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oqmz精彩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第五百九十三章 機械途徑 本能-epzja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银黑色的虫蛇之躯飞出那机械牢笼之后,便立刻听到了一声巨响。
下一瞬,他看见那矗立在城市中央的机械巨像的身形,开始垮塌。
而与此同时,在无边灵雾的笼罩下,整个瓦威市的各种事物,正隐隐约约地发生着什么改变。
放逐城市。
通过看门人钥匙,亚戈能够清晰感觉到此时此刻,瓦威市被那仪式阵笼罩在内的位置,都已经被浓郁的雾气缭绕——
整个城市,正在被人为掠动的灵潮放逐到幻影界。
物质界和幻影界之间的门扉……
已经打开了。
或者说,门早就已经坏了。
灵潮,每个月都会出现的灵潮,就是动荡的幻影界中,灵雾挤开幻影界的门扉,钻到物质界来的。
心绪鼓荡中,亚戈的视线扫过那一片片雾气。
瓦威市被仪式阵的力量,或者说被那机械使徒的力量推动,向着幻影界和物质界之间,那未闭合的门扉推去。
原本的话,亚戈通过看门人面具的力量,虽然能够随意地穿过物质界和幻影界之间的门扉,但是他并没有能力详细查看门扉的状况,每次传说,无尽的呢喃呓语萦绕耳边,打乱他思绪,他也根本没有余力去查看。
而现在,借助瓦威市这个城市被放逐到幻影界的状况,亚戈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幻影界与物质界之间的“门扉”的状况。
因为,所有的压力,都击中到那位机械使徒的身上了。
亚戈蛇首一转,空洞无眸的眼眶望向了那身躯零件不断崩朽破碎的机械巨像。
他在想一件事。
高序列生命,到底还保留了多少的自我?
非凡者每向上走一个序列,受到的,来自神秘的同化,那诡异的本能影响就越大,越往上走,就越不像人。
就算神秘收敛控制得再好,也不可能避免影响,一定会影响到性情。
但是,教会的非凡者们,失控的比例,比起一般的非凡者远远要低。
这里面,有很多种因素,但最关键的还是两点。
教会非凡者有正确指导,有严厉管束,能够收敛神秘。
教会非凡者有什么办法,能够压制来自神秘对性格的影响,压制那种诡异的本能。
然而亚戈在各种朗费罗等人的记忆里,并没有找到什么特殊的方法。
和一般的非凡者相比,似乎只有“祈祷”这点不同了。
但是教会是这样,那蓝血者们呢
蓝血者比起一般的非凡者,也有不同,似乎也有某种手段抵抗影响。
如果没错的话,他想要的答案,应该会落在“蓝血”之上。
独特的,能够传承特殊能力的血脉。
甚至,四大氏族的蓝血者的血脉,有自己独特的旧日姿态。
那么,蒸汽教会呢?
这位机械使徒,毫无疑问,是有理智的,而并非那种没有理智,会根据本能随意行动的非凡生物。
对方对他的帮助或许是为了关上那扇不知道通往何处的门扉,但是,为什么?
那扇门是通向无垠深空的某处?还是别的地方?
这位机械使徒又为什么要支援他关上大门?
又为什么要放逐城市,将那邪神残留在银色手链中的意志放逐到无垠深空放逐到幻影界?
拿到银色手链,关上门扉的亚戈,已经完全能够确定那机械使徒的目的就是为了放逐那银色手链,或者说放逐银色手链中隐藏的隐秘存在的残留意志。
种种目的,看上去就像是在保护物质界?
保护?
亚戈不信神,对于所谓神明,在敬而远之的原则之外,最深切的想法就是所谓神明并不可信。
人都不可信,更何况什么神明。
他也不觉得什么神明会主动保护人类保护世界什么的。
这种伟光正的形象,与“神明”根本不相符。
研究宗教民俗的亚戈,数遍他所知的神话,除却天朝神话之外,还真就没见过什么有把保护人类当成职责的神话。
天朝神话的形成,天朝神话的形象,也和古代王朝中央集权脱离不了联系,什么天庭地府都与王朝官制的大体框架近似。
就算是中央集权,王朝也是往往屡次推翻重建,而且是自下而上的,因此,对于民心极其重视,至少,会重视表面上的舆论。
所以,“民心所向”、“以民为主”之类,是绝对的主流。
无论做什么事情,要造大势,都会举民心所向之类,暴政当诛之类的旗帜。
因为这种思潮大流,天朝的神话形象也基本都形成了护民护人为正道的核心基础。
然而,世界上并不是都是好人。
没有什么不能利用的,扯着正道旗做坏事的人根本不少。
“伪君子”这种形象,在天朝并不少。
而除了天朝之外,看遍各个地区的神话,非要说有什么“保护人类”之类的,大概就是消灭各种恶兽怪物之类的英雄传记了。
但和天朝不同,因为没有中央集权和扯民心大旗的历史和习惯,对于“保护人民”的情况,基本上都是停留在“抵抗外敌”的程度上,历史神话的形成,自然也有影响。
不过…….受到教会的影响更大。
信仰引发战争,信仰决定阵营。
而躲在信仰旗帜之下的,是各种贵族世家,各种掌握资源的资本财团。
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字军战争的背后,是信仰之争。
但实质上,是利益,是贵族资本的殖民者们开拓土地的征伐。
亚戈并不觉得自己抱着恶意定位来猜测所谓“神明”的目的,有什么不对。
越是强大,能够得到的东西就越多,能够吸引到所谓“神明”的东西,也就越少。
是什么,值得所谓神明,值得那机械使徒执行这种看上去像是保护的行动。
没有欲望?亚戈不信。
欲望是目的,“自我保护”,同样也是一种欲望。
“自我存续”,是欲望,抢夺什么东西,也是欲望。
本能,同样也是一种欲望。
不,更准确地说,欲望是一种本能,是本能的固有性质。
亚戈的两个途径,那想要一切归于沉寂的本能,就是欲望。
那机械使徒的行动,是由途径生出的本能带来的,还是非神秘本能之外的欲望?
“稳定”,不,“维护”?
机械使徒的行动,到底是什么规律?什么理由?
规律?
想到这里,亚戈的脑海中,似乎抓住了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声巨响传来。
亚戈猛地转过视线。
是那个“教宗”?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