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劍骨-第四百九十八章 這一劍,師兄教我的看書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我反对!”
朱密再也忍受不了了。
他站起身子,索性当着太子殿下的面,把话挑清楚。
“宁奕,你在摘星楼毁我曾孙,在阎惜岭杀我弟子,多次辱我山门颜面……从前种种,不可化解,小无量山与蜀山,已是不共戴天之仇!”
“如今你想新立圣山,还想让天下圣山同意?做梦!”
朱密拂袖,环顾一圈,最后盯着宁奕,冷笑道:“今日朱某赴宴,乃是给殿下颜面,而非给你颜面。抱歉……朱某没时间继续奉陪了。”
宁奕神情平静如常。
朱密刚刚踏出一步,神情陡然阴沉下来。
整座长陵穹顶。
瞬间荡开一座猩红大域,瞬息之间,数百位赴宴者,心头涌上一抹血色,眼前的视线似乎都多了一抹猩红。
这座大域,将方圆十里,都笼罩在内。
“谁准许你走了?”
地府老殿主捻着酒杯,端坐席位之上。
他一道意念,将整座长陵都封锁起来。
无人可以进,无人可以出!
宁奕望向穹顶的红雾,只是这一道杀念,他便可以肯定……这位地府老殿主,至少是涅槃高阶的存在。
甚至逼近了所谓的涅槃圆满。
红拂河果然底蕴深厚,一直默默守护太子殿下的这位护道者,修行境界深不可测,即便全盛时期的沉渊师兄对上,也讨不了好处。
蒋老淡淡道:“朱密,你莫非以为,我来长陵赴宴……真是为了找你喝酒吧?”
“蒋王,你要违抗大隋铁律?”
朱密面无表情,道:“你我身为涅槃,不可随意出手,你今日……尽管动手试试。”
地府殿主微微一笑,道:“朱密道友记性不错,倒是还记得铁律规矩。本座方才只是结了域境,封了长陵,提醒道友不要随意离场。若道友今日,铁下心要离开中州……事后发生何事,可就不要怪天都没有警示。”
“你在威胁我?”
朱密转视一圈,冷笑道:“新立圣山之事,何其荒诞,何其可笑……你们莫非无人反对?”
他视线所及。
竟然真是一片沉默。
剑湖宫柳十轻轻开口了,他打破了死寂,“朱老前辈,先前有一句话,说得不妥。”
朱密皱起眉头。
“宁奕新立圣山……小无量山当然可以反对。”柳十摇头笑道:“但小无量山,可不能代替天下圣山。此事,剑湖宫同意了。”
宁奕望向剑湖宫主,眼中写满感谢。
静默盘膝,坐于师尊身旁的柳十一向着宁奕,投去了一个不用多谢的笑容。
“此事,珞珈山也同意。”
扶摇紧随其后,在柳十之后立即表态。
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碧沁
叶红拂挑眉望向朱密,眼中满是讥讽,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羌山,附议此事。”
羌山山主轻柔道:“姜大真人还在甲子城养伤,救命之恩,羌山铭记在心,还望宁先生有空挪步一叙。还有……我家老祖时常念起你。”
宁奕行了一礼,诚恳道:“多谢姜真人,多谢羌祖。今日之恩,宁某同样铭记在心。”
“龟趺山,也同意此事。”李玉道轻叹一声,抱拳感谢道:“宁道友,多谢甲子城出手。”
“客气了。”
宁奕笑道:“该是宁某谢过李山主才是。”
这一幕表态,在这静默盛宴之中,显得温馨而又和睦,宁奕出手在大泽之中,救下了东境三圣山的山主……而今日,三圣山山主在这场关键的抉择中,代替圣山意志,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而诸圣山,一一表态之后,有趣的一幕出现了。
唯一一个起身反对的朱密,在此刻犹如落魄小丑一般,环目四顾,周身无亲,竟没有一人支持他。
最终……朱密将目光投向与小无量山颇有交集的太游山。
太游山山主,避开了朱密目光。
他挤出一抹笑意,感慨道:“宁先生,恭喜。新立圣山之事……太游山,没有异议。”
“疯了?”
“疯了!”
朱密怒极反笑,看着一位位修为境界,低于自己的小辈,在这宴席之上,公开忤逆自己的意志,一时之间,袖袍凝聚罡气,汹涌的气息鼓荡而起。
只是他迎来的,是一道道冷漠而且不屑的目光。
“朱前辈,请自重。”
扶摇面无表情,提醒了这么一句,“喊您一声前辈……不过是年长罢了。这里是太子宴前,阁下若想出手,还请掂量一下后果,也掂量一下律法。”
大隋诸圣山,哪一座不是历尽千年风霜?
哪一座不是深藏底蕴造化?
真要火拼……谁当真会畏惧小无量山?
扶摇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灌下来,将朱密淋醒。
黑衫鼓荡复又落下。
朱密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低声笑着凝视太子,道:“殿下……这场局,您是刻意针对我的?”
