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dpo精华都市言情 地上道國 起點-0409 人馬如龍熱推-gwupm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众人听完这些,都明白了刘焉为何笃定陈调会来救援阆中叛军。
因为这是墨家的义理。
陈超因为受到陈调的义理感召选择了背叛,随后陈超带领阆中水军和屯扎在阆中兵营的犍为兵马一起响应。
这在为汉中军营造巨大声势的同时,也让陈调意外的陷入了被动之中。
刘焉似乎对犍为的兵马有着异常敏锐的谨慎。
在陈超叛乱不久,就秘密派张松和黄权守住阆江要害。
等阆江水军和阆中兵营造反的消息传来后,张松立刻用招云旗将阆江上布满云雾。
又让黄权以定风珠,定住阆江上的风势。
从阆江而上,本就是逆水行舟,如今阆江上的风被黄权用“定风珠”定住,陈超想要以水路运送大军前往葭萌,已经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困住阆江水军,阻止他们撤入葭萌关之后,刘焉又火速让严颜带着大群弓手沿岸布防。
这一套筹划干脆利落,就像是早就张开的利齿,猛然咬合。
阆中叛军一下成了瓮中之鳖。
而这,也让一直被动的刘焉,一下抓住了陈调的要害。
和其他执掌大军的主帅不同,身为墨门游侠的陈调,根本无法背弃心中的义,放弃这支在外的孤军。
无论如何,陈调都绝不会坐视这支叛军被益州军剿灭。
有了这番判断,刘焉一方面派出援军支援严颜,加固对阆中叛军的封锁。
另一方面,他麾下最精锐的东州兵和青衣羌则像毒蛇一样潜伏在葭萌关外,随时准备趁虚而入,夺取这雄关。
利用这个机会,刘焉还趁机针对了一下贾龙和任岐,逼迫他们做出进一步的反应。
一番算计中,刘焉的老辣筹谋尽显无疑。
真是个老阴逼啊!
在场众人一个个躬身行礼,“卑职等佩服。”
吕常抬头又问,“州牧,如今咱们是直接赶往葭萌关助战,还是去会一会那四个人?”
王商笑着说道,“有那些巫鬼宗门弟子,还有国师在,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正要看他们愿意为我益州牧府出几分力。”
一旁的王累赞同道,“也对,那国师有击退庞德的本领,到如今却只吹了几口气。看来,他也是个有心人。咱们何必浪费时间在这里纠缠。”
刘焉摇头,“去还是要去的,至少要给底下人个交代。如果能逼迫陈调现身是最好的。”
正说着,向前一指,“来了。”
众人看去,就见那支益州援兵正溃不成军的逃到几人伫立的山崖下。
刘焉缓缓驱马上前,吕常等将慢慢跟上。
正在逃窜的益州援军见前方高坡上又有人影,不由越发慌乱起来。
倒是张翼眼尖,大喜道,“是州牧!”
刘焉将手一抬,身后现出五道神光。这五色神光如扇,光泽不定的旋转着。
一时间溃兵欢呼雷动,崩散的士气,竟凝聚了不少。
刘焉也不迟疑,刚一露面就催动五色神光向追赶最紧的刘璝刷去。
纯黑色的光芒落下,那凶悍无比的刘璝扔下手中石头,转身就逃。
直到奔出丈余才醒悟过来。
羞惭交加的大叫一声,不知是给谁壮胆。
刘焉目光再移,看向那些嘎嘎乱叫的大群乌鸦。
随着金光落下,那原本密密麻麻气势迫人的大群乌鸦,忽然燥动起来。黑色的羽毛脱落,那些凶悍的乌鸦兵支撑不住,在空中扑腾几下摔落在地。那些落地的乌鸦一脸痴呆迷茫,怔愣愣的左右张望。
泠苞知道不妙,赶紧大叫道,“回来!”
尚在空中的大群乌鸦立刻调转身形,向泠苞耳中飞去。
那些落地的乌鸦光溜溜的如同肉鸡一般,得到泠苞的指令,也嘎嘎叫着,蠢动着身形,晃动着肉翅向他奔去。
这会儿又像是鸭子。
刘焉目光冷峻的向泠苞扫去。
泠苞哪敢硬抗这个级数的五色神光,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那些掉光毛的乌鸦跑到泠苞之前的位置一愣,旋即又嘎嘎叫着追了上去。
庾献原本正护着巴山鬼王而走,见泠苞这凶人在前逃窜,一群掉毛的乌鸦在后追赶,也有些忍俊不禁。
一时脑抽,莫名想起了一句话。
我的生涯一片无悔,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泠苞跑的虽然狼狈,但是带着一串肉鸡走位却很风骚,刘焉的五色神光几次没有刷中,神色都有了些疲惫。
只是这样一来,对溃兵的追赶自然不攻自破。
那些益州援兵见局面反转,顿时起了胆气。
向存和张翼匆忙的整理着军势,准备反击。娄发甚至直接掉头去战邓贤,准备先留下一个。
邓贤忌惮于刘焉的存在不敢硬扛,不过他岂是好相与的。
就听邓贤冷笑了一声,“我的买命钱,岂是那么好拿。”
指诀一掐。
那些被益州兵马捡走的铜钱光泽闪烁。
庾献连忙引了阴阳铜钱的气息入目。
这才清楚的看到,原本那些虚实变幻不定的铜钱瞬间变成了真钱。
接着那些袖中、怀中藏了铜钱的大群士兵“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齐齐摔倒在地。
有些铜钱拿的多的,甚至七窍流血,当场气绝。
这支数千人的队伍,瞬间就有大半失去了战斗力。
庾献看的紧皱眉头。
好阴邪的手段。
那邓贤一气伤了这么多士兵,他脸上却没半点喜悦。
反倒像死了爹一样阴沉。
这次可赔大了!
邓贤转身而走,娄发欲待要追,几支细箭射来,轻易将他逼退。
远处张任收了轻弓,不知向谁高声喊道,“我兄弟四人已经尽力,将军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话音一落,远处一骑飞速冲来。
那少年手持钢刀,背着一柄长枪,上面挂着一面大白旗!
赫然写着三个字,“讨不义!”
就算刘焉早知这少年根脚,仍旧被这认认真真书写的三字刺得目痛。
刘焉遍视全场,目光落在打酱油的庾献身上。
他恭敬拱手,“还望国师相助。”
庾献也不犹豫,他长吸一口气,浑身的肌肉鼓胀,拔高一尺。
一母之力。
接着,实力全开,不再遮掩什么。
杀伐之力翻涌,透出一声咆哮。
这咆哮如龙吼,如马嘶,如天崩地裂!
庾献和紧挨他的百余人,全都覆盖上了金光灿烂之色!
那少年的目光立刻被庾献吸引,两人紧紧的一个对视。
——人马如龙!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