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9wt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警探長 愛下-第六百五十二章 鬥智看書-a4eat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作为最帅气的警犬之一,这只四岁的德牧精力非常旺盛,上了车后座之后,到处闻来闻去,王华东和孙杰哪里还能睡觉?
狗狗的名字叫黑山,好久没有出来执行任务的它显得非常兴奋。
这车上,居然有三个没有闻过的人!尤其是这个司机,味道和别人都不一样!
爽啊!
黑山硕大的脑袋从后座伸了出来,从岳师傅的右肩膀闻到了他的右臀,接着继续向前…嗯…年纪大的人这个地方味道有趣啊…
“白所,你让它往后点行吗…”岳师傅心里有点颤,倒不是他怕狗,主要是这么大的一颗狗头伸到了他两腿中间,是男人都慌啊。
“黑山乖啊,回去坐着。”白松指了指座位,给黑山下达了休息的指令。
上次和冀悅来交流的第一个上午,白松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的,最基础的命令还是可以下达的。
黑山虽然很兴奋,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趴在了座椅上,因为它的个头有点大,一个人的位置躺不开,大头直接就枕在了王华东的腿上,仔细地嗅了嗅王华东的味道,感觉很舒服,便准备踏踏实实地休息。
王华东挺高兴,狗狗愿意躺在他身上,他就可以随便摸,因为这时候已经不担心他的味道会影响狗狗的分辨了。
哥几个里,王华东的手是最细嫩的,也最灵巧,抚摸着黑山舒服得不知道北了。
黑山知道,在训练中心,像它这么可爱的狗狗有几十条。训犬员平时都很凶,虽然也会偶尔也会爱抚一下,但是特警们粗糙的大手摸起来,哪有这个舒服~
很快地,黑山彻底熟悉了王华东的味道,看它的那个状态,已经乐不思蜀了。
白松本来还担心借过来的狗狗不那么听话,或者难以指挥,现在看来没什么问题了。
人和动物本身也是可以有语言之外,情感之间的交流的。
动物本身也是靠情感交流的,他们并没有体系化得到语言。语言是社会学的产物,是一种文化,人学语言尚且要学几年,动物只能靠情绪。
所以,动物对人的情绪的感知也是很灵敏的。
黑山的鼻子有些湿哒哒的,他很喜欢王华东身上的味道。
嗅…嗅…嗅…
黑山一下子闻到了不喜欢的味道。
“怎么了?”王华东有些惊异,这不是睡得好好的吗?
“它闻到别的味道了”,白松看了看周围,这里距离目的地还有点距离,想了想:“是不是你们有谁放屁了?”
白松哪里读的懂狗狗的真实意图啊…
“我没有。”岳师傅这岁数对这种事本来都是不关心的,但此时第一时间澄清,他可不想被狗狗探过来再闻一闻。
王华东和孙杰也摇了摇头。
白松是比较信任他俩的,没必要不承认,紧接着,就看到两个人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滚。”白松一句话给怼了回去。

大家都恢复了平静,但是黑山还是有些不平静,这让白松有些皱眉。
“你别抱着它,让它闻。”白松面露思索之色。
“好”,王华东对黑山没有一点警戒之心,然后放开了黑山,黑山便到处嗅了起来。
岳师傅都有些好奇,隔几秒钟从中后视镜看看后座。
黑山把王华东的正面彻底闻了一遍,接着开始闻王华东的后面。
当黑山闻到了王华东的后颈时,突然“唔”了一声,没有叫出来,但是也已经代表了很多。
“你后脖子有啥?”白松有些紧张,难不成王华东被人安装了窃听器,大家都不知道?
想了想今天聊的这些,如果是真的,那后果…
白松正要冒冷汗,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窃听也得遵守基本法啊,哪有这么微型且强大的设备…
王华东伸手在后颈这里摸了半天,啥也没发现。
“杰哥你帮我看看,我后面有啥?”王华东有些不确定,把后颈给孙杰看了看。
白松伸了伸脑袋,奈何他个子太高,车子也不大,完全被卡在座里。
“你这后面,有一个发黄的道道…”孙杰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然后看了看,摸了摸:“从你后面的这个状态来看,是被人用手指抹了一道氧化性的东西,然后导致皮肤发黄,面积大约在六七平方厘米。”
王华东有些心虚地缩了缩头,被法医这么摸着分析,这感觉可是有点瘆得慌…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孙杰用手搓了搓:“搓不掉,不过应该没什么毒性,过几天随着皮肤新陈代谢会自然而然的消失,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王华东陷入了沉思,“如果有人摸我的脖子…这个也…哦,我想起来了!”
顿了顿,他说道:“昨天,老板跟我说,今天请我们去泡澡,我给拒绝了,我说我约了别的朋友去泡,他就没问,拍了拍我后颈这里,说我干的不错。”
“这招真狠…”白松伸手摸了摸黑山,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猪肉条,奖励给了黑山。
岳师傅眼镜都直了。
敢情白松进去一分钟,不仅仅是借了狗,而且连狗粮都带出来一些?
???
“到底咋回事,你快说啊!”王华东有点慌,他都担心这个东西有毒。
“你不用担心,要是有毒,皮肤也可以吸收毒素,你早就出事了。”白松摇了摇头:“而且你也会正常洗澡,对吧?”
“嗯,我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冲了澡。”王华东又摸了摸后颈:“这玩意洗不掉吗?”
“洗不掉。”白松摇了摇头:“这个就是皮肤被氧化的状态,比如说你徒手拨开核桃外面的绿皮,你手会被氧化的发黑;你把手伸进高锰酸钾溶液,也会被氧化发黑,这个几天都不一定洗的掉。你后颈这个,应该也是类似的药水,你没啥感觉,但是皮肤被摸到的地方会发黄,我们谁也不会注意到。
你如果真的是去洗了一天大澡,或者蒸桑拿大半天,肯定就没了,但是单纯的冲澡,根本洗不掉,明白我的意思吗?”
白松的话,王华东心中默默发凉。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