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m0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ptt-第557章 叛徒!推薦-miao2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薛夕忽然间开了口:“是谁告诉了你,社团的名单?”
薛夕做事一向直接,想什么就直接问出来了,这让景飞噎了噎,苦笑着回答:“夕姐,这个,我们有权利维护告密者的身份的。不过既然是你问的,我也挺讨厌那个告密者的,我就暗示你一下吧。这个人姓顾,我这暗示,你听懂了吗?”
薛夕:“我……”
听懂了三个字还没说完,景飞就生怕她不明白似得,再次“暗示”道:“她名字有个云字,还有个卿字。”
薛夕:“…………”
这可真够暗示的。
只是顾云卿怎么找到景飞的?
她正在思考的时候,旁边的方方忽然间捂住了脸,痛哭出来:“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方方抬起头来,平日里情绪淡定的人,此刻已经崩溃到不行,她嘴唇哆嗦着开了口:“其实当初于达下达的命令是吓唬刘昭,我们所有人的行为,也都是以吓唬为主的。当时的计划是由我隐身带着她去了天台,我告诉她我是刘佳,把她吓坏了,然后我做出要推她下去的模样。可是我看不惯她见死不救,自作主张松手杀了人……!”
这话一出,吴途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咱们社团从来没有做过超出法律范畴的事情,大部分都在可控范围内,就算被抓了,也不至于被判的多狠,可这次怎么就突然杀人了。方方,你,你糊涂啊!”
吴途跺了跺脚。
社团是他成立的,但其实他和大高个不是华夏大学里的人,当年找了个假身份混进来后,成立了社团,就一直没怎么管社团的事情。
社团里于达接委托,去执行。
他和大高个就一直默默拿钱,顺便等着社长长大,考进来。
所以当初惩罚刘昭的事情,是他想要为社长出口气,告诉了于达,后续的事情就没有再管了。
他平时也不怎么在学校里,所以这次抓人,他和大高个才也没有被抓。
吴途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方方她对见死不救的人敌意这么深,是有原因的!”
他解释道:“方方爸妈小时候带着她走高速,出了车库,爸妈拼着命救了方方,可方方离开了车子后,对旁边的车辆们招手,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她爸妈本来是可以获救的,可因为耽误了时间,没救回来。所以,她对见死不救的人都有偏见!”
薛夕错愕的看向方方。
没想到她竟然还有这种过往,不过这样一来,她性格里的缺陷,或许就说得通了。
吴途解释完后,整个楼道里是一片的安静。
这里没有开灯,黑漆漆的,窗外的月光努力透过窗户照进来,却始终找不到他们所站的这处黑暗。
良久,哭够的方方抬起头来,她一双眸子更红了,可整个人也更加的理智,她缓缓开了口:“社团里的其余人都是无辜的,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我。”
她看向手机,对景飞说道:“我去自首,你放了他们吧!”
景飞铁血无情:“犯了错,就要承受代价,你来自首可以,但放了他们,不可能,他们是从犯,哪怕不知情,也要付出代价。”
吴途也急了:“他们四个塞进去了,你去自首干什么?!你这个主犯在逃,就不会被判处死刑或者无期,他们都是从犯!”
景飞凉凉的提醒道:“这位,是兔子先生吧?容我提醒您,现在的一切证据都指明于达是主犯,他自己也认罪了。如果方方不来自首,那么于达就是主犯!会被当主犯处置!”
方方正要说什么,吴途却忽然伸出手来,直接挂断了电话!
方方扭头看向吴途。
吴途开了口:“这个警察的话,你不可以全信,于达到底有没有招认,我们都不知道!万一他是炸你的呢?”
方方侧头,“视频不会作假,刘昭虽然坏,但的确罪不至死,杀了她,是我的失误,我去自首。”
“不行!”吴途愤怒的喊道:“替天行动社团,不能再少人了!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
方方倔强的闭上了嘴巴,那副样子很明显,如果吴途拿不出好的解决办法,她还是会去自首。
吴途求助般看向了薛夕。
薛夕垂着眸,慢慢伸出手,将手机拿过来,她缓缓说出了一句话:“明天,我去见见于达,这件事,等我确认了再说。”


因为是顾云卿告的密,所以这个19楼肯定也不安全了,之所以还没被发现,怕是景飞几人还没找到这个楼梯。
据吴途所说,这个楼梯,会每隔一段时间换一个位置,顾云卿交代的楼梯入口,怕是早已封死了。
所以,薛夕先安抚了方方,又让吴途带方方离开社团,去校外找个地方居住,这才回到了宿舍里。
第二天一早,她就跟老师请了假,找景飞要了地址,去了警局。
这个地方,还是薛夕第一次来,外面看似乎是普通的警察局,可保安严密,薛夕到了门口处,就被堵住了。
这里普通人不可以随便进入,薛夕给景飞发了条消息,让人来接,一扭头,却见一个一头波浪卷发的女生走了出来。
顾云卿穿着制服,正在伸手绑住头发,她一只手还绑着绷带,看着手指不太灵活。
在薛夕看到她时,她也看到了薛夕,顿时挑了挑眉,走了过来:“薛夕,你能打听到这里来,看来你那个男朋友,是真的很厉害嘛,但是告诉你,这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滚!!”
薛夕的男朋友到底是什么身份,家里父亲始终没有告诉她。
而顾云卿在小诊所里接的手指,到目前为止还不太灵活,恐怕无法恢复如初了。家里摆明是放弃了她。
顾云卿恨。
恨因为薛夕,让她沦落成了丧家之犬,所以,她很快想到了华夏大学里的那个景飞警官。
那晚,景飞抓捕贩毒的人时,她认出了对方,这个人自从刘昭出事后,就一直在华夏大学转悠,肯定是为了刘昭的案子来的。
社团里做的事情,顾云卿虽然从未参与过,因为那里面的人明显不信任她,可她经常出入社团,却能看到,前段时间,社团人有调查刘昭。
所以,刘昭和社团,肯定脱不了关系!
顾云卿知道社团有多厉害,可现在这种厉害,成了薛夕的了!
这她怎么能忍?
哪怕毁了这个社团,她也不会拱手让给薛夕!
所以,她找到了景飞。
三言两语的,让景飞误以为她知道很多的东西,然后又以加入景飞的特殊部门为要求,提供了社团名单!
她成功进入了景飞的特殊部门,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比社团的作用更大。这个部门的权限,竟这么强大。怕是薛夕的那个男友,都没办法再拿她怎么样了!
也算是因祸得福!
顾云卿现在非常得意,家里因为那个神秘很辣的男人,不让她得罪薛夕,所以,提供名单时,她也没敢报薛夕的名字。
但,薛夕想进去找于达?
呵,没门!
以为这里还是华夏大学的社团呢?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个特殊部门的大门,不会为她打开!
顾云卿想到这里,神色透出优越感:“如果你还不走,那我就把你当于达的同伙,一起抓起来!!”
这话刚落下,收到消息的景飞急匆匆走了出来。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