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ay2熱門都市言情 紅樓春-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鑒賞-t8lvk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东府,惜春小院。
果然,如黛玉所说,听闻贾母等人到来,尤氏便连忙来服侍。
又知道家里丫头们不会烧烤,便连尤二姐、尤三姐也一并带了来。
贾母一众人站在游廊下,看着庭院里两个烤架前,贾蔷操持一个,身边湘云、探春帮着打下手。
另一架前则是尤三姐,尤二姐跟着打下手。
论起利落来,贾蔷居然还比不过尤三姐。
贾母看的稀奇,问尤氏道:“你这两个妹妹,虽是小家子出身,可生成这等颜色,看起来也不像是入庖厨的人,怎会这些?”
尤氏忙笑道:“她们和我娘住在蔷哥儿舅舅家旁边,也常来往。蔷哥儿舅母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在后街西边巷子口摆了个烤肉摊子,吃的人还不少。平日里忙不过来,二姐儿和三姐儿就去帮忙。也是近来听说风头有些紧,倒没怎么做了。”
贾母想不通,站在游廊下问贾蔷:“你还让你舅母去卖这个?”
贾蔷头也没回,奇道:“她凭自己的气力吃饭,有甚么见不得人的?”
“呸!”
贾母啐道:“天大地大,娘亲舅大!若是让外人知道了你苛待你舅母,少不得朝廷上有御史弹劾你一本,看你还能不能!”
她本意,其实不愿刘家人靠贾家靠的太近。
不是瞧不起,而是担心他们拖累了贾蔷。
若是有不怀好心的人,走不通贾家的门路,跑去给刘家上供,那样泥腿子出身,还不仨核桃俩枣就被收买了?
即便硬气些,不收人东西。
可贾母活了一辈子,甚么样的讨好手段没见过?
旁的不说,就说眼前的尤氏姊妹。
若不是走通了刘家的路子,还能进这国公府?
贾母可是听凤姐儿说过,贾蔷刚开始并不待见尤家人,连个好脸色也没有……
只是,有些事,她也不好和贾蔷明说。
真论起来,贾蔷和刘家的亲情,比和她深厚得多。
老太太也只能心里暗自担心,思量着回头和黛玉说说,让黛玉同贾蔷说,今儿只先敲敲边鼓……
贾蔷果然没搭理贾母之言,对尤氏道:“大奶奶让厨房准备些好克化的东西,给老太太用。果真让老太太跟着撸几串烤肉,明儿还得给她寻太医。出力也难讨好啊!”
尤氏忙笑道:“哪里还用侯爷吩咐,早先就派人去准备了。”
贾母嗅着渐渐飘来的香辣之气,看了看身边几个正咽口水的姑娘,好笑道:“这样冲,也是你们这些姑娘家能吃的?”
旁人不好说甚么,黛玉却笑道:“先前往扬州去,路上哭狠了,连口粥也用不下去。后来蔷哥儿在船上烤了这个,还用烤鱼,倒是开了胃口。”
王夫人没来,薛姨妈却一起跟了来,听闻笑道:“可见是天注定的姻缘!”
贾母却有些气恼道:“当初有人还不愿意去呢,要不是我强逼他走一遭,他能有今天?连那爵位,都是我压着才肯袭。可见人都是没良心的,得了这般多好,回过头来就知道欺负我的宝玉!”
贾蔷一边翻转着烤肉,一边哈哈笑道:“老太太这话就偏了,若无我,贾家最多二三年,就被先前那群忘八白眼狼奴才们掏空了,你老还别不信,问问姨太太,她最清楚。薛家也一样,薛家丰字号百万家业,结果连续几年亏空,我带着薛大哥查了一遭,就没一家门铺的掌柜、伙计是干净的。再过二年,丰字号也就亏的差不多了,说不得还倒欠一笔外债。
贾家那些混帐偷了贾家的银钱去放印子钱,去买门铺买园子买田庄,进的少出的多,贾家就是一座金山都不够亏空的。不出几年,贾家就得指着老太太你那点压箱底银子过活了。
等连你老的梯己钱都吃干花尽,贾家不会比现在的史家好多少。到那时,宝玉哪来的本钱再让他窝在家里充女孩子?
所以说,多亏了我!是我,内除奸佞,将那些吃里扒外的悖逆奴才一气荡平,还为贾家多收回来十多万两银子的余财,又能保证外面庄子上的收成继续入账,不至于出的多进的少。
对外,整顿族学,为贾家培养人才,不至于阖族上下都只靠着祖上的余荫混沌度日。
至于光宗耀祖扬我贾家威名这些都不用多说了……
且不提光宗耀祖……”
贾母见姊妹们绷不住一个个掩口大笑,也气笑道:“你还不提?这光宗耀祖你都提了两遭了!”
贾蔷将烤好的十数串烤肉放进托盘里,由湘云送上游廊,他又将新的肉串放到烤架上后,方呵呵笑道:“我的意思是说,往大了说,这叫光宗耀祖,对不对?往小里说,因为有我在,宝玉才能安安稳稳的继续享受他的荣华富贵!有我在,你老封君才能颐养天年!连这些姊妹和姑姑们,都因为有我在,将来能说的人家,门楣拔高好几个档次,且娘家有厉害的人在,出嫁了也不会被人欺负了去。啧啧啧,可见,老太太你当初做的事,已经赚大发了!怎好说我没良心?”
