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6vv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六百六十四章 驚天大事馮盎怒分享-tqg8u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不知道二位圣女前来我浮云所为何事啊?慈航殿可是少有来我浮云宗的,而今,却是使得二位圣女亲至,这到是让我浮云宗蓬荜生辉啊。”入了浮云宗某一待客间后,那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就向着曼清二人打问了起来。
从他的话中,就知道慈航殿冒似与浮云宗的交集甚少。
而且。
浮云宗远离中原,居于岭南之地的罗浮山,甚少有江湖中人人会来浮云宗拜山。
况且。
浮云宗说是一寺六门之一。
可浮云宗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道观,而且香客也是不少。
浮云宗说是一寺六门之一,倒还不如说是一座普通的道观罢了。
浮云宗乃是世系宗。
类似于世家一样的宗派。
全宗上下,均为亲人。
浮云宗主姓海,副姓溪。
如曼清眼前的这位仙风道骨一般的老道,其就是浮云宗宗主海沛。
说来。
这海与溪两姓,原出自于任姓。
随着时代的变迁,演化出了海姓,随后才演化出了溪姓。
可以说,这海与溪两姓,本就是同一家。
就好比这理姓与李姓,均是同宗。
“海宗主,此次曼清受殿主之命,特意前来送信来的。”曼清行礼说道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至那浮云宗宗主海沛。
海沛接过信,仔细的看了看道:“原来如此,即然二位圣女前来我浮云宗,我宗必然是要好好招待二位圣女的,今天色已晚,二位圣女想来还未进食吧,娣儿,带着二位圣女前去饭厅。”
海沛看过信后,又是向着一边的一位稍显年轻之人吩咐了一声。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浮云宗宗主海沛的儿子,海娣。
一个儿子取名娣。
这足以说明,这海沛是有多想要一个女儿啊。
不过,依着曼清她们所知。
这浮云宗的这位宗主海沛,是没有女儿的,生了七个子嗣,全部是儿子。
而且,据慈航殿殿主所交待。
这位海宗主前六个儿子均是平庸之辈,也仅有最小的儿子,也就是这位海娣还有一些资质。
一个世系宗派。
想要有所传承,比之其他的宗派来说,要难得多。
随着海娣带着曼清二人离去后,这位浮云宗的宗主海沛也随即离开了,往着罗浮山的某处赶去。
半夜三更。
广州城外,迎来了三名衙差。
“城下何人?半夜三更来广州城所为何事?”城上的守城兵士突见城下来了三人,大声向着那三人大声喝问。
“回将军,我们乃是循州博罗县衙役,今下午耿国公家的郎君在下岗发生了案事,特赶来报信。”衙差赶紧大声回应。
当城头上的将士听见那衙差的回话后,顿时大惊。
耿国公家的郎君在下岗发生了案事,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随即,守城的将士赶忙跑离,向着他们的守将禀报去了。
这开城门之事,他们是不可能擅作主张直接打开的,只有得了守将的命令,他们才能打开城门,让那三名衙差入城。
不久之后。
城门吊门落了下来,三名衙差入了城。
守将纵马引路,带着三名衙差往着耿国公冯盎的府上奔去。
如此大事。
谁敢耽搁?
不多时。
耿国公府上,冯盎被这么一个消息惊醒。
“天成到底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实禀来!”冯盎望着三名衙差,大声厉喝道。
自己的儿子,昨日受了自己的指示,前往罗浮山。
可没想到,今天却是传来自己儿子在下岗遭了毒手之事。
虽说,他冯盎有着三十多个儿子。
可每一个儿子,对于他来说,均是看重的很。
循州,虽归属于他冯盎的管辖。
可循州的刺史可不是他冯盎的人,而是朝廷所派的一名刺史当着职,就连这博罗县县令都不是他冯盎的人。
这不得不让他冯盎怀疑,自己儿子是被朝廷的人给伤了。
他更是怀疑,这是不是朝廷要对他动手了。
冯盎对于自己在岭南所行之事,自己最为清楚不过了。
朝廷要对他动手,这不得不让他心中有所戒备。
“回国公的话,贵郎君到了下岗后,我听闻镇上百姓所言,乃是两位女子所为,当场把贵郎君的几十名护卫当场挑断了手脚,而后又是杀了一位管事,最后直接伤了贵郎君。”衙差见耿国公的神色不怒,心中担忧,赶紧小心的回答道。
“女子?什么样的女子?可有把人抓住?我儿现如今怎么样了?”冯盎听闻是女子之后,心中顿时安了一些。
两名女了就能伤了自己的儿子,更是把几十名护卫挑断了手脚,这明显就不是朝廷的办事风格。
如真要是朝廷的人。
那绝无可能是这种办事的风格,绝对会把他的儿子抓起来,用自己儿子来逼迫自己。
而且。
他冯盎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平日里的作风。
顿时,心中想到了,是不是因为自己儿子见色起心,这才遭到了毒手。
“听闻是两个蒙着面巾的女子,好像是路过下岗,当我们抵达之时,那两名女子早就没有了踪迹,不过,我们已是派人前去追查了。至于贵郎君……”衙差说到此间,却是不敢再往下说去了。
“我儿到底如何了!!!”冯盎见那衙差欲言又止,心中顿时生起一丝的不好来。
“贵郎君眼睛被那两名女子直接刺瞎了,另外,其子孙根也被……”衙差见冯盎暴怒,赶紧应声而道。
可是,他的话却是不会再说的太直白了。
总不能说,耿国公你儿子的命根被人断了吧?
