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ht5u人氣都市言情 一品修仙笔趣-第一零一五章 見血不吉利,不敢受一禮熱推-rk9i9

一品修仙
小說推薦一品修仙
第二剑君默默的收起了剑,积聚下来等待着爆发的力量,也无声无息的散去。
说真的,他还真的没想到是这件事。
细细想来,倒是也正常,这位老弟,如今的实力深不可测。
别的人,到了道君,起码还是能用具体的境界来做做参考,多少还是有一点可靠的。
可到了秦阳这,境界已经完全连参考价值都没有了。
需要秦阳来召唤他,帮忙干架的情况,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说真的,到了今天,第二剑君也不觉得自己是这位老弟的对手。
这是拼胜负。
可真要是打起来,他想逃,也很难有人能追上他,长板太长,短板也太明显。
收起杂念,第二剑君露出笑容,打量着脸不红心不跳的秦阳,拱手道贺。
“恭喜恭喜,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要说大嬴神朝的新帝,跟秦阳之间的关系,但凡是大嬴神朝这边,有实力有地位的人,有谁不知道啊。
就连国运化身的金龙,还有镇守宫城的幻兽,那都是门清的很。
不然的话,除了嫁衣自己,其他所有人,都甭想轻而易举的潜入到宫城,到处溜达。
唯有秦阳可以让这些家伙做到选择性眼瞎。
尤其是秦阳当年将嫁衣,从绝境之中背出来,早已经是小范围内流传的妙谈,嫁衣从一个被褫夺大帝姬封号,身份不尴不尬的长公主,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哪怕当年没人能看明白怎么回事,到了今天回首望去,马后炮会的人可不少呢,谁还不知道啊。
只不过没人敢随便乱说而已。
要说你秦有德,没点贼心,谁特么信啊,你没贼心,这种被人得罪了,就会悄悄记小本本的货色,会这么不图回报的,硬生生把当年濒死的废大帝姬,推到了现在的神朝大帝,单单自身修为就已经封号的绝世强者。
马后炮选手里,没有一个信这种鬼话。
可惜,也没谁敢插手,敢来说,那就是“天帝未灭,何以为家”。
第二剑君算是最关心秦阳终身大事的人了,这货从一开始,就没指望成仙作祖,连续施展了一字诀多年,时时刻刻承受着痛苦折磨,硬是吊住了他媳妇的命。
后来要不是为了他媳妇能有个安稳的地方,有好的环境修养,他都未必回田氏。
堂堂道君,目前天下剑道第一人,被人比之整个大荒历史上,名头最响亮的青莲剑仙。
这种人物,也啥野心都没,整天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混着。
所以,第二剑君两口子,最关心的不是秦阳的境界如何如何,反而是秦阳跟嫁衣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他媳妇现在没事了,就去宫城里转一圈,也就这种本身就聪慧过人,又修成了思字诀的女子,才能在跟嫁衣相处的时候,将节奏调整到寻常女子之间的相处。
别的人,真的很难在面对疆域横跨多界的神朝大帝时,还保持着平常心。
第二剑君客客气气的也对着嫁衣道贺之后,眉开眼笑的丢下一句话。
“稍等。”
几个呼吸之后,第二剑君便带了他媳妇过来,跟着继续去拉人。
第二滴滴重新开业,一口气接了个大活,没给钱,他却跟打了鸡血一样,到处去拉人。
几个呼吸,就有一个人出现,有时候是两人。
苟字当头的烛龙,蒙毅、崔老祖、燕云……
