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qhx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第九星門 起點-第二百五十二章 竹槓大師鑒賞-ah122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这是敲诈!是讹人!凭什么要给他送钱?我们没有法阵师吗?破了它!”
“找他谈?谈什么?他怎么这么不要脸?让我们的法阵师去!”
“不谈!谈什么谈?这太恶劣了!不能惯着他毛病!让官方的人去破解!”
“这不是敲诈,这是他妈打闷棍!难道他凌逸设下的法阵,别人还破不掉了不成?”
“简直就是个笑话!没了他凌逸出手,就没人能够破解了?简直开玩笑!”
几乎所有尚有弟子困在第七关法阵中的古教高层都怒了。
都在各自咆哮着,抨击凌逸这种一点道德都没有的行为,认为凌逸简直没有任何底线。
所以谈什么?
没什么好谈的!
有多远就滚多远!
不是不担心各自的那些弟子,但在他们看来,这种事是坚决不能纵容的。
否则以后还了得?
所有人岂不是都有样学样了?
明明就是一场比赛而已,比赛结束也就结束了,设下法阵把人困住,然后要我们上门找你谈?
想要钱?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这样的声音,在传音玉的社区上也是层出不穷。
不过这一次结果却有些不同。
随着凌逸的归来,传音玉再次大批量卖出。
而且这一次,凌逸还来了一次大促销,买十送一!
原本就不够卖的东西,这下变得更疯狂了。
几乎瞬间就被抢空。
然后,更多来自修行界中层的声音,开始出现在传音玉的社区上。
“呵呵,凌公子没底线?你们是在开玩笑吗?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的?”
“凌公子要是真没底线,就应该直接把困在法阵中那些人都弄死!那些人为什么进的法阵?仅仅是为了争夺头彩?当我们都是瞎子吗?”
“凌宗主做的有错吗?我不觉得!是不是觉得我们听不见里面的全部声音,就没人知道那群人进法阵前都说了什么?他们口口声声要杀凌公子,要废掉凌宗主……也就是凌宗主宅心仁厚,非常大度,这要换做我,就不是一座困阵了!直接布下一座杀阵!”
“这叫什么?这叫来而不往非礼也!凌宗主做得没错!”
“凌公子威武霸气,给我们这些宗门的人出了一口恶气!许你们古教弟子猎杀人家,不许人家布个阵把你们都给困住?凭什么呀?”
“欺负人欺负惯了,居然还有脸跑上来讲理?”
总之,一些古教的人义愤填膺跑到传音玉社区上抨击凌逸,本以为会像以往一样,得到支持和声援,却不想随着那些宗门、教门弟子拥有的传音玉越来越多。
这社区,再也不是他们能够彻底掌控舆论的地方了!
人民群众的眼睛,终究是雪亮的!
外面吵得沸反盈天,凌逸根本就不理会。
他早在进入第七关之前,就让董柔和樊道一到处去给他兑换极品灵石,然后用这些极品灵石购买顶级的修炼资源。
各种昂贵的顶级大药,各种稀有的炼器金属。
如果有价格适合的古籍和功法,那也可以一并买回来。
就算他用不着,还可以拿去填充凌云宗的藏经阁,毕竟不缺钱,小宗门也要五脏俱全不是?
如今他从第七关归来,樊道一和董柔两人不负所托,给凌逸带回大量资源!
董柔和樊道一也彻底发财了。
虽然跟凌逸肯定是没法比,但修行界其他同龄人比起来,他们绝对是一等一的富有。
现在樊道一这位星门弟子也差不多彻底成了凌逸的小跟班。
之前虽然也是,但那是名义上的,是被吓的。
如今跟着大哥喝酒吃肉,这种好事谁不干?
要有人这么罩着凌逸,凌逸也愿意跟他混啊!
房间里。
董柔、樊道一、秦玖月、金姐和凌逸五人正在吃火锅。
各种顶级的名贵兽肉切成薄片,整齐的摆放在盘子里,稀有的珍贵蔬菜,很多都可以当大药来使用,但在他们这里,就是普通的涮锅青菜。
火锅热气升腾。
几个人举杯共饮。
樊道一看着凌逸:“老大,你该不会真要一直困着他们吧?”
