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s7u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網遊之金剛不壞 愛下-第一千零二十章 慈雲寺的地牢分享-awt3o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仙灵界有传闻,慈云寺作恶多端,为正道弟子所不容。
飞云踏雪接到的任务,就是寻找慈云寺掳掠妇女的证据。
不用说,这个密道里,便是慈云寺的藏污纳垢之地。
正经寺院谁家大雄宝殿下面开密道啊,少林寺有吗?没有!清凉寺有吗?没有!
李源实力不咋地,可作为第二幕的BOSS,身上东西倒也不差。
虽然没有爆出法宝飞剑,可却摸出了一件二阶中品护腕【织云】,一条二阶上品护符【薄雾】。
【织云】(护腕)
属性:阴
类别:防具
品质:二阶中品
外防御:+40%
内防御:+40%
持久:100/100
使用需求:筑基一层
【云隐】:被动法术,施法速度提升30%
【织神】:被动法术,治疗法术效果提升30%
物品背景:海外散人采九天云雾所炼制的护腕。
【薄雾】(护符)
属性:阴
类别:首饰
品质:二阶上品
外攻击:+60%
外防御:+60%
持久:100/100
使用需求:筑基一层
【薄命】:被动法术,福缘-10,生命值+20%
【烈毒】:被动法术,蛊,毒法术效果提30%
【瘴雾】:主动法术,释放一团毒雾,笼罩范围内目毒蛊抗性减弱30%。
物品背景:百蛮山绿袍祖师炼制法器。
……
看不出来,李源这么一个剑修BOSS,身上却带了两件治疗和毒蛊的装备。
难怪实力这么弱……装备都带错了。
百花谷和百蛮山玩家都比较稀有,装备针对性很高,这两件装备自是分别给了丁老仙和长情子。
王远就非常郁闷,杀了两个BOSS了,至今就没有自己可以用到的装备法宝之类,来件防具也行啊。
除了装备,李源还贡献了两样材料。
【北海旋木】【南山青竹】,都是二阶上品材料。
队伍里没有炼器高手,这材料被飞云踏雪用市场价买下……
分赃完毕,王远等人便钻进了密道。
密道里,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昏暗,相反的,密道墙壁上镶嵌着不少夜明珠,照的密道内如同白昼一般。
直看的众人瞠目结舌。
他娘的慈云寺这群王八蛋还真是穷奢极欲,这么耀眼的宝珠就这么挂在墙上当灯泡用,飞云踏雪这般土豪也没这么烧包好吧。
素年瑾时更是眼睛都直了,瞳孔都变成了心形。
女人嘛……看到珠宝就这反应。
王远掏出斗战,随手将夜明珠撬下来一颗。
【夜明珠】
类别:装饰品
物品背景:凡间界十分珍贵,在仙灵界毫无用途的材料。
“垃圾!”
看了一眼属性,王远将夜明珠丢给了素年瑾是道:“送你了……”
“啊……谢谢师父……”
素年瑾时抓着夜明珠激动不已。
所有人满头黑线。
女人这么好哄的吗?上品飞剑视之如粪土,垃圾装饰品反而心花怒放。
这群游戏直男真是无药可救,找不到对象也怪不得别人。
……
穿过密道,大雄宝殿的下面便是慈云寺的地牢。
这地牢比起外面的慈云寺还要宽阔一些。
地牢内的精英小怪和上面差不多,除了赤炎妖犬便是姹阴妖姬,有了前车之鉴,大家都离姹阴妖姬远远地,不被她魅惑,一路清理着小怪,大家来到了地牢第一层的尽头。
这里是一个宽阔的平台,平台上建着一个富丽堂皇的房子,房门外站着四个年轻的帅气的修士。
四个修士没有名字,头上分别顶着【风奴】【火奴】【雷奴】【电奴】四个字。
这几个修士,都是金丹一层水平,显然已经不是精英怪,而是四个小BOSS。
不过这四人面无表情,动作僵硬,似乎元神被人摄了去,已经成了行尸走肉。
见王远一队人靠近房子,四位修士如同机械一般,整齐划一往前一步,二话不说上来就打。
【风】和【电】是剑修,攻击犹如风电加持,迅捷威猛,眨眼间二人就持剑冲至乌合之众众人面前。
“后退!”
