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fxo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峽谷正能量 愛下-第六百九十一章 看我操作就行了 (5400)讀書-4byjs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
左手中路这波有如羚羊挂角一般的突如其来的越塔单杀。
可以说是来的太过于突然了,虽然换掉了自己,但左手肯定是稳赚的。
毕竟Pawn没传送。
这波说不准就得亏两波线。
一时间,KG这场比赛就相当于中下两路都打出了单杀。
问题是单杀不可怕。
谁混谁尴尬。
“中下两路都单杀了,怎么到你这拉跨了?”
“话说峰哥今天还没对位单杀吧?”
“峰哥算了吧,咱们不丢这个人,回来找个工厂上班吧。”
“啊啊啊!峰哥别上班了,我养你啊。”
“……”
华夏,江海。
夏梓璐坐在电脑前看着直播,看到这些狂刷不止的弹幕,咬了咬嘴唇,难得地打开了直播间开始敲字。
“我觉得峰哥挺厉害的,上路一定可以单杀的,我看好他!”
夏梓璐第一次看直播发弹幕,心里还有点小紧张。
万一有人不同意怎么办?
万一有人和我杠怎么办?
万一我杠不过对方怎么办?
啊糟了!
吵起来的话,万一对方是个黑客,会不会顺着网线找到我?
这憨妹子发完弹幕,就双手攥着衣角,盯着屏幕发呆。
熟料她的弹幕刚刷出来,就很快被一大片的弹幕浪潮所淹没,连个水花都没溅出来,让夏梓璐顿时一阵发懵。
自己这是,被当成小透明了?
她有点不服,鼓了鼓嘴,又噼里啪啦地打起了字。
“峰哥肯定上路也能单杀,我相信他。”
没人理。
“Smeb什么的根本就不是峰哥的对手,上场比赛就是最好的证明。”
依旧没人理。
“就算峰哥不单杀,这也证明不了峰哥不能单杀Smeb。”
还是没什么人理。
夏梓璐急了,胡乱地噼里啪啦。
“不吹不黑,峰哥帅过Smeb一万倍!”
这次终于有人理她了。
然而夏梓璐满心欢喜的仔细一看,顿时一下子整张脸都黑了。
“女粉滚出克!”
“这个人是峰狗买的水军吗?我看他一直在狂舔峰狗。”
“不会真有人觉得峰狗帅吧?不会吧不会吧?!”
“巧了,还真有。”
“……”
此时,德国柏林的比赛场里。
李秀峰看到中路又传来捷报,一时间倒是没想那么多。
他还和左手调侃了几句,压根就没想到他会被水友们拎出来对比。
单杀?
不不不。
李秀峰一直认为他是个热爱发育的人,而且他这把在上路发育得挺开心的。
对面打野和辅助不像上一把,这场一次都没来过上路。
对线的武器二级被他反制了一波,线上也收起了攻势,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破坏这样的“生态平衡”呢?
而中下两路队友打出优势会给李秀峰压力吗?
显然不太可能。
李秀峰一看这场比赛,队友自己就打出了优势,心里顿时放心了,回家甚至还补了个萃取来挖矿。
相比于李秀峰的稳健,Semb却是一个人暗自皱眉。
他没想到这场比赛队友没来带自己的节奏,对线上却有些掉了链子,中下两路居然都被对方给塔杀了。
这种死法,可比被打野抓死惨多了。
击杀的那一方,线上也更容易滚起雪球,毕竟人家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不是?
李秀峰上路没压力。
那是队友优势。
可满心在憋青龙刀的Smeb队友劣势,那压力自然而然就来了。
这把说了不要队友来抓,他势必要在上路打出立竿见影的效果来的,可眼下一切却还都不好说。
“武器这波回家暴风大剑有了,青龙刀的话,最起码要等到十三分钟左右。”
解说台上,哇哇看着Smeb刚从泉水里出来的武器说道。
“嗯,不过峰哥的发育周期,好像被他自己给拖长了?”
米乐说着,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这个时候补个挖矿刀,真的好吗?”
“我觉得没问题。”邹淑芬也发表着她的见解,“主要是这把峰哥队友优势,他根本不用着急出山,出个挖矿刀不仅能够更好的发育,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还是一场心理战。”
心理战?
