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8se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第四百三十八章 幼體?閲讀-7qcxh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感谢ck_hare和蛋疼的浴缸的月票~老板大气嗷,祝老板身体健康~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既然提亚马特已经消失,月夜等人也没有逗留在冥界的理由了。埃列什基伽勒故作轻松,实则依依不舍地把他们送回了地面上。
乌鲁克市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环绕着大洞的废墟。在勉强能辨认出曾经是神塔的一片废墟上,迦勒底众人找到了面无表情地看着废墟的吉尔伽美什,和在他身边站着的东张西望的贞德·Alter。
“月夜!”一看到月夜,贞德·Alter就直接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你可算回来了!”
“嗯嗯,乖,我回来了。什么都没少,放心吧。”月夜摸着她的头。
蹭了好一会,贞德·Alter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她的脸红了个透,一言不发地离开月夜的怀里站在他身边,脸恨不得埋进自己的胸里。月夜笑着牵起她的手,带着大家走到了吉尔伽美什面前。
“吉尔伽美什王,我们回来了。”月夜
“嚯,看来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了啊。”吉尔伽美什转过头来,“不错,虽然只是区区杂种,这种时候还是挺能干的嘛。”
“我们都要走了,这时候就别嘴硬了吧。”月夜笑着说道,“说两句好话会死吗?”
“呼哈哈哈哈哈,如果只说两句好话本王就会死的话,本王早就说了。”吉尔伽美什大笑了起来。
“诶?什么意思?”立香有些疑惑。
“提亚马特已经被消灭了,但本王居然还活着。”吉尔伽美什说道,“按照正常的人类史,本王现在应该已经在埃列什基伽勒那里了才对。哼,不过也差不了多少。既然你们已经取回了圣杯,那时代就一定会被修复,到那时候,‘活着的吉尔伽美什王’也会被当做异常而清除吧?本王倒是有些期待圣杯会给我什么样的死法了。”
“您还真是……”玛修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吉尔伽美什过于任性的话。
“啊,说到圣杯……”立香突然想了起来,“之前那两个圣杯都给了恩奇都先生,这样一来……”
“关于这件事,倒希望你们能好好夸奖一下我啊。”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众人回头看去,看到了有些灰头土脸的梅林。在他手上,两个圣杯正被随意地夹在指缝间闪闪发亮。
“诶!?”立香睁大了眼睛。
“月夜消灭提亚马特的时候,圣杯也被震飞了。我在冥界找了好久才找到。正准备向你们炫耀时,你们已经被埃列什基伽勒送上来了,而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我只好沿着悬崖哼哧哼哧地爬上来,这才和你们汇合。哎呀,真倒霉,蹭了一身灰呢。”
立香皱起了眉:“你是不是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自己体力惊人的事?”
“哎呀,实不相瞒,阿尔托莉雅的剑术老师可是我哦?”梅林理所当然地笑着,“我本来就不擅长用魔术,咏唱稍微快一点就会咬舌头。所以,用剑砍上去就简单明了多了吧?”
说着,他在从自己造型奇怪的法杖里抽出了一把剑,在空中有模有样地挥舞了几下:“立香,这玩意可比魔杖好用多了!”
“……”立香用看傻子的眼光看了几眼梅林,随后不动声色地朝远离梅林的方向蹭了两步。
“芙~芙呜!”芙芙叫了两声,小眼睛里透露着浓浓的鄙视。
“诶诶?凯茜·帕鲁格你居然又在说我笨蛋!”梅林收起了剑,把圣杯朝立香那边一丢,伸手就去抓芙芙。但芙芙灵巧地爬到了玛修的头上,梅林只好悻悻地收回了手。
“不过,我有点疑惑啊。”月夜说道,“一向喜欢摸鱼偷懒的你,这次居然会如此尽心尽力地出来帮我们,想想就觉得不对劲……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这老色鬼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哈哈哈哈,也没什么明确的理由啦,只是因为一点点粉丝的冲动而已。”梅林笑着说道,“我是个只能够旁观的男人。因为我不是喜欢人类,而是喜欢人类所描绘的故事。虽然我会为书中的故事兴奋不已,但对写书的人我可是没有丝毫兴趣的。”
“哦?那那些不列颠的女孩子算是怎么回事?”月夜挑了挑眉。
“咳咳!”梅林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你们和我一样,是游历于各本书之间的旅行者。但和我不一样的是,你们能通过与我不同的表现方式去创造、拯救故事,编织更好的结局。这份活跃,只有我能认知。因为当这次冠位指定顺利结束时,能够记住所有细枝末节的,只有我一个。如此出色的作者,若没有粉丝的喝彩,未免也太不像话了。所以我才会想要像这次这样,认认真真地帮助迦勒底一次。”
“原来如此。”月夜点了点头,“请接收我最真挚的谢意,梅林。”
梅林的脸有点红:“啊哈哈哈哈,不敢当不敢当。如果真的想谢谢我的话,下次有什么找我的时候,能麻烦用温柔点的手法吗?”
“比如?”
“比如提前打个招呼?或者敲个门什么的?”
