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36 盧比揚卡略勝一籌分享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兰斯洛特玩笑归玩笑,但是手里的动作没停,他小心翼翼的把样本啥的都放进箱子里。
关上箱子之后,他看着史密斯:“到这里第一步完成了。接下来是关键,为了迷惑苏联人,我们要同时派送多份包裹,清单在这里。”
兰斯洛特掏出一张便签纸,交给史密斯。
史密斯一看,上面写了八种派送“包裹”的办法,每一种看起来都很专业。
“至于我,”兰斯洛特说,“就会大摇大摆的提着这个箱子,搭刚刚那架支奴干直飞横须贺。”
史密斯:“你在等一等的话,一艘黄蜂级就会抵达近海,可以直接降落在黄蜂上,然后苏联人就鞭长莫及了。”
兰斯洛特摇头:“你太天真了。不过你的这个想法不错,我看那个用作临时起降场的地方还有一架支奴干,我搭一架走,待会黄蜂级到了你再让那一架送一个包裹到黄蜂上。”
史密斯忍不住开口道:“你是不是有点太神话KGB了?”
兰斯洛特盯着史密斯看了几秒,忽然问:“就在几个月前,东京那边出了一件眼镜蛇被盗然后在东京市区扫射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史密斯不满的骤起眉头,因为兰斯洛特这个问题听着就像是在给他的专业能力挑刺。
他当然知道那个眼镜蛇的事情。
东京可是远东局的驻地,理论上讲东京一切风吹草动他都应该知道。
“看来你知道。但我打赌你一定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日本的图书馆工作人员,突然潜入了美军基地偷了一架要秘密卖到中亚去的直升机。”
史密斯抿着嘴,这触及他的痛处了,以他的保密权限,他无法查看这部分的内容,给他的那一份简报上全是大段大段的涂黑。
真名
兰斯洛特继续说:“实际上那一位除了埋启动密钥之外,还动了其他的手脚,是比较罕见的类型啦。但是仅仅埋入了启动密钥的家伙,我们估计有数万之多。
“看起来履历一点问题没有的人,会在听到了特定词组之后,立刻苏醒,成为忠诚的苏联间谍。简直就像潜伏期的病毒一样。”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史密斯:“这怎么可能,就算洗脑和思想钢印都是真的,那也需要在专业机构待上很多天……”
“不,不需要。你知道黑豹党吧?”
史密斯点头。
“不管FBI怎么掘地三尺,都找不到KGB或者其他国家的谍报机关和黑豹党领袖有联系的证据,所以不能给他安一个叛国罪,只能抹黑他的私德。
“我要告诉你的是,虽然我们没找到证据,但是我们知道KGB是怎么办到的。
“实际上我们也在做类似的事情,人类可比想象中容易操控。”
史密斯:“你这样把机密大大咧咧的说出来真的没关系吗?”
兰斯洛特两手一摊:“你尽管向上打小报告,哪怕你真的能把报告打到那些只有声音的幕后大老板们那里,他们也只会回复说‘我们不在乎’。”
“怎么可能不在乎呢,你刚刚说的如果都是真的,你已经违反了……”
“放轻松,”兰斯洛特打断史密斯的话,“假设你是个资深阴谋论爱好者,你觉得我刚刚跟你讲的这些和罗斯威尔事件、五十一区、百慕大魔鬼三角以及最新的登月骗局论等等比起来,哪个更让你感兴趣?”
