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o4q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二十章 強大的選擇與提升!-1rk9s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灾星转世?
杰森一愣,他忍不住的想起了一些事情。
在洛德时,乘坐在满是炸药的马车中,点燃了火柴。
汉斯海港时,陨石天降,差点毁灭整个城市。
新德城时,整个城市直接毁灭了,或者说,干脆的不存在了。
昂城时,灾难更是如影随形,门后世界被打得支离破碎。
樱桃城时,战舰主炮不停的喷射犁地,世界陷入了慌乱。
F区时,百大家族几乎灭绝,多个星球必然是纷争不断。
假如这么看的话,他好像、貌似、真的是……灾星转世。
不、不不!
这种程度已经不是灾星转世!
是本身就是灾星!
可这怪他吗?
这些并不是他想要的。
只是……身不由己。
他就是单纯的想要活下去的同时,强大自己,然后,一些事情就变得朝不可预知的方向而去了。
“我是无辜的。”
杰森心底默默的想道。
但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微微点头。
虽然他是半被逼迫,半无辜的,但事情的结果却和他脱离不了关系。
对此,杰森是不会否认的。
面对事实,杰森是坦诚的。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会追问。
“这个传闻来自哪里?”
杰森问道。
虽然杰森现在还无法确定这个传闻是源自哪里,但是有一点杰森是相当肯定的:传播出这个传闻的人、组织是不怀好意的。
而他在眼前的副本世界中,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得罪过人。
所以,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这是‘他’之前惹得麻烦。
想一想那篇日记中满满的‘安排’。
杰森心底有了更多的猜测。
会是那些追杀的他的人?
杰森思考着。
土御门元看着只是思考,却没有任何愤怒的杰森,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被人说成‘灾星转世’可不是什么好事。
在现世,被说‘灾星转世’大概率的就是骂个人罢了。
可在‘神秘侧’这里,被说成‘灾星转世’其中的意味,那是足以杀人诛心的。
不是深仇大恨绝对不会这么说。
而一旦说出了,双方自然是不死不休的。
做为被传谣的主公,一定是被盯上了,对方就是想要激怒主公,然后,让主公决策失误,彻底的落入到对方的节奏中。
幸好主公没有恼怒。
土御门元心底松了口气。
他再次感谢自己遇到的主公不是一个空有实力,却没有理智的莽夫。
不然的话,他可就惨了。
而现在?
值得庆幸!
自己的主公强大而又冷静,还有着‘童守寺’的身份,只要他用心辅佐的话,即使是有着‘畏’字旗的劫难,也一定可以平安度过。
之后?
那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想到这,土御门元没有再犹豫。
“是从海外传来的消息。”
“当时为了布局‘畏’字旗,我特意调查了有关您的信息,这才得到了这一条消息,岛内应该暂时是没有人接触过这条信息的。”
“具体的来源,还需要我派人手去调查。”
土御门元一五一十的说道。
在说道调查时,这位土御门元再次跪拜行礼。
“海外?”
杰森眯起了双眼,心中已然明了了。
这个传闻就是那些追杀‘他’的人放出来。
但有一点,却让杰森感到奇怪。
这些追杀‘他’的人,虽然会布置陷阱、使用鬼蜮伎俩等等,但是手段还算得上是‘直来直往’,从没有使用过这种手段。
是发生了什么吗?
心底想着,杰森径直问道:“海外的‘神秘侧’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抱歉,主公!”
“岛内一向封闭。”
“请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尽快派人调查清楚的。”
土御门元一脸惭愧。
杰森自然不会不满。
事实上,能够这么轻易的获得一方助力,对杰森来说已经是堪称完美的开局了。
他之前大多的时候,可都是单打独斗的。
虽然和‘不夜城’的那些‘孤狼’有些类似,但是有助力的话,杰森是不介意的。
就如同这个时候。
“如果有消息尽快来‘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通知我。”
“还有之前的事情。”
杰森说着就站了起来。
“明白。”
“主公您不留下吗?”