秦阳的亲朋好友,一个个被带来,/b包括没死成,到现在也还没死的田老祖,都厚着脸皮来了。
这群老家伙,一个个都跟人精似的,眼睛一转,身上就多出来俩心眼,来到这边之后,一个个力量尽数收敛,装的跟邻家老翁似的,笑呵呵跟那些来帮忙的村民打招呼。
聊起家常,不在一个频道上,也能通过那些事所代表的感情羁绊,聊的热火朝天。
而嫁衣的娘家人,也就是青鸾紫鸾他们,这些很早就跟着嫁衣东征西跑,嫁衣消失之后,他们又成了巡天使,镇守空域,如今又成了神朝砥柱中流,最得嫁衣信任。
这种感情,早就超越了普通上下级的关系,来当娘家人,完全没什么问题。
至于本姓嬴家的人,快拉倒吧。
没有被嬴帝杀完,也被嬴帝熬死的差不多了,再剩下的旁支后裔,一个个生恐别人知道他们的血脉身份,一个比一个老实,不专门费心去查的话,还真的很难找到所谓的亲戚了。
夕阳西下,最后一缕天光消散,天空中只剩下一轮明月照耀大地。
宅院内外,气氛却愈发的热闹,这种小村子,世代扎根在这里,稍稍有点年纪的,都能轻松念出全村人的名字,谁家有个什么事,那都是全村一起帮忙。
此刻这个小小的山村里,却差不多聚集了整个大荒最顶尖的大佬。
普通的凡人,和最顶尖的大佬,但这个氛围却出乎意料的和谐。
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个简单的婚礼,也正式开始。
嫁衣早就被一堆娘子军围着,去了村长家里,算是从那里出嫁,老爷子喷人喷的开心,可办起事来,却一点都不含糊,再怎么仓促,也硬是把该有的礼数都给补齐了。
秦阳一身花里胡哨的礼服,骑着村子里最健壮的一头矮马,一路前去接亲,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蒙毅这些长辈,端坐在正堂,静静的等候着新人入门。
没有乱七八糟的闹腾,秦阳接上了新娘子,带着花轿回家,快要进门的时候,就见一个人从远处狂奔而来,卷动着一阵狂风沙尘。
“师兄,你成亲,也不叫我啊,我差点就赶不上了。”
张正义面色有些发白,身上的力量波动,都有些压制不住了,不知道这货之前又跑到哪作死去了,现在匆匆赶来。
秦阳面带微笑,一只手轻轻按在张正义的肩膀上,瞬间,一切都平复。
小胖子身上的力量波动,便被强行压制,直接被当场封印,他脖子微微一缩,似乎已经预见到下一刻,他可以看到自己的后背。
“看把你吓的,你师兄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哪能平白无故的拧断你的脖子。”
张正义暗暗松了口气,他得到消息,就立刻赶来了,主要还是因为第二剑君都不知道他在哪,得到了方位,第二剑君也没去过那边,压根没坐标。
秦阳拍了拍张正义的肩膀,含笑道。
“今天可是你师兄我大喜的日子,不适合见血。”
“……”张正义身子一僵,立刻恢复了笑脸,眉开眼笑的对着花轿拱了拱手,便站在一旁,全程跟着,胆子越来越肥了。
怕个锤子,从今儿开始,这声大嫂就名正言顺了。
秦有德有本事就今天打死我。
不敢打死我还怕个屁。
张正义例行作死,坐在正堂的蒙毅一动不动,声音却在张正义的脑海中浮现。
“正义啊,有件事为师忘了告诉你,你师兄之前让我给你带个话。
你在生者的世界死不掉,可是绝对不能踏入亡者之界的范围,只要踏入那里,你立刻就会陨落。”
张正义面色不变,对着花轿拱手,高声恭贺。
“恭贺嫂子新婚,白首相依万万年……”
噼里啪啦的一顿马屁。
拍完了之后,立刻低眉顺眼的进入正堂,不在外面添乱,他来到蒙毅身旁,悄悄的道。
“师父,你说的真的假的?”