史密斯想了想,发现自己对罗斯威尔外星人事件和51的兴趣要大得多。
“你看,就是这样。我刚刚跟你讲的这些,在阴谋论的领域也属于缺乏想象力的那种,运用现代心理学的最新成果对人类实施操控什么的,听起来逊爆了。”
一直在旁听的李这个时候开口道:“是的。相比之下还是艾萨克·阿西莫夫在《基地》系列里提出来的心理史学听起来更酷一点。”
兰斯洛特笑了:“陀川,群星的终点。”
陀川是《基地系列》中银河帝国的首都。
这个年代科幻小说在美国的流行程度,大致相当于武侠之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网络文学之于21世纪的中国。
这个年代凡是读过书的美国人都能扯上一些科幻相关的东西。
李挑了挑眉毛:“其实阿西莫夫的作品我更喜欢《我机器人》那个系列。《钢窟》《裸阳》都棒极了。太空歌剧还是看海因莱因带劲。”
“詹姆斯冈恩的太空歌剧就不配有姓名吗?”兰斯洛特说。
史密斯:“嘿,我们上班呢,先生们。”
“好的好的,上班。”兰斯洛特左手抓住装着样品的箱子的把手,右手拿出手铐把箱子把手和自己的手腕拷上,“那么我就出发了。记得按照我那张便签上写的发送样品。”
史密斯点头。
“别忘了最后添加的那一条。”说罢兰斯洛特拎着箱子转身离开了帐篷。
史密斯和搭档李对视了一眼。
李:“我觉得他人倒是不错,就是不像特工。还有刚刚说的那些都是什么啊,听到特定词组就会被激活的潜伏间谍?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
史密斯耸肩:“在胡诌吧。也不是没碰到这种喜欢把各种阴谋论挂在嘴边的老哥。”
李笑了:“尤其是情报分析课,这种怪胎一堆一堆的,上次我还碰到个坚信是FBI杀了猫王的,他加入CIA就是为了找到真相。”
史密斯咋舌:“难不成他觉得CIA和FBI是互相监视的关系?”
李只是两手一摊。
这时候两人同时听到帐篷外传来刺耳的蜂鸣音。
听起来像是使用广播话筒没调好导致的蜂鸣。
史密斯:“什么鬼?”
理论上讲史密斯没有指挥权,但是实际上这里的日本陆上自卫队要做什么都得先告诉他,得到他的同意。
而史密斯并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打开广播。
李:“听着像是村公所的喇叭,就是每天傍晚放那个怪怪的曲子的那个。”
史密斯:“也许只是不小心碰到了开关?毕竟只是响了一下没说话……”
东海龙啸 闪耀星尘
话音刚落,就有人捏着嗓子用所谓的播音腔开始说话了:“西瓜,李子,金钱豹……”
史密斯和李面面相觑。
**
已经到了临时停机坪的兰斯洛特扭头看着离这里最近的那个喇叭。
“来得好快啊。还是说……你们早就盯上这里的东西了?”
他自言自语的同时收回目光,看了眼驾驶舱里的支奴干驾驶员。
后者刚刚跟上司核对完指令。
“兰斯洛特先生,我们确认完了起飞命令,欢迎登机。”
“嗯。赶快让旋翼转起来,快。”
兰斯洛特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飞行员。
——应该不会这么巧,那个被唤醒的特工就是这个飞行员吧?
小心驶得万年船。
等一场花开 诗卿rlis
“现在情况有变,军士。”兰斯洛特摆出严肃的表情,“我命令你从你的飞机上下来。”
“可是……”
“我会驾驶美军列装的所有类型的载具,包括太空船,放心好了。”
飞行员正要回话,突然停下来,显然是耳机里面传来了新的命令。
“是,我明白了。”结束通讯之后,飞行员看了眼兰斯洛特,摘下耳机挂到仪表盘上,麻溜的解开安全带。
短短十几秒后,兰斯洛特坐上了驾驶员席,把左手上锁着箱子的手铐打开,重新锁到副驾驶席上。
兰斯洛特戴上还带着上一位飞行员体温的耳机:“呃……我的无线电呼号是啥来着?”
