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n7r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佐助笔趣-第789章 藍染之死 (完)-yfwhu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零番队,不死不灭的零番队,是尸魂界死神的巅峰,同时也是所有天才死神的障碍,因为想要成为零番队,必须做出尸魂界前无古人的贡献,创造出尸魂界没有的事物的人才能晋升。
比如说斩魄刀,死霸装,义魂丸等等,都是由零番队的成员创造出来的。
这些人固然十分的厉害,但是也挡住了后来的人的道路,因为位置就那么多,就好像洪荒里的圣人一样,有他们挡路,其他人再厉害,也只能屈居他们之下。
尸魂界的四大家族,为什么可以远远超过其他的家族,一直经久不衰,那怕是现在的志波一族看似落寞,其实这不过只是表象而已。
这四大家族都和零番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以出发了吗?”在佐助的话落之后,市丸银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对于他来说,乱菊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流魂街是什么模样,零番队是怎么回事,他丝毫都不在意。
“不去见见乱菊,现在她就在现世。”
“没有这个必要。”市丸银缓缓的摇着头说道,对于市丸银来说,能够从蓝染那里夺回乱菊被夺走的魂魄的时候,才是去见乱菊最好的时机,如果失败,现在去见乱菊,也只是徒增其伤心而已,与其这样,不如作为一个叛逃死去,这样起码乱菊不会太难过。
这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那就出发吧。”既然市丸银不想见,佐助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说着就拿出了一件黑色的斗篷,披在了身上,这是隐藏灵压的装备。
随后市丸银就打开了黑腔,两人随后立即走了进去。
想要前往虚圈和前往尸魂界一样,黑腔并不能直接到虚圈,毕竟经过一段断界,这方面虚圈就不如尸魂界了,尸魂界的穿界门已经在断界内修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而虚圈这边,必须以直接的灵力做出道路来。
“这就是虚圈吗,果然是一片荒凉啊。”进入了虚圈,佐助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漫天黄沙,没有一点儿绿色的痕迹。
虚圈和尸魂界空气中的灵子含量,比尸魂界要高的多,但是在环境上,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就好像火影的木叶村和砂隐村的差距。
“难怪尸魂界的死神会说虚是一种可悲的生物呢。”虚的可悲大概就是孤独吧,虚圈和尸魂界不一样,虽然尸魂界有很多问题,但总算还有些秩序,还可以找到同伴,但是虚圈这边却是完全没有秩序,弱肉强食才是虚圈的真正写照。
在这种环境下,虚是很难找到同伴的,难怪第一十刃会选择分裂自己,如果是底层那种没有什么智慧的虚还无所谓同伴不同伴的,但是基里安之上的虚是不同的,他们有着完整的智慧。
蓝染的虚夜宫某种方面上来说是给虚建立的秩序,在蓝染之前虚圈亚丘卡斯之上级别的虚是数量非常稀少的,直到蓝染用崩玉给虚破面,才让这个级别的虚在虚圈多了一些。
“市丸银大人,蓝染大人让你回来之后,去他那里一趟。”随着两人靠近虚夜宫,很快就有破面发现了市丸银,立即上前来恭敬的说道。
“我知道了。”市丸银淡然的点了点头,完全没有看这个破面,就向着虚夜宫走去。
蓝染在虚圈拥有绝对的统治力,而市丸银和东仙要在虚圈则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对十刃都有自己的处置权,原著里面,东仙要就曾经因为葛力姆乔的失败,砍下了他一条手臂,并且用鬼道毁灭了那个断肢。
