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5g4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祕巫之主笔趣-第兩百九十四章 母神的請求推薦-vzurz

祕巫之主
小說推薦祕巫之主
唐奇很想问母神,抹去“贝拉蒙文明”的存在或是力量到底是什么?
但在母神话音落下之时,新的真实画面无缝衔接浮现。
这次,不再是绚烂的星系文明,而是一颗有着旺盛生命力的原始星球,上面并没有“文明”的痕迹。
没有国度,没有城邦,只有大量的原始生命体。
以及一些具备智慧,开始形成聚集地的类人生命体,较原始蛮荒的种族。
它们刚刚打猎成功,点燃了篝火,处理并烹煮猎物,围绕着篝火跳舞,喂食新生儿幼体……它们远远不能算是文明,只是一颗文明的种子。
谁也无法预料,多少年后,这颗星球内会孕育出怎样的智慧种族和文明来。
但很遗憾的是,下一刻它们也消失了。
一如那贝拉蒙文明,被抹去了,任何痕迹都没有。
母神的声音还未传来,更多景象随之浮现。
环绕着怪诞的“愚人船”,或是某个世界,或是某个种族,某个文明,某座城市,甚至是某个生命体……唐奇、斯坦娜以及尤格蠕虫,仿佛置身于真正的无垠神秘,随机抽取神秘中的某个角落进行展示。
三人,其实希望是这样。
但祂们都知道,真相并不是。
所有展现出来的“真实景象”,实际上都代表着无垠神秘最残酷的刑罚的受害者们。
太多,太多了。
唐奇无法数清楚数量,下一任时间之神也无法数清楚。
祂们可以尽力说服自己,那些是“幻象”。
但真实是祂们都知道,那些不是幻象,是真实的。
……
如这一刻,愚人船突兀驶入一座新的城市。
这城市似处在某个庆典中,让唐奇和斯坦娜感觉很熟悉的庆典。
那些文字,那些装饰物,那些内容,都在显示这城市在度过的,是起源星神鹰联邦特有的“感恩节”。
而这座城市,也非常巨大且繁华。
按照唐奇和斯坦娜的记忆,仅次于联邦第一大城市“鹰巢市”,以及第二大的“迦太市”。
也就是说,祂们很可能置身于联邦第三大城市。
可诡异的是,两人都无法回忆起来这座城市的名字。
哪怕这城市有着让人只要见过,甚至在书本、杂志、旅行册子上看过一眼就不可能忘记的地标性建筑。
那是一座直入天穹的钟塔,巍峨高耸,外墙斑驳古老。
唐奇和斯坦娜,各自在船上伸出一只手,分别触碰了那钟塔外墙,以及飞过城市夜空的一只灰鸽。
绝对的,真实触感。
但就在下一刻,已经熟悉到麻木的“消失”也来了。
陌生的联邦第三大都市,消失了。
“这不可能!”
唐奇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异常惊骇。
已是强力神灵位格的斯坦娜,同样无法接受。
祂甚至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
直到那风中,母神的声音继续传来。
“风城,起源星神鹰联邦的第三大城市。”
“它有着数百万的常住人口,它曾是联邦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它诞生过许多奇迹,有无数古老的、新鲜的战役围绕着它进行,它孕育过许多杰出的人类个体……它本该是联邦乃至于起源星历史上无法被剔除的一个名字。”
“但当那个时刻来临,这些都没有意义。”
“它消失了,一如其他遭受刑罚的存在。”
“不会有人记得这座城市以及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即便你有至亲曾在里面。”
“那地图上也不会有空白,它会被填满,无人发觉的填满。”
“它曾荡漾出的‘涟漪’,会被粗暴不可逆的抹平,就像水面从未滴落过这样一滴水珠。”
“轰隆隆”
在这之前,见过无数宇宙、文明和种族消失的唐奇和斯坦娜,心灵已经承受了足够的震撼。
但在这个时候,祂们依旧受到了某种惊吓。
祂们心灵深处一些根深蒂固的“认知”,直接遭遇更改。
“也便是说,真正的联邦曾经有过一座名为【风城】的繁华大城市,仅次于鹰巢和迦太。”
“这城市存在过,而且很古老,诞生过无数奇迹。”
“但在某个熟悉时刻,它被抹除了。”
“不止是物质层面,还有历史、记忆、认知等等层面,真正意义上的抹除。”
“或许在那时刻,某个亲人全部在风城内的联邦人士,过了一秒之后,他不再记得那些亲人,默认自己孤独一人生活在联邦,无比自然且真实……类似的情况亿万,不会有谁觉得不对劲,不存在了就是不存在了。”
……
离自己更近的事物,能引发更深刻的感受。
一尊已经挣脱主宰位格的强者,执掌梦幻的神。
一尊强力神灵,新一任光明女神。
二者都来自联邦,此刻眼眸内都是呆滞,以及不敢相信。
拥有万物通晓的唐奇最先反应过来,尽管脑海中依旧有着念头翻涌,但祂已隐隐知晓母神所展示的这些。
“无垠神秘存在着某种可怕的‘现象’,说是污染也可以。”
“该现象毫无规律,也没有智慧,它就像是某种概念……对,就是概念。”
“这概念为‘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不存在,一旦被其选中,宇宙位面也好,种族文明也罢,甚至是单独生命体……都会变得不存在,不会有存在过的痕迹。”
“包括主宰级神性实体在内,根本无法察觉出这种现象,反而会被其囊括,接受认知被更改?”
