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67t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港綜世界大梟雄 ptt-397 莊sir的提案?展示-ovb20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警务处助理韩国理上位以后,行动副处长“哈特”,管理副处长“泰勒”迅速向韩国理靠拢,以此保证自己任期圆满。
韩国理为保证职权过度顺利,同样和两人达成合作条款。
剩下的高级助理处长、助理处长等“处长衔”决策层也都向韩国理靠拢。
决策层内,仅剩一名助理处长“布朗”,由于与前任处长“葛白”是同政党盟友,并且私交良好,目前还愿意和庄世楷保持合作关系。
庄世楷的反攻计划便需要和决策层配合,在决策层的提案下才能进行。
因此,他早就私下和“布朗”通过气,两人正式达成合作。
当然,他在期间也要付出一定利益,不过尚在接受范围当中。
没办法,“一哥”一换,底下的“处长衔”决策层风向肯定会变,庄sir能够拉拢到一个助理处长支持已经很不容易,想要白嫖那就过份了啊!
要知道,不是决策层每位“处长衔”的大佬都有大好前途,相反他们一辈子能够做到港岛处长,基本都是沾了二战的时代红利。
他们能够做到这个位置很不容易,想要再往上走很难,守住眼前的位置便成为首要条件。
必定会优先选择向“一哥”靠拢。
庄sir能够拉到这位助理处长支持已经很幸运了!
而打反击怎么能没决策层的支持?
没有决策层支持就打不了反击!
因为很多有力度的提案,按照法例只有决策层才能发起!想要打出有力反击就要决策层里有人帮忙!他一个高级警司还不够提出强力提案!
这还要感谢葛白长官啊……
庄世楷听见助理处长的答复,当即深呼口气,露出笑容讲道:“布朗先生。”
“麻烦您在明天的会议上发起提案。”
助理处长“布朗”表情一愣,拿着电话抬起右手,低头看一眼手表惊诧道:“这么快?”
“对!”
“就是这么快!”庄世楷出声笑道:“既然陆明华上班第一天就抓我的人!那么我就要用第一场会来回报他!”
庄sir说到这里。
话语中已经带上杀意。
布朗眉毛一挑,放下右手叹道:“如你所愿,先生。”
“好的。”
“多谢长官。”庄世楷舒声说道。
两人达成信息确认以后,布朗挂断电话,马上就开始着手准备文件,庄世楷则是拉开抽屉,取出一盒香烟慢慢动手拆开。
他在拆开烟盒之后,慢条斯理的抽出根烟,静静点上。
“幸好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否则还真要被你打到了。”庄世楷吐出口烟雾,语气凛冽的出声叹道。
其实陆明华找茬还真没找错,他先搞曾向荣一可以清除管理部门内的庄系钉子,二可以从曾向荣身上顺藤摸瓜,寻找庄世楷的破绽。
要是庄世楷真经常借用内部调查科的力量打压异己,真被杨锦荣抓到证据,那么曾向荣不止是停职调查、甚至会被判刑监禁。
庄世楷进而也将受到调查,不管调查结果是什么,都可以趁机打击庄系力量。
到时庄系不死也要伤筋动骨,警队内部肯定会有大量庄系人马离心,转而向陆系靠拢,以此取得战略优势。
可惜,庄世楷不是喜欢动用“公权”处理“私事”的人,他要么自己解决对手,要么用大势压人,规规矩矩的把对手搞定。
阴谋诡计?他不屑于用!
因为阴谋诡计用多了,必定会有一天被人抓到手尾。或许你害死人的阴谋,也将害死你自己。
他更喜欢用堂堂正正的阳某!用阴谋反而落了下乘!
陆明华与庄世楷比起来就更喜欢用阴谋算计,一时间看起来很出风头,可最容易摔跤的就是他这种人。
此刻,庄世楷的阳某风格,就让他避免掉很大伤害,曾向荣的最终调查结果顶多是个调职,从关键部门调到一个打杂部门,警衔职位都不会变,连停职都不可能。
这是庄世楷经过仔细分析提前得出的结果,所以他和曾向荣面对陆系进攻时,才会显得平静淡然,从容不迫。
曾sir就只能暂时委屈委屈了……
保安部,审讯室。
杨锦荣把一杯咖啡推到前边:“曾sir。”
“你要的咖啡。”
“尝尝吧。”
曾向荣面带微笑,伸手拿起咖啡杯,轻轻抿下一口咖啡,目光深邃的称赞道:“保安部的咖啡果然是比外面好一点哈……”
“呵呵,今年第一杯咖啡是在保安部喝的,今年一定是难忘的一年……”
杨锦荣面不改色,双手合十,放在桌面道:“你喜欢就好。”
这时坐他旁边的一名年轻警员,动手翻开文件,铁面无私,语气严肃的询问道:“曾向荣警官,请问你在81年7月23号,启动对西区督察文建仁的调查是受谁指使?”