哇哇和米乐一愣。
邹淑芬扳着手指,认真地说道,“你想啊,KT的上路现在发现队友劣势,肯定是想要尽快做出青龙刀的,一块钱恨不得掰成两块钱用,可就在这个时候,对面忽然有个人在你面前炫富乱买装备,你气不气?”
邹淑芬问的理所当然。
场下的观众一开始还没当回事。
可仔细一想,似乎还真挺气的,难道峰狗真的是心理学带师?
在场下众人的各种分析解读中,游戏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下路的视野做的铁桶一块,Score的男枪根本过不去。
可德莱文这个ADC太变态了。
Deft觉得他和别的ADC打对线,那叫换血。
和一个拿到优势的德莱文打对线,那叫大出血,在塔下被砍得人都傻了。
Jackey?
AG那个ADC?
Deft的脑海里忽然有了点印象。
去年S赛,他们虽然没和AG交过手,但去年AG的中上双C大放异彩。
两人带领着KG杀出八强赛,在韩国这边还是引起不小轰动的。
尤其是Theshine,一个连总决赛都没进的上单,却硬生生地靠着半决赛一战成名,被无数上单玩家所崇拜。
说实话,这颇有点当年ROX和SKT那场世界赛的感觉,在半决赛硬生生地打出了一场世纪之战。
可是等等,
AG不是靠大韩双C吗?
这个叫Jackey的,说实话,去年Deft连脸都没怎么记下。
此时,被摁在塔下的他忍不住抬起头,通过透明的隔音比赛室看了眼对方下路,忽然发现这个Jackey…
还挺眉清目秀的。
虽然是个男生,但Deft有点轻微颜控,以前在EDE的时候他就喜欢和Imp或者Meiko这些眉清目秀的人来往。
想到这里,Deft心中不由微微颔首,算是初步认可了Jackey的实力,觉得这个男人确实可是做自己的对手。
可惜,那个菲尼克斯不打ADC…
Deft脑海里思绪万千着,就在这时,在下路徘徊半天的Score蹲不下去了。
这锤石视野太好了。
压根没机会啊!
Score估摸着自己要再这么蹲下去,估计要蹲出脑溢血了,于是干脆直接从塔后走了出来。
“呃?Score这是…”解说台上,哇哇见状忍不住有些迟疑。
你说男枪这是来Gank吧,看着也不像啊,哪有人走上来Gank的?
不过接下来,男枪的举动却是解答了众人的疑惑。
此时,阿水和Lqs视野做的很好,KG下路的兵线一直在压在KT的塔下的。
这就导致KT的下路挨揍也回不了家补充状态,结果就是持续挨揍。
没办法,兵线就在塔下,你要是真跑二塔去回城,再出来的时候估计也不用来一塔了,直接去二塔就完事了。
而Score这波过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忙推线,让下路回家。
这看上去没什么毛病,可你这么一出来,小兲却是笑了。
他这次也不去对面野区刷野了。
嗯,主要是刚刷完。
此时,下路肯定是没法去的,对面明显是想要推线回家。
他去了难道3V3越塔吗?
小兲可不想乱带节奏。
看了眼中上两路,李秀峰在上路那“采菊东篱下”的打法,让小兲眼角有点抽抽,最后还是将目光投向了中路。
说实话,左手这场的阿狸能塔杀Pawn,尽管他也被换掉,但小兲还是有些没想到,毕竟左手和Pawn从成绩来看不根本在一个层次上。
上场比赛也证明了,左手比起Pawn这种坐镇中路的大奖。
他充其量只是一个有些生猛的小卒,世界大赛的经验还是太少了。
可这场比赛,左手却让有些话唠的小兲眼前一亮。
小卒也能过河!
左手这场比赛能没被上场比赛影响,重新打出状态来,绝对和他这种“过河卒”的心态不无关系。
“手子哥,对面妖姬没闪吧?”
小兲确认道。
左手点了点头,目光紧紧地盯着对面的妖姬,他的大招还差几秒就好了,刚刚的一换一显然不是他的目标。
“那妥了!”
