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6eo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二百九十七章 桓振亦守漢家節-0fe45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江陵城北,八岭山,桓振大营。
中军帅帐之中,只有桓振和卞范之二人,桓振的脸上尽是得意之色,而卞范之则是一脸愁容,桓振看着卞范之这副样子,嘴角不开心地勾了勾:“老卞,你这是怎么了,我军刚刚大胜,几乎生擒何无忌,一向所向无前的京八贼这回吃了大亏,可是你这样子,却象是我们战败了似的,这要是给外面的将士们看到,会动摇军心的啊。”
卞范之摇了摇头:“只是胜了一阵而已,北府军前锋虽然损失近半,但主力元气未损,现在何无忌所部与刘毅所部在巴陵合流,而且他们又一次地拒绝了我们送还司马德文,罢兵言和的请求,甚至刘毅和何无忌主动上书建康的留守朝廷,要承担这次战败之责,自降官爵。现在魏咏之带着豫州兵马再次来援,他们的实力反而得到了加强,而且,鲁宗之也拒绝了我们的提议,继续进兵,打败了北边的温楷,现在也同样是兵临江陵啦。”
桓振冷笑道:“既然不肯言和,那只有战斗到底了,鲁宗之的兵马虽然也可称为强兵,但难道还能强过北府军不成?我能打败何无忌,就能干掉鲁宗之。老卞,你且在这里静观,我这就北上灭了鲁宗之。如果刘毅没了外援,那恐怕就得好好重新考虑一下跟我们言和的事了。”
卞范之眉头深锁:“除了这两路以外,巴蜀那里的情况也不好,毛璩也征兵三万,会合了梁州部队,准备顺江而下,讨伐江陵,原本我们还想着暂时稳住上游,现在看起来也不可能实现了,你就算打退了鲁宗之,只怕也会在西边又多出一个强敌。惟今之计,可能需要我们作进一步的让步才行。”
桓振沉声道:“别人都可以讲和,只有姓毛的不行。他们可是杀害先帝,我的叔父大人的直接凶手啊,而且用的是最卑鄙无耻的诱杀手段。嘴上说和解,却是趁着先帝落难的时候下毒手,只要打退刘毅,我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这堆姓毛的,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卞范之沉声道:“阿振,冷静啊,小不忍则乱大谋。毛家的兵力虽然不强,但是益州之地,北接梁州,与仇池和后秦接壤,只要我们能控制益州,那就可以想办法引秦兵南下,如果有了强大的后秦作外援,我们目前就能抵挡住刘毅的讨伐军,现在别的方向的敌人都是次要的,头号大敌,还是京八贼,现在只是对付刘毅和何无忌,若是刘裕亲自前来,那只会更加麻烦。”
桓振冷笑道:“笑话,我们桓家从先大父开始,坐拥荆州,几十年来就是不停地跟北方诸胡作战,就算是兵败族灭,也不会借着胡人的势力来自保,老卞,在大晋,任何人都可以跟胡虏合作,甚至连刘敬宣也可以北逃燕国,但我们姓桓的不行,我桓氏一族,只有断头的将军,没有投降的汉奸!”
卞范之的脸色一变,正要再说,桓振一摆手,沉声道:“好了,老卞,不用多说什么了,我先打垮鲁宗之,然后回来收拾刘毅,你给我守好江陵城,最多半个月时间,我一定会胜利归来的。”
卞范之叹了口气,目送着桓振掀帐而出,很快,帅帐之中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屏风之后,缓步踱出了一身军士打扮,皮甲在身的陶渊明,看着沉默不语的卞范之,微微一笑:“桓振颇具乃父风范,与胡人势不两立,敬祖,你这回恐怕是打错算盘了。”
卞范之闭上眼,摇了摇头:“其实从桓玄身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满盘皆输了,大楚的国运,也到那时候为止。荆楚之地,多忠义之士,北伐抗胡才能凝聚人心,桓振之所以拒绝这点,也是因为他知道,一旦失掉了抗胡的这面大旗,那只怕手下都会很快地散去。”
陶渊明点了点头:“桓振不能跟后秦联合,但你卞大人可以,既然你也知道这回败局难挽,那不如趁现在,拉上桓谦和桓蔚,带着司马德宗兄弟,逃往后秦,趁着鲁宗之的主力在与桓振相持,以江陵的兵马,可以强行杀通南阳盆地,自武关入关中,或者是扬言攻打襄阳,却是借道北上去洛阳,也可以进入后秦境内。只要司马德宗这个晋朝皇帝在后秦的手下,就可以借着晋帝的名义,让后秦出兵南下,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挽回大楚的危局啊。”
卞范之沉声道:“不行,这样会害了桓振,也让桓家真正地成了胡虏的傀儡,他们有了司马德宗在手,那还需要桓氏一族做什么?引秦兵来援最多是给点钱粮税赋作为答谢,甚至割些地也勉强能接受。但是皇帝的名份若是落在了胡虏手下,那整个南方的汉家天下,都不再有安宁了。”
陶渊明冷笑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顾这个。上次为了拖住刘裕,我可是费尽心力地让南燕出兵,虽然没有成功,但起码我尽力了,也让刘裕现在也没过来,老卞,你要是再这么迂腐,只怕大难临头,这回我也没办法救你了。”
卞范之摇了摇头:“我早该在先帝驾崩的时候,就随他而去了,之所以多活了这几个月,就是因为还想扶着桓振为他报仇,可现在看来,我们都尽力了,但是大势很难挽回,我会尽全力守住江陵,但你我都清楚,一旦桓振大军北上,刘毅必然会全力攻打江陵,江陵城中缺兵少将,断难抵挡,如果江陵失守,我希望你能说服桓振,让他不要再恋战回去报仇,护着司马德宗兄弟逃往后秦,以后还有打回来的机会。”
陶渊明摇了摇头:“你都守不住江陵了,我怎么能带走司马德宗兄弟?刘毅大军未到,你也不可能越过桓谦他们,把他二人交到我手上。这次的忙,我实在是帮不上你了,你还是找桓谦和何澹之的好。”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