本来虚是有超速再生的,断手并不算什么大的伤害,不过在破面的时候,不少虚都失去了这个能力,取而代之的破面的钢皮,能够在破面的时候还拥有超速再生的,只有寥寥几个破面而已。
而且就算是超速再生也是有等级之分的,弱的是只能恢复自身受到的伤害,不能恢复断肢类的伤害,在强一点的就是断肢也可以恢复,再强一点,就是内脏方面可以恢复,最高级的就是蓝染了,那怕是全身被湮灭毁坏也可以恢复。
“你想办法让蓝染把崩玉拿出来,我自然有办法弄到手,然后你就可以在一边看戏了。”隐藏在市丸银身边,跟着其进入了虚夜宫的佐助,在市丸银准备进入宫殿去见蓝染的时候,佐助立即离开了其身边。
其他的破面发现不了隐藏在市丸银身边的佐助,但是蓝染不一样,对于佐助来说,只要在蓝染使用崩玉前把崩玉弄到手,一切就都简单了,不然一旦等蓝染和崩玉融合,那就晚了,到时候就算可以杀了蓝染,崩玉也会因为和蓝染融合在一起,拿不到了。
对于佐助来说,想要得到崩玉,必须把握好一个时间度,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太早,蓝染没有把崩玉融合,不完美的崩玉效果会大打折扣,太晚,崩玉就会和蓝染融合,这个还不如之前的,所以对于佐助来说,市丸银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确定崩玉的时间的。
“蓝染大人。”走进宫殿的市丸银,眯着的眼睛微微扫了一下两边的站立的破面,还有站在蓝染最近处的东仙要,轻声说道。
“这是彻底跑去了死神的身份了吗。”相比市丸银还是一如既往的装扮,此时的东仙要的改变有些大,如果不是知道其身份的话,很容易把其当做破面的。
“空座町那边情况如何?”坐在虚夜宫王座上的蓝染,一脸笑容的看着站在下面的市丸银,开口问道。
“正如蓝染大人之前所料,死神们已经开始在空座町四处布置结界了。”日番谷冬狮郎等人来到空座町,并不只是用来等蓝染出现的,而是有他们自己的任务的,想把空座町和假的空座町互换,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必须提前布置结界,才能保证被转移到尸魂界的空座町的普通人,不会因为尸魂界的特殊环境而死去,毕竟这些人可并没有转变成灵子状态。
“这么说来,这边也要开始准备了。”蓝染说到这里,就沉默下来了,其视线紧紧的盯着下方的市丸银,而市丸银面对蓝染的视线,神情没有丝毫的慌乱。
“市丸银的眯眯眼不会是一开始为了隐瞒情绪才这么做的吧。”相比脸上的情绪,眼神上的情绪波动要敏感的多,一小点而变化,对于蓝染这种级别的人来说,都是破绽。
良久之后,蓝染这才从王座上站起来,向着外面走去,东仙要一声不响的紧随其后,后面跟随的是两个女破面,在静灵庭多么低调的蓝染,如今在虚夜宫就有多么的高调。
“结界的数量还真不少,如果没有市丸银告知的话,还真是麻烦。”
“在制造破面吗,蓝染这家伙就是太浪了,不然这么多破面一拥而上,护庭十三队起码要损失惨重。”蓝染坐拥那么强大的实力和势力,结果对护庭十三队的伤亡是微乎其微,副队长以上的一个都没有死,死的只有市丸银和东仙要这两人,对比后面友哈巴赫造成的伤害差太远了。
“这是想要通过崩玉的能力来制造封锁山本总队长能力的破面吗。”在对付山本总队长上面,蓝染和友哈巴赫选择的是同一套路,那就是封锁其卍解,友哈巴赫选择的是夺取山本总队长的卍解,蓝染这边是封锁其火焰。
汪达怀斯,拥有吸收所有火焰的能力,和封印火焰的能力,作为特别制造的破面,其失去了语言,意识,知识和理智,只保留的战斗力。
“可以动手了。”连续观察了一段时间的佐助,在蓝染再次使用崩玉来破面的时候,立即开始出手了,轮回眼展开,把蓝染手中的崩玉和其手中的一块石头交换了,天手力的能力和手术果实的空间交换有些类似。
突然起来的变化,让蓝染的灵压一瞬间就爆发起来,强大的灵压把其身后的两个女破面侍从第一时间震飞,随后其目光立即看向了佐助的方向。
