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bjoj玄幻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起點-第508章 這家人,挺可憐推薦-8s3mv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胡玉强和赵雁几乎是同时摇起了头,而且摇得很是坚决。
从两百三十万,降到了一百五十万块软妹币,先不说合不便理,这心理落差就太大了。
胡玉强干笑两声:“周老板,不好意思,这个不行,一百五十万,我们是不会卖的。”
赵雁:“是啊,这样的价格我们要亏很多,不,是亏死了,我们不可能卖。”
周长山淡淡地说:“你们不卖?那别怪我不提醒你,肯花两百多万收奶茶店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吧,你们等得起吗?”
胡玉强怔住了。
周长山的话深深地触动了他。
说实话,他们确实等不起。
现在女儿胡乔乔那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放贷人的电话,频率越来越高,态度也越来越差。
现在胡乔乔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这让周长山和赵雁急得不行。
这时,赵雁的手机铃声响了。
赵雁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小声对丈夫胡玉强说:“是乔乔。”
胡玉强点了点头:“接吧。”
赵雁按了接听键。
手机那边传来了胡乔乔焦急万分的声音
胡乔乔:“妈,你和爸在哪儿呢?”
赵雁听出不对劲儿来了,赶紧说道:“我们俩在广场服务部呢,乔乔,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胡乔乔:“我……我去找你们!”
说完,胡乔乔就挂了电话。
赵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马上又打了回去,但没有人接听。
胡玉强:“怎么了?”
赵雁摇了摇头:“乔乔说要过来,听起来挺急的。”
胡玉强也坐不住了,又用自己的手机给胡乔乔打电话。
这次倒是接通了。
“喂,乔乔,你在哪呢?今天你没有课吗?”
“噢噢,好好,那行,你过来吧。”
“你慢点啊,如果找不到再给我打电话。”
胡玉强挂了电话,赵雁马上问怎么回事儿。
胡玉强:“她也没说为什么,都快到这边了。”
赵雁怔了怔:“快到了?”
这时,周长山呵呵笑着说道:“孩子找你们来了?”
胡玉强也没有心意跟周长山谈了,随意地应了一声。
几人正说着话,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胡玉强:“于经理,是我女儿,我们……”
于雅琪连忙说:“没事儿,我去接一下,你们先坐着。”
胡玉强和赵雁两口子只好先坐了下来。
本来两人都想离开了。
周长山给的价太低,根本就没的谈。
这时,周长山半眯着眼,一直在翻手机,也没有再跟胡玉强夫妇搭话的意思。
不久,于雅琪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女孩儿。
那女孩长得挺好看的,穿着也挺时髦的,但面色有点难看,两眼红通通的,显然昨天晚上并没有休息好。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胡玉强和赵雁的宝贝女儿胡乔乔。
胡玉强和赵雁马上站起来,让胡乔乔坐在旁边。
于雅琪也马上出去让人又倒了几杯咖啡过来。
周长山呵呵笑着说:“我出去接个电话,你们先聊啊。”
于雅琪:“好的。”
周长山离开以后,胡玉强和赵雁都放松了下来。
胡玉强:“乔乔,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跑过来了?”
胡乔乔眼睛更红了:“他们说要找我来,要跟我面谈,我吓坏了,就跑过来了。”
他们?
