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m9y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討論-第三十二章 聽力考試唯一沒帶耳機的學生閲讀-hc7aq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诶?小李道长?”
李楚正带着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来到鸿都山下,远远就有一人见到他,打了个招呼。
听到叫声,李楚循声看去,只看见硕大一颗光头。
“神目师傅?”
李楚也诧异了下,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不过转念一想,神目和尚身为佛门弟子,他出现在这里比自己出现在这里合理多了……
神目和尚从那边观礼席上迎过来,笑道:“你怎么跑到神洛城来了?”
“来这里办点事。”李楚应道:“你也是来参加佛缘会的?”
“是啊,不过出了点意外。”神目挠了挠脑袋,讪笑道:“师傅说我有缘法,这才让我来参加大会。谁知道今年第一轮要去神洛城讲经,我刚摆上法台,就有几个鸟人过来捣乱,他们居然发传单发礼品找人去别处听经!当面挖墙脚?这我哪里能忍,就单方面和他们厮打了起来……结果参赛的事情就泡汤了。”
单方面厮打……
李楚心中有一团吐槽之火蠢蠢欲动。
“诶?”神目说到一半,又忽然抬起头:“你说的‘也’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也是来参加佛缘会的。”李楚淡然道。
領先四十年
“嗯?”神目和尚的眼神陡然凝重起来,他凑近了几分,压低嗓音道:“你该不会是来卧底的吧?道门终于要对佛门下手了?有内鬼?”
“……”
李楚无语地摇摇头,“只是生活所迫,出来做些兼职而已。”
神目和尚狐疑地看了他两眼,不过他似乎有事,转身看了下,又回头道:“先不多说了,我这次是和我大师伯与三师伯一起来的。参加佛缘会之余呢,还顺便会在白龙寺住上几天。等大会过去,我再找你长谈。”
我在地府当厨娘
“好,在城南有一家德云分观,你到时可以来那边找我。”
两位老乡一番寒暄之后,又各自分开。
神目和尚回到霜扉寺的席位,霜扉寺这一代的住持方丈一深禅师与颇有地位的三孔禅师都在那里。他不怕自己的师傅,却要怕一深禅师的,所以不敢像以往那么自由。
佛缘会的聚集地在鸿都山腰,白龙寺山门前的一处广场。贴着一侧山壁是观礼席,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佛门修者和其他的一些上流人士。
中央的广场处则是普通的信众,随着神洛城中的讲经者陆续归来,慢慢也聚集了有近万人。
一些杂耍卖艺者和商贩货郎游走在人群中,一时好不热闹。
参赛者回来将自己的讲经录交到白龙寺的僧众那里,也在此处暂且等候。
李楚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一阵,找到了本次的目标。
西域不老城二王子,叶烁。
他的容貌站在凡人的人群中也算极为出挑,加上目光温润、气质和煦,很容易给人好感。身周正有几个上了年纪的佛门高僧在与他攀谈,看起来不像是对晚辈提点,倒像是平辈论交。
早年间,西域诸国在中原百姓眼中一直是蛮夷之地。
但是经过千百年的文化熏陶,如今西域的诸多文明也称得上繁荣昌盛。近些年常有西域人杰走入中原,在河洛王朝的画卷上也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叶烁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本次佛缘会,可能是他作为西域来的天之骄子起飞的节点。
只可惜……
李楚摸了摸下巴,不想让他拿到佛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自己拿到就好了。
如果不行。
可能就得想办法做他一票……
嗯。
……
那不老城二王子正在与几位河洛高僧攀谈,忽然感觉到一阵如芒刺背。一回头,就看见一个英俊得略显离谱的青衣少年,正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看着自己。
若是旁人如此窥探,谨慎地叶烁免不了要怀疑他不怀好意。但见到此人的相貌,叶烁的思绪却跑偏了。
他心中不由得惊叹一声。
中原竟能生出如此人物?自己在西域可从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是水土的差异吗?
还是气候……温度……光照?
他并没有来得及多想,因为远处另有两名西域带来的属下向他招手。他当即向几位僧人告罪一声,便奔那边去了。
几位河洛高僧也不着恼,叶烁虽然年轻,但是在西域极光菩萨座下修行,辈分高得可怕。认真论起来,恐怕法善禅师都要比他低一辈。而且他不止是辈分高,对佛理的掌握也是极为精深。无论从辈分还是佛法上,都不能算作是晚辈。
叶烁将那两名手下带到一旁角落,问道:“怎么样了?”