“砰!”此刻,曾向荣根本不会给小警员和保安部一点面子,重重的放下咖啡杯,表情认真的朗声答道:“内部调查科的职权就是调查贪污腐败、勾结罪犯的警队蛀虫!这是我的职责!我需要人指使吗?”
“请您注意言辞!”
曾向荣的声音极富磁性,不仅中气十足,更是很有底气、有正义感。
他这番话抛出来不像罪犯是一回事,反而开始向审讯官了!
只能说曾sir就是曾sir,能跟庄sir混的人物,真没一个好对付。
保安部的年轻警员表情一滞,大概有些被吓到。
杨静荣面不改色的翘起二郎腿,用手轻轻拍他下肩膀,他才缓过神来,出声喊道:“请你注意身份!你现在是受调查者!而我才是审讯人员!”
“砰砰砰!”警员拍着桌面大声放话,显得有些色厉内茬。
曾向荣轻蔑的看他一眼,用手搭着椅背讲道:“好啊!我告诉你!”
“当时有匿名电话举报文建仁与毒枭朱涛勾结,收受贿赂向毒枭通风报信,导致警队行动组数次行动失败,于是我就启动对文建仁的调查,最后证据确凿,将其定罪!”
“这些都是有记录档案的,你们不相信可以直接去调查科拿,他的罪证就一条条摆在那儿……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懂!”
年轻警员条条用笔记下。
“好的。”
“我们会去调查档案。”
“对了,你确定是匿名电话举报吗?根据我们对当时情况的分析,你很可能是受到线报。”
年轻警员抬起头看向前方,曾向荣猛的一下伏地身子,盯住年轻警员问道:“这也要官吗?那我线人的丧葬费你要不要官一下?”
杨锦荣再拍拍年前警员的肩膀,朝曾向荣露出一个微笑:“曾sir,不要吓唬年前人嘛……”
“呵!”
“杨锦荣!我实话告诉你!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搞政治的!”
“当年老子拿枪跟华探长做事的时候,你们连没考入警队呢!连配枪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审问老子!”
“警队改制,开放公招考试…你们能够进入警队全得感谢庄sir,可你们现在一个个欺师灭祖,狼心狗肺,真是跟狗一样可怜。”
“就你们还审老子?回去审你老娘吧!”
曾向荣收回身子,翘起二郎腿,语气变得极为张狂,也极具压迫性,彻底展现出一名警队高层的威风。
而杨锦荣还是油盐不进,挂着假笑说道:“不好意思啊,曾sir,你要是对我们的审讯有什么不满,你可以去投诉科投诉我们。”
“审讯全程有录影设备,我现在再问你一个问题,文建仁受到内部调查以后失踪,请问你知道文建仁去哪儿了吗?”
“咯噔!”曾向荣心脏跳了一下,旋即面色平静的答道:“根据我掌握的线索,他已经潜逃出国了,也有一定可能是被朱滔杀害。”
“好。”杨锦荣点点头,旁边的警员继续展开第二个问题:“82年西区有一名军装警遭受到内部调查…最后被革职判刑……”
“三天前他向投诉科投诉,说他是遭遇****,请问你又该怎么解释……”
曾向荣呵呵笑道:“不想解释。”
……
“陆sir,曾向荣说的滴水不漏啊!”
三个小时后。
杨锦荣拿着一份调查报告来到投诉科,敲开警司办公室以后,把文件放在桌面上讲道。
陆明华打开文件,翻着书页,表情轻松的说道:“能跟庄世楷混的人能是蠢人吗?”
“也对。”杨锦荣点点头。
陆明华则是说道:“最让我意外的是庄世楷竟然真不用调查科做坏事,他的风格实在太难琢磨了。”
“唉。”杨锦荣叹出口气建议道:“西区那个文姓督察的失踪很可疑,我们要不要顺着这条线往下挖一挖?”
“这条线没价值的。”陆明华放下文件夹,看向杨锦荣说道:“假设那个人真是庄世楷解决的,那么你能找到尸体吗?你又能证明是他杀的吗?一个黑警仇家那么多,你怎么找证据。”
“那我争取找些其他线索。”杨锦荣目光凝重,微微点头。
陆明华也不否决,转而出声说道:“没有调查结果的话,保安部就打一份报告给处长,处长会以不再合适为理由平级调动曾向荣的职位。”
“接下来你就别管了。”
陆明华站起身,绕出办公桌讲道:“掌握内部调查科是我底线!”
这也是陆系的战略底线。
只有拿到内部调查科,他们才能进攻下一个目标。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