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y55都市言情 我師叔是林正英 ptt-第598章 絕望!鑒賞-rs7z6

我師叔是林正英
小說推薦我師叔是林正英
红光褪去。
岛屿已经彻底下沉,赢勾、将臣、后卿,以及刚刚被复活的后卿,都已经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人站立。
毋庸置疑,他便是犼!
此时犼的气息,简直恐怖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如果说之前的将臣的肉身之力,就已经突破了众人的认知,让丹辰子的剑气都难以对其造成太大的伤害。
现在犼,比将臣的气息还要恐怖十倍!
至于赢勾炼化的黄泉之力,倒还是存在,依然缠绕在他身边,但是这些黄泉之力显然已经不再是他的依托和强劲手段。
黄泉之力,此刻更像是他手中的玩具!
和他本身的气息比起来,不堪一击。
面对如此恐怖的犼,即便还没有交手,几位天师境也已经毫无信心。
所以众人皆面色肃穆,已经做好了死战的打算。
如果有可能,他们更愿意面对众多殭尸始祖,即便数量翻倍,有六位、八位。
也比面对一个犼好!
四大殭尸始祖合体,令犼复活,并不是单纯的四人战力相加那么简单。
合体的犼,有了质的改变!
这位最远古的邪神,显露了真正的气息,似乎已经超越了天师境!
只不过……
相比犼那睥睨天下的恐怖气息,更令张敬震惊的是,犼现在的相貌,并不是什么怪物的模样,而是一个中年男子!
不是别人,正是他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的那个男人……张玄!
看清楚犼的长相,张敬一度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现了差错,或者他现在是不是陷入了幻觉之中!
但直到旁边的王常月、草庐居士,也都惊骇莫名,喊出了:“张玄?怎么是你!”
张敬才知道,眼前的犼,的确是他的父亲!
在海风中,张敬凌乱了,脑子嗡嗡的。
是犼模拟出了他父亲张玄的面容,还是说这副躯壳,就是真的他父亲的躯壳?
如果是后者。
那么在南洋那座上古阵法中,困住的上古邪魔,难道就是犼?
当年,杀害他母亲张幼微的凶手,就是犼从阵法中溢散出来的一缕魂魄?后来他父亲张玄为了报仇,选择以身饲魔,将自己也葬送进入了封印中?
可是,他父亲不是和那阵法中的邪魔,同归于尽了吗?
这一点,是当年草庐居士亲眼所见,张敬自己也亲自去打探过。
“张道友,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你父亲当年魂飞魄散,绝无活下来的可能!”草庐居士回过神来后,看见张敬陷入了惊愕之中,连忙提醒道。
王常月也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劝说道:“张敬,此人虽然相貌和你父亲当年一般无二,但气息绝对不是你父亲。你看他的双眼,完全是漆黑一片,它就是犼!最多,它不知道怎么样夺舍了你父亲的躯壳而已。”
王常月当年和张玄,是对手,是情敌,也能算是朋友。
彼此相互很熟悉。
他和草庐居士一样,都怕张敬会认为犼是他父亲,从而陷入犹豫不决之中。
刚才的战斗情况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张敬是他们这群人中,实力最强的,即便是丹辰子和草庐居士,都不能和张敬的雷霆世界相提并论。
若是张敬因为碍于眼前男子的身份,不敢全力出手,那他们本来就十分渺茫的胜算,就更糟糕了。
张敬点点头。
他当然拎得清情况。
就算他不熟悉自己父亲的气息,但是刚才闫避尘道长的死,旱魃的复活,以及四大殭尸始祖的合体。
一切都已经很清楚了。
眼前的男子就是犼!
即便他有着自己父亲张玄的躯壳,也依然是犼!
就在此时,犼一双漆黑的眼睛,也锁定了张敬,哈哈大笑着开口道:“我儿,到我身边来,让为父好好看看你!”
刚做出决定的张敬听到这句话,当即三尸神暴跳。
眼前的这人,已经确定是犼了,竟然还敢称呼他为儿子?
这就是摆明了羞辱他啊!
不但羞辱了他的尊严,也羞辱了他的智商!
王常月怒斥道:“好不要脸的邪魔!夺舍了张玄的身躯,害了张玄性命,竟然还敢来冒充张玄!你真以为我们是傻子吗?”
“我冒充?”犼脸上露出一抹轻笑,转头看向常月真人,笑眯眯地道:“小月月,多年不见,你胆子倒是变肥了不少嘛。竟然也敢对我大呼小叫的了,看来是忘记当年怎么被我蹂躏的了吧?”
小月月……
听到这个称呼,其他人大多都是惊愕,充满违和感。
但王常月在勃然大怒的同时,眼神中也露出不敢置信之色,指着犼张了张嘴,但又没说出什么话来,一时之间像是失去了言语,结结巴巴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怎么知道……”
他的确有小月月这个称呼。
但是,只有两个人知道他这个称呼。
或者说,只有两个人用这个称呼叫过他。
其他人,就算是天师府的师兄弟,比如其他几名真人傅守阳等,都从来不知道他有小月月这个称呼。
就算知道了,也是万万不敢用这个称呼叫他。
只有张玄,以及张幼微两人,才会这样称呼他!
也只有这两人,他才无可奈何。
张幼微是他爱了一辈子的女人,而张玄当年是实力全方位碾压他,把他打得没了脾气,拿张玄没办法。
“我说了,我就是张玄。”犼笑眯眯地道:“若是你不相信,当年的事情,我可以一件件,慢慢帮你回忆。”
说罢,他再次转头看向张敬,招手道:“我儿,还不速速过来!”
