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2yc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醫品至尊-2552 縱死也無悔推薦-k7s75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丁宁见她面露赫然之色,这才想起自己还光着上身,连忙幻化出一道灵力衣服遮羞。
看着在夜风中楚楚可怜的曲艳,心中生出无穷的怜惜之意,柔声道:“是不是不习惯这里的生活?”
“不,不是,这里很美,很好。”
曲艳连连否认道。
对她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好值得她留恋的了,若不是丁宁,她那个恶心的丈夫恐怕依然在玩着变态的游戏,她恐怕也没有勇气能够活到现在,开始新的生活。
“既然不是不习惯,那就是有人欺负你了?”
丁宁继续问道。
对于曲艳,他也说不上是什么感情,既垂涎于她的美色,又同情她的遭遇,所以当初才会伸出援手,还在她离婚后将其接到了天堂岛。
但接到天堂岛后,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排曲艳的生活,就下意识的采取了回避态度,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好在刚好小双喜出世,曲艳又有着育儿经验,每天帮着独行照顾孩子,还在丁牵猎的授意下,负责打点全岛人的衣食住行和日常生活,算是天堂岛的大管家。
不得不说,曲艳的能力真的很强,自从她担任管家后,把整个天堂岛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连对生活品质极为讲究的慕容嫣然也对她赞不绝口。
“没有,老爷夫人,少奶奶她们都对我很好,没有人欺负我,真的。”
曲艳唯恐丁宁不高兴,慌不迭的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晚上睡不着,来这里吹吹海风。”
“是不是想孩子了?”
丁宁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想起眼前的美女可是曾经的金牌大记者竟然沦落为自己的大管家,心里不由怜惜不已,上前和她并排而立,看着夜色下的幽深的大海,柔声问道。
曲艳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却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一抹悲伤之色。
“那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丁宁诧异了,奇怪的问道。
要知道,曲艳可不像自己的女人个个是武者,十天半个月的不睡觉也没什么,她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一宿不睡第二天会没精神的。
“睡不着,心里乱。”
曲艳感受着身旁丁宁的味道儿,目光茫然的眺望着黑暗中的大海,任由夜风撩起她凌乱的长发,衣衫猎猎,飘逸如仙。
“坐,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说说吗?”
丁宁悄悄动用土元素之力,汇聚出一块儿大石头,随手擦了擦上面的尘埃,让曲艳坐下说。
曲艳发现沙滩上突然多出了一块儿大石头,虽然心中讶异,但想到她来到天堂岛后,这里生活的每个人似乎都有着神奇的本领,聪明的她也没有多问,依言在石头上坐下。
丁宁毫不客气的坐在她的身旁,感受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不由暗自咒骂曲艳那该死的变态前夫,这么漂亮的媳妇,那混蛋竟然舍得跟人家交换 妻子玩,上次只是把他弄成白痴还真是便宜了他。
“冷吗?”
丁宁见曲艳抱着膀子似乎有点冷,很不要脸的伸手搂住她的纤腰,还堂而皇之的为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曲艳浑身一僵,心如小鹿般砰砰乱条,尽管觉得这样显得太不矜持,但身体却很诚实的放松下来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里,还把脑袋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享受着她梦寐以求的这一刻。
丁宁心中暗乐,果然曲艳是喜欢自己的,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她的依赖和加速的心跳,若是平时,他可能还会虚伪的逃避曲艳的感情。
但黑夜让他心里蠢蠢欲动的欲望不断的放大,再加上从夜玲珑那里没有得到满足,正是不上不下的时候,他丢掉了所有的顾忌和颜面,主动勾引起了曲艳。
郎有情,妾有意,又是月黑风高杀人……呃,错了,是夜黑风高偷情时。
随着丁宁主动发动攻势,挑起曲艳那精致的下巴,在她慌乱紧张而隐含期待的目光中噙上她的唇时,干柴烈火一点即燃。
曲艳这辈子不止一个男人,但包括她的前夫,也从来没有真正的走进过她的内心,唯有丁宁,只是一个吻,就让她彻底沉沦而堕落。
内心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和满足感,让她肆意的流淌着眼泪,忘情的嘶吼着呐喊着,灵与肉的交融,让她体会到前所未有的踏实感和安全感。
这一刻,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让我死了吧,死在这个男人的身下,哪怕不能永远和他在一起,也一定要让他永远忘不掉自己。
丁宁没有想到,曲艳对自己的感情竟然如此之深,深到了哪怕她早已经不堪重负却依然倔强而不惜任何代价的都要满足他取悦他。
那深入骨髓的依恋和爱意,他能够清晰的感受体会到,让他更加增添了几分对这个可怜女人的爱怜。
要知道,曲艳只是普通人罢了,却比身为武者的女人们坚持的时间还要久,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奇迹。
庞大的灵力疯狂的涌进曲艳的身体,让她伤痕累累的疲倦身躯再次迸发出新的活力,不管曲艳内心是何等的自卑,但这一刻,丁宁已经做出了决定,这一生,绝不会辜负这个命苦的女人。
曲艳笑了,流着眼泪笑了,生无可恋的她,终于获得了新生。
可能对丁宁来说,对她的怜悯更多于爱,但她不在乎,她已经还是残花败柳,根本配不上丁宁,现在他愿意垂怜于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艳儿,我会给对你负责任的。”
狂欢过后,看着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的曲艳,丁宁爱怜的搂住她,在她额头亲吻一下,柔声说道。
“不,不要,能和你有这一晚上的姻缘,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曲艳深情的看着他,但语气决绝的拒绝道。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吗?”