“你去招惹一下你师兄,就知道了。”
“那算了……”张正义缩了缩脖子,立刻放弃。
趁着这会儿功夫,张正义开始翻自己的收藏,琢磨着怎么给送个大礼,马屁是一定要拍好的。
不然这日子,以后真没发过了。
亡者之界都快成秦有德的地盘了,大嫂现在都快一统生者之界。
翻来覆去的翻了翻,张正义就有些发愁了,他的收藏,绝大部分可都不适合送来当成亲的礼物,有些晦气。
不提张正义,秦阳已经背着新娘子进门了。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顺顺当当的把这个简单的婚礼弄完,谁来给他上眼药,那明天就弄死谁。
牵着盖着红盖头的嫁衣,进入正堂,看着嫁衣,秦阳心里一时之间颇为复杂。
当年,他便是把这样的嫁衣从那里背出来的,那时候可没想过今天,也没想过,后来会娶媳妇,更没想过,还真娶了一个他最喜欢的鹅蛋脸。
“让你等久了。”秦阳有感而发,牵着嫁衣的手,低声念叨着。
嫁衣的手微微一顿,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她也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她的救命恩人,她的幕后支持者,她涅槃的牺牲者,最后,这所有的一切,都慢慢的变成今天,她的夫君。
“不久,一点都不久。”
老村长笑的满脸褶子,在一旁催促道。
“我可是看过黄历了,现在正好就是吉时,无风无雨,正适合拜堂,快点开始吧。”
老村长摆了天地的牌位,摆在庭院正中,一番唱喏之后,一声高喝。
“一拜天地。”
秦阳跟嫁衣同时回头,对着牌位一拜。
然而,谁想,那牌位却悄悄的向着旁边挪了挪,让开这一礼。
秦阳面色微微一僵,心道。
啥意思?这是想搅黄我的婚礼是吧?
诚心给我上眼药是吧?
同一时间,跟个来混饭的大叔似的烛龙,笑容微微一僵,端到嘴边的酒,也跟着僵在了那里。
他盯着摆在院中,那个明显有些年头的天地牌位,他感觉的非常清楚,也看的非常清楚。
根本没有任何人的力量,去动过这个东西。
那牌位本身也根本没有任何力量,除了被祭拜的年份有点多,香火气重了点之外,还真没别的特别的地方。
烛龙悄悄抬了抬眼睛,瞥了一眼天际。
妈耶,秦有德这是到底干了什么事了。
难怪他答应下来说和之后,那位大煞星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这是大荒竟然不敢受他正儿八经的一礼。
烛龙心神狂跳,怎么想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但这次倒是彻底确认,这次咬着牙站队,还真站对了。
反正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
他当然没听说过。
大荒世界哪怕并无真正的人格,这次却也是真怂了,这只是正常的趋吉避祸而已。
大世界和大世界之间,是已经有联系了。
真人格化处理的话,那就是大荒上次看到,隔壁很强的,名为十方界的邻居,被天字第一号大哥按在地上摩擦。
还被人强行闯入家里装修,装完了之后,还强行给动了大手术。
十方界完全是躺平了,什么都做不了,连喊一声都喊不出来。
而喊不出来的结果,便是整到现在,十方界内谁都不知道这个过程,最强的人,都感觉不到这种过程。
再加上上次秦阳复活,天劫都能被他硬淌过去。
哪敢受这种礼。
一定程度上,就是跟天字第一号大哥的接触。
只是似是听到了秦阳心里不高兴了。
趋吉避祸再次发动。
村长那挺有眼色的儿子,上去就对着自己看热闹的儿子踹了一脚。
“让你个龟儿子瞎扯桌布,误了吉时,老子回去把你吊起来抽三天。”
说着,连忙过去扯了扯桌布,将天地牌位重新扯了回去。
小屁孩吃着裹了白霜的花生,茫然的看了一眼桌子,他离供桌,起码还有半丈远,他咋个手贱啊?
一切正常进行,秦阳心里舒服了,带着嫁衣再次一拜,这一次,那牌位正正的受了一礼。
下一刻,便见此地灵气汇聚,以此小岛为中心,方圆三千六百里之地,灵气都变得更加拥有灵性。
灵气汇聚之后,化作氤氲神光,伴随着月华垂落而下,便是普通人,此刻都能感觉到神清气爽,沉疴尽去。
大地的脉动,也在此刻变得极为平和。
反正就是一切可能的意外,都被抹平了。
老村长感知不到那些变化,只当牌位移位是他那鳖孙手贱搞出来的小插曲,继续高声唱喏。
“二拜高堂。”
蒙师叔和崔老祖坐在上首,乐呵呵的受了一礼。
这二位坐在这,谁都说不出个什么,真要论个亲疏,这二位就是毫无争议最亲近的长辈。
“夫妻对拜。”
简单的礼数结束,老村长眉开眼笑,大手一挥。
“送入洞房喽。”
ps:七夕快乐哟。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