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jhr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嗟來的食》-第77章 動身媽港閲讀-zj7vk

嗟來的食
小說推薦嗟來的食
“好,年轻人,我就拭目以待,看看那时候惊喜到底是什么?”
赵建国请离三喝完送客茶,亲自起身,完全不在乎自己是住建委副主任,副厅级的干部,和虽然贵为杨永宁董事长秘书的离三身份上的差距,以主人的姿态,欢送他到门口。
“婷婷,他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你再多送他一程吧。”
赵建国在离别时,不忘悄悄地有意地推一把自家的侄女,眼前这个高壮英武的男人在这次的聊天当中,有着不错的印象,和哥哥找的那帮歪瓜裂枣的公子哥不是一个档次,原本这几年,他嫂子也一直托自己在市里物色观察好的苗子,但眼下,不就有一个好人选嘛。
“不用了,赵主任,车离这里不远,我一个人过去就行。”离三婉拒道。
“诶,送送,刚才我光顾着和你谈,把婷婷冷落了。她对这件事一样很上心,满脑子想搞一篇新闻报道,正好一路上,你们年轻人相互交流,有什么观点啊问题啊分享看法,呵呵。”
“啊,叔叔,我送他啊!”
赵婷猛地跳脚,急忙摆摆手道:“可,可爹地,妈咪,还有阿姨,他们逛街也该回来了,看到我不在的话,又该说我整天瞎跑,我,我还是不送了吧,嘿嘿。”
“婷婷,远来是客,何况离三这个客人还是你请来的,怎么能不尽待客之道呢,快,送送。”
赵建国瞧赵婷的抗拒别扭,误以为是大大咧咧的侄女难得在意中人面前害羞,执意地推了一把,开明道:“至于你爸妈那边,我会替你解释的。”
“这,这,哎呀,叔叔!”
赵婷瞥了眼在旁的离三,张了嘴,又闭上,她不能明说离三是杨晴的暗恋对象,委屈地剜了眼,仿佛送离三简直是要千刀万剐了自己般。
到最后,赵婷还是在赵建国的意志下,瘪瘪嘴,踩着小步,时而不高兴地踢踢路边的石子,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离三并肩走出别墅。
“喂喂,我跟你说啊,我叔叔只是单纯地让我送你,没有别的想法,你可千万不要乱想啊,一点儿都不可以。”
“我懂,你是天际的白天鹅,我是水池里的青蛙,我怎么能吃到你呢。”离三自嘲道。
“错,不对,我是说我是白天鹅,对,但你不是青蛙,你是癞蛤蟆,癞蛤蟆才想吃天鹅。”
赵婷突然一惊一乍,像炸了毛的猫,立刻向后跳了两步,远离离三,神色忌惮小心,喃喃道:“他,他干嘛这么说话,他,他不会是真想吃我吧,哼,贪心,明明认识那么多女人,还破坏虞姐姐的清誉,唉,怎么杨晴会喜欢这样的男人。”
对,杨晴,哎呀,差点忘了。
“哎,杨晴家出事了,你知不知道啊!”赵婷大呼小叫道。
“咦,你说董事长家里出事?”离三回头。
“对啊,这件事也是我爸爸吃饭的时候告诉我的,晴格格现在不知道,估计是杨伯伯故意隐瞒下来,不让她担心,但你作为杨伯伯的秘书,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难怪之前在汇报关于虞柔若和细娱公司签约合作情况时,杨永宁表现得那么浮躁不上心,这些天更是想请个假,也是无人接听,董事长办公室里的小玲电话里说,最近董事长,还有总经理助理赵瑞泽几个人,都不在公司里。
其实这就足以耐人寻味,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公司紧锣密鼓推动最高潮的临界点,杭城两处的大楼盘需要杨永宁亲自坐镇公司,届时举办开盘仪式时,出面跟各方的来宾接洽迎送,居然这时消失。
离三隐约猜到肯定生了什么事情,但没有叫自己这个秘书回去,一种可能是这事完全与他无关,一种可能是即便叫了他,也无济于事,虽然后者听着比较不舒服,显得自己毫无价值,不过,离三无所谓,倒不是怕踏入这淌浑水,不愿意报知遇之恩,他随传随到。
“我不知道,你可以跟我说说。”
“你真不知道啊,真奇怪,你明明是杨伯伯的秘书啊!”
赵婷瞧他的样子不似作伪,直截了当道:“是杨晴那个不争气的哥哥,真是气死人了,想着他这么废,想不到会这么废,败家败到这种程度。前些天失踪不说,杨伯伯找了半天,居然是从妈港那边来的电话,讲杨骏人在妈港赌场,赌钱赌了两天,欠了一大笔钱,而且还借了不小的高利贷。”
“这个电话是让杨伯伯凑钱去妈港赎人,听我爸爸说,打电话的绝对是那种,就是涉黑的,要交钱,才肯放人。这不,杨伯伯的钱不是都投在楼盘上了吗,手头资金短缺,找我爸借,我爸才知道这事的。”
“诶,这事,你千万不要跟晴格格讲啊,杨伯伯就是怕她着急难过,才不说的。”
“是这样的私事啊。”
离三理清了头绪,之所以没有叫自己的意思,这样的家事的确不适合。自己只是杨董事长的秘书,至今没上升到亲信的程度,参与到杨永宁的私事里,怎么都不可能。
但是,这个紧要的关头,杨永宁去妈港,同样不现实。三军作战,主帅稳坐军帐,一旦主帅阵前离开,军心必然涣散,到时候牵扯到钧天集团生死的这两个大楼盘,前途不好明说了。
“恩,定不会告诉杨小姐,你放心。”
马开合开着车缓缓地停靠在边上,离三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微笑道:“还有,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情。”
一上车,离三边拉安全带,边道:“开合,近期的话,跟我先去一趟妈港。”
“去那做什么?”马开合疑惑不已,现在工地的事看不出解决的苗头,这个时间去妈港?
“是不是觉得舍下四哥他们,跑妈港很奇怪?”
马开合转睛一想,“难道说事情,别墅里的人物能解决?”
“并没有,他只是其中的一环。四哥的事,还是那句话,自己来办,就看张弛是什么态度。”
离三拿出手机,道:“你让靠得住的人,这几天就帮四哥他们转医院,住在好点的医院,费用由我来出,另外多照顾下他们,不要让黄世仁在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必要的话可以找那个刘虎。”
“那去妈港是?”
“对我有知遇之恩的杨永宁,他儿子在妈港赌钱欠债,给人绑了等交钱,我想主动请缨,代他一趟,但妈港那边,看上去安稳繁荣,赌场遍地,扎根在里面的黑恶不会少,需要你帮忙。”
“好说,你什么时候去,告诉我一声就可以。正好,妈港回归以后,马二爷都没去过。”
马开合启动汽车,轰隆的引擎带动车身的抖动。“对了,现在去哪?”
“去工地,在去妈港前,再交代下土根几句,安抚他们的情绪,让他们等张弛的动作,之后,再出招。”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