丁宁有些生气的说道。
“不,不是,只是我早就不干净了,根本配不上你,和你在一起只会让你蒙羞,这对你不好,若是你真心疼我,就别逼我好吗?”
曲艳目光坚定的看着他摇头请求道。
“什么干净不干净的,对我来说,肉身只是一具臭皮囊,唯有心灵的纯净才是一个人是否干净的标准。”
丁宁静静的看着她,动情的道:“曲艳,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重新开始你的新生活吧。”
“忘记?谈何容易?发生过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会当做没有发生过?”
曲艳目光黯然的仰望着天空,嘴角流露出凄美无奈的苦涩之意,两行清泪沿着脸颊潸然而下,嘴里轻声的呢喃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傻丫头,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见曲艳的情绪不稳,丁宁伸手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痕柔声说道。
心里却很清楚,曲艳的前夫带给她太多太多的伤害,让她根本没办法走出过去的心理阴影。
幸好,幸好自己今晚路过这里,一时冲动下要了她,不然,那种无处宣泄的情绪郁积在心底,迟早会让她患上抑郁症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也不逼着曲艳做决定了,慢慢的用柔情来化解她内心的伤痛,迟早有一天,她会忘记过去的伤痛,开始崭新的生活的。
但他也很清楚,若想要曲艳忘记那不堪的过去,那就必须切断她所有的过往,别的还好说,但曲艳却有着一个儿子,切断母子之情,本身就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所以,丁宁很纠结,不知道该如何斩断曲艳的过去。
沉默片刻,丁宁试探着问道:“你想你的儿子吗?”
“不想。”
曲艳毫不犹豫的回答大出丁宁的意外,一个母亲竟然会不想自己的孩子,这得有多么心狠而无情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啊。
“因为那个孩子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是我故意生下他的,他其实根本不是盛云泽的种,而是李道林那杂碎的种,是不是很讽刺?”
曲艳嘴角勾勒起自嘲而讥诮的弧度,有些癫狂的大笑着,笑容里却满是报复的快意。
丁宁明白了,有些心疼的把癫狂的曲艳搂在怀中,拍着她光滑如玉的背部来安慰着她那伤痕累累的心。
盛云泽和李道林毫无廉耻的大玩换 妻游戏,结果却换回来一个野种,曲艳明知道这孩子不是盛云泽而是李道林的,但还是选择了隐瞒真相而生下了他,就是为了报复盛云泽这个性情扭曲的变态。
所以,对她来说,那个孩子的出世只是她用来报复盛云泽的工具而已,可以说,即便丁宁没有出现,心怀恨意的曲艳迟早有一天也会点爆这个炸弹,把孩子的身世公布于众,让盛云泽活在永远的悔恨和难堪当中。
想一想吧,盛云泽由于自己的性情变态,最终却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却是别人的种,那对他甚至是整个盛家的打击将会是何等残酷?
细思极恐,这让丁宁有些不寒而栗,对这样的事情,他不知道该如何置评,但他很清楚,等到曲艳真的点爆这颗炸弹时,她也必然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也就是说,曲艳事实上早就做好了去死的准备,可见盛云泽对她造成的伤害已经达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让她不惜一死都要疯狂的进行报复。
若是换了其他人,或许会觉得曲艳太过恶毒和薄情寡恩而敬而远之,但丁宁却是亲眼目睹了曲艳当初是怎么被毒打虐待的那一幕,若不是被逼到那个份上,谁又愿意做出如此歹毒而狠辣的报复行径呢?
“怎么?怕了?是不是觉得我太狠太绝情?觉得我是个恶毒的女人?”
曲艳露出自嘲的笑容,看着丁宁讥诮道。
丁宁叹了口气,按着她的双肩推开她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眸中全是心疼之色:“我只是遗憾没能早点遇见你罢了,否则,你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了。”
曲艳瞬间泪崩,一头扎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有丁宁这句话,她纵死也无悔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