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vqz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李朝萬古一逆賊 起點-1.各有職守定大局讀書-gchec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汉阳南门外开刀问斩的金芝淳、柳孝源、朴宗庆等人意味着李玜的时代落幕了。往后几日,接二连三的有外逃的安东金氏与潘南朴氏的大臣被赐死和追夺的消息传来。
除了少数几起抢夺之类的事件,汉阳的局势也在赵万永的管控下快速恢复,一切都走上了正轨。
包括抄家!
朴宗庆一门的家产自然是一律充公,没入官库。金祖淳一党的家产洪景来还是要问一问小老弟金平淳的意思,他要是希望保留一部分,洪景来也愿意给他。
令人意外的是金平淳只要了四个小庄子,三个庄子分给三个得了豁免的侄子,免得三个公子哥将来衣食无着,还有一个拿来养活金祖淳的几个未嫁女。
这下子到是让其他摩拳擦掌的反正功臣们不好意思了,金平淳先是暗通消息,后是打开城门的大功劳已经是公之于众,论此番大事,金平淳现在正大光明的名列一等靖社功臣,他如果不要赏赐,别的人还真不好意思多要。
毕竟抄家而来的四十余万结土地,一旦化为功臣田,那可就是完全免费的巨额财富。李朝现在党争都文明的很,也就杀个首恶,从逆的流放,子女基本不问。但是剥夺失败者的财产却是非常彻底的,基本上是一抢到底,你有多少就要拿走多少。
金平淳首先表示不要,那么其他几位一等靖社功臣的态度就影响大了!
洪景来想要吗?这么庞大的财富谁不想要?可是洪景来现在掌握八道的权势,而且怀抱着某些高远的志向,还真不想为了钱财而停住脚步。
至于赵万永?闵景爀?李尚宪?这几位大地主大官僚虽然不能说不爱钱吧,但是他们一大早就押宝在洪景来身上是为了几个臭钱?这几位那是盯着朝鲜八道中央朝廷的权势去的!
钱算个屁!有了权还怕搞不来钱?
眼下正是权力重新分配的关键时刻,哪还有人在乎这玩意儿,不管是一等靖社功臣,还是二等靖社功臣,翘首以待的乃是官职和权势花落谁家,些许几个功臣田没在想的。
只要官位还没分配完毕,其余都是摆不上台面的小事!
转天,已经身兼吏曹、兵曹、户曹三曹判书,并且担任内禁卫大将的洪景来政权的功臣表最终出炉。
领议政毫无疑问的乃是闵景爀,代表骊兴闵氏横跳成功,从安东金氏的破船转移至丰山洪氏的巨轮,站上朝鲜权势的巅峰,不仅没有一丝衰颓,反而益发的昌盛起来。
左议政兼知观象监事,五卫都总府都总管自然是代表了王室宗亲的李尚宪,他虽然担任五卫总管,但实际上也就是管着自己带进城的那二千多三千不到平安道兵,成为扶助李王王室的中心人物。
右议政则是出乎众人意料,原本已经辞官归家的原任弘文馆大提学曹允大,后来城门也没有开,郊迎也没有赶上。等洪景来进了城,这才屁颠屁颠赶上来拥戴新君。他代表着绝大多数一直中立旁观的京华士族,同时又是洪景来的老恩师。为了示恩拉拢这批中立者,洪景来还是舍得这个虚职的。
赵万永以吏曹参判的身份署理汉阳府判尹,他叔叔赵镇宜平安降落,致仕退休。咱们的大族兄洪守荣担任礼曹判书,为即将举行的新君继位之科举别试做准备,在这一届科举中贯彻洪景来的某些意志。
崔正基管勾宣惠厅,以户曹参议的身份实际代替洪景来看住朝鲜的钱袋子。韩确则是一路拔擢至工曹参议的任上,实际主持工曹的工作。
最后一个刑曹,考虑到需要积年干吏才能镇住场面。洪景来在参考了众人的意见之后,以原任吏曹文选司正郎的金在昌推升,一举担任刑曹判书,不枉和洪景来相交一场。
当然这些都是文职,武职才是洪景来更关心的,毫无疑问的,除了金平淳以外,洪景来不准备放一个外人进来。
李禧著升任三道水军都统制使,继续执掌国家的水军,并且在实际上成为南部三道的最高长官。如果不是水军人才少,洪景来本想把李禧著留在身边的。
韩家兄弟乃是亲厚人,一个升任汉阳守御使,一个升任御营大将,实际上承担起汉阳的防御和守备工作。
李在朝和他的一溜儿兄弟,此番出力不少,而且干惯了捕盗的事情。便即擢升捕盗大将,几兄弟也各在捕盗厅内任职。
洪聪珏原本是修城禁火司别坐,升任羽林卫少将,实际看管禁中,以及分心照管流放去了江华岛的李玜一家。
金平淳升任训练大将,执掌了残余的训练兵和训练营附属的铸钱处,既有兵权又有财权,恩赏至厚。但是总归不敢把训练营完全交给他,李济初在训练营中那是一连枷一个西瓜脑袋,威名赫赫,现在担任训练别将,算是某种制衡。
至于洪景辅和洪右吉,那也是摇身一变,成为咸境道观察使和平安道观察使,这两道是洪景来起兵的本钱,不可能不委托亲近人代管。这两位一大早就投靠了洪景来的同族小弟,用起来肯定比其他人要顺手的多。
至于最最重要的一个差事,洪景来思来想去,唯有一人可以胜任!
遣清使!
林尚沃!
怎么和嘉庆皇帝说清楚朝鲜国内突然废立的原委,并请嘉庆下旨册封新君,赏赐卤簿?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干的,既要十分忠心的站在洪景来这边,为洪景来说话,又要有足够的机谋智慧,去燕京游说各路势力,保证让燕京朝中的风向有利于洪景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问题,朝廷新立,一场大战,绵亘数月,到底影响了不少秋税征收和地方生产。洪景来有预感,朝廷很快会缺钱,而朝廷又处处要用钱。
所以林尚沃除了去燕京办正事之外,最好还要替洪景来挣上一二百万两银子来,越多越好,以保证在明年秋税前,新朝廷的整体运作不出现问题。
时间紧,任务重!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