“呦,蓝染,好久不见啊。”既然被蓝染发现了,佐助自然大大方方的站了出去,灵子化的他,并不只是只能动用灵压的力量,事实上灵子的他并不影响他全部的实力,所谓的灵子化只是一个状态而已,就像灭却师不会因为灵子化失去了自己的能力一样。
“是你。”蓝染目光阴冷的看着出现的佐助,其手中的石头,立即别其第一时间就捏碎了,捏的粉碎,从这就可以看出蓝染此时心里是多么的愤怒了。
“这就是完美的崩玉啊,真是多谢了。”从蓝染的手中夺取崩玉,之所以要由佐助亲自出手,而不是由市丸银用借口把崩玉从蓝染的手中骗过来,是因为蓝染的镜花水月,这个外挂一般的幻术,市丸银根本不敢保证自己到手的是真正的崩玉。
“原来是这样啊。”蓝染在微微吸了一口气之后,神情立即又恢复到了以往的状态,“是银带你进来的吧。”
进入虚圈的黑腔开启与否,蓝染这边都是知道的,任何人进入虚圈都不可能瞒得过他这个虚圈之主。
这和尸魂界的穿界门不同,事实上尸魂界的穿界门,并不只是一个,护庭十三队使用的,和贵族使用的是不同的,尸魂界的规矩一项都是约束最底层的,上层基本上都是无视规矩的,就比如说前往现世,护庭十三队那边每一次出入都必须要记录。
但是贵族这边就不同了。
“蓝染大人。”在蓝染话落之后,市丸银从一边走了出来,直接来到了佐助的侧后方,静静的站在那里。
“市丸银,你竟然背叛蓝染大人。”
“银,这就是你潜伏我身边这么多年的目的吗。”看着市丸银的举动,东仙要立即愤怒的要动手,不过立即被蓝染给阻止了。
“不错,蓝染大人,这就是我之所以潜伏你身边这么多年的目的。”市丸银面无表情的说道。
对于市丸银来说,只要得到崩玉能够让乱菊恢复,那怕现在佐助逃走,让其断后,给他争取时间逃走,他也不会介意。
“这样啊,银,你真是让我失望啊。”蓝染说着缓缓摇了摇头,此时虚夜宫里面的破面,包括十刃全部因为之前蓝染爆发的灵压聚集过来了。
“我倒是并不失望。”市丸银此时就好像没有看到周围包围过来的破面们一样。
“市丸银,你竟然背叛蓝染大人,你是找死。”这次说话的不是东仙要,而是十刃之四乌尔奇奥拉,其和东仙要一样,对于蓝染非常的崇拜,是蓝染的心腹。
“哈哈,竟然发生了这么有趣的事情,蓝染大人,我可以杀了他们吗。”十刃之六葛力姆乔在看到现场的情况之后,立即兴奋起来了。
“你随意。”蓝染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淡淡的点了点头。
“市丸银,早就看你不爽了,今天要宰了你。吱嘎作响吧,豹王。”葛力姆乔虽然性格冲动,不过人却不傻,毕竟对手是市丸银,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归刃了。
“能够等一下吗。”就在葛力姆乔要出手的时候,佐助突然抬手阻止了他。
“蓝染,虚夜宫难得修建的这么漂亮,等下打坏了之后我还得让人来修,这样岂不是可惜了,不如我们去外面交手。
“哦,你是想要取代我。”
“不错,不只是虚圈,尸魂界也是,蓝染,我对你是很欣赏的,不过很可惜天之座上只能有一个人,那么只好抱歉,因为能够登上天之座的只有我。”
“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就换一个地方吧。”蓝染就是蓝染,一点都不怕佐助和市丸银借此机会逃出去。
虚夜宫在某方面和静灵庭是十分类似的,只是比静灵庭小了不少,如果在虚夜宫内交战,蓝染这边还可以借用周围的结界的力量,答应出去战斗,就代表他放弃了利用结界的想法。
“你先退开一边。”来到虚夜宫外面的无尽沙漠好上,佐助立即让市丸银向边上靠了靠,他一个人站在破面的包围圈之内,看着蓝染等人,大声的叫道,“现在你们可以一起出手了。”
“放肆。”佐助的话语立即得罪了十刃之五诺伊特拉,其立即挥舞着其手上的镰刀武器,向着佐助砍去,与此同时葛力姆乔则是冲向了一边的市丸银。
“我都说了,找我了。”看着蓝染还有周围的其他破面没有一点儿动作,只有诺伊特拉攻过来,佐助轻声叹了口气,右手随即抬起,对着空中点去,“破道之九十九五龙转灭。”
随着佐助的话落,无比恐怖的灵压从其身体上爆发开来,下一刻在其身体周围凭空出现了五条由庞大的灵压形成的巨龙。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