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5gk熱門都市小说 無雙庶子討論-第一百二十三章 神器更易相伴-ydqli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实在是太过薄弱了,不仅薄弱,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禁不住权力的考验,历朝历代,哪怕是天家血亲,父子兄弟之间拔刀相向的也是大有人在。
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了两代人之间的矛盾,一直绵延到今天。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李信才会与姬家离心离德,从一个卖炭郎,成为如今兵临京城,外人眼中的“野心家”。
听到了公羊舒这句话,李信缓缓摇头。
“老相爷这话不对,我是晋人不假,但是京城里的天子,百官也是晋人,按照老相爷的说法,京城里的老爷们应该也不愿意看到生灵涂炭才对,如果他们此时开城投降,让西南军进城,自然就不会有兵祸,也不会有生灵涂炭的场景出现。”
“既然大家都是晋人,没道理要我李信一个人来做圣人,凭什么我西南军要因为慈悲的念头撤兵,朝廷就不能因为慈悲的念头投降?”
公羊舒大皱眉头。
“李侯爷固然伶牙俐齿,但是未免太多歪理,先帝已经在西南敕封了蜀王,到了本朝,西南连赋税都不再上缴朝廷,实际上已经自成一国,从侯爷出兵,朝廷已经不止一次的派人接触侯爷,假使侯爷撤兵,朝廷绝不会吝啬一个世袭罔替的西南王给侯爷做,即便侯爷想要开国立宗庙,这个时候朝廷也会认可侯爷在西南所立之国,从头到尾都是李侯爷你在步步进逼,朝廷一直在争取罢兵言和,怎么到了李侯爷嘴里,就变成了朝廷全无作为?”
李大将军微微冷笑。
“这几年时间,朝廷先后刺杀我数十次,这也叫步步退让?若西南军孱弱无力,此时朝廷的禁军多半已经打进了锦城,取走了李某项上人头,西南军一路从西南打到京城城下,靠的是本事,非是朝廷的施舍。”
“我知道京城里的那位天子在想什么,按照时间,朝廷现在多半已经弄出了火药的药粉,只要拖个几年时间,朝廷的火器就可以逐渐成型,到时候大晋天家今日所受之辱,便会让西南军十倍百倍的偿还回来。”
“我说的是也不是,老先生?”
公羊舒摇头苦笑:“李侯爷非要这么想,老夫也无话可说,看来老夫的确是白来了一趟,今日再在庐州城里歇息一晚,明天一早,老夫便动身返回京城去。”
李信面色平静,淡淡的说道:“要谈,也不是完全不能谈,按照我的意思,元昭皇帝立刻颁发退位诏书,传位与六皇子姬盈,然后天子本人亲自出城前来庐州,老相爷带人把六皇子接进京城嗣位,同时,京畿禁军调离京城百里开外,我西南军也退出京城百里,等到京城之中尘埃落定,西南军便可以考虑退兵。”
“老相爷以为如何?”
公羊舒低头沉吟了一番,开口道:“老夫先前说过,陛下可以颁发退位诏书,六皇子随时可以进京嗣位,但是京畿禁军不能动,西南军也要退出百里开外,至于李侯爷你,想要进京观礼也好,想要留在城外观望也罢,朝廷不与限制。”
说到这里,老头子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沉声道:“但是无论如何,当今天子是决不能出城给你西南军做质子的,否则将是我大晋开国百多年来的第一丑事,以后千世万世,都会被刻在青史之上,给后人耻笑!”
李大将军哑然道:“既然老相爷这样坚持,那确实没有谈判的必要了,晚辈这里有几句良言,要劝告老相爷。”
这时候,公羊舒仍旧是走在前面,李信走在他后面,闻言老爷子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李信,止步不前。
“李侯爷请说。”
李信眯了眯眼睛,目光之中略带戾气。
“老相爷觉得,西南军有几成把握,能够打下京城?”
公羊舒摇了摇头:“老夫不知,不过想来李侯爷你应该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不然这个时候,李侯爷也不会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跟老头子废话这么多。”
李信咧嘴一笑:“三四成总是有的吧?”
公羊舒默然无语,沉默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两个折冲府的兵力,一夜之间就被侯爷麾下的那位李朔打散,西南军的战力强横如此,三四成的把握自然是有的。”
“那就当是三成的把握。”
李大将军双手背负在身后,声音有些低沉。
“此时朝廷上下一心,废了天子,迎六皇子进京嗣位,保存京畿禁军的战力,那么即便我西南军进京,大晋也还是大晋,姬家也还会是姬家,礼法规矩尚在,禁军仍有战力,李某最多是进京做一个权臣,将来皇帝仍然姓姬,朝堂上的官老爷,还会是官老爷。”
说到这里,李信微微眯了眯眼睛,继续说道:“可是假如我西南军把握住了这三成的机会,大破禁军,硬生生打进了京城,到时候即便李某想让这天下继续姓姬,西南军也会强行让他姓李,到时候神器易主,天下更姓,似老相爷这种大晋的文官,还会是新朝的文官么?”
“老相爷历经三朝而不倒,至今仍然在京城里为天子谋事,这其中的道理不用我说给老相爷听,您自然能够想的明白。”
公羊舒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皱着眉头,捋了捋颌下为数不多的花白胡须,闷哼道:“假使李侯爷说的都是真的,老夫现在就可以做主,把六皇子迎进京中嗣位,逼迫天子退位,然而西南军一旦进了京城,以后到底会是什么模样,都是李侯爷你说了算,老夫如何能信?”
“老相爷只能信我。”
李信面色平静,开口道:“此时放我进京,西南军上下都会念及朝中文官的功劳,到时候即便神器更易,文官也依旧是文官,皇帝换不换,说难听一些,其实与诸位无关。”
老人家被这句话气的满脸通红,咬牙切齿,怒声道:“你李长安莫非以为,天下文人,都是全无气节之人?!”
“文官老爷这么多,有气节的自然有,这东西当不了饭吃,假使他们不愿意继续在朝为官,到时候赐金放还就是,我可以向老人家保证,若朝廷开城放西南军进京,我不会滥杀任何一个文官。”
老相爷脸色难看,一言不发。
说到这里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庐州城的城墙边上,李信把公羊舒请到城墙上,然后两个人一起看向京城的方向。
李大将军指了指京城,又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开口道:“我西南军兵锋已至京城,此时打不打,决定权不在我手里,而在朝廷手中,朝廷开城门,自然免去一场兵祸。”
“朝廷若是不开城门……”
李信眯了眯眼睛,伸手指向京城,声音不大不小。
“这会儿,李朔的炮火,多半已经落在了京城的城墙上。”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