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zdd人氣連載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一二九 斬殺拓跋炬看書-qjzqh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呀哈~~”
“轰~~”
牛金宛若一尊杀神,策动胯下褐色西凉战马,率领三千铁骑如排山倒海般杀入蒙洛军阵。
登时,守在前列的蒙洛士兵在战马冲击下立刻如卵石击打在潮水上这般,溅起点点浪花……
只不过,这浪花非彼浪花,而是活生生的人!
“咯哒哒~~”
铁蹄轰鸣,凿入敌阵的三千铁骑没有留情,在与周边蒙洛步兵错身之际,不停挥舞锋利的环首刀,几乎每一刀挥出,都能带出一滩激荡的鲜血。
“吼~~”
眼见己方阵营岌岌可危,蒙洛副将遢昆立马身先士卒,取过一柄开山斧,迎着疾驰而至的汉军骑兵劈了过去。
“噗呲~”
只见遢昆一击纵劈,立时将一名汉军骑兵的胸甲砍裂,厚重的斧刃顺着裂甲缝隙,直接将汉军骑兵的躯体砍出一条血痕,最终汉军骑兵被这记势大力沉的重击掀落马下,活活摔碎五脏六腑而亡。
一击得手,遢昆抽出重斧,又回身掀翻另一名骑兵,眨眼间已有三名冲入阵中的汉军铁骑死在他开山斧下。
“呼~”
就在遢昆打算继续砍杀之际,耳边传来一阵飓风,他本能的避开,却还是感到左面脸颊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他随手往脸上一模,却见满手的鲜血,待看清伤害自己的物件是一条长一米二左右的投枪时,不由火冒三丈,开始寻找伤害自己的目标。
奈何周围已经乱做一团,骑兵和步兵之间已经杀的如火如荼,遢昆无法明确找到目标。
可就在这时,遢昆耳边再次传来一阵飓风,这阵飓风气势比之前更加的磅礴。
“呲……”
危急时刻,遢昆侧身一闪,却见一条长槊直接擦着自己胸前甲胄而过,带起片片碎叶落地。
待长槊过后,遢昆纵身往地上一缩,堪堪避开包有铁甲的战马冲撞。
“狗贼!你死期到了!”
只见牛金喝住战马,拨转马身挺槊再次向遢昆刺来。
“咣~”
出自遢昆本能的反应,他忙用开山斧挡住这致命一击,但牛金的力道太大,金属相撞的呲响,震的他虎口流血,竟是有些握不住手中的长斧。
“去~”
牛金一声轻喝,手中长槊向上一挑,竟是将沉重的开山斧从遢昆手中挑飞,随后一拉马缰,胯下战马登时扬起前蹄,向着遢昆头颅重重踏下。
就在遢昆自忱必死无疑的时候,忽然地上一阵飞沙走石,伴随而来的是铮铮铁蹄轰鸣,却见一柄沉重的冷艳锯以刀身为支点塞入遢昆坐股,随即一甩,遢昆整个人侧翻开去,与此同时,牛金坐骑的马蹄也狠狠踏在方才遢昆的位置。
“王!”
刚从鬼门关走一遭的遢昆看清来人正是拓跋炬后,感激的呼唤了一声。
“去指挥军队抵御,这里交给本王!”
拓跋炬吩咐一声后,冷眼一直注视着牛金,直到遢昆离开,才缓缓开口道:“没成想中原之地居然还有你这等虎将,今日,我拓跋炬以蒙洛皇族的身份,与你来场一对一生死……”
“少废话!看槊!”
不等拓跋炬把话说完,牛金已经跃马提枪,向拓跋炬直扑过来。
拓跋炬眼神一凛,随即手中冷艳锯一挥,也策马迎了上去。
“咣~”
“叮~”
两件金属交错,刺耳的金玉声震的人是头晕目眩。
两骑分开,仅仅一合功夫,牛金就暗自感叹拓跋炬手中的冷艳锯可谓是势大力沉,如果继续硬碰硬,自己绝对不是他对手。
与是,牛金不再恋战,趁拓跋炬还未拨马回身的功夫,立即踩动马镫,向军阵更内处疾驰。
“想跑?”
拓跋炬岂肯放过牛金,立马拍马迎了上来。
由于拓跋炬胯下是西北地区罕见的中州马匹,有世上血统最高的美誉,只消片刻就追了上来。
“觉悟吧!”
