么一个短暂却交命的老哥哥,也许到那时候就不会再像现在这般疼痛。
“我家里长辈曾经说过。”叶小九揽住我的肩膀头道:“没有年轻时候的惊心动魄,哪来看透岁月的平淡是真,阅繁华,悦简单,行了哥们,我就是给你提个醒,该咋说还咋做,包括姚军旗其实也是向着你的,你没来之前,朱禄甚至还让他的人去查你,当时姚军旗就翻脸了,说什么查你就等于查他。”
“嗡嗡..”
就在这时,我兜里的手机猛然震动,拿出来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我冲叶小九使了个眼神,随即按下接听键。
“挺好的呗王总?”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我是小富,你应该还记得吧,真是低估你了,原本我想利用王影、江静雅戳痛的你肋骨,没想到被你给反杀,用他们将计就计摆了我们一道,就目前来说,你应该是知道马科的身份了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拧着眉头打断:“另外咱们不熟,没啥事少特么给我打电话骚扰,还有别的事情吗?”
“哈哈哈。”小富大笑道:“王总太机敏了,唯恐我电话录音吧,你放心,我属于见得光的角色,干这些事情没有任何意义,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再问问你,愿不愿意帮助敖辉扳倒李倬禹,只要你同意,接下来你们如何操作,我肯定不会打岔,否则的话,即便你有本事把马科炖进锅里,我照样可以玩出釜底抽薪的招数,咱们见过面,你应该知道,我的能耐不会比地藏小太多。”
“快别吹牛逼了,趁着车勇受伤,让你装了把篮子,还真拿自己当战神使唤了?我就问你一句,你敢站在地藏面前说这话不?”我不屑的冷笑:“只要你敢应承,我就敢立马替地藏给你下封战书,时间、地点,都随你定…”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