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ehm3火熱連載小說 十億次拔刀 起點-第六百二十九章 叢林法則看書-j081v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什么都可以给?”
沈侯白微微歪了歪脑袋道。
“师兄!”
“师弟!”
“师弟!”
听到沈侯白的话,还以为沈侯白动心了,一时间赤少君,邪月,三戒,天星全部瞪大双眼的看向了沈侯白。
而此时的赤阳仙君,脸上呈现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不过也不难理解,因为如果沈侯白真的被挖墙角,他怕是后半生都要睡不着觉了。
但还是那句话,这就是小宗门的无奈,就算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而此时的沈侯白,伸出了一只手,就像在对赤少君等人示意你们不要说话。
“当然!”
听到沈侯白的话,神行宗的仙格强者不由得微微一笑道。
“只要你说出来,想要什么都可以。”
然而下一秒,这名仙格强者就笑不出来了……
“仙格有么?”
沈侯白说道。
“仙格……”
仙格强者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沈侯白会要仙格,毕竟这玩意必须是一名仙格强者陨落,同时他的仙格极为强大才能保留下来。
而即使保留下来,也不会是完全的仙格,只能保留一小部分,就像这次宗门大比的最高奖励,一小片的仙格碎片。
所以,哪怕是百大宗门,也就前十级别的才会有那么一片,两片的仙格,其他的宗门还真是没有,所以沈侯白提及仙格,这神行宗的仙格强者便皱起了眉头。
“能换其他的吗?”
“仙石?”
这名神行宗的仙格强者试探的问道。
“我只是对仙格,神格有兴趣。”
沈侯白尽显冷澹的说道。
此番前来挖沈侯白,仙格强者得到神行宗宗主最大的资源供应,可以承诺沈侯白每个月不少于一百块的仙石供应,这对于一些小宗门而言,几乎等同于他们一年,两年的仙石,所以在神行宗宗主来看,这样优渥的条件,相信沈侯白应该不会拒绝。
当然,最低一百,最高还可以出到两百块仙石……
只是,面前此时沈侯白开出的条件,和仙格,神格相比,仙石真的只能算一般。
“小兄弟,在考虑一下吧。”
“我们神行宗愿意每月给小兄弟一百仙石的资源供应,这可比小兄弟在赤阳宗的月供要多多了。”
不等沈侯白说些什么,仙格强者似话还没有说完,便又道:“若小兄弟还不满意,本座还可以向宗主要求,将每月的仙石提升到两百块。”
随着这名仙格强者如此一说,赤少君等人不由得露出了一抹震惊,震惊与这百大宗门的阔绰,豪气。
毕竟换成是赤阳宗的话,就算是宗主本人,一年怕也就百十来块仙石。
不过此时,赤阳仙君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十分清楚,沈侯白最不缺的就是仙石,如此……拿仙石来挖沈侯白显然是一招臭棋,也庆幸这神行宗似乎没有仙格碎片,要不然……搞不好沈侯白还真能被挖去。
“不必了!”
“我只要仙格,神格。”
说完,沈侯白便无视这名仙格强者,径直离去了。
“师兄,等等我。”
“师弟……”
随着沈侯白离去,邪月,天星,三戒便快速跟了上去。
赤阳仙君则一言不发的瞥了一眼这神行宗的仙格强者,然后便也跟了上。
随着沈侯白等人离去,这神行宗的仙格强者,转过身来看向了沈侯白等人,然后‘哼’的一声,显得有些恼怒道:“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要仙格,神格。”
“有仙格,神格我们自己不会用吗?”
“给你?”
可以看出,这名神行宗的仙格强者虽然面上对沈侯白和颜悦色,但实际上……他打心里是看不起沈侯白。
也难怪,他毕竟是一名仙格强者,而沈侯白虽然强,但终归是天尊级,距离仙格中间还隔了主宰级和大主宰级两个级别,所以能看的起天尊级的沈侯白那就怪了。
“如果他真给你仙格,神格,你会不会……”
与沈侯白并肩行走中,邪月余光瞥着沈侯白问道。
“会!”
丝毫没有犹豫的,沈侯白说道。
“为什么?”
邪月显得有些吃惊道。
“难道赤阳宗对你不好?”