王远见状,让众人退后,自己则往前一步迎上,挡住了风电二人。
“风卷残云!!”
风奴长剑亮起一道青光,以极快的速度刺向王远。
王远自幼习武,反应自是不必多说,修炼【九转玄功】后,身体素质大幅度提升,虽然有风咒加持风奴出剑极快,可在王远眼里也就那样,只见他不紧不慢,微微一侧身,风奴长剑贴着胸膛划过。
到底是被摄走了元神,风奴固然有金丹修为,却是发挥不出六成。
见王远躲过了攻击,风奴僵直了一下,手腕一转,长剑横砍过来,而王远这时候左手已经抓住了风奴手腕,右手一推,风奴长剑脱手飞离。
同时脚下一踢,脚尖戳在了风奴的膝盖上。
风奴被踢得身形一晃,单膝跪倒在地。
【戳脚】!
这可是王远家传的绝学,这一脚有二十多年的功夫,若是现实里,一脚下去风奴的骨头都碎成渣了,可在游戏里普通攻击没有招式技能的判定……力道虽强,只能将其一脚踢得跪下。
就在这时,电奴长剑一甩,如同鞭子一样甩到了王远身后。
王远一手按住风奴,另一只手往后一伸便将电奴的长剑抓在手里,接着猛地用力一拉一甩,电奴便被甩向了乌合之众其他人。
“上!!”
见电奴被甩了过来,杯莫停手掐剑诀踏剑飞至,长剑一分为十,直奔电奴。
可谁知那电奴半空中一个受身,稳稳地立在了空中,手中长剑电光闪烁,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异响,杯莫停的长剑尽数被电奴当下。
“咦?我日!”
杯莫停一脸懵逼。
其他人亦是一脸的惊讶。
看着王远一把就把这家伙给甩了过来,三拳两脚就把风奴按倒在地,大家本能的以为这两个小BOSS实力非常一般。
可杯莫停一上手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杯莫停可是蜀山剑修,加之葵花炼阴大法为基础,出剑只有一个字——快!毛太的剑光他都可以全部接下。
以他的剑术和修为再加上刚得的赤阴剑,单挑个金丹修士还是不在话下的,但这一个回合下来,先发制人却还仅仅只是和电奴斗了个平分秋色。
果然,只有剑修才能压制剑修。
两个剑修和王远杯莫停打在了一起,火奴和雷奴这边也没闲着。
就在王远一把将电奴甩给杯莫停的同时,火奴左手往鼻子上猛捶了三下,右手掐着决,嘴巴一张一团烈焰直奔王远扑来。
“不要伤我师父!”
素年瑾时见状,想起王远和自己说过的五行生克,当即双手结印往前一推,不等烈焰烧到王远身上,一条水龙已经迎面撞上了火奴的火焰。
“轰!!”
一声巨响。
就在素年瑾时以为自己的水龙要把火奴的法术灭掉的时候,那火焰遇水如同浇了油一般,瞬间暴涨三丈!将王远直接吞没。
好在王远有九转玄功护体,只是脸被烧成了黑色,本人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
“啊啊啊啊?”素年瑾时看到这一幕,吓得手足无措。
不是说水能灭火嘛,这是怎么回事?
“这他妈是三昧真火!!”马里奥看到那火,顿时大惊失色。
三昧真火是高阶火系法术,三昧是梵语,意为修心,这火焰亦是心火,素年瑾时的水龙破是凡水,自是灭不了这心头之火,反而火上浇油。
素年瑾时惊讶之际,没有注意到头顶云团凝聚,一道天雷从天而降。
马里奥眼疾手快,扔出太乙五烟罗,五道烟瘴罩住了素年瑾时,为其挡下天雷了,接着右手突然往上一举,五指一攥。
“啊!!”