“这里虽然简陋,但是却足够宽敞。”
土御门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旁的惠丽晶撇了撇嘴。
简陋?
不说庭院里的那棵需要常人几十年薪水都买不起的罗汉松。
单单是维持那个‘惊鹿’的运转,就是一笔惊人的费用。
反正她是用不起。
那个家伙……估计用得起。
一想到自己姐姐卧室里的那些东西,惠丽晶就忍不住的皱眉,她总觉得自己姐姐应该是卷入到大麻烦里了。
想到这,惠丽晶就向着杰森打眼色。
眼前的土御门元看起来就很是不凡,实力出色,势力更是远超常人想象。
如果借助土御门元的力量寻找姐姐的话……
惠丽晶还在想着,杰森就已经开口了。
“土御门元,你听过‘惠丽香’这个名字吗?”
杰森问道。
“是本名吗?”
土御门元说着就看向了惠丽晶。
后者连连点头。
“是的,本名!”
“从出生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换过。”
惠丽晶十分肯定。
“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土御门元这样说道。
立刻,惠丽晶脸上就满是失望。
“不过,我可以派人调查。”
“如果时间足够的话,我可以去请人占卜。”
土御门元马上补充道。
“感激不尽!”
“需要多少花费?”
“请您务必告诉我。”
惠丽晶虽然不知道请一个人占卜需要耗费多少钱财,但绝对是不便宜的。
而且,最可能的情况就是,花费多少钱都不可能获得这样的机会,必须是有类似土御门元这样的人物出面才有可能。
这就欠下了人情。
人情债,难还。
惠丽晶从小就知道。
“不需要。”
“这本身就是顺带的,我本身就要寻找那位对峙。”
“以你的姐姐为借口,将会是不错的借口。”
土御门元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让满心忐忑的惠丽晶有些愕然。
然后,土御门元就不再理会这位女侦探了。
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位女侦探和杰森在一块的话,土御门元连看都不会看对方一眼。
惠丽晶清晰的感受到了这样的蔑视。
这让她皱了皱眉。
心里有着不舒服。
但基本的理智和情感告诉她,这个时候,她最好闭嘴。
“主公,是在我这里有什么不方便吗?”
“还是我这里缺少了什么?”
“请您告知我,我马上筹备。”
土御门元还是坚持希望杰森能够留下来。
身为臣子,远离主公,这在土御门元接受的理念中,是很难接受的。
“你这里很好。”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留下来。”
“可……我们的敌人不允许。”
杰森摇了摇头说道。
“敌人不允许?”
聪慧的土御门元一愣,随后,这位土御门双眼一亮,他猜到了什么。
“您是说?”
“暂时隐藏我们的关系。”
“我只是因为‘畏’字旗的事情和你相识,然后,你看在‘童守寺大师’的面子上‘放过’了我,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敌人们去想象吧!”
杰森说着,嘴角一翘。
他已经能够想象到有多少人回来土御门元这里打探消息了。
然后?
土御门元自然知道怎么做。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土御门元的脑海中已经有了数个方案,可以让己方利益最大化了。
“明白了主公。”
“我会让司机送您。”
“请您原谅。”
理应是亲自送杰森,但是为了计划,土御门元很明智的做出了选择。
杰森则不会在意这些。
在一位中年司机的驾驶下,杰森、惠丽晶很快就回到了所在的街区。
目送土御门元的司机离开后,这位女侦探扭头看了看‘白熊咖啡馆’的招牌,这才忍不住的向着杰森问道:“‘神秘侧’都是这样吗?”
“不总是这样。”
“像土御门元这样遵守规矩的人并不太多。”
杰森回答道。
“他这样的是遵守规矩的?”
“那那些不遵守规矩的呢?”
这位女侦探想到土御门元刚刚的蔑视,就气得翻了个白眼。
但是,这个时候,她更在意的是那些不守规矩的。
按照杰森的口吻,土御门这样的人都算是不错。
那更加恶劣的?
