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wah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道紀》-第672章 如此兇殘!熱推-qn1pd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浩荡神光在枯寂的星空之中不住的炸裂着,余波扩散,星空一片璀璨。
而碰撞的中心,阳神魁梧雄壮至极的躯体被一杆长枪洞穿。
灿金色的鲜血如瀑散落星海。
“这……”
看着这一幕,血神心头震荡。
阳神是恒星星核所化之圣灵,生而不凡,天生就有大神通。
纵然初升的数千年浑浑噩噩不通修行,但一朝受人点拨,就突飞猛进,万岁封王,纵横星海八千多年。
手下亡魂不知几多。
其不但手持穹天破日弓,身上所披也是封王级数的灵甲,加之其体魄强横绝伦,纵然同为王级的他,都不是对手。
唯有趁着他气息跌落低谷才有把握杀他。
哪怕看出那一枪之中蕴含的力量极为恐怖,可阳神真个被钉穿在虚空之中,他还是止不住的震惊。
“啊!”
阳神怒吼,十指如龙,死死的捏着那长枪枪杆,不让那恐怖至极的力量爆碎。
他的躯体在碎裂,元神都在受到巨大的冲击。
但他近两万年修持,终究不是白来,在这危急到了极限的情况之下,他也只是发出一声怒吼。
就有了决断!
他松开了握住枪杆的双手。
咔嚓!
蕴含着无尽痛楚的神意铮鸣声中,他左手并指如刀,直接沿着脖子,将自己的半个身子斩掉!
轰!
如恒星爆炸!
骇人级的血气一下爆炸开来!
阳神是恒星星核之中孕育而出的圣灵,这一具躯体打磨了近两万年,其血气之强,远远超过同阶人,甚至龙族都比之不上!
这一下爆炸开来,其固然血撒长空。
但狂怒长啸间,却也硬生生的摆脱了长枪的震杀,撕裂虚空,急速遁走!
“我对天举誓,此生此世,永生永生,必杀你!”
虚空狂抖,强绝的意志如实质一般发出必杀之音。
阳神心有不甘,有无尽杀意,更有着憋屈。
他遥隔星海,以破日弓狩猎天下,纵然是同为封王级,同样手持至尊至宝的强者,也不惧怕。
却没有想到,竟然被一个前一瞬还不入眼的无名之辈逼迫到了这个地步。
他心中大恨,却毫无办法。
至尊神兵比之至尊至宝而言,唯一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
至尊灵宝,是至尊道与法的传承,是信物,是传承,是庇护后人,镇压气运的宗门之宝。
哪怕无人驱使,也有着复苏庇护其主的能力。
可至尊神兵是至尊杀敌之用,根本没有镇压气运,自主复苏庇护主人的手段!
是以,哪怕他身怀穹天破日弓。
此时此刻,也只能逃!
轰!
轰!
人破虚空而逃,枪裂星海而追。
前后两道神光刹那而已已然消失在这片星空之中,只留下血神神色变换的留在原地。
哪怕是危急到了极点,阳神仍然在戒备着他,遁走之快,令他追之不及。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血神驻足片刻,斩落心中杂念,一挥手,千百道血色长河已然呼啸而出。
其奔腾如龙,彼此交织,化作一大片血海,翻滚鼓荡间,将阳神自爆半截身躯所撒在星空之中的血液全部卷走。
修行至今,他的血海早已容不下凡俗,乃至于低等修士的血液。
他所需的,是至少凝练洞天,生命有过升华的大修行者的血液,阳神这半截躯体所蕴含之血液。
已可比他数百年修持之功,而这,还是因为其自爆躯体,血气流逝严重的原因。
“只是那枪……”
血海漫卷中,血神远眺星海之外,那不知多么遥远的皇极大陆,心神凝重,甚至带着一丝后怕:
“还好不是我去皇极大陆……”
直到此时,他仍然不知道出手之人是谁,可这并不影响他将皇极大陆划入自己心中认为的禁地之中。
本有着前去皇极大陆的心思,顿时被掐灭了,再没有了一丝苗头。
…….
星空无垠,无人能够横渡,纵然古今皇尊,也不曾走遍每一处星空。
更不必说王侯了。
咔嚓~
星空开裂。
伴随着金色的鲜血遍洒虚空,阳神残缺的躯体跌落星空。
“不可能,怎么可能还甩不掉!”
阳神狂飙而逃,心神震荡,一张口就是大股鲜血喷出。
但他丝毫不敢停留,甚至连收拾躯体,恢复元气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逃,疯狂的遁逃。
因为在他的身后,一道惊世锋芒如影随形,无声无息间撕裂星空,追逐而来。
他这一路遁逃,只做了一件事。
那就是以穹天破日弓斩了自己的气息外泄,可哪怕如此,也根本无法摆脱身后追逐的那一杆长枪!