凌逸看他一眼:“不然呢?”
董柔想了想,道:“那法阵……别人当真无法破解吗?”
凌逸笑起来,摇摇头:“自然不是。”
董柔有些奇怪:“那为什么……”
凌逸看着她道:“能破解那法阵的人肯定有,但有两点,导致他们不愿意出手。”
几人都放下酒杯和筷子,看着凌逸。
凌逸道:“第一,法阵没那么容易破解,不管是谁来,想要彻底破掉都需要一段时间,嗯,个把月就可以。”
众人咋舌。
个把月?
这也太夸张了吧?
凌逸再厉害,终究还年轻。
修行界那么大,顶级法阵师也很多。
一些真正的大师,对各种法阵全都烂熟于心,按说破解一个法阵,不可能需要那么久的。
可凌逸既然这么说了,就应该不是瞎说,这种事儿也没法撒谎,人家一试便知真伪。
“第二,不管是谁,只要出手破解了那个法阵,就等于得罪了我。”
凌逸淡淡笑着:“如果说是之前,我一个小门小户的小透明,得罪也就得罪了,没什么大不了。但现在,在很多人眼里,我是可以跟一些大人物比肩的人,尤其……我还很年轻。”
凌逸看着几人:“只要不出什么意外,那么在未来的修行界版图之上,必然有我,有凌云宗一席之地!”
凌逸语气不重,但话说得霸气,房间里几个人全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法阵里关的都是些什么人?是一群要杀我的人!”
“谁去破解法阵,谁就等于在帮助我的敌人。”
凌逸笑道:“所以,即便那些古教里的法阵大师,也未必愿意接下这个差事。”
秦玖月恍然道:“明白了,破解不了,他们丢人;破解了,他们得罪人,这笔账怎么算都不值。”
樊道一也露出恍然之色:“老大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布阵本事,对那些法阵大师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谁不想跟老大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呢?”
董柔点点头:“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鸿蒙的一些法阵大师最近都集体闭关去了……”
几个人都忍不住笑起来,屋子里充满快活的空气。
几天过去。
第七关小世界里的法阵果真没有被破掉!
因为被困的几乎都是古教弟子,八大古教这边也的确叫了一些自己教内的法阵大师过去破阵。
大部分也都没有直接拒绝,毕竟这也是自己教内的事情。
只是到那之后,转了几圈看了几眼,就纷纷表示这法阵布置得非常完美,法阵引动小世界深处的地脉力量,形成生生不息的循环系统。
想要破解也不是不行,但至少需要几个月!
当一些外行表示质疑的时候,顿时被一群法阵师痛骂——
“你们懂个锤子?你们以为法阵是什么?那是一门精妙无比的学问!是这世间最复杂也最神秘的东西!布阵当然简单,但破阵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你们看不见凌逸那么厉害的年轻法阵师,在得到头彩关的铜钱之后,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去破掉那发光法阵?为什么他不破?是他不行吗?是那上的法阵不好破!”
“破阵不是见到粗暴的破坏!你们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在这儿指手画脚!”
“如果里面那些年轻人足够厉害,由内而外才是最简单的!这法阵就像是一个坚固的球体,里面才是薄弱的,外面坚硬无比!不是谁说破就能破的!”
好嘛,一群之前态度无比强硬,坚决不跟凌逸谈的人现在才明白,原来破阵有这么多说道跟讲究。
这群法阵师虽然多少有些夸张的成分,但也不是在忽悠人。
想要破掉这法阵,他们这群人联起手来,也需要十天半月才能完成。
这不但丢人,还得罪人!
谁会爱干?
炼丹师、炼器师、法阵师、机关师……
这些修行界的辅助职业大能,就算副教主这种级别的大佬,也都礼遇有加,从来不会轻易得罪。
所以他们这一撂挑子,八大古教这边的相关责任人立马就有点傻眼。
然后就跟尴尬。
怎么说?
他们已经放下狠话,甚至在传音玉社区里天天和人打架。
话说的那叫一个硬气——
没你凌屠夫,俺们还吃带毛猪了?