小兲当即就往妖姬脑袋上点信号。
左手一看,立刻会意,迅速靠拢了过去。
Pawn看到蠢蠢欲动的阿狸,抬了抬眼,很快又垂下视线,似乎对此无动于衷,但整个人却弥漫着一股杀意。
很多人都知道,除了胖将军这个外号外,还有个佛祖的外号。
因为他的打法给人一种大音希声的感觉,动手之前没有丝毫预兆。
左手想梅开二度。
他也未尝不想着反杀一波。
下一刻,兵线进塔,左手的阿狸伺机而动。
Pawn一开始觉得,男人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直到他看到那个阿狸被他反手打残时塔后忽然跳出的千珏。
“千珏的大招!开出来了,小兲这个大招太及时了啊。”
“Pawn大意了,这波他没机会了。”
“……”
职业比赛里,一般二打一的情况,即便是越塔。
如果你杀不了对手,那不能说对手有多强,只能说你失误了。
小兲和左手这波配合当然没有失误,尤其是在对方打野男枪现身下路推线的情况下,小兲的进场不急不躁,两人配合的相当完美。
当然,小兲觉得要是人头也给他,这波就更完美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KT此时才像是摊上了大事。
不仅中路刚又被KG中野越塔的Pawn脸色不太正常,下路的Score也一脸蛋疼,对面这个队伍抓人能力也太强了。
他不是没想过这波出现在下路,对方可能会有动作。
却没想到对方的动作居然如此的干脆利落,让他的队友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接下来怎么打?
原本按照教练的战术,KT这场比赛风格不变,前期依旧是多点发力,四驱起步。
可能唯一的不同,
就是别去乱带上路的节奏。
对面那个上单很怪,很熟悉他们的打法,同样那惊人的嗅觉和意识更是有些克制他们这种战术。
所以KT这场比赛给上路拿个康特位武器,就是想让Smeb自己单人发力,利用英雄的康特来完成压制,带起节奏。
可几人看了上路一眼,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上路似乎并没有教练预想中那样武器把剑姬捶的满头包的画面啊。
“对面的剑姬很会玩。”
Smeb似乎察觉了队友的目光,干咳一声,不动声色地说道。
这其实是句废话。
KG这个队伍尽管春季赛后大换血了一次,可李秀峰却留了下来。
他们和李秀峰是在MSI交过手的,当时的对抗程度虽然没那么激烈,但也可以看出这个人确实不是一般的上单。
Semb也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废话,他沉声道,“你们稳住,等我装备,这把上路我可以C。”
Smeb这个人平时并不轻浮,就是不喜欢说骚话。
他说可以C,那十有八九就是真的可以C,几个队友闻言心下也安定了些许。
这会儿比赛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KT中下两路没有线权,小龙肯定没有争夺权的,小兲已经Solo下了第一条元素风龙。
而Smeb也说到做到,没到十三分钟,他去野区刷了个毒液怪和三狼,回家的时候就把青龙刀给做了出来。
这一下子,他就像是武圣出山一般,走路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就连武器的嘴里一路上都在叫嚣着“开打开打”。
“噢!Smeb这么快就摸出青龙刀?”
“那他的强势期来了啊,峰哥这边…呃,峰哥还在挖矿。”
“呵呵,没办法,峰哥这个挖矿刀出的太迟了,他又没人头,剑姬的三相本身又比青龙刀贵,这个点想出个三相太难了。”
“嚯!好家伙,Smeb上来直接跳脸啊。”
“……”
伴随着解说的话语,此时上路双方维持了好半天的均衡发育已经被打破了,这让沉浸在补刀中的李秀峰有点愕然。
旋即,他挑了挑眉。
跳脸?
他倒也不硬刚,操作着剑姬灵活的一个AQ,反向的Q,轻松地躲过了武器旋转的E技能反击风暴。
但Smeb似乎也知道一口吃不成胖子,他看上去一点都不急,反而有种猫捉耗子的感觉,Q好了就往李秀峰身上跳。
他的武器虽然不是主Q的,但Q的伤害还是有的。
而剑姬的W冷却时间太长,李秀峰也不可能对方上来一次就开一次W。
这样一来,李秀峰的血量不知不觉就被武器压到了半血。
同时,兵线也不知不觉间被压到了李秀峰的上路塔下。
看着塔下半血的剑姬,Smeb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眸孔中却露出了些许嘲笑的神情。
你队友塔杀我队友?