“查不到洛水女神的样貌,属下四处询问过,倒是有几位画手曾经画下过洛水女神的样貌,但无论谁的画,脸上都特别模糊,据说是当日的雾气缭绕。”
“但是城中牡丹花在冬日长开不败,显然就只有小公主的百花仙体能做到,不然只能是陆地神仙才有如此法力了。”
两名属下说着,掏出几幅画卷,递了上来。
叶烁逐一打开,画上都是差不多的场景。画的都是洛水女神入城当日,满街花开的场景。不同角度不同笔触,但是画中的人物都是绝美。
只可惜,面容上多少都有些模糊不清。
“此地之事,就是小妹所为,恐怕八九不离十。”
合上画卷,叶烁望向远处,洛神馆的方向,沉吟片刻。
“只是不知道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属下想来,不论小公主做什么,定是与圣物本身有关,应该猜不到我们的目标。”那名手下进言道。
“这倒是。”叶烁点点头,旋即冷哼一声:“我不与他们争圣物,而来此间参加佛缘会,大哥他们可能还要笑我傻。”
“殊不知,只有我师尊才晓得这桩绝密。操纵圣物的法门,藏在白龙寺的孤本腾河经中。只要拿到腾河经,不管他们谁找到圣物,圣物都终将为我所用。呵呵,到时不老城的城主,舍我其谁?”
“只是……”
“我这小妹一向聪明,我不怕别人,却唯独有些担心她。”
听到他的话,另一名手下阴仄仄地说道:“二王子何不先下手为强……”
叶烁立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手下立刻仓皇下跪,正想求饶,就听叶烁说了一句。
“还用你说?哼。”
再转回身,他眼中的寒芒已然敛去,复归一片温润的目光。
“这里是佛缘会,你们这些心里有鬼又修为不够的人,就别常留了。万一被白龙寺哪个高僧看破了根脚,可就坏事了。”
“是!”
美女校花爱上我
小妖,別跑!
两名手下连连点头,转身离开。
这时,远处的高台上也正有人叫到他的名字。
原来是第一轮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讲经录上真实姓名最多的五十人,将被选中参加下一轮的比试。
叶烁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不是第一。
然后再看看站在自己前面那个人……他便明白了什么。
原来正是那青衣少年。
呵呵。
不老城二王子在心中冷笑了一声。
听你讲经的人看脸,但佛祖可是不看脸的。这场佛缘,我势在必得!
一应五十人在高台之下站好,其中倒有大半是佛门僧众。应该都是其余寺庙中的年轻僧侣,类似神目那种身份。
他们在各自的寺庙中大概也是年轻一代中佼佼者的存在,但是到了佛缘会,就不显得那么出众了。
待众人列齐,一名身披华丽袈裟的老僧登上高台,是当今白龙寺中传法堂的首座、法善禅师的师弟、法清禅师。
“诸位。”
史上最牛輪回 那壹抹緋紅
法清禅师人若枯松、声若洪钟,顷刻间响彻整片广场。
“首先恭喜你们从第一轮的讲经之比中脱颖而出,接下来要进行的就是佛缘会的第二轮比试,这一轮与往年相同,要进行的是‘碑林听经’。”
虽然已经是经典环节了,但为了人群中的新观众着想,法清禅师还是解释了一番。
“在我白龙寺中,有一片‘祖碑林’。”
他扬手一指,指向了高山之中一个云海缭绕的方向。
“祖碑林中有当年佛法西来之时,最原始的十二块古经碑文。还有历代祖师顿悟之时,刻写的经文要义,至今共有碑文六十二块。”
“时至今日,仍可以用秘传法诀唤醒其中的经文遗念,令人听到当年的诵经声。这般承载了祖师遗念的经文,寻常人根本听不了一声。”
“而这项比试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要你们进入祖碑林中,承受其中的诵经声响。能坚持得最久的人,便可获胜。”
“需要注意的是,其中经文遗念的力量是可以分流的。所以当你们五十人一同承担时,或许不会太过强烈,但不能掉以轻心。随着承受不住的人越多,那经文遗念的力量也会不断升级。”
“这一场,考验的是你们的悟性、心性、神性……诸多方面结合,对于修佛来说,至关重要的品质。”
“对你们既是挑战,也未尝不是一场大机缘。”
这句话不用他说,但凡是一个正经的佛门弟子……或者是业余的佛家爱好者,都不可能不知道白龙寺先祖所遗留下来的经文有多珍贵。
能听见这样的诵经声,哪怕不能理解,只要记下一丝,也是足以受用终身的财富。
那些佛门弟子,都一个个激动地头皮泛红了起来。
站在最前方的李楚,却只是眨了眨眼。
仅仅是听经吗?
那难度应该还好吧。
……
观礼席位上,霜扉寺的位置。
在杭州府内德高望重的一深禅师,在此处也只是得到一个靠中的席位。
胯下臣服
他带着淡淡笑意瞥了下旁边的神目和尚。
“怎样?让你控制不住自己的性子,见到人家去听先祖经文,心中是不是十分羡慕?”