现在倒好,猪不好杀,还得去找凌屠夫。
就是不知道对方这一刀,捅得会有多狠了。
第一个“投诚”的人,待遇总会好一点,就算千金买马骨,至少也得做个样子。
所以当碧落古教的人找上门来之后,凌逸的态度也非常好。
并没有狮子大开口,因为在第七关赛场里面,碧落古教的人并没有往死里攻击他。
虽然有一些弟子被困在法阵内,但更多也是不甘心头彩被他夺走。
所以,这种就很好说。
一个弟子一亿。
碧落古教也不犹豫,干脆利落答应了这个条件。
他们一共被困了七个弟子在那里,跟凌逸谈好之后,接着就有人把一张“存折”给送过来。
当场验证之后,凌逸动身,进了那小世界。
见他有所动作。
无数人呼啦一下,全都跟了上去。
有人花钱了!
你既然进去提人,那就一定得解除法阵,只要法阵破掉,那我们的人不就也跟着出来了吗?
很多人甚至在心里暗暗嘲笑碧落古教的人傻。
结果进去之后,这些想要跟着蹭,想要占便宜的人很快就傻眼了。
“一个,两个,三个……这个是吗?不是?那你滚回去……”
嘭!
凌逸又一脚给踹回去了。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凌逸如同探囊取物一般,从法阵中往外捞人!
其中一个捞错的,发现不是之后,又给扔回去了。
那边一群人全都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你他妈是真狗啊!
本以为能捡个便宜,谁知道便宜没捡到,捡了一肚子闷气。
七个碧落古教的弟子被凌逸拎出来之后,一时间都没能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甚至不知道第七关已经结束了!
等弄清楚之后,全都沉默了。
二话不说,跟着自己师门的人掩面而走。
都沦落到让师门花钱赎人的地步,还有什么脸面自称天骄?
凌逸捞完人后,也是毫不停留,转身就准备离开。
心中暗道,也不知道第六关的小世界是否还在那里,要不要找个机会……去打探一下?
不过想想还是放弃了这种冒险念头。
修行界大会还没结束,来自星门那几个王八蛋还在呢!
万一被他们发现破绽,自己肯定不是他们对手。
所以,还是忍忍吧。
“凌公子……”
就在凌逸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冲霄古教的长老,有些尴尬的叫住了他。
凌逸回头看了一眼,淡淡点点头:“你好。”
“呃……我冲霄古教,应该有十二名弟子困在里面,您看……”
这名冲霄长老也顾不上身边一些人鄙视的目光了,如果这件事不能快点解决,甚至会影响到接下来的五行关!
就算八大古教可将开赛时间延后,但这样无休止的被困在法阵中,时间越久,对人的打击也就越大。
回头就算出来,人怕是也没办法参加剩下那三关比赛了。
所以,能捞出来,还是尽早吧。
不就是花点钱么。
“哦,一个十亿。”凌逸道。
“……”
冲霄古教这名长老当场愣住,有些不敢置信的道:“这……这也太贵了吧?”
“嫌贵?”凌逸看他一眼。
“凌公子莫要欺我不知行情,碧落古教……”
这名长老没说完,便被凌逸摆摆手打断掉:“他们是他们,你们是你们,价格不一样。”
“为什么?”冲霄的长老一脸委屈,其实心里充满愤怒,真想一巴掌把凌逸给抽死。
“什么为什么?第一个肯定有优惠啊!”凌逸一脸理所当然,“还有,碧落古教那些弟子对我的杀心没那么重。”
冲霄古教这名长老顿时有些语塞。
前面那句话是扯淡,后面这句才是正题。
自己教内那些弟子当时对凌逸是什么态度,同样全程收看了比赛的他不是不知道。
所以,面对凌逸的话,他无话可说。
“一百二十个亿……这数目太大了,我得回去商量一下。”
冲霄古教这位长老最终还是没敢拍板做决定。
对有钱人来说,能花几个亿买一个传音玉,但对整个古教来说,却不能随便去花一百二十亿去赎人。
古教的规矩是相当森严的,若是几个亿,这名长老估计当场就拍板了。
这么多钱,他必然是要回去请示副教主的。
冲霄这名长老匆匆离去。
那边鸿蒙古教的一名长老,有点尴尬的看着凌逸。
凌逸看他一眼:“鸿蒙的人,免费。”
众人都是一怔。
凌逸淡淡道:“鸿蒙蔡副教主数次力挺,凌逸不是不懂得知恩图报那种人,只是希望各位长老,回头能管教好各自的弟子,这样的机会,用一次少一次。”
几个鸿蒙古教的长老一脸尴尬,同时还有些惭愧,凌逸是在还人情,可他们却因此欠了蔡颖一个很大的人情!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不能让那些弟子一直被困在里面吧?