随着一声惨叫声,大家循声望去,发现一只冰雕巨手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雷奴胯下,将其裆部紧紧攥住……
“这……这……”
大家看马里奥的眼光也变得诡异起来,这家伙究竟是多么喜欢别人的下三路啊。
就连王远都忍不住感慨,狗改不了吃屎……
……
风火雷电四奴攻势虽猛,防御能力却是不堪一击,雷奴和电奴分别被马里奥杯莫停二人牵制,风奴被王远撂倒在地。
唯独火奴却是极其强横,口中三昧火无坚不摧,素年瑾时的水龙破都抵挡不住,飞云踏雪的御木之术,自然更是无济于事。
长情子祭出自己的蜈蚣,意欲偷袭。
那三昧火直接烧的蜈蚣化作一道绿光躲进了长情子体内不敢出来。
邪派弟子就是两个极端,PVP毒蛊纵横天下,PVE简直弱的一批……是个BOSS都能克他们。
在三昧真火面前,道可道的南明离火就是个弟弟……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法术。
得亏丁老仙刷血刷得快,不然几个回合下来几人非得被烧死不可。
“不要乱跑,引到我这边来!!”
眼见大家的阵型要被火奴冲散,条子大叫一声,脚下踩着飞剑飞至火奴跟前,右手一拉,一根毛笔出现在了手里,接着左手干扰火奴施法,右手则自上而下虚空画符,画完毛笔一甩。
“刷!”
一道巨大的符咒迎面贴在了火奴身上。
“嘎……”
火奴身形一晃,口中即将喷出的烈焰被吞了回去。
不过这火奴修为极高,法术被封,人却仍在挣扎。
“起!”
这时,条子手中判官笔往下一插,火奴脚下亮起一个法阵。
火奴彻底被禁锢在了原地。
“趁现在!”
条子御剑往后一退,法阵之内只剩火奴一人。
火奴之所以要强于其他几人,只因为他口中三昧火属实太厉害,根本挡都挡不住,任何法术都会助长他的气焰,此时火奴法术被封,大家自然没了顾虑。
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便将火奴格杀当场。
……
另一边,王远已经拧断了风奴的脖子,正在那里冲条子竖大拇指,马里奥抓的雷奴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唯有杯莫停还在那里和电奴乒乒乓乓比剑……
这俩家伙都是剑修,速度都是极快,漫天剑舞密不透风,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杯子,要不要帮忙?还是赌上你剑客的尊严?”条子喊道。
“上啊!你们以为是单挑呢?”
杯莫停就很气,自己在这里玩命,这群家伙还有心思在旁边打酱油,真是一群表面兄弟。
“哈哈!!”
条子闻言哈哈一笑,判官笔凌空一划,大喝一声:“敕令!!”
一道金符出现在电奴身后。
杯莫停一脚蹬在电奴胸口,电奴往后一仰,躺在金符上。
“收!”
条子双手一合,金符迅速卷起,电奴便被卷在了里面。
“死吧!!”
杯莫停运起法力,长剑化作百道细丝,将电奴穿成了筛子。
四个小BOSS,只剩下了马里奥手里雷奴。
“老马,差不多得了!赶紧把他杀了算了!”
见马里奥这般折磨雷奴,大家于心不忍。
士可杀不可辱,马里奥也够阴损的……拿住人要害就不放手,还来回虐待,这都叫什么事。
“不行!他还有东西没给我。”马里奥果断拒绝。
“啥东西?”大家奇怪的问道。
马里奥道:“雷决!”
