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0ku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起點-第七十五章 聖人的注視!世界成長之密看書-59vh7

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小說推薦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不周山顶三清圣人默默盯着眼前的光墙,老子的身后立着的自然是少年玄都大法师,元始天尊身后立着的则是广成、赤精、清虚、太乙、玉鼎、灵宝、黄龙、普贤、慈航、惧留孙、道行、文殊十二位来自人族的弟子。
原本光杆司令的通天教主,此时身后赫然密密麻麻站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灵,有的披鳞带甲,有的半兽半人,有的飞禽走兽,简直就是一个大型的猛兽大联盟。
这还不算什么,要知道即使是这个时代的人族,尚且没有脱离蒙昧状态,不懂得饮食卫生,能指望这些个披鳞带甲的存在懂得维持个体为什么?
因此,那浓重的体味、汗液味、血腥味……哎,简直一言难尽,特别是这些味道串联在一起,怎么一个酸爽了得。
好在对于弟子的德性,通天教主早就不抱有幻想,非常直接以手段将他们与师兄们隔离,否则指不定原始已经发飙,将这些家伙全部打发上路了。
不过即使有通天在旁边施法阻隔,元始天尊偶尔皱起的眉头和强自压制的脾气,仍然能够体现出天尊的不悦。
师傅不悦,作为弟子自然也不悦,未来的十二金仙看向截教一方的目光,充满了不善。
老子偶尔之间见到阐教与截教之间的氛围,心中暗暗叹息,对于自己的三弟,老子也是颇为无语。
老三实在太跳脱了,你成立一个截教,成立就成立吧,想要广收门徒,这本来也没什么,偏偏要将这些个东西带回山门这是怎么回事?
你莫非不知道你二哥最看不上的便是这些个歪瓜裂枣,大哥最讨厌喧闹?通天,你真是皮痒了啊。
老子心中不悦,口中却不能说出来,他清楚,一旦他说出来,老二绝对毫不犹豫跳出来出手拾掇了所有的截教门徒,所有!
这些天最是注重礼节和清静的原始,早已经怒火中烧了,一旦给了他出手的接口,还不知道最后两个兄弟会闹到那样。
哎,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子表示哥哥我也很为难呐!
老子心中再叹一声,睁开似睡非睡,似睁非睁的双目淡淡道:“玄都现在你认为妖族会胜,还是巫族会胜?”
玄都听闻老师询问,微微一怔道:“就目前看来,这刑天虽连连施展辣手,收集了巫族精锐的神魂气血,不过若说能击败媲美圣人的神皇帝俊陛下,只怕还欠缺火候。
巫妖之战打到此处,其实胜负已经与巫妖两族没有关系了,关键还在刑天与帝俊,若刑天胜,自然是巫族胜,若帝俊圣,自是妖族胜。
巫族这边已无后手,妖族那边情况也一样,妖师鲲鹏远遁、十大妖圣一一被刑天灭杀,这些也预示着能够插手帝俊与刑天之间战斗的存在已经不存在了。
因此相比于原本综合实力便较弱的巫族来说,巫族已经胜了接下来便是神皇陛下与刑天的战斗了。”
老子满意的微微点头道:“不错,玄都,你能够根据已有的数据形成对目标的推衍,这非常好。不过你的观察力还是差了点火候。
这巫人刑天的强化过程非常不正常,这一点以你如今的修为,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却也说得过去。
那巫人刑天每击杀一位妖圣,便能获得一股股纯粹的魂力,血气则融入其体内,以至于外在表现上看来,这刑天正在通过吸收魂力与气血逐步变强。
若巫族位于太乙之下,如此判断倒也不失一个准确结论,遗憾的是我等修士,一旦修为踏入太乙金仙后,单单掠夺天地造化已经很难有所作用。
因为我等修士到了此时,实际上已经彻底脱离了肉身的限制,成为堪比小天道一般的存在。”
老子这般长篇大论的诉说,截教与阐教门人不由将注意力由彼此转移到大师伯身上,对于太乙金仙之妙,他们早有所闻,可惜却没有亲身体会,更何况大师伯所言还针对那影像中的强大巫人变强的秘密。
“何为天道?世界、宇宙、或者说我们所在的洪荒自身的意识,身为一位修士,你们有见过洪荒世界吞吐灵气,或者洪荒世界主动去掠夺其他世界造化玄奇的举动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洪荒默默供养我等,吐故纳新,循环往复,即使我等大幅度吸纳这个世界的根本元气,洪荒也从没有做出反应,只有当这个损耗达到严重影响世界成长或存在的地步,才会降下杀劫,抹杀掉造成其本身不堪负荷的存在。
即使如此,降下杀劫时,天道仍然予以我等留下一线生机,给予我等向死而生的机会。
那么洪荒世界,不,应该说大千世界为什么都会如此?若是我等感应到那位对自己有极大威胁的存在,我们必然会第一时间出手灭绝,天道却能留有一线生机,为什么?”
