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p5fw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823、一個人,一條身,孤獨的面對三星閲讀-s1a2v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鱼儿走了,她真的去美国了。
陈汉升不仅没有拦住,差点连送别的机会都没有,如果非要找个背锅侠对这件事负责,那自然是三星和颜宁了。
离开禄口机场后,陈汉升先送王梓博去学校,这小子的“智博网络软件服务公司”在果壳电子镀金以后,已经有了一些资历了,出于支持学生创业的想法,建邺理工大学也扔了几个小项目过来。
学校里的项目,无非是微机室的计算机维护,图书馆的借书系统更新,还有教室里的的投影设备保养等等。
事多钱少,据说总价也就十几万吧,这点钱找外面的公司,人家都未必愿意做。
不过王梓博还是接下来了,带着他的几个同学,也就是公司的员工,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壮大规模。
相对于陈汉升的创业经历,王梓博的奋斗更加真实,这和他们各自的性格和见识有关系。
换句话说,陈汉升处在王梓博的位置,已经开始到处找关系,承接政府里的项目了;
王梓博要是在陈汉升的位置,他是绝对不敢和三星开战的。
陈汉升就有这个胆子,他不仅开战,还会主动的出击。
从建邺理工返回果壳电子以后,聂小雨立刻拿过来几份新闻报道。
陈汉升这次diss三星最狠,各种夹枪带棒的讽刺,社会舆论上也逐渐分成了两部分。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电子产品消费的主力军,他们都对陈汉升的行为称赞不已;
也有些所谓的行业内“专家”,他们目光只盯着眼前的一亩三分地,生怕惹怒了全球供应商三星,所以一直在批评陈汉升的这种过激行为。
“这种水平当你妈的专家呢,还是找个厂上班吧······”
陈汉升看了几眼,满脸不屑的说道。
他和三星之间,除了“修罗场”的私仇,还有“友商”之间的公怨,他是绝对不会收手的。
当场也有这样一种情况,双方越闹越大,最终被强制调停的时候,陈汉升那时要确保把三星压的很难受,这样才能在谈判时占据更多的优势。
“还有这个。”
聂小雨又拿出一份病例:“我要了金洋明的身份证照片,帮他办理了入院手续,还有伤情鉴定报告。”
小金在人没到场的情况,已经被医院出具了“右耳鼓膜炸裂,软组织挫伤,伴随轻微脑震荡,听力明显下降”的医伤报告,并且还办理入院手续。
“很完美。”
陈汉升立刻打给金洋明:“小金你,一会有空没,过来拍个avi格式的动作片呗,全程床戏,让人热血贲张······”
“我靠!”
金洋明大声打断:“陈哥你也太狡猾了吧,什么叫avi格式的床戏啊,你就是让我过去假装病人,全程躺在床上而已,故意带一点挑逗的暗示性说法,有意思吗?”
聂小雨撇撇嘴,心想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吗,陈部长要是不当老板,当个忽悠演员的陈导,应该也是绰绰有余吧。
“找个噱头嘛。”
陈汉升对金洋明说道:“我等你,今晚一起吃饭。”
“行了,其实我都已经做好准备了。”
金洋明挂电话之前,豪迈的说道:“你可以看看我的QQ签名,勇气和格调已经拉满。”
“我康康什么签名。”
陈汉升登录了QQ,看了看金洋明的头像。
溡緔ヤ金:一个人,一条身,孤独面对强大的三星(世界五百强)。
签名下面还有一帮游戏好友在捧臭脚评论。
街角、寂寞:金少怎么了?
隐梦:小金哥哥,三星是谁啊?
涐の故亊裡有伱:三星得罪我们家金少了吗?
溡緔ヤ金:统一回复,近期我和三星发生点生意纠纷,暂时告别游戏,要专注生意了。
“牛逼······”
陈汉升忍不住赞叹,真不愧和自己齐名的英雄人物,“统一回复”和“暂时告别游戏”,已经有那味了。
······
过了一会,陈汉升听到敲门声,他还以为是小金驾到,没想到是孔静。
“三星来人了。”
孔御姐穿着一身得体的白色小西服,颜色和头上的乌黑发丝形成鲜明对比,脸上带着柔美的微笑,发尽管她没有沈幼楚和小鱼儿那样漂亮,但是仪表从容,充满着迷人的成熟风韵。
“其实三星上午已经联系我了,他们想谈一谈这件事。”
孔御姐走到陈汉升的办公桌前:“只是你没回来,我就暂时推掉了。”
“三星肯定想谈的。”
陈汉升笑着说道:“和我们闹矛盾,不符合三星的基本利益,因为纠缠太久的话,大家真的把果壳手机和三星手机摆在一个层次上,那样三星多亏啊。”
“那我去放人了?”
孔静说道:“他们正在大门口等着。”
“放人!”
陈汉升兴冲冲的说道,他心里是不准备谈的,不过可以听听三星的条件。
十五分钟后,几个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走到会议室,颜宁也在其中,不过领头的是个中年陌生男人。
“陈总。”
颜宁恭敬而客气的介绍:“这是三星公共关系部门的朴正洙科长。”
颜宁是公共关系部门的副科长,这个朴科长应该就是她的顶头上司。
朴科长的气质很像韩剧里的那些中年人,脸上的皱褶深邃,仿佛藏着许多深邃和刻板。
他见到陈汉升以后,先是盯着打量一会,好像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审视,然后才用颇为流利的中文说道:“你好,陈总。”
朴正洙说完,笔直的伸出右臂,打算要和陈汉升握手。
这个架势是很足,也很符合三星的国际地位,不过陈汉升看得的是非常不爽,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装逼的。
“我是专治各种不服的。”
陈汉升根本没伸手,他直接把朴科长晾在那里,也没有邀请客人坐下的意思,只是大喇喇的说道:“朴科长和我很有缘啊,其实我也有个韩国名字,你叫朴正洙,我叫朴过倡。”
“朴国昌······”
颜宁有些头晕:“这个谐音,陈汉升是明着侮辱了。”
她和陈汉升接触更多,知道这位年轻的百万富翁又不高兴了。
普通人不高兴,可能自己想想就算了;
不过果壳电子的创始人、年轻的亿万富翁不高兴,怎么可能让自己受委屈。
颜宁再看向朴正洙,这位以严肃著称,又很懂中文的上司,脸色已经变了。
······
(不好意思,老柳今天有点事情,只有这一更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