“骑士74,早上好,鹰眼完毕。”应该是来自附近空中执勤的AWACS机的通讯回应道。
“骑士74,收到。我现在起飞,目的地横须贺,完毕。”
“目的地横须贺,鹰眼了解,完毕。”
兰斯洛特通讯的同时,提升发动机输出功率,同时调整桨距,让支奴干获得最强的起飞升力。
丑陋的飞行车厢缓缓离开地面。
非宠不可:腹黑总裁约不约
兰斯洛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系安全带。
问题不大。
直升机呼啸的掠过这个并不大的温泉街,掠过半山腰那间温泉旅馆,直奔东京去了。
**
和马这边,他听着广播里播放的那迷之内容,看着天上呼啸而过的支奴干,皱着眉头试图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首先这个广播,感觉……有点像潜伏特工的启动词啊,上辈子和马在漫威的漫画《冬兵》系列里看过这种启动方法,还在《使命召唤黑色行动》的某一代作品中以第一视角体验了一回。
村里有人在启动潜伏特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说明村里还潜入了一个苏联特工。
因为这种山沟里村庄的广播系统都很落后的,说不定还是战前的老设备,这些玩意根本不存在远程操控的可能,干出这种事的家伙现在必定在村公所的广播室里。
但是细菌感染事件发生后,这个温泉街就被封锁了,昨天和马在屋顶跟晴琉一起看着县警被自卫队拦在距离温泉街几公里外的地方。
县警都进不来,陌生的外地人更进不来了。
难道……苏联特工早就潜伏进来了?现在为了应对这个局面,启动另一个潜伏特工来帮忙?
可是,这样他自己不就暴露了吗?到头来还是一个特工啊?
除非他有十足的把握自己肯定不会被发现。
——这怎么可能?
**
史密斯身先士卒冲进了播音室。
搭档李紧跟在他身后,两人打了一个标准的室内作战时间差。
然而播音室里空无一人。
李一脚踹开播音室附带的杂物间,快速的把里面搜了一遍:“没人。”
史密斯按下播音控制台上的停止键,把录音带弹了出来:“放的是录音。”
他转过身:“把今天在村公所露过面的人都喊来!集中到大会议室。”
“这就去办。”李干脆回答。
几分钟后,温泉街旅游促进会工作人员和村公所工作人员共十五人被集中到了大会议室。
“全都到齐了吗?”史密斯问。
李:“还有个老太太,是村长兼旅游促进会会长向井瑛太的妈妈,老太太这两天一直在村公所照顾儿子,你也见过的。”
史密斯点点头:“嗯,我们不等了,先开始吧。你们每个人报告一下自己刚刚在什么地方,有谁能为你们作证!”
话音刚落,史密斯的耳机里就传来急促的呼叫:“紧急呼叫,鹰眼的雷达丢失了骑士74,重复,鹰眼的雷达丢失了骑士74,最后坐标如下……”
史密斯咋舌:“厚礼谢特。”
突然,他一个激灵。
“李!去找那个老太太!”
李还有些茫然:“哪个老太太?”
“那个叫向井的老太太!”
**
兰斯洛特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厚重碎片,摸了摸脑门上的洞。
子弹应该是被卡在了头骨上,这一次他完全是捡回了一条命。
他的脑袋现在就像是连续一个月没睡觉一样,抽风一样的疼痛不已。
兰斯洛特从飞机残骸里拽出小型急救盒,拔出挤压式吗啡注射器,咬掉封盖,正要注射,却突然想起来好像没有教过头部中弹该把吗啡扎哪儿。
毕竟头部中弹一般就死了,没有用吗啡的必要了,所以训练里也就没有教。
想了想,兰斯洛特把吗啡扎在左肩膀上——这本来左半身受伤时的处置方式。
应该是心理作用,吗啡注射之后,兰斯洛特立刻就觉得疼痛减弱了。
“没想到会被一个老太婆算计了。”他嘀咕道。
兰斯洛特当然有防备敌人趁乱潜入支奴干,他自己就喜欢干这样的事情,没理由不防着别人这样做。
但是看到对手是个老太婆的时候,他还是愣了一下,结果就被打中了脑壳。
像这样的对决,一瞬间的愣神就能分出胜负。
可惜对面看到脑壳中枪就没上来补枪,不然特工兰斯洛特的光辉一生就得在这里画上休止符了。
吗啡开始生效,疼痛真的开始消退了。