“唯一的例外,是母神。”
“轰”
突兀的,唐奇心灵深处翻涌出一道灵感。
祂缓缓抬头,看向那仿佛永远充盈世界的人形实体,那仁慈的母神。
看似在询问,但语气却无比笃定道:
“这就是您放弃扬升为‘至高神性’的原因?”
“您发觉了这个现象,然后您开始为它们,被抹除的它们做一些什么,并持续了数个纪元……”
困扰无垠神秘众神漫长岁月的一个谜团,被唐奇揭破,母神并未否认。
但很快更多疑惑生出,而此时愚人船已无比接近母神的躯体。
轻柔的风吹拂过来,光辉洒落,船上三位神性实体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再无任何一尊女神的“亲和力”能与母神相比了,就连戴安娜也一样。
“那个现象,它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造成的?”
“有办法解决它么?”
唐奇并未掩饰自己的疑问,意念不断翻涌出来。
在母神回复之前,唐奇似又想到什么,蓦地道:“那现象……与无垠神秘和‘第二无垠’有关?”
“某种连至高神性也无力抵抗的灾难正在酝酿,这种现象是个征兆?”
“呼”
这次,愚人船仿佛完全置身于母亲的怀抱中。
但船上三人都极为紧张,在唐奇开口之后,祂们都知道。
如果母神有所回应,那么很可能祂们将听到无垠神秘中最大的秘密。
这秘密所涉及的神性实体,几乎都达到了“至高神性”这个层次。
大部分主宰,完全处于被蒙蔽的状态。
祂们看似执掌着强大的权柄,主宰着亿万万生灵的命运……但在这层面,祂们实际上是一无所知的。
唐奇提着船灯,昏黄的光辉与温暖光明融合。
就在这一刻,祂再次听到那温柔声音。
娓娓道来,无比平静。
“贤者们告诉我,你是这个时代最后一位贤者候选,你有着足够的智慧成为祂们中的一员,祂们总是正确的。”
“孩子,我知道你和这只可爱的小虫子来自未来,我也知道你正在面临一场可怕的危机,很遗憾未来已经没有‘我’了,所以我并不能提供帮助。”
“而且我必须向你们道歉,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一件事。”
“我唤你们来到我的国度,除了将这个倔强的孩子托付给你之外,也是想让你和这只小虫子接替我的部分职责。”
“嗯,很小的一部分,但依旧会让你们受到生命威胁。”
“如果你们想要拒绝的话,我可以理解,我并不会强迫你们。”
“关于那职责里面蕴含的危险,你们有权利知晓。”
“那个可怕的现象,与两个世界有关,也的确是某种连至高神性也无法抵御灾难的征兆,从起源纪就开始出现的征兆。”
“事实上,围绕着那个‘灾难’,已经陨落了数位至高神性。”
“每一次都只能做到拖延,而不是消弭,但它终究还是会来的,无法避免的到来。”
“不过你们的位格都未达到至高层级,所以暂时不会介入其中,介入了也无法做些什么。”
“而我想让你们接替的一小部分职责则与那现象有关,你们现在只是知晓了那现象的存在,但还没有窥视到现象背后真正的‘秘密’,我想让你们看到它们,认识它们,记得它们。”
“这听起来并不困难,也不危险。”
“但真实是,即便只是‘看见’它们,也很可能让你们即刻陨落,哪怕你已经扬升到了主宰位格,哪怕你是下一任时间之神。”
“它们很值得怜悯,但它们也异常危险。”
“抱歉,我太啰嗦了一些,但我不能欺骗你们。”
“如果你们拒绝,我这就送你们离去,不必担心我那个陷入疯狂的孩子,祂无法带来什么麻烦。”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