众人大笑不止,连贾家姊妹们都又羞又笑,但心里,未尝不认可贾蔷之言。
或许以为他有夸张的成分,毕竟就算没有他,宫里还有一个贵妃在。
但贾家那么些蛀虫,果真坏事做尽了,说不得真能害了贾家。
贾家若倒了,她们的命运必将悲惨。
其实只看看湘云就知道了……
薛姨妈眼神复杂,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她是精明人,知道贾蔷说的在理。
若没有贾蔷,丰字号果真是要被那些反叛肏的背主奴才们给扒皮拆骨偷干净了。
果真如此,薛家就彻底完了。
可若让她谢贾蔷,她心中又着实做不到。
王夫人与她分说的很清楚,若不是贾蔷,宝钗必是要进国公府的门,说给宝玉的。
薛蟠也绝不至于三两回命悬一线,差点惨死。
如今丰字号也没了,虽说每年可得到大笔的分红,可薛家祖业却被人吞了。
往后,薛家的命运,彻底被贾蔷所掌握,看他的脸色过活。
贾蔷若不高兴,薛家一无所有不说,连宝钗都前途多舛。
所以,就算心里有再多小心思,明面上薛姨妈都要顺着贾蔷来……
众人笑罢,薛姨妈感叹道:“到底是公候门第,虽偶有一二代式微,可总有人才出头,承上启下。如今有了蔷哥儿,贾家又可延百年富贵。别说贾家,便是我们薛家都跟着沾了光!不过,终究还是老太太慧眼识人,若不是老太太,蔷哥儿纵有天大的能为,也未必能到今天这一步。世上常有千里马,伯乐却少有。所以,老太太才是贾家的大功臣!”
这话贾母就太爱听了,也是她十分自得之处,只是她还做不到贾蔷那样自我夸赞,老太太谦逊道:“我一个糟老太婆能有甚么功劳?不过是仗着祖宗的福荫罢。”
贾蔷将一个烤的香喷喷的烤鱼拿起,放到一旁托盘上,给湘云道:“来来来!给咱们贾家的大功臣老祖宗端过去,请她老人家吃鱼!”
湘云咯咯笑着,端过托盘后,对贾母道:“老太太还是到里面去用罢?”
贾母迟疑道:“我吃得这个?”
贾蔷笑道:“这个没放许多香料,全靠鱼本身的味道,老太太和姨太太可以尝尝……鸳鸯!”
贾母身后的鸳鸯正在出神,听到声音一个激灵,看着贾蔷紧张道:“怎么?”
贾蔷呵呵笑道:“你去我房里,看看香菱和晴雯在不在?老太太过来了,她俩也得过来露个面才是。”
鸳鸯闻言,看向贾母。
贾母气道:“去罢!我算瞧出来了,他不把你要到手,算是没完!”
又对薛姨妈道:“我哪里是小气的?宝玉身边的珍珠、玉儿身边的鹦哥儿、云儿身边的翠墨,哪个不是我身边出去的?他要是看中了琥珀或是玻璃她们,我也就给了。只这鸳鸯,是真真离不得。果真想要,等过二年玉儿大喜时,我再陪出去罢。”
薛姨妈笑道:“老太太最是大方的,只是这丫头看来最合老太太心意,果真不在身边,怕是吃不香也睡不踏实了。要不然,早舍给蔷哥儿了,也难为他一直惦念着。”
贾蔷拱手投降道:“我的天爷啊……老太太、姨太太快别再说了,再说下去我快成色中恶魔了!过二年就过二年,有甚么了不起的……”
“呸!”
“呸呸!”
一阵啐笑声此起彼伏,连鸳鸯都红着脸啐了口,道:“这样尊贵的一个侯爷,只拿奴婢取笑!”
贾蔷哈哈一笑,道:“罢了,我使唤不动,就自己跑一遭罢。”
鸳鸯闻言有些慌了,一边往外去,一边气道:“就会苛勒我这样的丫头!我去,我去还不成!”
贾蔷冤枉的看着一张张似笑非笑的俏脸,尤其是黛玉,解释道:“我是真准备自己过去,刚才想起来,平儿昨儿特意和我说了,今儿晚上想去看看二婶婶,我应下她了。”
黛玉闻言,点了点头,道:“那你去罢,凤丫头一个人在家里待着,也快闷坏了。”
贾蔷忙问道:“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黛玉没好气道:“老太太在这里,我如何走得开?”
贾蔷嘿嘿一笑后,又有些不放心,道:“一会儿晴雯和香菱过来,香菱我不担心,晴雯那丫头性子有些烈,果真出了甚么岔子,你帮着兜兜底。”
黛玉笑道:“快去你的罢,她又不是傻子……”
贾蔷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告辞离去。
等他走后,探春面色古怪的看着黛玉道:“林姐姐,你和蔷哥儿可真有默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已经一起过日子了呢。”
“呸!”
众人大笑。
……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