兰斯洛特决定先来一根烟压压惊,可以的话再开瓶啤酒,庆祝一下自己十年来的首次任务失败。
他摸了半天才摸出一根完全压扁了的香烟,叼在嘴上,再摸出火柴——自从他的ZIPO打火机在枪战中被打漏油然后又被点燃烧光了他的胡子后,他就和那些老牌特工一样用火柴了。
刚点上烟,不远处在燃烧的直升机残骸上忽然脱落了一大块,发出了好大的声音。
兰斯洛特吓一跳,盯着直升机残骸看了好几秒,决定跑远点。
**
距离坠机点三公里的路边车站。
日本有很多这种开给偏远乡村的车站,孤零零的伫立在没有人烟的旷野里,一天可能就早晚两班车经过。
为了方便等车人,这种车站往往会配一个小休息室和一部投币式的公用电话,如果是靠近东京之类的大城市,可能还会配备有无人售货机。
向井老太太把刚刚干掉的等车人拖进小屋后的阴影,换上了那人的衣服。
随身空间之农妇大小姐
然后他轻轻一抹脸,面容就发生了改变,竟然和刚刚死掉的倒霉蛋一模一样。
他从钱包里掏出硬币扔进公用电话,然后拨通了记忆中的号码。
“喂,是我。”电话接通之后,他用老太太的声音说道,“货物我回收了。没有任何人通知我桐生和马身边那个女人是特么的玉藻前。昨天我以为她注意力不在我身上,所以没识破我的伪装,但是今天美国人就派了取货的人来,我觉得我已经暴露了。”
说话的同时,他看了眼那个有生化污染标志的箱子,老实说拎着这个箱子跑路太不方便了,除非有车来接。
如果抽取的记忆没错,车的问题应该马上就能解决。
“我继续逃亡了,等安全了再和你们联络,完毕。”说完他直接把电话挂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一百二十年前被范海辛逮个正着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狼狈过。
神秘衰退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堂堂吸血鬼居然沦落到为苏维埃打工。
不过也多亏了神秘衰退,他获得了可以行走在阳光之下的权力,也不再怕流动的水。
他还挺喜欢日光浴的。
不过大蒜和十字架还是敬谢不敏。
正想着,视野尽头出现了巴士的轮廓。
凭着刚刚吸血的时候一并抽取到的记忆,他知道那就是他等的巴士。
当了三年的老太婆,是时候好好享受下生活了。
他把一件外套扔到抢来的箱子上,挡住了生化污染的绿色标志。
三年前,KGB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情报,说美泉神社附近有旧日本的秘密研究基地,所以派遣精于抽取记忆和扮演他人的他前往调查。
他到了温泉街一眼就看出来向井瑛太有问题,推测是被残留的某种执念附身了。
没想到他向上报告后,得到的指令就是扮演向井瑛太的母亲,观察向井瑛太的行动。
那帮人类的教授们,似乎对这种死掉了还能残留一部分意志影响生者的现象十分的感兴趣。
至于生物武器,那只是附带。
实际上三年来卢比扬卡从来没有要他弄哪怕一点生物武器的样本送到莫斯科去。
如果不是这次的事件,说不定卢比扬卡的高级情报官们压根就不会想起来这还有个生物武器。
不管怎么说,远离了可能还拥有较为强大力量的妖狐,生物武器样本也已经确保,还干掉了一个美国特工,这次回去大概可以申请去黑海海边度上几个月的假了。
巴士到了跟前。
只要那桐生和马不要突然搞出什么幺蛾子,这次的事情就顺顺利利的完结了。
他又回想起昨天见到桐生和马时的情形。
那个家伙虽然还是个少年,但是已经散发着和范海辛相似的气息了。
那个美国特工现在看起来更强一些,但假以时日肯定不是桐生和马的对手。
自从被范海辛打得狼狈逃出英伦三岛后,他就不止一次的感叹,人类真是个可怕的种族啊。
一两千年前对于吸血鬼来说他们还只是面包一样的存在,现在就已经成了这个世界的主宰。
他的感叹,被巴士的喇叭声打断。
“你到底上不上来啊?”巴士司机皱着眉头看着他。
“哦,抱歉,抱歉。”他赶忙上了巴士。
一阵液压关门声后,巴士的引擎轰鸣,载着他离开。
几乎同时,直升机引擎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