把玩酒盏的李白蛟,神情冷漠,缓缓抬眸。
他根本就懒得搭理朱密。
太子的眼神里只写了三个字。
“你,配,么?”
地府殿主的杀念,将整座长陵封锁起来,酒泉子雷云子两位红拂河涅槃使者,一左一右,伺机而动,随时准备出手。
怎么来看,都是一场浩大杀局。
太子宁奕,竟然沆瀣一气,串通设局,逼他表态。
但……他怎会妥协?
朱密的低低笑声,此刻渐渐大了起来,而且带上了三分疯癫意味。
“宁奕,你想新立圣山,得按铁律规矩行事……”
“就算你买通了其他圣山,只要本座不同意,小无量山不同意……”
“你这圣山……立不了。”
长陵酒宴,到这一刻。
只有两人是对立而站的。
宁奕,朱密。
一少,一老。
朱密以挑衅的语气,狞笑说出了“立不了”三字。
只要他反对。
当着天下人的面,太子又能如何帮你宁奕?
“立得了。”
宁奕声音极轻地开口。
握住细雪剑鞘后。
他的声音变得很大。
大到整座长陵,都能够听到。
“杀了你,就可以了。”
地府老殿主默默饮了一口酒,眼神欣慰,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铁律规矩,限制涅槃出手……可是,并不限制星君。
这里是长陵。
虽然在铁律监察范围之内,但不是天都。
那一日,地府殿主阻拦宁奕出手,并且给宁奕留了一句意味深长的提醒。
宁奕悟到了,于是在长陵订下了这场宴席。
太子设宴,他来做局。
下一刹——
宁奕拔剑了。
这一剑,极快无比!
步步掠情:暴君别来无恙
冥婚难测 鬼爹
快到只剩一抹弧光,快到神性纯阳至阴三缕特质所引燃的神火,一闪即逝。
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出剑的。
两人之间相隔十步。
众人只觉得眼花了一下,犹如风吹烛火,闪逝之后,烛火依旧在燃烧,耳旁却响起了清脆的合鞘声音。
宁奕平静望向对面老者,道:“你我仇怨太多,多说一字,都是浪费。”
朱密眼神困惑。
为了尽可能长久地延续寿元……他自锁棺中,境界跌破谷底,展露而出的,不过是涅槃初阶的气息。
可若是真正战斗,他点燃神性,可以抵达涅槃中阶。
然而,宁奕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撕拉”一声。
朱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那里不知何时,被人撕破了一片血肉,眉心裂开了一道极其狭小的眼瞳,纤细而有力的血泉喷涌而出。
涅槃境强大无比的生命力,在宁奕的剑意侵摧之下,似乎成了一个笑话。
浑身经脉,滚烫血液,似乎都被极冷的风雪附着。
“你……出剑了?”
朱密神情惘然,直至如今,他仍然不敢置信。
自己的神念,根本没有捕捉到宁奕的出剑轨迹。
他不敢相信……二者之间,竟然会有如此巨大的杀力差距!
除了地府老殿主,没有一人,看清宁奕刚刚的那一剑。
即便是涅槃境的雷云子和酒泉子,都没有看清。
地府殿主,神情复杂,看着宁奕,眼神中不仅仅是欣慰,更多的,还有震撼,惊叹。
他本想在宴席之后,传授宁奕,阿宁当年的剑招与杀法。
如今来看……宁奕已经不需要了。
噗通一声,朱密双膝一软,跪坐在地,这具身躯,都不受他控制了……似乎有一股千钧沉重的力量,顺着剑意,涌入自己身躯之中,那股霸道的力量,压垮了自己的根骨,压塌了自己的胸膛。
大量的污血,从老人的口鼻喷出。
朱密越是去掩,污血越是喷薄而出。
宁奕握着细雪,俯视眼前之人。
老人努力想要唤醒自己神海内的某道意念,但尝试多次,绝望地以失败告终。
宁奕的剑意杀念太强,而且那股霸道的力量,已经将他完全冲垮……神海只是坚持了一息,便轰然崩塌。
他本以为,摘星楼的那一杀。
是宁奕想借铁律来惩治自己……他真的没有想过,这世上有人可以做到,以星君杀涅槃。
宁奕站在跪立的朱密身前,他以细雪剑鞘,轻轻抵了抵老人头颅。
魂飞魄散的朱密,向后仰去,大袍倒地。
“啪”的一声。
烟尘荡漾。
他问了地上尸体一个问题。
“这一剑,快么?”
朱密已经死得不能再死,自然无法回答。
杀死他的这一剑,是深深印在宁奕脑海里数年的一剑。
徐藏杀上小无量山,为将军府,为自己报仇。
寿元燃尽,登顶山巅,杀死小无量山山主。
这一剑的剑形,剑意,剑道轨迹,在宁奕心中已经演化了千遍万遍。
宁奕轻声道:“这一剑,是师兄教我的,专杀小无量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