星空无岁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逃了几天,几年还是几百年,只知道他无论施展什么秘术。
施展什么神通,运用什么灵宝,都根本无法摆脱,甚至连喘息之机都没有。
轰!
一颗陨石被阳神撞的碎裂。
身后,森寒可怖的气息再度出现。
“欺人太甚!”
阳神双眼彻底红了,暴怒,杀意,不甘,后悔,无数种情绪好似恶兽在噬咬他的心灵。
但他不敢连头都没有回。
也不再撕裂星海,只是一步踏出,神意沸腾,如同实质的飓风席卷这片枯寂的星空:
“星神!”
这是一片孤寂的星空。
孤寂到,只有一颗星球孤零零的耸立在其中。
与其相伴的,只有那一颗颗小行星,陨石被巨大的体量碾碎之后的碎粒状的星云。
星云如彩带环绕,孤零零,泛着白光的星辰此时被阳神的求救所震动。
嗡~
星辰暴动,其上有着大片大片的道纹复苏,纵横交织之间,组成了一方无比繁复的大阵。
其中有着一道又一道的气息复苏。
“阳神?”
一道冰冷的意志在星空之中蔓延。
继而化作一道模模糊糊,如同星光雾气般朦胧,似真似幻的人影。
“是我!”
阳神身染鲜血,极速靠近而来,速度不但没有丝毫的减慢,反而加快了很多。
这片星空,是永生门的据点之一。
这星神,是他在永生门之中唯一交好的通道,因为两者同为星辰圣灵,彼此之间关系极好。
也是他在这种情况之下唯一能够求救之人了。
“敢追杀你到此,好大的胆子!”
星光人影意志漠然,不见如何动作,其身后的那颗大星已然迸发出璀璨至极的白光来。
刹那而已,星光如潮,充塞了这片星空。
将阳神庇护在内,欲阻长枪前进。
轰隆!
但下一瞬,这充塞虚空的星光已然开始了爆炸,震动了大片星空。
“什么东西?”
那星光人影变得清晰,白色眸光之中闪过惊疑之色。
这才看到那一杆泛着点点金芒的漆黑长枪,一点点的浮现在星光之中。
呼~
阳神与星神擦肩而过,却连回头都没有,神意鼓荡,震动那一颗质量大到将整片星空之中所有行星都年岁的星辰:
“敌袭!大阵!”
砰!
他的话音未落,只觉身后一股恐怖的涟漪拍击而来,刹那而已,已经被拍的飞出数千里。
“噗!”
阳神大口咳血,猛然回首看去,只见一道璀璨惊世的爆炸在星空正中炸开。
是星神在阻拦?
他心中念头未落,只听一声巨响直接在心头炸开,星神的元神意志,已然被一下点碎在星空之中。
“阳神!你惹了谁?!”
星空震荡,星神的意志有些惊怒。
一击被震碎了元神意志,他也再不敢拿大,踏步登临星空。
“替我阻它半日,待我取出穹天破日弓!”
阳神意志震动,却根本来不及解释什么,直接在星空之中闭目,吞吸灵机来恢复元神。
争分夺秒,欲要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远去,唤出穹天破日弓。
“你!”
星神心中恼火,但感受到那一道森冷肃杀的杀伐气息,还是一咬牙,掀起骇人至极的星空风暴。
强绝的神力化作无数星辰虚影,纵横交织着,于星空之中化作一面苍凉古老,有着破损,血迹的大旗。
向着那长枪拍击而下!
却是看出那长枪不好惹,直接动用了自己的‘星空战旗’!
哗啦啦~
如浪如潮的星光拍击而下,长枪有了刹那的凝滞,但却并非被阻拦,而是这片星光之中,空间在极度拉伸。
一层又一层的叠加,欲要将长枪困在这片星空之中。
“哪里来的如此凶人?!”
眼见困住长枪,星神的心中却越发的凝重起来,他能够感受到那长枪之上蕴含的强大意志。
这意志不是他认识的任何封王强者,但强大之处却不逊色于任何人,甚至,犹有超过。
他只觉自己以‘星空战旗’镇压它,直好似寻常修士欲要压服神龙,承受着无比巨大的压力。
咔嚓~
突然,一声细微至极的碎裂声响起。
“不好!”
星神的眼皮一跳,又惊又怒:“阳神哪里惹来的怪物?!”
他那星空战旗没有任何损伤,可那一片虚空,却已然彻底被那一股凶戾至极的气息洞穿!
其本体仍被困在其中,其意志却穿越了虚空,跨过了自己的镇压!
以一种极端凶戾的姿态刺来,欲要将自己连同阳神一同刺穿!
如此凶残?!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