胡玉强和赵雁面色一变,马上就明白“他们”是谁了。
无非就是那些放贷人。
胡乔乔说起了经过,原来她今天早上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放贷人发来的,说要找个时间当面聊一聊关于贷款的事情。
胡乔乔本来没放在心上,因为她之前就收到过类似的短信,当时都吓得够呛,整天提心吊胆的。
但过后也没有人来当面找胡乔乔,所以胡乔乔就以为是放贷人吓唬人的一种手段。
于是胡乔乔就去上课了。
谁知课间的时候,胡乔乔又收到了一条短信。
还是放贷人发来的。
这条短信的内容让胡乔乔不寒而栗,放短信的放贷人居然说他们就在寝室门口等胡乔乔。
这下子胡乔乔就吓坏了。
下了课根本就不敢回寝室,一路上便哭哭蹄蹄地来了佳德时尚广场,找父母胡玉强和赵雁来了。
胡玉强和赵雁两口子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听了女儿胡乔乔的描述,又看了那条放贷人发来的短信,也是脸色煞白。
很明显,那些放贷人越来越丧心病狂,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如果自己的女儿真被这些人逮住,指不定会干出些什么事儿呢。
赵雁看向胡玉强:“怎么办?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胡乔乔忽然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胡乔乔一边哭,一边说:“爸,妈,我受不了了,他们这是要逼死我!”
赵雁心疼得要命:“乔乔,你先别急,爸爸妈妈肯定会帮你解决的。”
胡乔乔猛地摇了摇头:“我真的受不了了!见他们也好,我要跟他们拼了!”
胡玉强和赵雁一听,连忙就又是一通劝说。
赵雁:“乔乔,你别傻了,你一个女孩子,哪拼得过他们,他们都是亡命徒,根本就不怕的。”
胡玉强:“是啊,听你妈的话,别干傻事儿,我们尽快帮你把钱还上。”
赵雁:“我们正要把奶茶店卖掉,到时候咱们就有钱把贷款还上了。”
胡乔乔:“可是你们费了这么大的精力才开了这家奶茶店,怎么能说卖就卖呢。”
赵雁斩钉截铁地应道:“闺女,那不一样,奶茶店没了,钱没了,都可以再赚,再重新开,你是我们的心肝宝贝儿,我们绝不能让你出事的。”
胡玉强:“你妈说的对,其它的你就不用管了,这几天你先不要去学校,跟学校请个假吧。”
赵雁:“对对,你先在家里呆着,这样就没人能伤害得了你了。”
胡玉强和赵雁你一言,我一语,这才把胡乔乔的情绪给稳住了。
要不然,看胡乔乔那副模样,没准真会当场崩溃了呢。
就在这时,周长山似乎是打完电话走了回来。
他对胡玉强说:“胡老板,刚才我的提议考虑得怎么样了?”
胡玉强怔了怔,不禁又和媳妇赵雁对望了一眼。
两口子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动摇的神色。
刚才胡乔乔的遭遇,让胡玉强和赵雁明白了一件事。
高利贷的事儿,可不能再拖了。
胡乔乔已经受不了这样的日子。
现在只能帮胡乔乔尽快把贷款还清,胡乔乔才能开始全新的生活。
虽然胡乔乔是受不了诱惑,咎由自取,但是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掌上明珠,心头肉。
天底下,父母都不可能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
看胡玉强和赵雁都没有说话,周长山冷笑一声:“那行,既然二位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那我就先走了。”
于雅琪一听,连忙说:“周、周总,来都来了,您不再谈谈了?”
周长山淡淡地说:“还谈什么啊,他们两口子明显就是不想谈嘛。”
说着,周长山便要转身离开。
胡玉强连忙说:“周老板,您、您等一下。”
周长山转回了头,呵呵一笑:“胡老板改变主意了?”
胡玉强露出了苦笑:“周老板,一百五十万软妹币实在是太少了,能不能再加一点。”
赵雁也连忙点点头:“是啊,再加一点儿,我们心里也能平衡一些,我们也能亏得少点。”
周长山摇了摇头:“不好意思,一百五十万软妹币,是我能出到的最高的价格,如果你们两口子实在接受不了,我也不勉强,我先走了。”
周长山又看了看于雅琪:“于经理,如果他们改变了主意,再给我打电话。”
于雅琪怔了怔,只好答应了下来。
其实在于雅琪看来,周长山压价也压得太狠了点。
无非就是看胡玉强和赵雁急需要用钱,才随意地拿捏他们两口子。
这间三点水奶茶店其实不难转让出去,但要找到合适的买家,也并非一朝一昔可以办到的。
于雅琪觉得胡玉强他们一家挺可怜的,这笔生意成不了也好,免得老实人吃亏。
然而,胡玉强却坐不住了,连忙又喊住了周长山:“周老板,您、您等一下。”
周长山转过头,皱着眉头说:“你还有什么事儿?我跟你说,我很忙,没闲工夫跟你们在这里扯皮!”
