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1qk超棒的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第722章 啓程閲讀-to7pj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令箭落到地上,一名露出一身腱子肉的刽子手端起一碗烈酒,含了一口“噗”地一下喷在手中砍刀的刀刃上,然后在自己小抿了一口。
“是咱陛下要杀你,不关我的事,一路走好了!”
按照惯例,刽子手在行刑前低声在祖越皇帝身边这么说一句,但对方此刻一脸木然,对外界毫无反应。
刽子手举起大刀,身上的肌肉绷紧,举刀停滞一息,然后面色狰狞地挥刀砍下,在刀光闪过之后,一道鲜血飙射,好大一颗头颅滚落到了台上。
“哎呦……”“啊……”
下方观看的所有百姓和王公贵族全都心头一跳,有的还下意识后退一步,看着曾经的皇帝人头落地,人们心中有惧怕也有迷茫,同时也有一股不可忽视的期待感。
高台后方的老帅此刻对着一旁的一名文官点点头,后者定了定神站起来,双手小心的取了自己桌前的一卷黄绢圣旨,然后一步步往前走去,直到走到还在淌血的死尸边上,双手稳健地缓缓展开圣旨,面向下方万千祖越子民和贵族。
说是文官,实则这名大贞官员也身具武功,他此刻深吸一口气,运气真气后开口,洪亮的声音传遍整片皇宫广场内外。
“帝绍膺骏命,即日起,大贞军锋所致,与民秋毫无犯,但有所需物品照价购买,不毁田、不滥杀、不强抢、不霸女……命各部大贞军卒剿匪,以军中文士于各处设立政务堂,凡民之冤,凡民之忧,皆可前往相告,无需状纸,无需诉资……凡拥我大贞军民者,不论贵贱,依大贞律例保其钱产,凡拥我大贞军民者,依大贞律例保其周全……”
先立威,后施恩,官员念诵圣旨的时候声音极其宏大,且换气很隐蔽,感觉就像是一口气念到了底,这圣旨就随着这官员的嗓音,震动到所有听闻者的心底。
尹重和几位将军在开始念诵圣旨的时候就也一起站了起来,才听了几句,尹重就已经明白了这圣旨的高明之处了。
京畿府这份圣旨一出,说是保民保产,但前提是拥护大贞军民,而且依照的是大贞律例。
如果执行这一前提,那么拥的是大贞的人,行的是大贞的法,潜移默化之中会慢慢大贞化,尤其是当一段时间之后口碑发酵民心所向,归化就能取得巨大进展。
百姓是很朴素的,受够了祖越的糜烂,谁对他们好,谁给他们一条活力,给他们一个能过好日子的希望,心中就隐约向着谁,如今虽然对大贞惧怕更多一些,但期待的种子早已慢慢埋下,这是大贞军士在长久作战中严守军规的作用,而此刻的圣旨更是一颗作用不小的定心丸。
整篇圣旨念完,在场的民众随着那个长长尾音的“钦此”落下,心中却并不平静,官吏在原处站了许久,以备有人站出来询问什么,但并没有谁敢站出来说话,他才缓缓转身离去,随后就有军卒收拾刑场。
其实整个祖越,除了一些比较冷僻的边角,以及中心位置少数一些地方还在抵抗,其他地方早已经全面被大贞占领,今天也就是挑选一个入冬前的合适时机。
“硬仗大多在前半年,后半年开城投降的人太多了,很多时候简直就是一路行军过去,嘿!”
听到边上的一个将军这么讲,尹重笑了笑。
“祖越之地土匪多的是,有的是机会舒展筋骨,还有各个天师随军深入剿灭妖邪,那也是硬仗。”
“哎,那种邪性的事情我可不想掺和!”
“哈哈哈哈……”“你啊你哈哈哈……”
“刘大人,随我等一起回营歇息吧,军中准备了烤羊呢!”