听到邪月的话,沈侯白扭头了头,然后看向了邪月……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似被看的不好意思了,邪月面庞微微一红道。
邪月话音未落……
“幼稚”。
沈侯白仿佛教训小孩子似的说道。
“幼稚?我怎么幼稚了?”邪月颇为不悦的问道。
似准备给邪月上一课,沈侯白缓缓说道。
“这个世界终究讲的还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你足够强,那么你就能在这里立足,但你要是弱……”
说到这里,沈侯白看向了赤阳仙君……
看到沈侯白看向自己的目光,赤阳仙君不由得又摇了摇头,因为赤阳仙君已经明白了沈侯白的意思。
亦就在这时,沈侯白续道:“若不想成为砧板上的有肉,任人宰割。”
“那么唯有变强。”
“只要可以变强,我并不在乎自己身处何处,也只有变强了,人们才会高看你一眼。”
“换句话说,如果我不够强,天赋不够逆天,你会对我投怀送抱?”
“宗主会想着法的让你,让天星过来使用美人计?”
“如此,你说你是不是很天真?”
邪月没有想到沈侯白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说句夸张的话,她真有一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当然,邪月并不是不知道沈侯白所说的这个道理,只是她已经忘记很久了,也不奇怪……数十万年,数百年的沉寂,早已磨去了她曾经拥有的少年轻狂,加上还有赤阳宗的庇护,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女人,虽然也会争强好胜,但对比男人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沈侯白与邪月的身后,赤阳仙君的面庞已经涨红了起来,只因他没有想到沈侯白竟早就察觉到了自己对他使用的美人计。
邪月没有说话,她思考着,然后便发现沈侯白说的都对,如果沈侯白是一个普通弟子,恐怕……她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当天晚上……
邪月穿着一席丝质睡衣,然后匍匐着由床尾慢慢的爬上沈侯白的胸膛……
而她的一双小手,则慢慢的探入沈侯白的长裤之中,或许是白天沈侯白的一席话让她产生了危机感,她怕沈侯白有一天会不要自己,所以她必须得做些什么,而她所能做的,无疑就是两点,让沈侯白眷恋自己的身体,二和沈侯白生下个一儿半女,到时候就算沈侯白不要她,他也得考虑一下孩子不是……
只是,沈侯白却是一把抓住了她那探向自己长裤的手,然后说道:“今天不行!”
闻言,脸上流露着妩媚之色的邪月,不由得露出一抹诧异道:“为什么?”
“今天只是开胃菜而已,明天……我敢保证,一定会有很多人拿我做文章。”沈侯白说道。
“那和这事有什么关系?”邪月虽然手被扣着,但是依旧探过脑袋,然后红唇碰触沈侯白嘴唇的同时,伸出贝‘齿’咬起了沈侯白的嘴唇。
闻着邪月‘情’动下迎面扑来的气息,沈侯白虽然被轻咬着下唇,但还是说道:“我需要养精蓄锐。”
听到沈侯白的话,邪月松开了贝齿,然后说道:“我要的又不多。”
“不行。”沈侯白非常坚决的说道。
“一次……我就要一次也不行?”邪月仿佛小孩子一般,央求起了沈侯白。
言语间,邪月不断的用娇躯磨蹭着沈侯白,仿佛这样可以让他兴奋起来,然后可以让她‘得偿所愿’。
但是……
她明显低估了沈侯白的自律,使得片刻后,邪月已经额头冒出了热汗,沈侯白却依旧不为所动。
使得邪月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沈侯白的胸膛,然后骑着沈侯白的肚子支起腰肢道:“你是死人啊。”
“如果这样可以让你消停,你可以当我是死人。”
沈侯白完全不给面子的说道。
说完,不等邪月说些什么时候,沈侯白单手一挥,厢房内的灯火便即刻熄灭了,与此同时,沈侯白说道:“睡吧。”
瞬间一片漆黑的厢房,邪月并没有离开沈侯白的肚子,只因她没有把沈侯白撩起,但却把自己挑逗的浑身难耐,用她的话来讲便是‘这让她怎么睡嘛。’
俯下身子,邪月闻着沈侯白呼出的气息道:“我好热。”
“厢房外我记得有口井,去冲个凉就不热了。”沈侯白闭合着眼眸道。
闻言,邪月小嘴一撅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热。”
“都一样,冷却一下你就不会在想了。”沈侯白显得有些不近人情道。
“你……”
似生气了,邪月从沈侯白的身上翻身而下,然后赌气般的躺下背过了身子。
只是,如果赌气有用的话,沈侯白就不是沈侯白了……
于是,这一夜……邪月学了自己解决需要。
只不过……难免还是会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第二天……
“师傅?你怎么了?”
