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kg4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討論-魔童哪吒2-第八十三章:絕情丹分享-psc86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尚喜。”看着死不瞑目的杨芒直挺挺倒在地上,纣王轻声唤道。
尚喜神出鬼没般来到书房内,低眉顺眼地说道:“大王。”
“即刻派人去请东西南北四大诸侯及国师过来。”纣王道。
尚喜重重颔首,飞速退出大书房。不久后,一名内侍率先来到距离王宫最近的国师府,敲开有些残破的大门后,满脸堆笑的向开门的洪锦道:“这位大人,下官内侍黄乐,奉命宣国师大人入宫觐见。”
“国师正在闭关为大王炼制丹药,黄内侍请进门稍待,我去问问他能不能出关。”洪锦侧了侧身子,客气地说道。
丹房内,药鼎前。
苏瑾将十二颗洁白如玉的丹药放进一个瓷瓶内,正准备休息一下,突然听到洪锦的禀告,旋即出关,汇合内侍黄乐一起来到大书房外。
“国师不必多礼,直接进来便是。”书房内,背负着双手站立于尸体前方的纣王看到他的身影,顿时招手说道。
苏瑾默默颔首,走进书房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挑眉问道:“这是想要刺杀大王的反贼?”
“是北伯侯崇侯虎座下的郑关侯。”纣王冷肃说道:“若非寡人修为已经小成,今日怕是就要身首异处了!”
“这种跳梁小丑,想要刺杀大王无疑是痴人说梦。”苏瑾道。
纣王嘴角微微勾起,道:“国师,我已派人去请四大诸侯了,这一次,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
苏瑾笑了笑,翻手间取出白玉瓷瓶道:“大王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即可,贫道来为您查遗补漏……此外,这是贫道炼制的绝情丹,一年可服一颗,吃完后不仅可以做到心如静水,还能稳固心神,更有利于修行。”
纣王伸手接过玉瓷瓶,笑着说道:“国师有心了……”
谈话间,尚喜带来了四大诸侯王,同时向纣王躬身行礼。
纣王摆了摆手,将他们叫了起来,指着地面上的尸体道:“崇侯虎,你可认识此人。”
崇侯虎仔细观测了一番,心里猛地咯噔一声:“启禀大王,这是……郑关侯!”
纣王冷笑道:“就在一个时辰前,此獠以告密为由,进入寡人的大书房,又以隔墙有耳为借口,靠近到寡人身边,意图谋杀。若非寡人有国师赠与的至宝守护,今日便要命丧于此了!北伯侯,你猜他告密时说了什么?”
崇侯虎浑身一颤,声音颤抖地说道:“可是一些诬陷臣的话?”
“是诬陷吗?”纣王冷冷一笑,道:“他说寡人施行推恩令,是在于诸侯为敌,与诸侯为敌,就是与天下为敌。只要杀了寡人,你北伯侯振臂一呼,殷商社稷便会四分五裂……”
“大王,这是陷害!”崇侯虎高声疾呼道:“此獠虽然归属于我镇下,但臣和他确确实实没有半分交情,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纣王冷声道:“北伯侯认为你这么说,就能脱离嫌疑了?刺杀这种事情,虽然做起来十分粗糙,可一旦成功,收获亦是难以想象的巨大。至少郑关侯说的没错,寡人一死,四大诸侯振臂一呼,的确能够分崩社稷。”
四大诸侯:“……”
苏瑾如同透明人一般,站立在书房一角,静静看着纣王霸气侧漏,步步紧逼,死咬着郑关侯的言辞,将崇侯虎乃至其余三大诸侯王都说的哑口无言,于不经意间默默颔首。
经过八年的修行历练,纣王的城府和手段愈发老道凶残了,虽然距离老谋深算还有不小距离,但最起码已经脱离了猪队友行列,不会做出什么扯淡的迷惑行为。
这就很好,一个能够自己解决问题和麻烦的聪明合伙人,才不会令他产生干掉对方的冲动!
且说纣王和四大诸侯王争论了许久,直到傍晚时分双方意见才勉强达成一致,自此之后,收回四大诸侯王的总镇之权,四大诸侯王不再对八百镇诸侯有任何直接统率关系。
尽管如今这个年代诸多侯国之间都是权利自治,四大诸侯王平时也很少干涉其他侯国内政,但有这个权利和没这个权利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自此以后,所谓的四大诸侯王,将在实际意义上去掉了王字,变成了四个稍微强大一些的诸侯!
“我听说国师大人囚禁了冀州侯苏护,不知可有此事?”尘埃落定后,满心困苦和愤怒的崇侯虎突然将话锋转移到了苏瑾身上,眼眸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苏瑾微微一怔,茫然问道:“囚禁苏护……有这事儿?”
崇侯虎:“……”
“国师大人对此并不知情?”西伯侯姬昌幽幽说道:“如此说来,定然是国师大人下面的人擅自做主,囚禁了一方诸侯,这可是比国师大人你下令囚禁诸侯更为严重的事情!若国师府里面的一名官员就有这个权利,那么诸侯又算是什么?是猪还是猴?”
苏瑾嗤笑道:“就算是苍蝇都不会叮无缝的蛋,何况是我国师府内的官员?你们也先别急着戴高帽,容我将人叫过来问问情况!”
话音刚落,他便缓缓闭上双眸,灵魂出窍,瞬间来到国师府内,找到了洪锦的身影,站在他面前问道:“冀州侯怎么会在国师府内?”
洪锦看不到苏瑾的身躯,甚至感应不到丝毫气息,但却知道这声音实打实是自己主上的,忙声回应:“听闻苏妲己失踪后,苏护鬼迷心窍的来到国师府,出言不逊,态度恶劣,便让我捉起来关进柴房了。”
“速速来王宫,大书房,将整件事情的始末详细的复述一遍。”听到自己这边占着道理后,苏瑾这就放心了,开口嘱咐了一句,灵魂刹那间又回到了申公豹的身躯内。
不久后,长身如玉的洪锦来到大书房,率先对纣王行了一礼,随后唤了一声国师,安静地站在书房中央,任凭四侯一王近乎于肆无忌惮的打量。
“你就是那囚禁了冀州侯的国师府官员?”见迟迟没人开口,西伯侯姬昌暗中骂了一句,只得率先发难。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