“哈哈哈,也好,这祖越京师的客栈我还睡不惯呢。”
尹重等人笑言着回营的时刻,之前圣旨上的内容早已经在各处开始施行,大量来自大贞内地有抱负和一定才学的读书人,经由考校之后,从军中陆陆续续在祖越各处“开堂”。
这些读书人不是官员,却一定程度上做这官员的事,一些饱受国家糜烂疾苦的祖越之地率先感受到其中的好处,这些书官不但随身有大贞军士护卫,更是能依照情况求助大军,一些匪患往往就是几日就会被平定。
在乡里作威作福无人能动的土匪,在士气高涨的大贞血战精兵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就算接着地利天险还有土匪想负隅顽抗,大贞军上头就有可能拍下来天师……
“轰隆隆……轰隆隆……”
祖越之地很多地方都有天空雷鸣,却并无什么大雨落下,此乃天变预地变。
永定关边的廷秋山一峰顶端,山神洪盛廷遥遥望着祖越之地的方向,看着那天空隐雷,摇头叹息一句。
“没想到祖越崩溃得这么快……”
山神低头再望向永定关,即便此时,依旧有大批大贞军队从此关出发,前往祖越旧地,这些军士有很多根本没见过血,但训练有素士气如虹,其中还有一些佩剑的读书人,也都骑马的骑马步行的步行,随军一起行走,面色刚毅,见气相则心潮似火。
山神洪盛廷再次一叹。
“合该大贞兴盛。”
……
玉翠山深处的玉灵峰,站在灵宝轩外的计缘收回了视线,练百平只比计缘慢了一步,而其他人则还在观察远方,也不乏掐指测算的。
“计先生,我们何时启程合适?”
练百平见计先生刚刚的目光,他隐约有种明白计先生些许挂念的感觉,在见到两国大势已定,才这么问了一句。
计缘笑了笑道
“这两日便可,看来居道友这次是也准备一起去咯?”
计缘后半句话是对着也已经回神的居元子说的,后者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表情,坦诚笑言。
“若先生不嫌弃的。”
“你我之间也是老交情了,无需这般客气。”
当初都一起炼制过捆仙绳,加上对居元子品性也有所了解,计缘算是把居元子算作玉怀山中唯二两个朋友之一,而他在玉怀山另一个朋友则是比居元子辈分低很多的裘风。
听到计缘这话,居元子心有喜悦面色自然,点头过后也无需多言,友人之间自然无需太过谨小慎微,当然他对计缘的敬佩还是不见当初,反而愈甚。
“先生,此番同游玉怀圣境如何?”
居元子适时提出邀请,玉怀山很早以前就期盼着计缘到访,这一次计缘已经挨在边上不远处了,也该去一次了。
“也好,我若带些人一同游览,玉怀山不会有意见吧?”
“哈哈哈,先生且放心,莫说是人,就是山精鬼怪,您皆可带着同游玉怀。”
于是乎,兴高采烈从灵宝轩买到些宝贝的胡云等人,才从灵宝轩出来,本以为游览仙港已经十分有趣了,没想到又沾了计缘的光,能去游览玉怀圣境。
实话说,第一次到玉怀圣境,哪怕是计缘也是略觉震撼的,更不用说胡云和孙雅雅了。
玉怀圣境虽然不算是真正的天外洞天,但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仙修福地,内存四季之韵,夜汇星斗,日聚彩霞,藏灵风,纳仙韵,符合所有人对仙境的幻想。
计缘在心中默默给玉怀山按上了一个“大贞著名仙道风景区”的名头。
练百平自然是和居元子一样,全程都陪在计缘身边,还会很耐心的同胡云和孙雅雅这两个活泼一些的人聊几句。
不过居元子在很多时候其实都有些心不在焉,因为魏无畏在私下里告诉了居真人之前他在玉灵峰招待计缘等人的事,其中就有胡云随口说过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
居元子记得,当年计缘初见吞天兽,确实也讲过“鲲”,当时居元子追问,计缘也就说了是种大鱼,可没想到一个小狐狸精口中的《逍遥游篇》句词,竟隐射鲲可能有“不知几千里也”,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
三日后,玉灵峰最高处,云雾缭绕之中,吞天兽若隐若现,计缘等人在巍眉宗修士的陪同下一起踏着云桥登上吞天兽,而枣娘、胡云和孙雅雅则站在下方和魏家父子等人一起告别计缘。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