听到这里,除了原始和通天外,所有截教、阐教、人教弟子纷纷听的入迷了,若非此时说话的是老子本尊,下面的人非得鼓噪起来。
元始天尊轻叹一声,接口道:“对于一方世界来说,资源、元气或有穷尽,然天地造化之玄奇,远远超出吾等想象,因此对于世界来说,什么天材地宝,什么珍贵资源,世界都能够通过造化之力获得。
甚至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一方世界当然有的是方法获取。然而世界却有小、中、大、洪荒世界之分,那么对于一方世界来说,到底是什么决定了世界层级的划分,或者说世界需要什么才能提升自身,进入更强阶段?”
说到这里,元始天尊举起一根手指,一道旋转不休的小小星球出现在天尊的指尖。
天尊道:“即使是太乙金仙、大罗金仙恐怕也无法洞彻其中机密,他们虽然成功将自身修炼而出的世界由小世界晋级为中极世界,又由中极世界提升至高级世界,最后晋级为洪荒世界。
然而他们自会认为是更巨量的灵气、更大的体积以及更高层次的自身境界。
却不知此乃大缪,修士确实可以通过种种手段,掠夺天地造化,获取各种奇物提升自身小世界,然供养的世界实际上变化的并非元气、资源、体积,而是世界之心,通俗些来说就是天道。
当天道强大的一个程度,便会挣脱天地设定在他们身上的枷锁,而表现形式便是修士的劫难,因此修士一生可能都认为是自己成就了自身的世界。却不知道是自身修炼而出的世界,成就了自己。
只要自身世界的天道足够强大,他便可为所欲为,在内是辅助修士最好的助手,对外是镇压一切敌人的最强武器。
而这个机密,唯有成就准圣者,方能明白和领悟,正是明悟此番道理,加上准圣本身庞大的法力,才能做到随心所欲灭杀一切准圣之下的存在。”
三教弟子个个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又露出迷茫神色。显然对于他们来说,这天道之秘让他们完全无法把握住脉络,全然无法理解。
通天教主道:“而这一点也成为修士进阶的关键,因此太乙金仙无法通过掠夺洪荒世界的元气,而一举突破至大罗,大罗修士一样无法通过掠夺自然造化,成为准圣。
换句话来说,对于太乙金仙之上来说。所谓的神魂、气血、元气,吸收的再多,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因此无论正邪,无论道魔,修炼至高深层次,均不在求诸于外,而是追求自身思想、行为的突破,从而帮助自身小世界摆脱外界天道对于自身的掣肘。”
说到这里,通天教主停了下来,神情异常复杂的注视着三清以法力为媒介,通过特别方法,将天庭现场影像视频传递过来画面上,刑天的面上。
三教门人面面相觑,不明白通天教主为什么会显露出这种诡异的表情。
老子道:“今天我等算是大开眼戒了,想不到竟然有人以这种手段,增强自身世界的意识。”
众门人个个神情茫然,不明白太清圣人的意思。
老子也不在说话,再一次闭上了双目,似乎再一次神游物外了。
三教弟子人人懵逼,正听在关键处,怎么断更了?