胡玉强:“周、周老板,我们同意了。”
周长山眉毛一挑:“嗯?你同意什么?”
胡玉强咬了咬牙,斩钉截铁地说道:“一百五十万软妹币,我们同意卖奶茶店!”
周长山“哦”了一声,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赵雁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胡乔乔面色变了几变,拉着胡玉强的胳膊说:“爸,您别把奶茶店卖了,贷款的事情我再想其它的办法!”
胡玉强拍了拍胡乔乔的手:“闺女,这个你不用管,这是我们当父母的责任,你不用管。”
胡乔乔的眼泪也一双一对的流了下来,十分痛苦。
她现在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之前是多么的不懂事,多么的不知父母的好。
她胡乔乔的生活条件是何其的优越,虽然跟富二代没办法相比,但是好歹也是衣食无忧,吃穿不愁。
每个月大几千块软妹币的生活费,买一些高档化妆品也是足够的。
为了那一点点的虚荣心,不仅把自己给坑进去了,还生生让父母破了产。
这间三点水奶茶店,父母耗费了多少时间、心血和金钱,胡乔乔可是看在眼里的。
以前胡乔乔还觉得无所谓,但现在看到父母难受的样子,心里真的如刀割一般痛。
胡乔乔这才明白,什么叫可怜天下父母心。
为了她,自己的父母真的可以舍弃一切,不顾一切。
但是这又能如何呢?
胡乔乔毫无办法,只能发誓以后一定要痛改前非,好好报答父母的再造之恩了。
此时,周长山皮笑肉不笑地说:“胡老板能想通,那就太好了。”
周长山转头对于雅琪说:“于经理,我看可以写合同了吧?”
于雅琪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周总,还是等业主李先生来了再说吧。”
周长山冷哼一声:“这都几点了,那个什么李先生还没到吗?”
助理小王马上附和:“是啊,我们周总可是很忙的,今天一共有三个会要开!”
周长山:“赶紧给业主打电话催一催。”
于雅琪连忙掏出手机,心想这周长山还真是不好伺候。
就在于雅琪要拨打李天宇的手机号码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于雅琪:“什么事儿?”
一个人探头进来,说道:“于经理,外面有位李先生找你。”
于雅琪应了一声,对周长山说:“业主到了,他挺准时的。”
周长山看了一眼时间,又是冷哼一声。
现在正好是十点钟。
还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那个姓李的业主根本就是踩着点儿来的。
此时,胡玉强接连叹气。
赵雁和胡乔乔母女俩默默流泪。
场面十分凄凉悲哀。
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三点水奶茶店,马上就要易主了。
片刻之后,于雅琪又走了回来。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
包括周长山在内,所有人都怔了怔。
这个人就是商铺的业主李先生?
业主也太年轻了吧。
他们都觉得能在帝都望京拥有一间旺铺的人,起码得接近四十岁才比较正常。
不过回过头一想,没准人家是个富二代,家里有矿也说不定呢。
于雅琪便给众人介绍了起来。
“这位就是商铺的业主李先生。”
于雅琪又分别介绍了周长山和胡玉强一家。
其实李天宇之前在出租商铺的时候,就见过胡玉强了。
虽说李天宇当时只是签了个字,连五分钟都不到就告辞离开了,但还是对胡玉强有一个大概的印象。
胡玉强是个既有不错的经营能力,又很有人品的老实人。
这一点,李天宇只要一握手就知道了。
这时,周长山呵呵笑道,主动伸手说:“你好,没想到这么年轻,一表人才啊。”
李天宇跟周长山握了手:“过奖。”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