那我就从上路杀回来好了。
此时,打野Score也发现了上路的情况,立刻问道:
“需不要要我帮忙…”
Smeb看了眼他的位置,从中路过来还要好半天,不由缓缓地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只需要你看好了。”
听到Smeb沉着冷静的话,不止是Score,队伍里的几个队友也都齐齐投来了目光。
这时,Smeb动了!
宗师之威!
霎时间,武器的身周浮现出了一道护体罡气,其实是大招加护甲加魔抗的特效,但看上去却威势骇人。
反击风暴!
同一时间,Smeb操作着武器E技能起手,等到李秀峰刚要后撤的瞬间,直接一个跳斩冲塔突脸!
“噢!Smeb动手了。”
“峰哥还捏着W,他能挡掉武器的E吗?”
“这个E必须挡啊,不当人没了啊!”
“两人距离很近,剑姬W挡住就有机会,能把贾克斯反制在塔下就可以反杀。”
哇哇刚说到这,
忽然却发出了一声惊呼!
大屏幕的导播镜头下,只见Smeb在二段E激活的瞬间,冷不防地一个闪现朝着李秀峰身后闪去。
E闪?
还是闪E?
场下众人纷纷一愣。
但不管是哪个,
Smeb的意图不言可喻。
虽然理论上武器的E很难被剑姬反制,但其实还是有可能的?
但Smeb的这个闪现,却相当于给自己买了个保险,彻底扼杀了这个可能。
即便剑姬的W真挡住了眩晕,他也不受影响,因为剑姬那道有如惊鸿般的剑姬已经和他擦肩掠过了。
而且,Smeb这一手还真塔下晕住了李秀峰。
“卧槽!武器这么6?”
“Smeb这武器有点东西了啊。”
“峰哥…没了!(哭腔)”
“……”
塔下,武器已经触发青龙刀被动【觉醒之龙】,被晕住的剑姬血量飞快下跌,转眼就不足四分之一。
没了…
众人见状这念头刚闪过。
下一刻,
塔下异变陡生!
濒死之际的李秀峰并没有放弃挣扎,瞬间给武器的身上挂上了大招,一圈破腚在武器身周如花瓣盛开。
垂死挣扎!
Smeb眉头微挑,
手中的武器猛然捶下。
电光石火间,剑姬的剑刃破空落下,先是一下平A,接着脚步一错,E技能重置普攻的瞬间再次刺出一个破绽。
下一刹,李秀峰一个Q技能身若游龙地朝着武器对角位置切去,跟着他的身体突然一闪,看上去似乎又A了一下。
短短一瞬间,剑姬仿佛一道闪电,武器身周的四个破绽有如花开般绽放,脚下的回血阵转眼之间就蔚然成型。
“A闪!峰哥最后那一下是A闪!”
“我的天!太快了吧!感觉一秒,不对!零点五秒都没有啊。”
“峰哥这剑姬还是当年那个一剑西来的剑姬啊,可是他的血量…”
尽管李秀峰这个破腚戳的又快又狠,但他的血量也所剩不多,武器这个英雄主W,第三下打人实在太疼了。
一时间,全场无数观众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纷纷目不转睛地盯着塔下那两个残血的身影。
生死对决吗?
然而下一秒,
剑姬一个Q后拉,绕塔而走,武器紧随其后,但却鞭长莫及。
众人:???
等到Semb在觉醒之龙状态下Q技能的CD也再次转好跳上去时。
李秀峰的血量已经被回血阵抬起,硬顶了这一下,血量猛地掉落谷底。
但武器本身也没状态,防御塔第四下攻击落下,瞬间带走了武器所剩不多的血量,屏幕上也刷出了一道击杀。
“KG-Phoenix击杀了KT-Smeb!”
泉水的黑白屏幕前,Smeb脸部微僵,只觉体内的燃起的热血正在逐渐变冷。
此刻不用转头,他就能感觉到因为自己刚刚那声“看我操作”,几个队友的视角肯定都在上路塔下…
他们的心里会想什么?
就这?
……

Navigation