神目和尚也不掩饰,撇撇嘴,“有什么好羡慕的,羡慕他们去争第二?”
“哦?”一深禅师一挑眉:“你能猜出谁是第一?”
神目和尚指了指最前面那个身影。
“住持师伯你看,那个啊,就是我跟我师傅提过的李楚。”神目和尚嘿嘿一笑:“他跟人比什么也不可能输。”
“那个修为高深莫测的年轻人吗?你师傅倒也跟我提过……”一深禅师沉吟了下,“可我记得他不是道士吗?”
“嗨。”神目和尚摸了摸光头,猜测道:“我估摸着他可能是收了钱在做任务,以我对他的了解……别说参加一次佛缘会,只要钱到位,他不是不能剃度。”
……
鸿都山上最高峰。
那披着宽大僧袍的清秀小和尚又站了上来,端立崖前,眺望远天,一副悲悯姿态。
那老僧则是恭敬地站在他身后。
“这次佛缘会,还好办吗?”
良久,小和尚才出声问道。
“唉。”老僧叹了口气,心说这个场景似曾相识,随即答道:“人心不古,世态炎凉,一场临时开办的花都大会……将人气都吸过去了……”
小和尚又道:“我们这传承数千年的佛缘会越来越没有地位,那云浮寺的佛言堂会怎么就越办越好呢?你反思过没有?”
“反思过了。”老僧忙点头。
“结果呢?”
“神洛城的百姓……”老僧回答道:“不正经。”
“呵。”小和尚笑了笑,“你就反思出个这?”
“弟子愚钝。”老僧连连顿首。
“你愚钝,我也愚钝,世人谁不愚钝呢?”小和尚似有所感,长叹一声。只是他的声音太过稚嫩,听起来毫无沧桑感,反而有些可爱。
“不知道这届佛缘会,能不能有无上雷音出现。”
“无上雷音已经有近二十年没有出现过了。”老僧道:“至于天国图景,还要追溯到上百年前。”
“白龙寺……还没输。”小和尚仰首望天,“我也还没输。”
“我轮回九世,每一世都不足二十年。为了等这一场仙缘做足了准备,我不可能输。”
老僧闭口不言。
他知道有些话题不是他能掺和的进的。
或许他的修为在这世上已经是最顶尖的一撮,但是依然有些事,他连发言的资格都没有。
……
嗡——
随着法清禅师结下一串复杂得印诀,祖碑林内开启异象。
累世经文。
在这古老碑林中盘坐好的参赛者们,顿时都听到了耳边响起那玄妙的诵经声。穿越无尽时空,如此贴近却又如此遥远。
闭上眼,仿佛能看到一个个修为难以想象的大德高僧,将他们的境界一笔一划刻在那坚硬的石头上。从此以后,顽石成金。
奇的是,碑林中的经文声如雷贯耳。碑林之外,却没有一丝声息。
因为,实际上这些经文都只是一些残留的念头,他们听到的声音,是直接灌入神魂之内。
外界自然感知不到半点。
自打第一声经文开始,就有参赛者的额头冒出冷汗。
这种经文带来的精神威压……绝对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凡人哪怕只是听到一个音节,恐怕就会立刻呕吐晕厥。
许多僧人盘膝端坐,想要依靠入定来稳住自己。但越是闭眼,那经文在脑海中回荡得便越清晰。刹那间,竟已出现幻象!
“花绮罗是我老婆!花绮罗是我老婆!”
不过片刻,就有一名参赛者站起身来,胡乱大叫着些什么。
碑林外的法清禅师一皱眉,大袖一摆,便有一阵清风将那人托了出来。
“才这么一会儿就已坚持不住,陷入了幻象中。”法清禅师摇了摇头。
他一双精亮的眼环视一圈,碑林中大多数的参赛者还是在安静打坐。
只有三两人开始动作起来,逐渐手舞足蹈,随时有淘汰的迹象。
而那名道士出身的参赛者,也在其中。
法清禅师满意的点点头。他被淘汰倒是一件好事。白龙寺的佛缘会,总不能叫道士走到最后。
李楚此时确实在皱着眉头,左顾右盼。
这一关居然比他想象中要难。
最强生化体
难就难在……
“我怎么听不到一丝声音?”
李楚看着前后左右那或皱眉、或咬牙、或流汗、或嘶吼……种种仿佛带着痛苦面具的表情。
而自己活像那个听力考试里唯一没带耳机的学生。
不禁。
陷入沉思。
是我有问题?
还是……他们有问题?
李楚竟一时有些不自信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