“唔……那你继续弄他!”听到这俩字,大家态度急转,开始支持马里奥。
雷,并非五行属性,而是五行属性衍生之外的属性。
无论是阴五行还是阳五行,都可以修成雷决。
雷决伤害高,读条短,发动快,是所有法术中最具有攻击性的一类技能,而且极其稀有,所以雷决的价值亦是堪比上品法宝飞剑。
雷奴刚才就召唤了天雷,显然肯定是拥有雷决的,如果能把雷决给搞到,这个副本就一点儿都不亏了,起码能把秘境令牌的钱给赚回来。
而王远听到马里奥这话忍不住骂道:“沙雕!他们元神都没了,你搞他们也没个球用!就算有雷决也不再他身上啊。”
“那在谁身上?”马里奥已经被雷决冲昏了脑子。
“当然是在摄走他们四个元神的人身上。”王远指了指房子里面。
“唔……”
马里奥沉吟了一下,停止了虐待雷奴,眼睛转向房子呢看了一眼道:“你说的有道理!”
言罢,马里奥一套冰火两重天,就带走了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雷奴。
大家搜过四人尸体后,发现果真想王远所说的那般,这四个人身上并没有丝毫装备材料……
“吱嘎!”
就在这时,房子们打开了,里面传来了一阵男人的笑声……笑声中还带着女人的舒爽的呻吟声……
“这……”
听到这声音,乌合之众这群坏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这游戏也不知道是什么通过审核的,时不时的就给玩家发一波福利,虽然看不到画面,但大家已经想象到了内容。
素年瑾时脸红道:“什么呀这是……怎么还能这样?”
“小姐姐不要怕!”杯莫停义正辞严:“我这就去解救那个女人。”
说着杯莫停就要往屋里闯,至于是去救人还是去看片,这就不为所知了。
“砰!”
杯莫停刚冲到门口,便撞到了一堵无形气墙,直接被推了回来。
“哈哈!”
众人哈哈大笑。
年轻人还是没有经验。
这游戏让你听听声音就不错了,你还想进去猫两眼?真不把文化审核当回事?
不过这时屋内的声音也停了下来,只听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喝:“是谁这么不懂事,敢闯我的卧室?打扰我的好事?”
话音落下,一男一女两个BOSS从屋内飞出。
男子金发碧眼似乎并非中原人士,样貌倒也俊朗,女人媚眼如酥,身上披着薄纱,肌体若隐若现,抬手投足间散发着妖异的气质。
乌合之众这群臭老爷们,多是宅狗,甚至还有舔狗处男狗,哪见过这般情景,一时间看的都呆了。
男人嘛,嘴上正经,谁特么不喜欢骚的。
杯莫停这家伙最没出息,鼻血都流下来了。
“杯子,杯子,有点出息好不好……”王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狠狠地给了杯莫停一巴掌。
杯莫停一个激灵,不好意思的擦了擦脸。
“啧啧啧……”
众人无不感慨,你说若是马里奥这般猥琐,丁老仙这般不会和女孩交流,没见过女人也就罢了。
杯莫停有钱还年轻,却露出如此窘态,属实出人意表。
看看飞云踏雪和王远,那叫一个淡定,飞云踏雪只是微微打量了女人一眼就把眼光落在了男人身上,王远眼光压根就没往女人身上放,此时正上下打量那男人,口中喃喃自语:“穿这么多,刚才是怎么办事的?”
一边嘟囔,王远还不忘看了一眼那男人的手和嘴。
好家伙,王远的思维永远都这么与众不同。
……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擅闯慈云寺!”
见乌合之众众人并非慈云寺的人,那男子指着众人愤怒的问道。
同时二人的信息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肖轩】
境界:金丹五层
气血:充足
法力:充沛
法术:三昧真火,丙火神雷,摄魂法。
法宝:太极图
背景介绍:本是海外散修,能摄人元神,被姹阴魔女杨花诱惑至此,甘愿为其遁入魔门。
【杨花】
境界:金丹五层
气血:充足
法力:充沛
法术:姹女玄阴大法。
法宝:玄阴珠
背景介绍:魔门妖女,极善魅惑之术,采天下男子阳元修炼邪功,天下正道年轻修士深受其害。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