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hpa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努力了討論-第459章 擔子有點重展示-9ck7l

我真不想努力了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努力了
龙城大学的校园正式开始建造,一些工作提前就可以进行,比如招募老师。
只不过是以高等研究所身份,找了个地方开始筹备项目,正式的工作要等校园建造好之后才能进行。
教学计划初步制定出来了,主要是以各种研究课题为主,从中让学生获取新知识,比起书本上的按部就班,显得更为灵活,却谈不上宽松。
国内大学,多数讲究个“严进宽出”,学生们在几年时间里随意应付课程,专心修了个“打游戏专业”的例子比比皆是。
上面之所以会同意摸索尝试成立非营利性研究型大学,为的就是争取迎合时代需求,培养出一批复合型、创新型人才,免得耽误学生们的时间,在大学校园里辛苦学习,到头来却发现没办法用在工作上,耽误了尖端人才的培养工作。
此时此刻。
老范来到范连城办公室串门,盯着沙盘模型看了好一会儿,咂嘴说道:“弄一所这么花里胡哨的大学,感觉就跟那什么迪尼斯游乐场差不多,到头来别大学没办好,浪费你拿给大学基金会的钱,反而歪打正着搞个旅游景点出来。”
也难怪老范会这么说。
他面前的龙城大学模型,被河流公园环绕着,建筑本身带有浓郁欧式风格,白墙蓝顶的城堡风,梦幻气息十足。
占地总共五百二十多亩,背靠那么大一片浦东新区,没必要为在哪聚集产业而考虑,毕竟能不能成功暂时还是未知数,还在摸索成立阶段。
承诺投资三百多亿人民币,这笔钱分批划拨,一年拿个几十亿就行,在范连城看来基本上没有任何压力。
闻言丢个白眼给老范,范连城喝着茶告诉说:
“哪有你这样泼冷水的,万一乌鸦嘴,我可就成笑话了。
模型看不出来,我电脑里有概念图,不是我自卖自夸,自从公布设计方案以来,学生们那叫一个激动,到时候多为聪明学生提供些奖学金,生源这一块应该不用愁了,只要有能力,在我手底下总能找到相应的工作,哪怕年薪三五百万都有机会,前提是可以创造出更多价值。”
老范挺在意这方面,平日里没少用手机看新闻,知道关于人才出国这方面,矛盾有点大。
点着头赞许道:“我给你留的钱,总算没扔进水里,确实干了些实事。有没有我的南华中学无所谓,你这样的高等大学越多越好,就是因为真正能学到本事的尖端专业型大学数量太少了,学生毕业又很难找到对口的工作,所以才纷纷往国外跑,留不住人才。”
范连城参加过几次校招,对人才流失方面有所了解,点着头笑道:
“在国外挣钱,只要能省下带回来,那会比较值钱,在外面挣在外面花,听起来工资有多高,其实购买力也就那么回事,找人装个空调,可能小半个月工资就没了。
企业家都不傻,肯定是能为他们创造出多少价值,就会相应给出多少甜头,人家老美从全球吸引尖端人才,再用他们研究出的成果维持技术上的垄断优势,这种怪圈必须有人打破才行。”
老范挑起的话题,自己却先分了神,突然间自己先没忍住大笑,急忙说道:
“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早先我有位朋友,也是搞房地产。觉得行业前景就那样,早早卖掉公司,带着三五个亿去了旧金山。
大概2001年前后的事,他人还凑合,他老婆整天国外多好多好,估计卖掉公司这件事有他老婆的功劳,那会儿钱多值钱,带去老美那边其实也就四五千万美金吧,上次回来见到我脸都绿了。
说给他儿子一笔钱,拿去买房子做生意,好几年没被查,忽然有一天被强制缴纳赠与税,加上罚款,总共丢了一千多万美金,还差点进监狱,沦落得跟普通人差不多了。喝点酒直接哭出来了,说要不是走了,现在资产估计能翻个几十倍,哈哈!”
还是挺有钱,但要看是跟谁在说话,上千万美金的资产,连个小目标都没达到,在老范眼里可不就是普通人。
范连城也在笑,主要是在笑那家伙白白错过那么好的发展机遇,而且主业还是前景不可限量的房地产领域,有够倒霉的。
听起来就跟某些人卖掉一线城市大宅子,辛苦打拼二三十年,回来发现也就买个厕所,成功享受一番拼搏的乐趣差不多。
问老范说:“看你这么幸灾乐祸,难不成那人跟你有仇?”
“有仇谈不上,不过关系也没多好,眼巴巴跑来找我求机会,哪有那么多机会能等着他,难道有利润我不会自己挣?”
老范自己成功了,有资本嘲笑当年的竞争对手,摇着头感慨道:“人们说莫欺少年穷,这句话套用在国家上也一样,九十年代那会儿整个沪市都像大农村,我到港城逛了圈,下巴差点惊掉在地上,谁能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光景,终于发展起来了。”
说话期间他指指窗外,能看见高耸入云的几栋摩天大楼,高度超过六百米的龙城·城市之光位列其中,搁在全球都能排进前三名,正在贴玻璃外墙。
为了挣这全球第三位置,老范可没少走动,花了点心思才打通关节,拿到审批文件,近期有些摩天大楼的高度已经被限制,城市之光大厦封顶了,因此不会再降。
“人生不就是一个接一个的选择,自己选错了路,能怪谁呢。”
范连城懒得为旁人的死活而操心,当笑话听一听也就忘在脑后了。
看看身边众人,类似的例子不在少数,哪怕搁在十年前,都很难相信会强盛到今天这样。
继续补充说:
“你那个年代的人看国家,我这个年代的看国家,跟那些个2000年之后出生的年轻人,都不一样。
像我这种年纪的同龄人里面,还有不少觉得外面月亮比较圆,再往后这样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少,毕竟出远门看看会发现,其实也就那鸟样,他们有的我们也有,某些方面还更好些。”
对于这番话,老范深以为然,他都快六十岁了,一路走来,历历在目,变化清晰又深刻。
走到儿子身边,用力在范连城肩膀上拍了两下,来句: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光图自己过得舒服,随时都行,你想再往上走,要追求的可就不仅仅只是钱多钱少。你好好/b搞,肩头担子有点重啊,但很有意义。”
这话说得含糊,范连城听明白了。
想要超脱物质方面所能带来的满足感,就只能追求起精神上的满足了,之所以拟定那些想要实现的计划,原因也是觉得眼下好日子过得有些腻味。
到了这阶段。
很早之前范连城就发现,开着价值上千万的One77,居然还没骑着小电驴兜风,更让他觉得有意思,按克计价的和牛肉,吃起来不如街头鸡排香。
这大概便是所谓的富人病,富到极致,返璞归真了。
不过常人想体验他所处的高度,有点难度。
毕竟今年三月刚发布2016年度福布斯世界富豪榜上,范连城的名字高高挂在榜上第四位,并且因为一些未上市资产没被计算进去,从而将他的身价至少低估上百亿美金。
……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