凌逸拿到资料之后,将那些鸿蒙弟子挨个儿给放出来。
其他几个古教的人全都有些羡慕,东道主,还是有作用的。
可他们有什么?
在社区打嘴仗放狠话那是给外人看的,他们自己不是不明白,他们的弟子对凌逸喊打喊杀,如今被关在里面也纯属咎由自取。
如果动用古教力量强势压迫凌逸,说不定会压出什么妖魔鬼怪出来。
一个年轻的都这么吓人了,要在冒出来一个老的,怕是只有教主出面才能解决了。
要那样,还不如花点钱。
这群人相互对视一眼,终于都怂了。
反正这里是在小世界,大家一起丢人,也没什么大不了。
相信回头也没人乐意把这种事情传出去。
这时候,刚离开没多一会儿的冲霄古教副教主又匆匆归来,这次,是直接带钱回来的!
“凌公子,我这好了。”说着直接把钱交给凌逸。
凌逸也不犹豫,拿钱办事儿,开始捞人。
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急匆匆离开小世界,又急匆匆回来。
当冲霄一群人离开之后,剩下这群人快速围拢上来——
“凌公子,您看……”
“唉,弟子不肖,只能我们受累了,凌公子……”
“凌公子……”
凌逸看了一眼这群人,面色平静的道:“大家排队,别着急,一个一个的来,我也不欺负你们,一人十亿,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一群古教的长老全都有种日了狗的感觉,硬着头皮排队等候着。
一个又一个的古教弟子被拎出来。
大多数人刚出来的时候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有些脾气火爆的,看见凌逸还想冲上来拼命。
赶忙被各自的长辈拉住。
特么刚花了十个亿赎你,这要再给一脚踹回去,十亿不就打水漂了?
这种事儿别人干不出来,眼前这位小王八蛋绝对能干得出来!
加起来几百个古教弟子,几千亿就这样到手了。
这钱赚的,比卖传音玉舒服多了。
太初古教那边原本不是最后一个,但却被凌逸赶到最后面——
“你们先等着,咱们的账,单算。”
太初古教的几个长老:“……”
啥意思啊?
歧视?
搞心态?
但他们自己也明白,车阳泓的确是把凌逸给得罪狠了。
从一开始就在对凌逸进行追杀,甚至连这一关的任务都置之不理。
想想要换成他们是凌逸,也没有那么容易放掉车阳泓。
当然,这位车公子也是最悲催的一个。
从跟凌逸对上那一刻起,就什么便宜都没占过,尽吃亏了!
结果吃亏到最后,还要付出难以想象的高昂代价。
几个太初的长老甚至都想把车阳泓就这么关在里面算了!
关他个十年八年的,让他长长记性。
但是不行啊,这小子是教主的准关门弟子,如今教主在闭关,等到出关之后,听闻他们没有救人,一定会心生不满。
罢了,不就是花钱么?反正又不是花自己的钱。
认了!
于是,法阵内的车公子发现身边的同伴一个一个的消失在自己面前。
到最后,就连同为太初古教的那些人,也全都消失了。
就只剩下他自己!
这下他真的有些慌了。
有人陪着,即便被困在这里也没什么大不了。
法阵中那些攻击几乎快要被他们摸透了,也不会造成多大伤害,就算被困几百年,他也不怕。
反正有人跟他一起遭罪。
可如今就剩下他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顿时生出一种弱小、无助、可怜的感觉。
外面。
凌逸看着太初的一名长老,淡淡道:“我不要钱,只有一个条件,答应我,我就放了他。如果不答应……刚刚我又随便加固了一下这座法阵。就算最顶级的法阵师来了,没有一年,也休想将它给破掉。”
太初的几个长老:!!!
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儿吗?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