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cwlj寓意深刻小說 《美食供應商》-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風格各異讀書-zi4fn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袁州倒是没有听到两个人的议论,而是很快就回到了厨房,临近用餐时间了,人来的络绎不绝的,一下子店里就聚集了二十几个人,基本上一半是打算自己做的,一半是买了菜打算让老王帮忙的。
袁州还是很忙碌的,当然比起在厨神小店的时候绝对是轻松多了,至少可以在忙碌间隙观察这些来店里的人。
形形色色的,都来去匆匆的,都有些病殃殃的感觉,或是丧气。
很快忙碌的一个小时就过去了,除了自己做菜的,其他的都已经忙碌完了。
被称为“生命厨房”的这家店,跟一般的饭店不一样,它忙碌的时间一般是中午的十一点到一点之间,尤其是越到后面,越没有人了,所以袁州这时候算是空了下来了。
“小袁,你是在这里凑和吃一点还是回去吃都可以的。”吴阿姨问道。
“我下午还有点事,这次就先不尝王叔的手艺了,等晚上再吃。”袁州想了想道。
下午需要去拜访葛大师,怎么也得准备一下,袁州打算随意填填肚子就好,不浪费时间了。
“那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吴阿姨道。
“小袁下午五点来就行,不用太早。”老王在后面补充了一句。
袁州一一答应以后就走出了生命厨房,先是掏出手机,插上耳机,然后找到音频按下播放键,耳朵里立刻充满了殷雅的声音,“先直走两百米,然后再左转……”
之前刚刚从酒店过来的时候袁州就是这么准确的找到生命厨房的,这都是殷雅的功劳。
她专门录制了一个从酒店到生命厨房的走路的路线,经过殷雅私下找人试验,完全可以准确找到目的地以后才将它交给袁州的。
不然你想让袁州自己找到地方,还是走路,那绝对是错觉,路痴就是到了哪里他还是路痴。
有了未婚妻牌指路指南那就另当别论了,尤其是根据袁州的习惯定制的,根本不需要费劲就能找到正确的路。
“看来我还是认识路的,以前肯定都是被乌海给带沟里了,下次跟乌海出去还是我自己带路好了。”袁州心里觉得以后都不能让乌海带路了。
说是随便吃点就真的就是随便吃了一点,在酒店不远处的地方,袁州看到一家推着车子卖白糖糕的小摊子,就直接买了一些白糖糕作为午餐了。
白糖糕作为赣省的五大名小吃之一,其味道跟粤省的白糖糕是有区别的,入口香韧、柔软,而且表面裹有赣省特有的冻米粉,吃进嘴里,风味独特,别有一番滋味。
“味道还不错,糖的比例还挺合适的,米粉裹得太多了一些,影响了其本身的味道。”袁州一边吃一边在心里点评,都没有说出来,毕竟说出来像砸场子。
等到回到酒店以后,午饭也解决了,然后袁州换了一身干净的短袖衬衣加西裤看上去正式了不少,然后就将三个包裹严实的包裹从行李箱里拿出来,装到袋子里打算出发了。
虽然约的是三点,但是袁州觉得作为小辈还是需要早点到以示对年长者的尊重。
这次出门袁州肯定不是走路的,因此直接喊了车,也不用殷雅准备路线,很方便。
约的地方是鞠大师的地方,鞠大师的地方其实并不偏僻,距离景德镇最大的碗并没有多远,而且需要经过这碗不远的地方才能到达鞠大师的地盘。
“这碗真是够大的。”袁州远远看过去,能够看到碗的上半部分。
确实十分巨大,不愧是号称世界上最大的碗,‘万瓷之母’绝非浪得虚名,就是袁州看了都觉得景德镇的瓷都之名没有白叫。
就是司机师傅在经过大碗附近的时候,都忍不住给袁州介绍了起来,语气十分自豪,显然司机师傅对于这个大碗还是十分看重的。
鞠大师的地盘距离袁州的酒店不是很远半个小时也就到了地方了,不愧是瓷器大师的地盘,外面的墙壁都跟普通人家的不一样。
是用碎瓷片混合泥土砌成的墙壁,或青,或黑,或红,或白的瓷片镶嵌在墙壁的表面,浑身散发着‘莫挨老子’的霸道气息。
“咚咚咚”
袁州曲起指节敲响了朱红色的大门,没一会,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吱呀一声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长得还算是精神。
“请问是袁大师吗?”小伙子问道。
“我是袁州。”袁州道。
“啊,袁大师好,葛大师和鞠大师就在前面,袁大师快请进。”小伙子打开大门,将袁州往里面迎。
穿过曲径通幽的一段小路,袁州跟着小伙子到了一个凉亭的地方,跟江南的凉亭不同,鞠大师家这个充分体现了他的身份,柱子上贴着的都是瓷片,就是上面盖着的琉璃瓦都看着不一般。
等到袁州走到了凉亭的位置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老头站在那里等候着,风格迥然不同。
一个穿着朴素,头发灰白,脸上皱纹深刻,穿着简单,身材消瘦高大,倒不像是大师反而像是乡间的老农民。
而另一个穿着短袖唐装,面色红润,身材微微发福,看着倒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富老爷,也没什么大师的样子。
“鞠大师,葛大师好,很高兴见到你们。”袁州是认识两位的。
倒不是见过真人,而是见过图片,就是以防认错,像农民的是葛大师,像富家老爷的是鞠大师。
“袁大师久仰久仰。”鞠大师笑眯眯道。
而葛大师不光是看起来严肃,就是处事也很严肃,朝着袁州点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看起来平常就是话少的人。
“来来来,刚刚泡了一些茶叶,袁大师可以来尝尝。”鞠大师自觉担任暖场的人招呼道。
“谢谢,我这里正好带了一些见面礼,刚好配茶。”袁州道。
跟着两位大师走进亭子以后,袁州就将自觉带来的东西慢慢拆开。
至于刚才带路的小伙子早就十分有眼色的退下了,不打扰三个人说话。
“这是给鞠大师带的南酸枣糕,鞠大师可以试试跟赣省本地的有什么不一样?”说着袁州就将刚刚拆出来的一个木匣子双手递给鞠大师。
然后又将下面的另外一个木匣子拿起来递给葛大师:“这是给葛大师带的一点鲜花饼,都是自己做的,希望大师不要嫌弃才是。”
两个匣子看起来大小材质都是一致的,唯一的不同就是上面的花纹,一个是百花盛开的模样,一个是一棵硕果累累的树木,倒是迎合了里面所装的内容。
……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