“昨晚睡的不好?”
“怎么有黑眼圈了?”
一早,天星看着邪月那顶着的一双黑眼圈,不由得困惑道。
不等邪月说些什么,天星似知道了什么,她一脸贼笑的说道:“师傅,你们昨天又……”
“师傅,还是得节制啊。”
看着天星一副好像我什么都明白了的表情,邪月不由得瞪了她一眼,然后娇喝道:“你知道什么,胡言乱语。”
说完,邪月不由得偷偷瞧了一眼沈侯白,然后心下不免又浮现出了一丝的不悦。
因为沈侯白昨晚不给她就算了,早上连亲都不让她亲一下,使得从起床开始,邪月就一直没有露出过笑脸……
也因此,邪月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叫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尽管在此之前,她已经得到很多次了……
就在大家前往餐阁就餐的时候,邪月故意拉着沈侯白不让他走在前头,然后用着沈侯白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让我亲一下!”
闻言,沈侯白多多少少会有些无语……
“你还是小孩子吗?”沈侯白说道。
对此,邪月却是不以为然道:“那你就当我是小孩子好了。”
“昨天晚上你不给我就算了,亲一下都不行?”
“还是说男人都喜新厌旧,所以你已经……”
说到这里,邪月停下了脚步,然后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皱着眉头,撅着小嘴,一脸委屈的看着沈侯白……
见此,沈侯白在走了几步后,也停了下来,然后看着站在后方,皱眉撅嘴的邪月……
看到沈侯白停下来,还以为他是认输了,准备哄自己,然而……
让邪月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准备嘴角扬起胜利的弧线时,沈侯白却是重新转了回去,然后径直跟上了天星等人。
见状,邪月揪着自己的衣角,然后‘砰’的一声,重重的跺了一下脚丫,随即快速跟上了沈侯白,待来到沈侯白的身旁后,玉手抓住了沈侯白的大手,然后五指插入沈侯白的五根手指中,像是情人般牵起了手……
与此同时,邪月目不斜视的说道:“你别得意。”
而沈侯白却是说道:“你好歹是一宗的掌阁,能不能有点掌阁的威严?”
不由自主的,邪月的面庞微微一红,因为她自己也发现了,在沈侯白的面前确实有点孩子气了,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让沈侯白捧着她,哄着她……
“威严,我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早就已经被你……”
“算了,不说了,越说越气。”邪月恨恨的说道。
早餐过后,一行人便又来到了斗战峰。
然后,便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宗门大比,只不过这次是主宰级的战斗。
相比昨天,主宰级的战斗确实好看多了,至少打的有来有往,而不像沈侯白,天星那样,都是秒杀……
至于其他的天尊级战斗,虽然也是有来有往,但激烈程度远非主宰级可以比拟的。
“南风,是南风,他要上了!”
突然,一声声惊呼声响了起来,作为唯一一个可以以主宰级挑战大主宰级的存在,南风的一举一动一直备受关注着……
随着南风御空而起,他的对手立刻便显现出了一抹紧张,然而……
南风似乎并没有和他对战的打算,冰冷的目光随意一扫,然后南风便将目光定格到了沈侯白的身上……
南风没有说话,但却是无声胜有声,因为谁都知道……这是南风在向沈侯白下战书。
这一刻,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沈侯白……
“这沈侯白会应战吗?”
“估计应该不会吧,这可是南风,能和大主宰级对战的存在!”
“这可说不定,这沈侯白昨天不是说了,主宰级连给他拔刀的资格都没有,这南风虽然厉害,但毕竟是主宰级不是……”
“师弟。”
天星这时看向沈侯白唤道。
“徒儿,要打吗?”
赤阳仙君也看向了沈侯白……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