会是什么样?
面对着惠丽晶探寻的目光,杰森缓缓的说道。
“相信我,你不会想要遇见那种家伙的。”
“他们早已经不把自己当人看待了。”
“他们自命不凡,他们自认为神。”
“对待普通人?”
“就和看待蝼蚁差不多。”
做为自己的合作者,杰森认为他有必要让惠丽晶认清楚‘神秘侧’的现实。
他可不想再浪费精力去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至于土御门元?
或许有着土御门元的帮衬,更加的容易完成主线任务。
但做为暗线,土御门元的作用将会更大。
“蝼蚁?”
“他们、他们?”
惠丽晶愣了愣,话语不由的结巴起来。
“小时候,拿开水灌过蚂蚁窝吗?拿放大镜在阳光下,照过蚂蚁吗?”
“那个时候,你是不是笑得很开心?”
“你当时的开心,就和那些人对待普通人一样。”
杰森说着一个更加残酷的事实。
这位女侦探听得不寒而栗。
假如真的像杰森描述的那样,那‘神秘侧’将会多么的可怕?
肆意的杀戮!
没有负罪感的流血!
成片的尸骸!
还有……
等等!
突然的,这位女侦探想到了什么。
“不可能都是那样的人吧?”
“如果都是那样的人,整个世界都会毁灭了!”
这位女侦探十分肯定的说道。
杰森没有反驳的点了点头。
“当然不是。”
“就和现世会有法律一样。”
“‘神秘侧’也有自己的规矩。”
“还好、还好。”
女侦探长长的松了口气。
可还没有等她这口气彻底的送下来。
杰森就再次说道。
“但规矩是会变的。”
“因为,制定规矩的人总是会变的。”
“所以,你可以奢求对方不会改变,或者新出现的继任者保持着原本的理念,但是求人不如求己,懂吗?”
面对着杰森的询问,惠丽晶愣愣的点了点头。
她当然明白杰森的意思。
与其奢求对方的善良,自然是自己强大更加的稳妥。
如果能够成为制定规矩的人,那……
惠丽晶还在想着,杰森则是迈步向着楼上走去。
这个时候,太阳跃出了地平线。
朝阳的暖意吹散了夜晚的寒冷,更为整个世界都带来了光明。
惠丽晶抬起头看着走上了楼梯的杰森,朝阳恰好与杰森的背影交错,让杰森整个人仿佛都沐浴在了阳光之中般,有些璀璨。
“制定规矩的人吗?”
惠丽晶低声念叨着这句话。
以杰森的感知,十分清晰的听到了这句话。
他暗自摇了摇头。
他当然明白惠丽晶的意思。
他坦诚的说,他也很想成为那样的人。
可,差得太远了。
即使到达了他现在的程度,他也只觉得是刚刚起步。
走到了二楼,杰森看到惠丽晶还站在楼下,想了想后,他说道。
“菜鸟,欢迎来到‘神秘侧’。”
“啊?”
惠丽晶下意识的一抬头,这个时候的杰森已经推门进入了房间,留给惠丽晶的只剩下,房门关闭时的响声。
房间中,浦岛早已离去。
这位年轻的警察在门廊附近留下了一封便签。
大致内容是:感谢了杰森的‘收留’,然后,再表示自己需要去接凉介前辈,最后,再次感谢了。
“接凉介?”
“他没有坐车下山?”
杰森诧异的想着,然后,摇了摇头,不再关注这些。
毕竟,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的饱食度、食之兴奋早已足够提升【防护邪恶】到超凡了。
之前只是因为担心周围的安全,从而没有选择。
现在?
大致摸清楚情况的杰森,开始在房间内布置【可雅法印】。
一个个的【可雅法印】充斥在了房间每个角落后,杰森长吸了口气站在房间中央,道——
“提高【防护邪恶】等级!”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