冯盎听到此间,已然是知晓了,一掌拍向桌面,大喝道:“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敢在我的地盘伤了我儿,来人!!!”
冯盎一怒,那必然是血流成河。
就犹如洞獠那件事一般。
话说六七年前。
圣上李世民相召他冯盎入京。
为此,冯盎怕自己被扣押在长安城,早就布置了一场大戏。
使得自己抵达长安不久之后,洞獠就起了事,准备反了这岭南。
当李世民听闻此消息后也是大惊,随即,冯盎向李世民请奏,紧急回了岭南,对洞獠进行镇压。
说来。
这洞獠起来,也是他冯盎一手故意安排好的计划罢了。
随着那一场秀开始到结束。
他冯盎也正好凭此机会回到了岭南,更是派出几万兵马,斩了几千上万的洞獠獠民。
那一场秀,更是直接把他冯盎推上了一个更高的地位,同时,也给他带去了不少的金银钱财。
同时,他也可以从长安脱身,又可以做他的这个岭南王。
冯盎的愤怒。
从当天夜里开始,就有着不少指令开始往外传送了。
第二天天不亮。
广州城内,就奔出了几百的将士。
随后,与着城外的两千名将士汇合,往着循州博罗县飞奔而去。
此行。
冯盎未出,到是派了他的几个儿子出去了。
几千兵马的调动。
放在长安城,那可不是一件小事。
如果没有得到李世民的指令,以及没有得到三省的指令,想要调动这么多的兵马行动,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可在岭南,调动这点么点兵力的行动,他冯盎随时可以调动,要不然,他冯盎怎么可能会成为岭南王呢?
快马加鞭。
当天傍晚,几千将士就已是抵达了那个叫下岗的小镇。
下岗的百姓见来了如此多的将士,吓得纷纷躲入家中,不敢声张。
家中有小娃的,吓得哭声大作。
随着那些将士一抵达下岗之后,冯智戙的那几个兄弟一见到冯智戙后,这胸中的怒火开始中烧。
不久之后。
整个小镇上的人被他们几兄弟的安排之下,从家中给赶了出来。
“谁知道昨天下午所发生的事情?知道的最好站出来,否则,我定要你们的命赔我兄弟的眼睛。”冯智戙的一位兄长指着下岗的百姓怒声喝道。
当下。
没了曼清二人的消息,他们只能从百姓们的嘴中查探了。
百姓怕官,更怕这些将士。
而且这还是岭南王的兵马将士,再傻的人也听过岭南王的名号。
不多时。
他们就已是得到了一些具体的消息。
“那对夫妻呢?住哪里?”冯智戙的兄长得了消息后,向着下岗的一位乡吏大声问道。
“回将军的话,那家茶水店的东家本姓张,名叫张绅,不过,打昨天之后,他们一家子就跑了。”那乡吏被吓得腿不是自己的了,紧张的回应。
“那张绅是不是勾结的那两名女子?可有谁知道那两名女子往哪里去了?”冯智戙的兄长再一次的怒喝道。
“回将军,张绅在下岗都居住了十多年了,想来与那两位凶手并没有勾结,张绅应该是怕被牵连,所以这才连夜逃离。至于那两位凶手,听人说好像是往罗浮山方向行去了。”乡吏所言,到也如实。
如今,那茶水店老板张绅早就消失了踪迹,想要追,估计也不知道往哪里追去了。
不过,冯智戙的几位兄长一商议之后。
兵分几路。
各有一百人往着其他三条官道追去。
至于西南方向的官道,那是往广州方向去的,所以,这一条道,他们到是没有派人追击。
而余下的近三千兵马,开始兵发罗浮山。
罗浮山甚大。
哪怕再多的兵马估计也无济于事。
一连三天。
别说曼清她们的踪迹了,就是连那茶水店老板一家的人影都没有见着。
远在广州城的冯盎,得了自己几个儿子的传信,更是怒气满满。
随即,自己亲自带着两千将士,直扑下岗而来。
自己儿子不能白白受伤。
而且,所受的伤,可以说是直接废了的。
眼瞎了不说,连这命根子都直接被断了,这可是绝了他这儿子冯智戙的根啊,直接断送了他这个儿子的后代啊。
况且,冯智戙虽说是他第二十八个儿子。
可这冯智戙放在他冯盎的心中,那也是能排进前五的存在的。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