来到牛金身侧,拓跋炬横刀一甩,直扑对手腰部斩去。
危急时刻,牛金纵身一跃,冷艳锯锋利的刀锋几乎是擦着他的脚底飞过。
待再落地时,由于身形不闻,牛金一个不慎竟是落到了地面上,只闻“咯叻”一声脆响,他的左腿登时骨折了。
“啊……”
巨大痛楚让牛金躺在地上忍不住呻吟起来,他捂着左腿患处,登时咬牙切齿,面目看上去万分的狰狞。
“死~”
策马转身的拓跋炬对准牛金,高高扬起手中冷艳锯。
牛金绝望的抬头看着,他很想逃跑,奈何现在脚上的骨伤让他半点都动弹不得。
“砰~”
“吁~”
就在这时,一道魁梧的身影闪电般出现,用臂膀狠狠的将拓跋炬的坐骑撞翻,战马倒地刹那,发出一阵悲痛的嘶鸣声。
拓跋炬倒地刹那一个旋转卸去身上阻力,等抬头望去,却见一身高九尺,头戴铁面,手中同样握着一柄冷艳锯的武士,傲然挡在牛金身前。
“你是何人?”
拓跋感受到眼前这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烈的煞气,心中顿时一寒,不由出声问道。
那铁面男人没有回话,只是对身后的牛金说道:“牛将军,大军马上就杀到,你暂且在此不要动,有某在,无人能动你分毫!”
说完,他又看向拓跋炬,铁面上视孔内的目光锁定在拓跋炬手中的冷艳锯上。
良久,他缓缓开口说道:“可惜了,这么好的刀居然会落在你手中,当真是暴殄天物!”
“放肆!”
拓跋炬沉喝一声,随即提刀直接向铁面男杀来。
只见这铁面男却是气定神闲,在刀锋距离自己两步之际,才开始动作。
“看某一招斩尔!”
“夸口!”
拓跋炬从来都不曾这么被人看轻过,顿时大怒,横刀腰间直接向铁面男斩去。
但是,铁面男忽然将偃月刀锋拖在地面,然后转身拖着刀开始“逃跑”。
“不是一招要斩杀我么?怎么跑了?懦夫!”
拓跋炬边骂边追,誓要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砍至身首异处。
可是,那铁面男却是以半月形态游走,看似漫不经心,却让拓跋炬无法出刀挥砍,因为拓跋炬知道,若一刀没能把握命中目标,想再出下一刀就很难了。
与是,两人一前一后在战场上游走奔跑。
足足跑了差不多有两百步的时候,铁面男忽然身形一斜,失去了平衡慢了两步,进入了身后拓跋炬冷艳锯攻势的范围。
而拓跋炬如何能错过这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立马以力劈华山之势,向铁面男狠狠劈去。
但就在这时,铁面男忽然身形一转,连同手中的偃月刀一道呈现一道完美的半月寒光,刀锋如虎奔龙吟直扑拓跋炬后颈。
拓跋炬一刀落空顿觉不妙,意欲回头刹那,却一切都晚了。
“砰~呲~”
偃月刀锋直接贯穿拓跋炬后颈,在带出一滩沸腾的鲜血时,将他整个身体都压倒在地。
“好……刀……噗……”
拓跋炬留下一句话后,瞳孔中的生机如潮水般褪去,就这样死在了铁面男的拖刀计之下。
“好~嘶~”
亲眼见到铁面男一刀斩杀拓跋炬的牛金,刚想喝彩却不想触动了腿伤,顿时痛的他是呲牙咧嘴。
“王~~不~~”
当遢昆带着士兵前来救援之际,亲眼看到拓跋炬倒在血泊中时,嘴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杀啊~~”
与此同时,步兵战阵也终于杀到,将失去指挥的蒙洛军登时冲的七零八落,此战胜负基本已定。
可是,就在汉军打算继续追击之际,得到求援消息的赵参率军赶到,不得已之下,白麒不得不放弃追击,以防有诈。
……
“此战,我军共计歼灭蒙洛军队五千二百人,缴获战马三千匹,牛羊八万头,粮草三万石,军械裘帐不计其数,现在残余的蒙洛军队已经退回瓦慈城中……”
白麒帅帐内,田晏语气有些激动的向白麒和段颎禀报此次战争硕果,周围其余各级军官听闻也都面露喜色。
“不过,此战依然有八百将士伤亡,损失战马两百匹……”
临了田晏不忘加上一句,算是哀悼下伤亡的将士。
白麒点点头,对躺在担架上的牛金关切地问道:“牛将军,你的伤没事吧?”
牛金看着已经绑上绷带和夹板的左腿,说道:“不碍事的,不过得休息几天才行……”
白麒眨了眨眼:“没事就好,牛将军,这次你阵斩拓跋炬,一举定鼎战局,当真该为首功才对……”
牛金闻言,忙罢手说道:“不不不,拓跋炬不是我斩的,实不相瞒,我还差点被他给斩了!这等天功我可不敢贪墨,拓跋炬是……哎呦……嘶……”
激动之下,牛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显然是又触动自己伤势了。
“哦?拓跋炬是何人所斩?”白麒奇道。
牛金等疼痛消了些才说道:“斩杀拓跋炬者,就在帐外,白督军何不让他进来呢?”
白麒忙道:“快快有请!”
不一会儿,铁面男来到帐内,环顾一圈四周,等见到正座上的白麒后,才摘下脸上的面具,单膝跪在他面前。
“罪将陆羽,见过白督军!”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