玄都大法师更是小脸幽怨,说好的考教徒弟呢?考都考了,还在等待你老人家的正确答案呢。“
就在三教门下,人人迷茫中,以法术传递而来的画面上有了新的变化。
****
另一边,幽冥世界中,大弟子子宁、二弟子魔女、三弟子无名、四弟子无心、五弟子灵明,以及小神女,玄门至人一脉的弟子门人个个到场,观看老王同志以大法力播放的,发生在天庭的一切。
当所有人看见雄壮的一塌糊涂的刑天,几乎是碾压一般,灭杀天庭一个个看起来就强大到没边的妖神,自然是个个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没办法,玄门三清门下好歹跟随师尊不少时间,加上本身便是洪荒生灵,自然相对淡定的多。他们这些来自低武世界的普通人,如何能够一下接受这种颠覆性的力量。
虽然知道自己遇到了神仙,见到了神仙,并拜神仙为师,他们也无法想象自己看到的一切,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不会是老师施展的幻术,在糊弄我们吧。”
五大弟子如是想。
老王同志并没有解说什么,或者说明什么,没办法,徒弟们如今没有一个进阶天仙,现在光屏传播过来的视频,对于一群连天仙都不是的小东西,根本就是遥望不可及的事情,想要向他们说明,他们反可能认为是骗局。
老王同志并没有太过关注于自己的几个弟子,毕竟如今巫妖之战开始,洪荒最终归宿如何,他也不清楚。
不过让他在意的是,在刑天身上,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些不该出现的力量。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从刑天身上感应到了祖巫们的气息?祖巫们的生命反应早已消失,如此来说应该是陨落了,可是这般大事,为何没有预兆,此方天地也没有因为顶尖存在陨落,而下血雨。当真是奇哉怪也!”
“这种感应,这种状态,莫非是合体?没道理啊,在此方世界,我可没有将融合术传出去,那么只能是一个可能,那就是从盘古精血中,祖巫们获得了一部分盘古的记忆……看来巫族还真给本座带来了惊喜。”
就在老王同志沉吟不语时,一道贯穿时间的虹光,划破天际,快的如同火苗一闪,来人已冲入九重天。
对于天门坚固的大门,来人看也不看,一头擂在了被关闭的南天门。
以坚硬著称的金檀木面对一尊堪比圣人的存在,丝毫没有顶住的能力,直接被开了一个人形大洞,冲入了天庭。
那人速度实在太快,仅仅片刻已然真身漂浮在昔日天庭的一片废墟中,而废墟的正中,一尊筋肉扎实,宛若魔怪的男子,矗立于废墟正中,周身一股强横霸道的威压四面八方镇压而下,以至于彻底毁灭的天庭,连一丝丝烟尘也无法扬起。
见到有活着的生命体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刑天的目光转了过来与来人对视。
一个眸光中血光闪动,恶意满满。
一个神情肃穆,面色沉静。
十秒后,刑天仰天大笑,爆喝道:“帝俊!”
声音宛若雷霆,轰然传遍九重天区域。
来人正是神皇帝俊,在破灭了此次行动目标盘古神殿后,这位洪荒第二代神皇陛下正检查是否有什么宝物时,帝俊便看见东方星空陡然齐齐光明大放。
帝俊是何等存在,一眼便看出其中的凶险,这些掌控星辰的星君们那个不是修炼了多少年的老东西,对于自身的掌控何等精微奥妙,如今反常出现了变化,绝非好事,只怕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因此这位神皇陛下,二话不说,直接脱离大部队,以绝顶神通化虹之术,赶回了天庭。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