月夜连连摇头:“那可不行。一般我主动找你的时候都是十万火急的情况,把你从塔里直接拽出来已经是相当温柔而拖沓的方法了。”
梅林苦笑着说道:“我完全不想知道什么是不拖沓的方法……我还是自己预测一下你什么时候会来找我,然后提前自己主动走出来比较好……”
“不过话说回来……”月夜看了一圈四周,“说好了一个都不少,但最后聚在一起的只有我们这点人啊……恩奇都、牛若丸、武藏坊弁庆、魁札尔·科亚特尔、列奥尼达,都不会来了……埃列什基伽勒还在收拾冥界,豹人这会应该还在北壁吧……等等,安娜和伊什塔尔呢?”
“嚯,这就是本王的先见之明了。”旁听了许久的吉尔伽美什再次开口了,“再等等吧,她们也该回来了。到时候可要让本王好好欣赏一下你吃惊的表情哦?”
“吃惊?”
吉尔伽美什没有理月夜,而是转头看向了玛修和立香:“有一件事倒是忘了问了。这座乌鲁克怎么样?你们在这里逗留了挺久吧?”
“过得非常开心!”玛修和立香异口同声地答道。
吉尔伽美什轻轻点了点头:“那就好。还有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毕竟是答应了那家伙,本王还是履行承诺才行。藤丸立香。”
“到!”听到吉尔伽美什郑重地叫自己的名字,立香有些紧张地站直了身体。
“不用这么严肃,小姑娘。”吉尔伽美什的口气变得缓和了不少,“你的努力,本王都看在眼里。本王感谢你为乌鲁克做的一切,也为最开始对你的轻视而道歉。诚如月夜所说,你是非常优秀的御主。”
“啊……是……”立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喂!金闪闪的!找到了!”天上传来了伊什塔尔的声音。随后金光一闪,玛安娜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呵,你要是在找牛的时候有这么快的速度,古伽兰那也就不会丢了吧。”吉尔伽美什笑道,“所以,本王让你们找的东西呢?”
“在我这里。”安娜跳下了玛安娜,手上牵着个小女孩。在看到她的瞬间,月夜一下子愣住了。
小女孩看上去和安娜差不多大,披着一件过大的斗篷。熟悉的银色长发,熟悉的双角,熟悉的尾巴,和熟悉的面容。
“月……夜……”
还有熟悉的称呼方式。
“提……!”月夜的声音卡在了嗓子眼里。
“本王说过吧?人类恶是不会被彻底消灭的。只要还有人类在,它们就会一遍遍地从人类的负面情绪中复活。所以,如你所见,这就是刚复活的提亚马特。”吉尔伽美什笑道,“或者说,她已经不是提亚马特了。美索不达米亚的母神确确实实被送回了神话,这位应该是货真价实的纯粹的BeastⅡ。总之,这家伙就送给你了。看上去确实保留了记忆,这样的华,稍加培养一下,应该可以变成比那没用女神强力几十倍的打手吧?啊,如果要是带着这家伙灵子转移的话,瞬间跨过几千年时间,这家伙的实力可能直接就变得你刚刚消灭掉的那个提亚马特一个水平了。”
“月……夜……”幼年的提亚马特走到了他面前,抱住了月夜的腰,“请……带我走……请……教给我……爱……请……给我……爱……”
作为回应,月夜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提亚马特趴在他的肩膀上,安静地睡着了。
大家又闲聊了几分钟,金光开始在他们脚下出现,这是强制返回的征兆。
“呼哈哈哈哈哈哈,那么就这样吧。再会了,迦勒底的!此次战斗正可谓痛快至极的大胜利!魔兽战线将随你们的归还而终结!”吉尔伽美什大笑着说道,“务必要阻止人理烧却给本王看看!”
“拜拜啦,有趣的人。”伊什塔尔挥了挥手,“我和埃列什基伽勒早晚是要过去叨扰的,记得给我们准备好宝石和足以媲美神塔的住处啊!”
“再见,月夜哥哥,还有大家。”安娜笑着说道,“希望下次召唤我的时候,大家能继续称呼我为安娜。”
“那我也在此告辞啦。”梅林轻松地说道,“迦勒底的观星者,不会留在任何人记忆中的开拓者,我对于你们的战斗表示敬意。所有星辰都到齐了,想必你们会在人理终焉之历上与那位恶战斗吧。但愿这次旅程能有一个善终。我会祈祷,祝愿你们的终点将是晴空万里的蓝天。”
失重的感觉渐渐包裹了身体,蓝色的漩涡在眼前展开。当众人回过神来时,所处的环境已经不是乌鲁克的废墟,而是迦勒底的管制室。
“啊,终于回来了……等等,为什么身上这么沉……”月夜睁开了眼睛,“什么……!”
变成了原本样子的提亚马特压在了他身上,两根大角和一条尾巴把筐体挤得满满当当。原本对小孩子来说极其宽大的斗篷,现在只能堪堪遮住臀部。月夜刚想起来,筐体的门就打开了。
“亲爱的怎么还不出……”
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和「两仪式」那双美丽的眼睛对视可一点都不浪漫,月夜只觉得自己要死。
“这个……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一下……”
“铮!”
「两仪式」把九字兼定拔了出来,笑吟吟地用晶蓝色的直死魔眼看着月夜:“没关系,亲爱的,你慢慢解释,我听着呢。”
看着怀里睡得正香的提亚马特,再看看杀气腾腾的「两仪式」,最后又瞟了几眼远处一脸嫌弃的两仪式和拼命地拉着已经拔出了剑的贞德·Alter的浅上藤乃,月夜叹了口气。
“现在去买医疗保险还来得及吗?”
“用这个作为遗言可太草率了哟?”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