“你骗得了其他人,骗不了我!当日我是亲眼看着张玄以身饲魔,魂飞魄散的!今日即便张玄‘复活’,那也不再是张玄,而是上古邪魔犼!”
草庐居士低喝,上前一步,下方无尽的水行之力被他掌控,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犼轰击过去,“给我显露你的真面目!”
犼对此不慌不忙,完全不将这恐怖的水行之力放在眼里,轻笑道:“当年我的确选择了以身饲魔。不过,却并没有魂飞魄散。以身饲魔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同样也是一件汇报很丰厚的事情。比如……”
话音落地。
犼挥了挥衣袖,右手掌伸出,轻轻往前一拍。
轰!
无尽的水行之力就像是碰到了最坚硬的岩石,全部倒卷而归,甚至那恐怖的反噬之力,令宛若风伯雨师的草庐居士如遭雷击,浑身猛烈的颤抖,倒飞出去。
“敢于舍弃,才会有大的收获。你看,当年我在你面前,实力不堪一击。现在你在我面前,犹如蝼蚁……”
犼并没有趁胜追击,气定神闲地说道。
他看着五名天师境,就像是在看五名普通人,没有丝毫的压力,似乎随时都能将五人翻手镇压。
“杀!”
丹辰子最为刚猛,人狠话不多,看见草庐居士被一招轰退后,他没有任何的害怕与忌惮,反而战意更加昂扬,衣袂飘飘,剑光犹如银河落九天,白茫茫一片,斩了过去。
轰!
一剑落下,下方的海水都被斩得分开,留下一条深沟久久不能合拢。
但位于剑气最中心的赢勾,只是双手画圈,一道猩红的光罩将他笼罩,剑气狠狠落下,将光罩斩得下陷了几公分,却无法将其斩破。
自然,也就没办法伤到犼。
“倒是有几分气势,可惜威力还差点。”
犼抬头看着丹辰子,点评说道,依然轻松自在。
轰隆隆!
下一瞬,犼周围的天地顿时变成了雷霆世界,无尽的本源雷霆之力犹如天罚,朝着犼劈去,同时这片空间内,足以令普通天师境感到腿软的强大压迫力,也同时朝着犼挤压。
张敬出手了。
在雷霆世界中,张敬的单纯攻击力,或许还是不如丹辰子的剑气,但是综合压迫力,绝对是要远远胜过丹辰子的。
而且雷霆净世,对于邪魔天然有着克制之力。
果真。
虽然犼的手段诡异,暗红的光芒匪夷所思,但当神霄雷法袭来,当即就开始有裂纹出现,开始崩溃。
“不愧是我儿,如此雷霆造诣,古往今来也无人能与你相比。”
犼虽然脸上有着诧异,但却依然没有惊惧。
在暗红色光圈破碎的刹那,他忽然深吸一口气,猛地长啸一声,光罩骤然一闪,消散不见。
与此同时,他的背后,一道恐怖的异兽幻影出现。
异兽角似鹿、头似驼、发似狮、颈似蛇、腹似蜃、鳞似鲤、前爪似鹰后爪似虎。
正是张敬曾见过的上古邪魔犼的真实面目!
只不过。
现在张玄背后的犼,是真正完整的犼,是四大殭尸先祖任何一位身上的残魂都不能比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张玄没有直接变身成为犼,而是采取了类似于‘法相’的形势出现,但威力却盖压众人。
自从掌控了雷霆世界后,张敬就感觉自己是这片世界的神灵,言出法随,掌控一切。即便刚才后卿施展最强的咒杀手段,虽然诡异得很,但后卿也并没有冲破雷霆世界的封锁。
是张敬主动撤掉雷霆世界后,后卿才能逃跑。
但此刻,张敬第一次感觉自己掌控的世界不够牢靠。
他的雷霆世界就像是一座监牢,但监牢里却关押了一只超出他掌控范围的巨兽!
当犼猛地一挣脱,雷霆世界只坚持了片刻,就硬生生被打碎!
尔后恐怖的冲击波袭来,张敬和丹辰子两人躲闪不及,直接被轰入海水之中,砸出巨大浪花。虽然马上又各自飞上来,但是气息却有几分虚弱,已然受了伤!
但即便如此,两人都眼神坚定,再次朝着犼杀了过去。
草庐居士和王常月见状,马上也加入了战团。
小虾米神色肃穆,念了声法号,他的双眸中有佛光闪动,似乎能看穿过去未来。
谁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只见他脸上晒然一笑,大佛加身,冲了过去。
轰轰轰!
各种恐怖的术法响彻海面上空。
不管是草庐居士的水行之力、常月真人化身神龙、又或是小虾米的大佛法相,当张敬雷霆世界撑开,压迫住犼的时候还有些效果,能给犼造成一些伤害。
当张敬的雷霆世界被犼打破,他们的术法就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了。
反而是当犼动了真火后,开始痛下杀手。
“既然都求死,我便成全你们!”
首先便是常月真人和小虾米,他们两人只是天师境第一阶段。
在犼的反击中,常月真人化身神龙,直接被犼抓住,犹如抽龙筋一般,不但所有金光龙吟消散,常月真人更是惨叫一声,血洒长空。
小虾米化身大佛,即便是面对将臣时也能勉强与之对轰。
可面对犼时,几拳之下,金佛法相硬生生被打爆!
两人落入海水中,漂浮在海面上还有口气息,但连凌空飞行都已经做不到,显然情况已经糟糕到了几点。
张敬、丹辰子、草庐居士,三人虽然好些,但也已受伤不轻。
绝望,弥漫众人心中。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